秦嵐兩眼冒著星星,花痴般的看著台上正在全神貫注唱歌的顧顏。

「他怎麼可以這麼帥呀?我的心,快要控制不住了,這讓我體會到了心動的感覺……」秦嵐一臉陶醉,嘴裡面也喃喃的說道,就差衝上去抱著顧顏深情的表白了。

晏許的注意力完全被霍霆吸引了過去,霍霆的目光太過於溫柔了,甚至帶著一絲寵溺,晏許覺得,霍霆可能是真的彎了,只是自己要不要找個機會給他說一下呢?

晏許在心裏面糾結的想著。

一曲唱完,顧顏又恢復了弔兒郎當的樣子,完全看不出來像是剛剛唱過一首很深情的歌曲,甚至下台之前還不忘對眾人拋了一個媚眼。

「嘖嘖,我還真沒有想到,你什麼都會呢,唱歌也可以這麼好聽?」秦東搖了搖頭,有些不可置信的說道,剛一回頭就看到了自家妹妹花痴的樣子。

「顧顏,你怎麼可以這麼帥呀?把我的心都給偷走了。」秦嵐害羞的望著顧顏,臉頰緋紅,大膽地吐露心聲。

秦嵐的話成功的讓霍霆沉下了臉,不知道為什麼,霍霆一旦看到別人對顧顏過於感興趣的樣子,心裏面就覺得不爽,好像自己的東西被別人給搶走了一樣。

「怎麼樣?現在相信我會唱歌了吧?」顧顏給了霍霆一個驕傲的眼神,就差把尾巴翹到了天上。

「相信,相信,我一直都相信你是全能的,你是什麼小仙男啊,下凡辛苦了!」秦嵐已經快要失去理智了。

頭一次遇到這麼優秀的男孩子,秦嵐的理智快要失去控制了,飛奔出一百七十邁,彩虹屁叭叭地不停吹出來。

「你是什麼時候開始學唱歌的?我聽著你唱歌不自覺用的一些技巧是練習很多年才能有的。」秦東有些好奇的問道,如果不是因為眼前的人是一個男孩子的話,恐怕秦東都有些懷疑自己會不會喜歡上她。

「這個嘛,保密!」顧顏心裡咯噔了一下,剛才有點得意忘形,差一點就暴露了,用餘光瞄了一眼霍霆,顧顏發現,霍霆並沒有起疑心,心裏面稍微鬆了一口氣。

秦東聽到顧顏的回答,一下子被噎了一下,不過這並不能夠減少他對顧顏的好感,反觀自家妹妹的表現,實在是太讓人丟臉了,秦東從來不知道她妹妹會有這麼花痴的一面,她不是在追帥哥,這分明是在追星,聽聽,把那些追星時候說的話都搬出來了。

上次明明已經說過她了,這次非但沒改,還變本加厲了!

秦嵐看顧顏的目光是赤裸裸的喜歡,幾乎強調的讓人忽視不了的階段,霍霆看到這樣的秦嵐,眉頭都蹙了起來,整個人持續散發著低氣壓。

晏許一直都在暗中觀察著霍霆的表情變化,在看到霍霆竟然會將眉頭蹙起來以後,心裏面越發的沒底了。 只是晏許還沒來得及將自己的目光收回去,冷不丁地就和霍霆的目光碰到了一起,霍霆的目光裡面早都已經沒有了之前的溫柔,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淡漠。

涼涼地掃了一眼晏許,霍霆並沒有多說什麼。

秦嵐覺得自己好不容易能夠和自己的男生在一起,怎麼能夠不點一曲歌呢?於是秦嵐沒有推辭,點了一首《出海》,而且點的是合唱,她想和顧顏兩個人合唱一首。

「小哥哥,小哥哥,我們兩個唱一首歌吧,好不容易有這樣的一次機會了,下一次一起唱歌就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秦嵐來到了顧顏的面前,伸出手將顧顏的胳膊輕輕的挽住,內心的小人捂著臉一陣尖叫,一臉害羞的說道。

突然之間被人觸碰,顧顏下意識地就想要將自己胳膊上的手甩開,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顧顏都不喜歡別人觸碰自己,只是,一想到眼前的這個有點煩人的女孩子是霍霆的朋友,顧顏只好將自己想要甩開的衝動強忍了下去。

「唱什麼唱,這麼晚了,難道你不回家嗎?」霍霆突然就走了上來,將秦嵐的手從顧言的胳膊上拿了開來,聲音里的冷酷將秦嵐一下子凍結在了原地。

音樂已經響了起來,秦嵐都做好和顧顏合唱的準備了,突然之間被人給打斷,秦嵐一時之間還沒有反應過來。

不過很快,秦嵐就反應過來了,自己好不容易抓住了一次機會,怎麼能夠就讓機會這麼悄悄地溜走呢?

這可是活生生的愛豆!

不,是比許多徒有其表的愛豆還要完美的愛豆!

弄潮時代 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啊!

想到這裡,秦嵐抬起了頭,想要大膽說點什麼,讓顧顏留下來,可是她的目光和霍霆的目光相碰,秦嵐就感到了很重的壓迫感,那是上位者的氣勢,像是動物世界里的弱肉強食,她一隻嬌弱的食草動物,正在被頂級食肉動物注視著。

一瞬間,秦嵐的臉色就已經發白了。

她竟然不敢和那目光對視。

最終,秦嵐只能不甘心的低下了頭,心裏面已經懊悔的要死,到手的機會就這麼溜了,要說秦嵐不鬱悶,那才是假的。

霍霆說完以後,完全沒有問過顧顏的意見,徑直就抓著她的胳膊,帶著她離開了這裡,一時之間歌廳裡面只留下了秦東三個人大眼瞪小眼,一臉懵逼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剛才怎麼了?他們兩個怎麼說走就走了?」秦東納悶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啊,你都不知道,我快要鬱悶死了,好不容易能夠碰到自己喜歡的男生,機會竟然就這麼溜了……」

秦嵐懊悔的想要抓狂。

那可是她的愛豆!

「嘖嘖,我怎麼沒有發現,你竟然已經春心萌動了呀?」秦東看到自家妹妹懊悔的樣子,調侃了一聲。

「廢話,小哥哥人長得那麼帥,打遊戲的技術又那麼的好,而且還會英雄救美,哪個女孩子要是不喜歡他,肯定就是瞎了眼。」秦嵐說到這裡又是一副花痴的樣子,看的秦東只是扶額,完全不想認眼前的這個花痴,就是他的妹妹。

相反的,晏許在看到霍霆的動作以後,原本就懸著的一顆心一下子沉了下去,希望霍霆不要像他想的那樣。 「既然他那麼厲害,為什麼霍霆還會將他當做瓷娃娃一樣,守護的那麼緊啊?」秦東還是忍不住想打擊一下自家妹妹,問了一句。

「你知道什麼啊? 醉-傾城 哥哥心疼弟弟的很正常啊,就像你也保護我的一樣。」秦嵐並沒有想那麼多,而是替霍霆說著話,這會兒,秦嵐完全就沒有想過,霍霆會不會是真的彎的事情。

「不想跟你說了,你先回去吧,我還有點事情要處理一下,回去晚了,爸爸媽媽該著急了。」秦東也覺得秦嵐說的好像有一點道理,這裡不適合女孩子待,秦東就想讓秦嵐先回去。

秦嵐也沒有推辭,直接就離開了這裡,反正顧顏又不在這裡,她繼續呆下去也沒有什麼意思。

而且,待下去觸景生情,只能讓她響起剛剛和愛豆並肩唱歌的機會擦肩而過。

「秦東,讓你妹妹離顧顏遠一點吧,顧顏不喜歡你妹妹這樣的類型。」沉默了一會兒,晏許才對著一旁的秦東說道。

「我也想讓他遠離呀,可是現在你也看到了,她已經陷進去了,我能有什麼辦法?上次已經和她說過了,這次沒想到還是這樣。」秦東也有一些頭大。

頓了一下,秦東又補充道:「之前看她追星都沒這麼瘋狂過。」

有些煩躁地搓了搓臉,秦東想不通。

以前秦嵐一直都沒有喜歡過任何的男孩子,只是誰都沒有想到,她第一次動心,喜歡竟然會喜歡上顧顏這樣的人,秦東又怎麼可能會看不出來秦嵐和顧顏兩個人不合適呢?

「最主要的是,以後千萬不要讓你妹妹通過霍霆將顧顏約出來了,難道你都沒有發現嗎?霍霆今天晚上的臉色特別不好,心裏面肯定不開心。上次就說過,別再犯了。」晏許嘆了一口氣,有些惆悵的說道。

「放心吧,有這一次就夠了,我怎麼可能會再讓她犯第二次錯誤呢?你說,霍霆是不是真的彎了?」秦東最好奇的還是這個問題。

「我咋知道。」晏許頓了一下,鬱悶道。

「講真,我妹妹這麼優秀的女孩子,竟然會喜歡上一個不適合她的人,我這個做哥哥的也有一點苦惱啊。」斜躺在了沙發上,秦東望著天花板,長出了一口氣,有些無奈的說道。

「總之,以後看好她,千萬不要讓她做出一些什麼不對的事情,霍霆的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可不會憐香惜玉。」

「我知道。」

開車送顧顏回家的霍霆這會兒心裏面還有些生氣,那種原本屬於自己的東西被別人搶去了的感覺特別讓人不爽,而且好像越發的強烈了。

突然,霍霆就想到了徐總說過的話,那種弟弟被別的女人搶走了的感覺,是不是就是這樣的感覺?霍霆在心裏面琢磨著。

不知道為什麼,最近他看到那些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女孩子以各種各樣的借口來搭訕顧顏,霍霆就覺得自己特別的不爽,心裡像是有一團火在燃燒。

但是霍霆又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生氣,這種毫無厘頭的煩躁讓人有些抓狂,今天晚上讓他最不開心的就是秦嵐竟然想要和顧顏一起合唱情歌。

天知道,那會兒霍霆殺人的心都有了,如果不是看在秦嵐是秦東的妹妹,他分分鐘讓秦嵐從自己面前消失掉。 走了一路,霍霆的腦子就亂七八糟地想了一路,到最後那種抓狂的感覺還是沒有消失,反而愈發的強烈了起來。

「顧顏只不過是我的弟弟而已,他現在還在上學,不能夠早戀,早戀會影響到學習,甚至對他以後也會有影響,沒錯,一定是這樣的。」

霍霆最終有了這樣的一個結論,這種想法一出來,一下子就讓霍霆輕鬆了不少,他之前一直都在糾結著自己為什麼會這麼介意別人和顧顏交往,原來原因就是這個。

可還是覺得有些不對勁,這個念頭就像是他想出來勉強安撫自己的一般。

「學生就應該以學業為重,那些亂七八糟的人,能不接觸就盡量不接觸,反正對學習也沒有多大的幫助,還不如不接觸的呢。」霍霆一個人自言自語的說服著自己。

不經意間一回頭,霍霆發現,顧顏竟然靠在副駕駛上面睡著了,昏黃的路燈透過車窗灑了進來,偶爾有樹蔭略過,讓顧顏睡著的臉有些若隱若現。

前面就是顧顏的家了,霍霆突然想讓這段路變得很長很長,永遠也走不完,可惜路還是太短,最終他們還是來到了顧顏的家門口。

顧顏睡著了,長長的睫毛路燈的照射下,打下了一圈陰影,睡著的她看起來很安靜,真的就如同一個瓷娃娃一樣精緻,讓人忍不住就想捧在手心裏面呵護她。

不知不覺,霍霆越發地靠近顧顏,甚至霍霆都能夠感覺到顧顏清淺的呼吸。而睡夢當中的顧顏,完全沒有感覺到霍霆熱切的目光。

顧顏的皮膚很好,水嫩嫩的,彷彿一掐就能夠掐出水來一樣,霍霆一時之間沒有控制住自己的手,竟然就那麼輕輕的撫摸上了顧顏的臉頰,柔軟的觸感,一下子讓霍霆心神有些蕩漾。

同樣,在霍霆將手放在顧顏的臉上的時候,心裏面的那股糾結的感覺突然就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安定,彷彿自己根本就不擔心眼前的她會被別人搶走。

這種感覺很奇妙,奇妙到霍霆沒有辦法用語言來形容,他只是特別留戀這樣的感覺,雖然也覺得自己的行為有些奇怪,卻不想挪開手。

突然,顧顏的睫毛動了動,霍霆下意識的就將自己的手收了回來,心也劇烈的跳了起來,這種情況,是霍霆頭一次遇到,讓他有些陌生。

可惜顧顏只是伸手輕輕地揉了揉鼻子,又繼續睡過去了,完全沒有要醒來的跡象,霍霆的那顆,劇烈跳動的心也逐漸的平靜了下來,他的目光還是溫柔的望著睡著的人,腦海裡面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張喜木一直都在等著自家少爺回家,可是等了很久都不見她回來,漸漸的他也有些困了,便靠在門口打起了瞌睡。

突然,一股冷風吹過,張喜木一下子就從睡夢中驚醒了過來,這才發現,前面不遠處竟然停放著霍霆的車子,車裡面的情景更是讓張喜木一下子就清醒了。

只見自家少爺在副駕駛上面睡著了,霍霆靠的很近,眼看就要親上去了,張喜木在心裏面哀嚎了一聲:這個傻少爺啊,只是引了一頭狼回來嗎? 只是,張喜木並不敢上前去,霍霆那麼恐怖的人,一個眼神就足夠他涼涼了,而且,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好像從馬爾地夫回來之後,自家少爺和霍霆的關係有些古怪。

但是,自家少爺現在正在被虎視眈眈的看著,張喜木真的有點擔心,霍霆會不會在車子裡面就將少爺給辦了。

聯想到最近傳的沸沸揚揚的新聞,張喜木越發覺得有這個可能,可是就算是借他十個膽子,他也不敢上啊,拋開其他的人說,霍霆對自家少爺是真的很用心。

想起以前的種種,張喜木一下子就腦洞大開,難道果真如傳聞所說,霍霆真的被自家少爺給掰彎了嗎?看到眼前這一幕情境,心頭暗想,好像真的有這個可能。

張喜木想要讓自己將目光挪開不去看車裡面的那一對兒,可是就怎麼也沒有辦法轉移自己的注意力,腦海裡面的八卦之火也在熊熊燃燒著。

顧顏總算是感覺到不對勁了,她的敏銳讓她一下子就驚醒了過來,同時也有一些懊悔,怎麼能夠在這種情況下睡著呢?這可是一個特工犯的最低級的錯誤,而且也有可能是最致命的錯誤。

「你幹嘛離我這麼近?」顧顏突然就睜開眼睛看著眼前的男人,她剛醒,聲音有些柔軟,像是羽毛一樣輕輕撓著霍霆的心頭,弄得霍霆心底一片柔軟。

「你是豬嗎?都到家門口了還不醒來,我就準備叫你醒來下車回家的。」霍霆有點尷尬的摸了摸鼻子,掩飾掉有些熱切的眼神,強行解釋道。

顧顏默默的將自己往外面挪了一點。雖然現在溫度很低,她穿的衣服也比較厚,但是眼前的這個人可是霍霆,如果掩飾得不好,讓他察覺到什麼,那就不好了。

「那我們就下車吧。」顧顏說完,立刻就打開了車門,跳了下去,霍霆緊隨其後下了車,只不過,顧顏因為在車子裡面睡了一下,所以衣服有些褶皺,霍霆沒有說話直接就幫顧顏理起了衣服,修長的手指,若有若無的劃過顧顏的胸前。

不行,再這樣下去她遲早都會暴露的,現在穿的衣服比較厚,不容易察覺出來,但是春天一到,衣服穿得單薄,很容易就可以看出來胸前不一樣,而且她也開始發育了,這樣一直綁著,對身體也不好。

這樣想著,顧顏決定快點出手,將所有的事情都解決完以後,她也就不用這樣子小心翼翼了。

這樣的一幕,落到不遠處的張喜木的眼裡,無疑又是一道雷,張喜木再一次被劈得外焦里嫩,如果剛才他沒有看錯的話,霍霆的手竟然劃過了少爺的胸。

這麼親昵的動作完全不像是兄弟兩個會做出來的啊。

張喜木越來越覺得,自家少爺和霍霆之間絕對有一腿,而且很有可能就和外面傳言所說的那樣,霍霆真的被少爺給掰彎了。

而且下車都這麼長時間了,兩個人還在那裡依依不捨,完全就符合小情侶之間分別的樣子,張喜木感覺自己已經快要喪失掉思考能力了,眼前的一幕對他的衝擊有點大,甚至,張喜木腦子裡已經有了自家少爺和霍霆以後性福生活的一幕幕黃暴畫面了。 顧顏害怕繼續待下去,霍霆會發現什麼端倪,打了一聲招呼,就朝著家裡面走去,路過張喜木的時候,完全沒有理會張喜木那驚訝的眼神。

張喜木還以為自家少爺看到自己的時候,怎麼著也會稍微有點表情吧,他咋也沒有想到自家少爺,連眼神都沒有給自己一個,就那麼回家了,頓了一下,張喜木也沒有過多的拖延,緊隨著顧顏進門了。

霍霆並沒有立刻就離開,反而目光緊緊追隨著顧顏離開的身影,目光溫柔得快要滴出水來,只是他自己並沒有察覺到而已。

在霍霆看來,這麼優秀的弟弟怎麼能夠白白的就讓別的女人搶走呢?他現在還小,絕對不可以早戀,自己又是他唯一的哥哥,阻止他早戀的這項重大任務自然而然就應該由他承擔。

任重而道遠啊。

霍霆一直都在心裏面這樣說服著自己,漸漸的他自己竟然也就相信了自己說服自己的這套說辭。

已經凌晨了,熱鬧的夜生活早都已經結束了,整個城市都陷入到了平靜當中,迎接著即將到來的黎明,可是就在這個時候,網吧裡面突然爆料出了一則消息。

顧顏是通過掛才會有那麼好的戰績,Z根本就名不符實,如果沒有掛的話,Z也不過是一個垃圾的小菜鳥而已。

一時之間,這樣的消息到處都在傳播,有些剛剛通過比賽認識Z的粉絲一下子就開始變成了路人,甚至就連原來的粉絲,在看到自家的偶像竟然是用這樣的手段贏得比賽以後,心中的失望,一下子讓他們變成了黑粉。

比賽開掛是將所有人的感情全部都欺騙了,一些粉絲甚至覺得憤憤難平,開始跟起了風,到處都是噴Z的人,甚至有一些不明真相的粉絲也逐漸被帶偏。

等到肖鈺得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已經是一個小時以後了,管吧裡面早都傳的沸沸揚揚。

肖鈺怎麼也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會逐漸的發展成這樣,打開論壇以後,肖鈺大概瀏覽了一下所有人的評論,發現分成了好幾派。

「強烈建議封殺Z,這樣的人根本就不配在電競圈繼續存在,他的存在侮辱了那些真正辛苦的戰隊。」其中的一名網友說的。

「不可能,Z怎麼可能會做出那樣的事情來,比賽是公正透明的,有沒有開掛,難道比賽當時就沒有人發覺嗎?一定是有人在背後搗鬼。」另外一名網友,不甘心自己的偶像這麼被人說,立刻就反駁了回去。

「不管他的技術怎麼樣,Z是同性戀這個事情是真的,管吧上面的消息總不可能是假的吧。」

「沒錯,同性戀真噁心!」

「請Z滾出電競圈,永遠不要再玩這個遊戲!和他玩一個遊戲,讓我覺得噁心!」

評論裡面眾說紛紜,肖鈺一時之間有些頭大,好在還有一些老粉,一直都堅定不移的支持著Z,就讓肖鈺心裏面稍微有一點安慰。

「滾出電競圈,否則以後永遠不會再支持帝閣戰隊!」肖鈺發現,這條評論的點贊量竟然是最高的。 看到這條消息,肖鈺的眉頭蹙了起來,他能感覺到這次的事情很嚴重,而且,絕對是有人在背後搞鬼,想要得到什麼利益。

短短几分鐘時間,這條評論的點贊量從幾萬一下子上升到了幾十萬,肖鈺明白,這絕對是有人在背後買通的黑粉水軍進行攻擊。

一般情況下,根本不可能在幾分鐘之內有這麼快的點擊率,唯一能夠解釋的就是,絕對有人在背後買通了人,將這件事情一下子推到了高潮。

不過,作為霍霆的秘書,肖鈺怎麼可能會沒有一點自己的實力?

他當即吩咐了下去,讓所有人全面禁止這條消息繼續傳播出去,將所有的傳播途徑全部都封鎖掉。

看到沒有?再繼續上漲的趨勢,肖鈺這才長出了一口氣,暫時的放下了心。

第二天早上,霍霆就知道了,這件事情,戰隊的事情一直都是由肖鈺處理的,所以,或許在得知這件事情的第一時間,就將電話打到了肖鈺那裡。

「網路上的傳言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霍霆恢復了以往冷酷淡漠的性格,聲音也和平常一樣冷靜,完全聽不出來有什麼情緒,只是,肖鈺能夠感覺到,霍霆的氣壓很低。

「今天凌晨管吧裡面突然爆出了一則消息,說Z是通過外掛才取得那麼好的成績,而且,短時間內得到了大量人的附和,也將Z剛剛得到的粉絲帶偏,所有人都自己有自己的說法。」

「現在怎麼樣了?」

「那些人揚言說,如果Z繼續待在戰隊的話,他們以後絕對不會再支持我們戰隊了。」肖鈺頭上有一些冷汗冒了出來。

霍霆對於顧顏有多麼的看重,戰隊裡面的人沒有一個不清楚的,現在那些人竟然用這樣的事情來威脅霍霆,真不知道那些粉絲是怎麼想的。

「我告訴你,Z永遠都不可能退出帝閣戰隊,就算是那些粉絲不再支持我們戰隊了,Z也不可能會離開,無論在什麼時候,我跟Z都會在一起。」

霍霆覺得有必要將自己的想法告訴給肖鈺,同樣這也是霍霆心裏面最真實的想法,支持能怎麼樣? 總裁大人要夠了沒 不支持又能怎麼樣?帝閣戰隊還是帝閣戰隊!

「好,我會處理的。」肖鈺也認真的說道,同樣心裏面也更加驚訝,霍霆是真的彎了?

這個想法他只能在心裏面想,不敢說出來,以霍霆的恐怖,若是知道他是這樣想的,分分鐘都有可能滅了自己。

「這件事情一定有人在背後搗鬼,我也不管你們用什麼樣的方法,無論付出多大的代價,也要將背後的這個人給我找出來,甚至和這件事情有關的所有人,一個不落的全部都給我找出來!」

霍霆冷冷的說道,到底是誰有這麼大的膽子,竟然敢設計自己看中的人,難道他在動手之前就沒有想過自己會放過他們嗎?

而且,真當他們帝閣站隊是好欺負的嗎?

現在既然惹上門了,那就不要怪他不客氣了!霍霆在心裏面想著,拳頭不自覺地握了起來。 晏氏集團總部,霍霆的情緒很不對勁,自從早上來了以後,他的情緒就很不好,整個人周身的氣壓更低。

晏許想到自己在網路上看到的事情,心裏面也大概明白霍霆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估計又和顧顏脫不了關係,只是這件事情,霍霆擺明了就不讓別人插手,晏許就算是想幫忙,也只是有心無力,他並不想在這時候招惹霍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