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千塊錢一頓,就那麼一塊肉,哪裡吃得飽?」

「那我們去酒樓吃吧!」

陳墨拍板決定。

錢不是問題,就是想吃頓高檔的。

林星娜也沒反對。

反正這廝有錢。

用不著替他節省。

林星娜開車,帶著陳墨,來到了一處高檔酒樓。

兩人要了個小包廂,環境安靜又自在。

有錢人的生活,有時候別人根本想象不到。 吃完飯,陳墨就對林星娜道:「送我去安全部門吧,我有事找張凝雪。」

林星娜皺起了眉頭,「這大晚上的,找老闆幹嘛?如果沒有要緊事的話,就明天再說吧。我們也是有休息時間的,不是一整天都在工作的好吧!」

「有點急事。」陳墨道。

一起修鍊這種事,算是急事吧?

畢竟修鍊這種事情,一直都是迫在眉睫的。

特別是現在的敵人,極有可能是化勁武者,不修鍊,難道等死嗎?

「什麼急事?」林星娜打破砂鍋問到底。

「修鍊上的事。這個說了你也不懂。」陳墨打馬虎眼。

他和張凝雪的修鍊,只能做,沒法跟外人說。

說出來那還得了。

「有什麼事明天再說吧,老闆已經休息了。」林星娜直接拒絕了陳墨的要求,轉而道:「我也正好有點事找你。」

「什麼事?」

「最近修鍊碰到了一些瓶頸,想跟你探討一下。」

林星娜一本正經的說道。

陳墨上下看了林星娜兩眼,說道:「難怪你今天大換造型,原來是早有預謀啊!」

林星娜扭過頭,沒承認也沒否認。

她現在是看開了。

反正為了修鍊,就便宜這廝了。

成年人嘛,都有正常的需求,同時還能夠一起修鍊,讓修為更加精進。

何樂而不為。

林星娜現在是食髓知味,欲罷不能了。

所以在面對陳墨的時候,膽子也大了起來。

今天這套造型,也是為了讓陳墨能夠眼前一亮而做的。

八千塊錢的裙子呢,要是拿不下陳墨,那可就虧大了。

「星娜,你最近好像變了不少啊。」

陳墨像好哥們一樣,攬著林星娜的脖頸,笑呵呵地道:「以前你不是最討厭穿裙子么,這次不僅換上了,還化這麼濃的妝。看來你還是很喜歡我的嘛。」

「誰會喜歡你?」

林星娜彷彿受到了莫大的侮辱,呲笑了一聲,說道:「我喜歡的是修為的提升。」

「你不承認沒關係。不過,我可要跟你多說兩句。修鍊這種事情,你不能全靠外力,還要有自己的體會和感悟,否則很容易陷入瓶頸。」

陳墨認真地說道:「修鍊的每一個階段,都需要你有相應的感悟,才能夠晉陞。你卡在內勁巔峰已經有段時間了,之所以遲遲沒法突破,一方面是積累不足,另一方面是沒有頓悟。前者可以通過修鍊補足,後者還得靠你自己。」

「這個道理我十八歲那年就知道了。」林星娜啐道。

「你十八歲那年做什麼了?交男朋友了?」陳墨問道。

「那年我剛上警校!」

林星娜狠狠踢了陳墨一腳。

陳墨疼得齜牙咧嘴,「說說而已,至於下這麼狠的腳嗎?」

林星娜道:「踢你一腳而已,至於埋怨嗎?」

「走走走。」

陳墨當即拉著林星娜的胳膊。

「去哪?」

一品修仙 「去酒店,你不是要修鍊嗎!」

「不要……」

「晚了。」

陳墨不由分說,拉著林星娜進了一旁的星級酒店。

當晚,兩人一直修鍊到了天明。

……

第二天,林星娜送陳墨到了安全部門。

「你不進去?」

陳墨看著正在調轉車頭的林星娜,有些疑惑。

今天又不是周末,林星娜不上班嗎?

「我回家換身衣服。」林星娜指了指自己身上的連衣裙。

「行,回頭見。」陳墨也沒多說什麼。

畢竟這邊確實規矩比較多。

進了安全部門,陳墨直奔張凝雪辦公室。

「你來幹嘛?」

張凝雪看著陳墨,問道:「該不會是來找夜娜的吧?」

陳墨道:「她的情況不是已經穩定下來了嗎?」

張凝雪點點頭,「命是保住了。」

「那不就得了。」

陳墨聳了聳肩,說道:「我是來找你的,想看看你的傷怎麼樣了。」

「我已經好多了。」張凝雪看了陳墨一眼,說道:「你救了夜娜一命,這功我會給你上報的。」

「我……」

陳墨看著張凝雪,遲疑了一會兒問道:「你知道了?」

張凝雪淡淡道:「我只知道你醫術很好,把夜娜從鬼門關拉了回來。」

陳墨鬆了口氣。

張凝雪應該是知道他對夜娜做了什麼的。

但現在她這麼說,顯然是把這件事當做無事發生。

陳墨不由得上前,攬住了張凝雪的肩膀,湊上前道:「我今天過來,主要還是想和你修鍊療傷。」

「現在夜娜倒了,我事情很多,忙都忙不過來,沒時間和你修鍊。」

張凝雪說完,還伸手推開了陳墨。

果然她心裡還是有氣的。

陳墨也算了解張凝雪,沒有窮追不捨,轉而道:「那我給你做個推拿?活絡一下身體氣血?」

「我受傷斷掉的骨頭才剛剛癒合,做推拿? 重生請自重 你是想讓我接著躺病床嗎?」張凝雪道。

「那我給泡杯茶,暖暖身子。」陳墨說著,就拿起桌上的杯子,往飲水機那邊走。

「我不喝茶。」張凝雪道。

「那我給你倒杯熱水。」

「我不渴。」

陳墨哭笑不得,但還是倒了杯水,自己喝了一口,才道:「這次抓捕全照的行動,可是九死一生的任務。要是當時夜娜敗了,我估計也逃不掉。更何況,我也救了不少被困的居民,這不算沒功勞吧?」

「你當然有功勞。無論是解救居民,還是救了夜娜的命,都是大功。我都說了會如實上報的。」

張凝雪揮了揮手道:「如果你沒其他事情的話,我要先工作了。」

陳墨憋不住了,苦著臉道:「她當時性命垂危,嘴裡一直嚷嚷著讓我救她的命,還瞬間轉修了玄陰訣,我沒辦法,只能救命啊!」

「你做得很對,我沒怪你。」

張凝雪停頓了一下,補充了一句,「我只是有點生氣。」

陳墨:「……」

「要不,我帶你出去旅遊,放鬆放鬆?」陳墨提議道。

他本身對旅遊是沒什麼興趣的,但網上不是說,旅遊可以讓人心情舒暢,可以療傷嗎?

「這邊事情很多都要我去處理,哪有工夫旅遊。」張凝雪撇撇嘴道:「旅遊的事等以後再說吧。我要工作了,你沒事就走吧。」 陳墨灰溜溜的走人了。

沒辦法,張凝雪確實有事要忙,他留下來也只能是躺沙發上玩手機。

與其如此,還不如走人呢!

至於夜娜。

陳墨就不關心了。

反正她已經沒有了性命之憂,接下來的治療,該怎麼做就怎麼做,他也幫不上忙了。

出了安全部門,陳墨便開始組織拍攝第四部短視頻。

子鼠,丑牛,寅虎,這三個生肖騎士已經現身,觀眾的反響都很不錯,熱度也一部比一部高。

現在該輪到「卯兔」了。

安清雅之前說,她想要扮演「卯兔」騎士,其實是可以的。

因為這套騎士皮套,是粉紅色和白色相間的。

用女騎士,非但不違和,還很貼切。

但問題是,陳墨不想拆分生肖騎士。

說好了十二個形態,就是十二個形態。

要添加二騎三騎可以,但要另外製作皮套,不能用十二生肖系列的。

這個是陳墨的要求。

很多觀眾,看的也是這個。

主角的變身形態,怎麼能給其他人用呢!

獨一無二,這才是主角。

所以,這身騎士皮套雖然滿滿的少女風,但陳墨還是打算自己穿。

十二生肖騎士,一個都不能少。

當然,安清雅的皮套也已經在製作當中了。

二騎,三騎,這些都會有的。

第四部短視頻,依舊是冷清扮演小怪獸。

這次不用素錦和夜鶯了,出場就一頭怪獸。

1V1。

兔子,擁有很強跳躍能力。

「卯兔騎士」,就是把這個特點強化了無數倍。

變身成為「卯兔騎士」的陳墨,隨便一跳,就能夠跳三層樓高。

要是認真跳的話,還可以更誇張。

陳墨打算以這個特點,來設計打鬥。

將視頻做得有趣。

短視頻嘛,不像是電視劇或者電影,對於節奏的要求比較高。

你要是做各種鋪墊,做各種情緒積攢,那視頻放完了,你還沒進入正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