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用這些東西來對付張誠,可就不是那麼簡單的事了。

“呯呯呯!”

無數子彈幾乎形成了一張巨大的彈幕,就算張誠再怎麼躲,還是有不少落在了他身上。

張誠的身體劇烈顫動着,無數彈坑在體表出現,密密麻麻的就像是月球表面。

雖然沒傷到根本,但是這麼一直扛下去,對屍氣的損耗實在是太大。

張誠心裏一橫,雙手交叉在身前,兩隻前臂上瞬間浮現出銀色的鱗片,這些鱗片層層疊疊的重合在一起,不斷往手臂兩邊凸起,居然在前臂上組成了兩塊銀色的盾牌。

盾牌雖然不大,但是也能勉強護住張誠的上半身,而且兩面盾牌都有弧度,子彈打在上面,很容易就被彈開,張誠瞬間感覺壓力大減。

之前一戰,龍力消耗不少,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張誠也不想再全面激發妖屍之身。

但是隻靠屍魔之身,肯定扛不住重武器,所以現在唯一的選擇,就是儘快衝進敵陣,讓對方投鼠忌器,不敢全力攻擊。

儘量將身體壓低,把兩面盾牌擋在前方,張誠冒着槍林彈雨,猶如一頭髮狂的犀牛般狂奔起來,速度越來越快,身後拉出長長的銀色光影,朝着敵陣衝撞而去。

站在前方的士兵,發現自己的槍彈根本無法阻攔張誠,臉上的表情滿是驚慌,眼中甚至流露出一絲絕望。

一旦被張誠衝破軍陣,先不管後面怎麼樣,自己這些站在前面的肯定是完蛋了。

“轟轟轟!”

十幾輛坦克不斷開火,無數炮彈在張誠身前爆炸,但是始終阻止不了他的腳步。

此時張誠已經衝到了距離軍陣兩百米左右,只要再過數秒,就能衝進軍陣。

高田志保見坦克根本打不中張誠,濺起的煙幕反而掩蓋住了張誠的身形,立刻下令改換重機槍掃射。

10式坦克,在車頂上配備了一挺7.62mm機槍與一門40mm榴彈機槍。

這些重機槍的威力,遠比普通步槍強得多,要是打在普通人身上,瞬間就會將人打成一蓬血霧。

而且在地面上操控,坦克機槍的精準度比起阿帕奇的機炮提升了不少,數十道淒厲的火光剎那間從坦克上噴出,帶着巨大的轟鳴,朝着張誠席捲而去。 郭子珉摁下接通鍵,沒有等電話那端開口,就氣怒大喝道:“蘇薇兒我警告你別以爲就真的贏了!!”

蘇薇兒只是冷笑的一聲:“郭總!民政局!我等你!可別誤了時間!”

郭子珉更是面色鐵青,直接掛斷了電話。

如今一些小流媒體,還有不少公衆號在發佈新聞消息,蘇薇兒勝訴的消息。

因爲微博號被封,蘇薇兒開了小號直接公佈的庭審結果,加上這具有真實性的文件,方雪嫣和郭子珉一方更是沒有做出任何迴應。

這無疑不是證實着之前爆出的事情是真的,郭子珉已婚,結婚的對象就是蘇薇兒,方雪嫣確實插足了兩人的關係。

對比起之前方雪嫣一方說兩人關係一直不和,故意陷害污衊,仔細分析一看,方雪嫣爲什麼會偏偏打壓一個小模特,以方雪嫣的實力加背景勢力,根本沒有必要怕一個蘇薇兒。

這無不是反向證明着什麼。

現在的情況無疑不是打方雪嫣和郭子珉的臉。

雖然主流媒體,熱搜也無法報道此事,但一些小衆新聞報道出來還是也有不少影響,至少讓衆人知道了蘇薇兒是無辜的。

此時的方家主人正在因爲這件事情大發雷霆。

方秦東氣的臉色脹紅,怒指正顫抖身體靠在貴婦人懷裏的方雪嫣。

“你找什麼人不好,什麼樣的好男人沒有,你偏偏去找了一個已婚之夫,還瞞了我們這麼久,方家小姐需要放低身段當別人小三!!”

方雪嫣一雙哭紅腫的眼睛看了一眼怒氣沖天的方秦東,“爸爸我……”

當初方秦東的確是看重了郭子珉的才幹,竟然可以讓一個負債累累的風成起死回生,到如今更是經營的風生水起。

原本以爲他是單身,所以才放心同意讓兩人交往,沒想到郭子珉竟然已婚,甚至離婚起訴敗訴,到如今不僅僅影響了方氏的股價,風成同樣不例外。

“好了!老公!你就別在責罵雪嫣了!”開口正是方雪嫣的母親陸琳,“除開這件事情,你不是一直都看重郭子珉的,不管怎麼樣,至少他對雪嫣對方氏是一心一意的。”

話落,方雪嫣忙的道:“是啊!爸爸!他真的是愛我了,我也很愛他,就算我知道他已婚,但是我真的愛他,更何況那個時候,他和蘇薇兒已經不合,根本又不是因爲我,他們離婚都是遲早的事情,難道就因爲他有一個有名無實妻子,我就要放棄我愛的男人。”

說話的語氣異常的激動。

“你……”

蘇秦東是脹紅的臉。

“雪嫣也說的沒錯,老公現在不是責罵雪嫣的時候,更何況當初老公你不是和你前女友鬧分手,我們纔在一起的。”

陸琳摟着護着自己的女兒,自己從小的養的公主能受氣?

“你……這能一樣!!”

“……”

“怎麼不一樣,更何況現在郭子珉已經離婚,老公你之前不是一直誇讚子珉的才幹,現在只是因爲這件事情就一棒子打死他做的所有事情,現在不是追究誰的責任,現在是要將這件事情處理乾乾淨淨,不能影響我們雪嫣的聲譽。”

陸琳的一番話,方秦東不知道如何反駁,只是凝重嘆息一聲重重坐在沙發上。

“你就寵着她吧!!”

“……”

“是我寵的女兒,你不是一樣,郭子珉東郊的項目,不是雪嫣一直說好話,你不就同意了。”

原本還害怕痛哭流涕的方雪嫣,因爲母親的護着,到現在臉色好了不少。

就在這時,方雪嫣手機短信提示音突然響起,伸手拿起,點開消息:雪嫣抱歉,現在你肯定很不好受,晚上我會過來負荊請罪,希望能得到你父母的原諒,我愛你。

“他說了什麼?”

方秦東厲聲問道。

方雪嫣小心翼翼看着方秦東,“是子珉,他說晚上過來負荊請罪。”

話落,方秦東臉色一沉,只是哼了一聲,也沒有多說什麼,起身直接上樓。

陸琳看着方秦東,收回視線,安撫到方雪嫣,“好了!雪嫣,你父親會原諒你們的,他生氣的不過也是因爲自己女兒的聲譽被別人誣陷,媽媽會想辦法幫你處理好。” 這些大口徑機槍的彈速遠不是普通步槍能相比的,這麼多同時開火,立刻就如同一條條火線,封鎖住了張誠的所有去路。

高田志保想得很簡單,沒法精確瞄準沒關係,只要能將張誠擋在外面,那一切就好辦了。

但是讓他沒想到的是,面對幾十條如同死神鐮刀一般的彈道,張誠的速度居然絲毫不減,硬生生撞入了火線之中。

“嘭嘭嘭!”

無數機槍子彈瞬間傾瀉在張誠身上,手臂上的盾牌劇烈顫動,無數鱗片都被崩碎,最後竟然硬生生的被打爆。

這些足以擊穿鋼板的機槍子彈,就連龍力都扛不住,而失去盾牌掩護之後,張誠的身上瞬間留下了無數彈孔。

但是他依舊不管不顧,只是用雙手死死的護住腹部,同時將屍氣和龍力全部集中在屍丹附近。

在這麼小的範圍之內,屍氣龍力全壓縮成一團,防禦力大增,終於將穿透腹部的子彈全部彈開,保住了屍丹。

但即使如此,張誠全身上下也留下了至少有上百個茶杯大小的彈孔,從前方看去,甚至能透過這些彈孔,看到張誠的身後。

而他的腦袋,也被榴彈機槍炸去了一半,無數黑煙從創口裏冒出。

手臂和腿上的肌肉韌帶,也有多處被子彈打斷,露出銀光璀璨的骨頭,看上去真是恐怖到了極點。

但即使如此,張誠居然依舊腳步不停,繼續朝着軍陣前進。

如果是普通人見到這一幕,肯定瞬間嚇得屁滾尿流。

就算是這些經過嚴酷訓練的士兵,此時也都感覺到心中一陣惡寒,一個個目瞪口呆,如見鬼魅。

“天照大神啊!都這樣了還不死!”

“這傢伙難道真是不死之身?這還怎麼打!”

就在這些士兵驚駭道極點的時候,張誠突然腳下一蹬,整個人如同大鳥般從地上躍起,直接衝過上百米的距離,落在了第7師團的軍陣之中。

“不好!”高田志保雙眼爆睜,怒吼道:“自由開火,所有人後撤,裝甲運兵車前移!重新組建防線!”

高田志保是真的急了,如果讓張誠衝亂了陣型,這場仗就算能贏,最後也必定傷亡慘重。

聽到命令,所有士兵都同時後撤,那速度,簡直後悔爹媽少生了兩條腿。

而幾十輛坦克和裝甲運兵車也開足馬力,直接朝張誠撞來。

這些坦克和裝甲車,每一輛都有幾十噸重,全速開動起來,如同橫衝直撞的洪荒猛獸一般,如果是普通人被撞上,瞬間就會變成肉餅。

不過對於張誠來說,這些笨重的大傢伙實在是太慢,只是身形一晃,就衝出了包圍。

雖然10式坦克的裝甲很厚,但是如果動用龍力,還是能撕開一道缺口。

但是張誠想得很清楚,就算現在奪下一輛坦克,能暫時擋住士兵的攻擊,但是這樣卻放大了目標,相當於把自己限制進一個鐵罐子裏,等着讓武裝直升機來炸。

這種傻事他可不會做,張誠將環繞屍丹的屍氣分出一股,勉強修復好屍身的傷勢,然後就朝着急速後撤的士兵追了過去。

根本沒有過多的動作,只是一記掌刀,三個持槍對他射擊的士兵就瞬間被切成兩半。

張誠腳下不停,抽出哭喪棍,不斷在身前揮舞。

防彈衣能擋住子彈,但是卻擋不住張誠的哭喪棍。

一棍子下去,巨大的力量瞬間將這些士兵的內臟震得粉碎,然後化爲血沫從口鼻中狂噴而出。

一時間,淒厲的慘嚎和血肉瀰漫軍陣,不過十幾秒時間,就死傷了上百人。

高田志保坐在一輛裝甲車裏,看到這一幕,雙眼噴火,牙都快咬碎了。

“撞過去!給我撞死他!”

在幾欲發瘋的高田志保面前,裝甲車駕駛員根本不敢猶豫,立刻加大油門,朝着張誠衝撞而去。

裝甲車一路疾馳,所過之處,倒在地上的屍體瞬間被碾成肉泥,還有一些跑得慢的倒黴蛋,直接被撞飛出去,摔在地上鮮血狂噴,眼看是不活了。

面對氣勢洶洶的裝甲車,張誠只是冷笑一聲,突然將哭喪棍插在地上,另一頭對準了車頭。

掠情契約:馴服豪門老公 “大!”

只聽一聲清喝,哭喪棍立刻飛漲,變爲水桶粗細,狠狠跟裝甲車撞在了一起。

“轟!”

隨着一聲巨響,哭喪棍被撞得瞬間下陷,而裝甲車也因爲巨大的衝力,整個車身從地面上飛起,翻滾着從張誠頭頂掠過,轟然落在了十幾米之外,履帶朝天,再也不能動彈了。

一見指揮官遇險,幾輛坦克立刻急速駛來,想將張誠逼走,營救高田志保。

而張誠眼中滿是昂揚的戰意,絲毫不退,雙臂一環,將粗大的哭喪棍拔了起來,朝着一輛坦克正面攻去。

水桶粗細的黑色棍子,瞬間暴漲到二十幾米長,抱在張誠的手裏,就像是抱着一顆大樹,一揮而下。

黑色的棍影,破開空氣,帶着無匹的力量,直接落在了一輛10式坦克的前裝甲上。

“嘭!”

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將所有人震得耳膜嗡嗡直響。

被擊中的坦克,瞬間就像是易拉罐一樣從中間癟了下去,巨大的衝擊力透過裝甲,直接傳到了駕駛室內,躲在裏面的坦克兵瞬間七竅流血,心肝盡碎。

“我的天啊!”

所有士兵看到這一幕,無一不是臉色煞白,全身巨顫。

手持巨棍的張誠,簡直就像是大力神下凡一般,竟然一棍就毀掉了一輛坦克!

這樣震撼人心的一幕,讓所有人都不敢相信,之前的信心早已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恐懼和敬畏。

“這樣的存在……真的是我們可以對付的嗎?”

第7軍團的自衛隊士兵自然是驚懼交加,但是遠處的胡玲兒卻是一臉的興奮,激動得全身打顫。

一人面對東瀛精銳軍隊,居然還能打得對方落花流水,就算是親眼見到,她還是覺得不敢相信。

武藤嵐更是呆若木雞,傻傻看着張誠的身影,眼中滿是震驚和膜拜,嘴脣不停發抖,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一期雜誌還沒有拍攝完,下午她請了假,現在必須得回公司一趟。

只是回到公司,周圍的異樣眼光也是不斷,雖然覺得這蘇薇兒是受害者,但卻不願意去同情她,還是和之前一樣,該遠離的遠離,只不過多了一點八卦的大瓜而已。

遇到陳敏,陳敏對蘇薇兒更是沒有什麼好臉色,一看到蘇薇兒上前就是指鼻子橫臉的。

“蘇薇兒別以爲你官司贏了就了不起,郭子珉看不上你,你還賴到現在,你也不看看你自己幾斤幾兩。”

蘇薇兒垂垂眸看着陳敏,眼底是諷刺,勾脣陰冷的一笑看的只讓人害怕。

“陳姐你這狗腿子當的真的都深入你的骨髓了!”說完,伸手直接扣住陳敏一側的肩膀直接推開。

本來陳敏不過一米五六的身高,面對一米七六還穿着高跟鞋的蘇薇兒,那直接是被碾壓成沫。

即使陳敏罵的厲害,但是這樣看着真的像是潑婦罵街一樣,讓人覺得素質低下。

“你……”

陳敏怒視瞪着朝着更衣室走去的蘇薇兒,狠聲道:“蘇薇兒走着瞧!”

結束拍攝已經八點過。

蘇薇兒忙的拿起手機,寶寶果然已經給她打了好幾通電話,是忙的脫鞋給寶寶打電話。

勸道好了寶寶之後,蘇薇兒忙的收拾東西下樓離開。

正離開大廈,只見一輛勞斯萊斯停在路旁的位置,蘇薇兒一眼就認出這車牌號,正當她發愣之時。

只見成瑾推開車門,拉開了後車門,“蘇小姐請上車!”

蘇薇兒倒是沒有猶豫直接上車。

只是一上車,那撲面襲來冷壓氣息,一旁的男人疊起長腿靠坐在一側,一張完美俊氣的側顏,冷銳立體的五官,渾身散發着一股不易讓人靠近氣勢。

這一刻,蘇薇兒心底不由得一顫,從來沒有面對這個男人,這樣侷促過。

現在她真的看不透這個男人到底在想着什麼。

車緩緩啓動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