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沒做夢,清醒著呢,請洗一下,我帶你回家吃飯!」林楠笑了一聲,而後開口說道。

再然後,就在黃小琥還沒有反應過來之際,一個巨大的水團直接在他頭領聚集而來,然後嘩啦啦的流了下來,對著他沖了下來。

十分鐘后,黃小琥換上林楠隨手給他弄來的一套合適的休閑服,一翻洗漱后,頓時顯得精神強上數倍不止。

之前的他,渾身的狼狽,破爛,蓬頭污面的。

而今乍一看,還真是一個不錯的小伙,頗為帥氣的小傢伙。

「不錯,這才有點樣子,先回去吃飯,我帶你見見家人,然後給你時間讓你好好去祭拜你的親人。」黃小琥自然沒意見。

先前該激動的都激動過了,該哭的也哭完了。

而今,他再度變成了那個堅韌的少年,渾身上下帶著一股特殊的活力。

「哈哈……我黃小琥現在也是有靠山的人了,我師傅是人皇,那我豈不是成了少人皇了?」黃小琥哈哈大笑道,看著自己這一身的打扮,十分得意。

「師傅,你說你怎麼就看中我了呢?是不是徒弟我億萬中無一的絕世天才被您發現了?」

發泄完后的黃小琥成了一個話癆,喋喋不休。

和之前哭泣的小屁孩判若兩人! 正在房間健身的紀優陽,聽到敲門聲,聽這敲門的力道跟速度,一定是某人。

紀優陽立即往身上噴上濃烈的香水味才出去開門。

門剛打開,被嗆到的沈呈狂打噴嚏。

「紀優陽,你搞什麼?」

「我未婚妻給我送的香水,味道怎麼樣?」

捂著鼻子的沈呈,想起樓下那個石明珠就來氣,「你怎麼能拿自己的婚姻開玩笑?」

「我跟你一樣認真。」

「她快四十了,你喜歡她什麼?」

「圖她歲數大,圖她有本事,圖她會照顧人,圖她能忍我。」不得不說他二哥夠給力,瞧瞧沈呈急的眼睛都紅了,笑著的紀優陽臨關門前再給沈呈一句提醒,「我們同一天擺喜酒。」

「紀優陽!」

「砰——」

差點被夾到手指的沈呈用力捶打房門,「你把門打開,我們談談!」

「紀優陽!」

隔著老遠,谷碧雪都能聽見沈呈那暴怒的聲音。「怎麼了?」不會是知道她被羞辱了,來找紀優陽算賬吧?

不開門是吧!

惱怒的沈呈甩開谷碧雪的手,「沒你事!」頭也不回走了。

沈呈對她的叱喝把谷碧雪嚇傻眼了,從來沒被這樣對待過的谷碧雪委屈到眼眶都紅了。

身後的門打開,抱著胳膊站在門邊上的紀優陽笑著說道,「現在就忽視你,結婚以後怕是要婚變啊大嫂,你可得小心了。」

也不知道紀優陽怎麼招惹沈呈了,不然沈呈怎麼會這樣對她。

「謝謝關心!」

咬著牙齒回了句谷碧雪就走了。

痛快,真是痛快。

有他二哥保駕起航,戰鬥力就是不一樣,馬上就反敗為勝。

……

第二天醒來,吐得胃不舒服的白一近,早餐吃不下,參加覃毅給他安排的一個汽車活動時身體就很不舒服,沒想到喬隱也來了,不想讓喬隱笑話自己的白一近,努力表現出精神的一面。

期間兩人一直沒有機會站在一塊,就連拍合影,他都是站在邊上和喬隱隔著幾個企業老總,到了尾聲,喝酒的時候,舉起酒杯白一近胃就一陣火辣辣不舒服。

「白老師,我敬你一杯。」

角落的黃航一直衝他使眼色,讓他喝酒,為了不落覃毅的面子,他只能硬著頭皮喝酒。

看到白一近喝不下去,臉上的妝容都掩蓋不住發青的面色,喬隱主動上前擋酒。

舉著酒杯的白一近被喬隱擋在身後,看著這寬厚的背影,他忽然有種踏實感。

就在白一近愣愣盯著喬隱看時,紅毯外衝過來的人嚇得白一近忘記躲開。

習慣性留意白一近的喬隱,看見有人舉著東西砸向白一近,喬隱立即丟下手裡的酒杯抱住人用身體擋住危險。

「咚——」

看見皺了一下眉,緊接著站不穩往旁邊倒下的喬隱。

在喬隱倒下那一刻,過來的保鏢把白一近擠在外面,望著昏迷被人抬走的喬隱還有混亂的場面,這是他第一次感覺到,那個擋在他前面的人,倒下時,他會害怕……

想跟過去的白一近,剛踏出紅毯就被過來的黃航攬住肩膀帶走了。

坐在辦公室,收到現場回復的覃毅,放下手機時,滿面複雜。

聽見腳步聲,覃毅低頭看著文件。

「毅總,喬總為了保護白一近在現場被粉絲用雨傘打傷送進醫院了。」

「他醒來立刻通知我,我要去醫院看他。」有些危機找到化解的辦法了。抬眸,「讓黃航發個白一近回來這邊的通告。」

「不是擔心會影響到赫總那邊……」

「黃航跟著他,等記者挖出來就沒意思了。」

「我知道了。」

在周竣快到門口的時候,身後又一次傳來聲音,「讓白一近錄一段回來的視頻,再對喬隱的保護表示感謝。」

「是。」那天為什麼他沒繼續勸,就是他猜到白一近有可能會回來。

……

不想下樓被蘇嵐念叨婚事,紀優陽就在房間躲著,剛收到喬隱入院的消息,房門就被推開了,瞥了眼衝進來以後拉了一張凳子坐到他對面的人。

「我們談談。」

「如果是讓我改婚期不好意……」

直接打斷,「谷碧雪為了救我失身,為了報答她,所以我娶她,我不是鬧著玩的,希望你不要誤會賭氣做出什麼事情。」

如果換做是一個來歷清白,賢惠的女人,那他一定會祝福沈呈,可這個谷碧雪明擺著就是有陰謀,沈呈還執意要這麼報答,呵呵,「關我什麼事。」

站起身,抬腿繞過沈呈。

起身的沈呈拽住紀優陽的胳膊,「既然我只是個工具的存在,你何必又拿自己來羞辱我!」

沈呈執意要娶,他沒什麼可解釋的,抽回被抓住的胳膊,用沒心沒肺的笑容回了句,「我還得接我心愛的珠珠去醫院看我隱哥,先失陪了。」

他已經聽紀優陽的話保持距離了,為什麼紀優陽還要做這種事情故意搗亂,氣惱的沈呈一腳踢飛眼前的凳子。

樓下客廳,看見紀優陽下來,谷碧雪正要起身去送人,就聽見身後的姜尤珍問了句。

「彩禮是不是多了一些?」

「什麼身份配什麼彩禮,明珠多孝順,還沒結婚就幫著沈氏拉業務,不像有些人,都沒嫁進來就興風作浪搞風搞雨,還克人,先是阿陽出事,又是喬隱進醫院,簡直就是掃把星。」

什麼叫做她克人?

這個蘇嵐真是夠了,從她踏進這個家門就沒給過她好臉色,還敗壞她名聲說她克人!

惱怒的谷碧雪望著離去的紀優陽,好啊,說她克人是吧,紀優陽不是最喜歡開快車嗎,那就讓蘇嵐看看,被她克著的紀優陽,是怎麼在車禍現場粉身碎骨的!

……

在醫院醒來的喬隱,把紀澌鈞他們送走後,又把王珩打發走,想安靜一會,就看到對面的電視正在播放和白一近有關的娛樂新聞。

白一近在自己的社交賬號上發布了一段視頻,前面是感謝他在活動現場相救的事情,後面才是這段視頻的主題吧,看著滿面歡喜說自己回到原來經紀公司的白一近,後腦勺陣陣刺痛的喬隱在聽到門口傳來覃毅的聲音后,馬上關閉電視。

推門進來的覃毅,把果籃放在柜子上,還是跟在辦公室那樣,直接就開門見山談話。

「謝謝你救了他。」

「不客氣。」

「我今天來,是跟你談一些事情。」

「直說吧。」

瞥了眼喬隱手旁邊的遙控器,在門口的時候,他就聽見電視機里的聲音,關的那麼急,是怕他知道什麼吧。

「當初沈氏董事會,我父親沒能選上董事長,我為了尋找更有力的合作夥伴,買通我三叔的會計逃跑,讓我父親因為會計離開的事情,擔心被連累在暗中切割跟我三叔的合作,沒想到就在前幾天,我以為天衣無縫的計劃,被會計生前錄下了證據……」

「你來找我的目的是什麼?」讓他幫覃毅對付巴倫?

「一旦他拿到證據,我就會有生命危險,白一近也不例外。」

白一近這三個字的出現,讓喬隱推翻了之前的定論。「說重點。」

「我希望你能成為這件事的幕後主使者,你有紀澌鈞護著,我三叔不敢動你,我也能繼續活下來給白一近幸福。」

說的那麼明顯,他要再聽不明白,豈不是傻子。「你能保證給他幸福,不再讓他受一點委屈?」

「我從不食言。」他知道自己這個辦法很卑鄙,可他沒辦法。

「……」

昂頭望著天花板的喬隱久久沒說話。

「我等你答覆。」

覃毅剛起身,旁邊就傳來淡淡的聲音,「這一年,他吃盡所有苦頭,就是盼你能接他回去這一天,我跟他之間什麼都沒發生過,要你不讓他受一點委屈,以你們的作風是不可能,我只有一個條件,這輩子都別再遺棄他,你能做到這一點,這件事我扛下了。」

「好。」

心裡放下一顆大石的覃毅,在離開前,還是對某件事持有懷疑。

「你喜歡他?」

「沒有。」

想起覃毅帶著這個不相信的答案離開時的表情,喬隱心裡就覺得好笑。

拿起藏在身邊的紙鶴,手指輕輕撥動泛白的翅膀,「他幸福了,我就沒什麼遺憾了。」如果不小心出意外了,他就有理由去找她。

去找那個,永遠陪在他身邊的她……

覃毅前腳離開醫院,後腳另外一個身影出來開車直奔紀家。

……

摔下的時候只是擦傷,為了謹慎起見留院觀察了一晚,第二天醫生批准出院,馮少啟就接簡語之去簡家。

坐在沙發的簡言之望著桌上那幾件根本值不了幾百塊的補品,還沒開口說什麼,簡語之就急了,趕緊過去拽住簡言之的胳膊。

小聲催促,「大哥,你快答應吧。」

「我考慮……」

再考慮萬一老馮改變主意,那她怎麼辦?「你還考慮什麼?」

來提親的馮少啟給他的態度就是,結不結都無關緊要,偏偏他這個妹妹生怕馮少啟不娶,若是換做其他人,看著簡語之上趕著倒貼他真不放心,「你拿什麼來娶我妹妹?」

「我什麼都不缺,你帶戶口本……」沒說完就被簡言之瞪了一眼。

「馮氏集團是我暫替紀總打理,我會盡我所能按照景城習俗迎娶小語。」儘管集團是紀澌鈞送給他的,但對他來說還是屬於紀澌鈞的。

「……」

看見簡言之沉著臉不說話,簡語之急的過去拉人,「我已經是成年人,我同意就行了,老馮,我們走。」真是的,老馮那麼優秀,大哥還猶豫什麼?

瞥了眼那起身要走的兩人,「就這樣走,戶口本都不拿了?」從身後拿出一早就準備好的戶口本放到桌上。

「大哥,謝謝你。」激動的簡語之撿起戶口本抱住簡言之。

「再耽擱,待會就下班了。」

「哎。」開心到眼淚都出來的簡語之摸著淚水拉著馮少啟就走了。

人走後,抱著胳膊的簡言之表情仍舊是凝重,他是看出來了,馮少啟眼裡對他這個妹妹一點愛意都沒有,不管是因為什麼才結婚,至少在他眼裡,老馮是個有責任值得託付的人,簡語之又喜歡老馮,這樣合適的機會不多,錯過恐怕就不會再有了。

……

進了電梯,石明珠看見紀優陽接了一通電話,臉上就流露出那種讓人頭皮發麻的笑容。

「誰的電話?」

「記者都安排好了,坐我車走。」

她來景城跟沈東明談業務是主事,幫紀優陽是順帶,只不過主次顛倒了一下。「別開快車,我有高血壓。」

「我可不想跟你死在一塊。」

這個紀優陽,說話還是那麼沒分寸,要沒紀澌鈞罩著,也不可能活到今天。

出了電梯,紀優陽就露出那花花大少的個性,吹著口哨上車時,還搖頭擺尾不知道沖著誰眨眼,分秒必爭的石明珠,上車后就開始處理工作。

有電話進來,抬頭接電話就看見車子突然偏向一邊,眼看著馬上就要撞到樹上,石明珠嚇得手機都沒拿穩,「剎車,剎車,快剎——」

「咚——」

車子撞到樹上后,周圍目睹這起事件的人很快就過來幫忙救人。 雙石村,林楠家。

正值大中午的,林長河夫妻二人剛剛準備好午飯,最近因為林楠等人住在雙石村那邊,他們夫妻也難得的過著舒坦的二人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