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騙人吧?」雷彤聽了,瞅著周正問道,全部會開,那不可能,不過周正經常會突然會一些東西,讓她懷疑的時候又有幾分相信。

「騙人,我什麼時候騙過你,再說,我騙你的話,你得信才行。」周正笑道。

雷彤聽了,又一拳打在周正的身上。

「你原來騙我你會不死神功,害我告訴我舅舅,才被我舅舅打傷的,然後,你就假裝到醫院裡面來看我,騙我愛上了你。」

「那不是你也信了嗎?」周正捂著嘴偷笑道。

「你,真是個無賴。」雷彤罵道,「嘻嘻,我信了,就要做你的女人。唉,我好可憐啊,一個純潔無暇的少女就這樣被你騙了。」

「啊。」周正被雷彤的厚臉皮給雷到了,這個詞和她一點關係都沒有,那個時候雷彤可是一個很可惡的日本特務。

「怎麼了,難道我說的不對。」雷彤眼睛盯著前方問道。

兩個人雖然在聊天,但兵營裡面的東西他們都在仔細觀察。

雷彤剛說完話,篝火旁邊一名烤火的鬼子突然朝兩個趴著的地方走了過來。

「哎呀,鬼子過來了!」雷彤悄聲說道,同時,她從腰間抽出來一把匕首。

「緊張什麼呢,這小鬼子肯定是撒尿來了。」周正說道。

「啊,撒尿,當著我的面撒尿,臭流氓,我得上去殺了他。」雷彤一臉厭惡地說道。

「一會全把他們滅了,這幫鬼子不但當著我女人耍流氓,還準備那麼多重武器準備去打我哥,你說他們該死不該死。」周正說道。

「嗯,的確該死,你想出來辦法了。」雷彤聽周正這樣說,以為他想出來辦法了。

「沒有辦法,咱們可以先混進去兩支隊伍,唐天講這幾個口令應該沒有問題,我們先混進去兩支小隊再說,鬼子的巡邏小隊從兩邊過來五分鐘才一次,每個巡邏小隊見面的時間也就是五分鐘,如果在五分鐘里突然多出來一支巡邏小隊應該沒有問題。」

「這不行吧,鬼子的巡邏小隊一共有八支隊伍,突然多了一支巡邏小隊,他們萬一發現了呢。」雷彤有些擔心。

「兵營這麼大,他們怎麼可能發現,我們必須在五分鐘之內消滅一支巡邏小隊,然後屍體都放在那些汽車上,直到所有的巡邏小隊都換成了我們自己的隊伍。」

周正顯然已經計劃好了,他仔細觀察了鬼子的巡邏小隊,每五分鐘會見面一次,對一次口令,只要從篝火比較稀少的地方混進去一支巡邏小隊就可以了。

兩個人正說著話,鬼子士兵走到了距離周正和雷彤五十米的地方,解開褲子開始撒尿了,雷彤把臉埋在地上一邊悄聲催著周正問道:「完了沒有。」

「這麼遠,你想看都看不到吧?」周正眼看這鬼子走到了五十米的地方,沒有了篝火,就變成了一個烏黑的黑影,這是臘月末尾了,天上的月牙像個小鐵鉤那麼大一點。?

「誰想看了?」雷彤聽了后,抬起頭來怒道,說完后,又湊到周正脖頸處就咬了一口。

「啊呀,噗,我呸。」雷彤咬完就吐了。

周正下午到了高瑞家沒有洗漱,脖子里全是炮灰。

「專門防你的。」周正看著雷彤笑道。

?「不許防我,以後隨時洗乾淨脖子等著我咬。」雷彤氣呼呼地說道。 兩個人很快從鬼子的兵營回來了。

唐天和龍奎看到他們兩個回來了,低頭看了看手錶,還不到十二點,鬼子可能還沒有睡覺,本來很著急的一幫家丁又很快冷靜了下來。

周正先把鬼子的口令告訴了家丁,家丁們都紛紛樂了起來,看來他們給小鬼子帶來了不一般的快感。

「少爺,嘿嘿,這麼說,鬼子現在難受的狠呀,等死的的日子不好過,不過,他們等不了多長時間了,就一個多小時吧。」龍奎看了看手錶說道。

「對,不過,鬼子的口令全是日語,讓你們平時不好好學日語,本來可以全部混進去的,現在可好,我們只能先進去兩個小隊,以後基本的日語要學會。」周正趁機又把家丁們教育了一頓。

聽到周正這樣講,家丁們就開始後悔平時不好好學日語了。

「少爺講的這些話讓我想起來那個說書先生說的一句詩來,就是這個意思,那個是什麼啊?等我想想。」賴六摸著腦袋說道。

「你還能記住詩?」張有才看著賴六摸著個腦袋就嗆了一句,賴六可是只學了兩個字,在整個家丁隊伍裡面是最少的了。

「別急,等我想想啊。」賴六說完,繼續想,想了一會,終於笑了,他想起來了。

「書到用時方恨少,打的鬼子掉了毛。」賴六說道,「嘿嘿,瞧咱這記性。」

家丁們聽了,一個個嘿嘿捂著嘴偷笑,他們距離鬼子兵營太近,不敢大笑,只能悄聲笑了。

「唉,這傢伙竟然想起來了。」張有才愣了一下,他也不知道什麼詩,只覺得賴六說得有道理,雖然他們文化水平低,但打鬼子也不含糊。

「少爺,我說的對不對?」賴六說完后,還問了周正一句。

「很對,要是多讀點書,那就不是讓小鬼子掉毛了,而是扒了他們的皮。」周正沒有反駁,家丁們的文化水平是要靠長期來教育的,短期內想提高那是不現實的。

等到家丁們笑完后,周正按照先前的想法講述了一下他的想法,布置了八個小隊,去替換裡面的鬼子巡邏小隊,為了以防萬一,每次進入一個小隊,替換成功后,就通知其他小隊再進入。

家丁們沒有任何意見,過了十二點后,他們按照周正的意思匍匐前進至一百米的地方,準備好機槍和手榴彈,周正和唐天帶著八個小隊,去替換鬼子的巡邏小隊,一旦替換失敗,他們外面就發動強攻。

鬼子的篝火至少有三四十米遠,周正讓唐天先帶人找個好點的地方隱蔽,他和雷彤則帶著一隊人貼著地面悄無聲息到了鬼子的兵營區,進去后,周正立刻帶著隊伍在裡面巡邏了,不過周正就在鬼子中間那堆重武器旁邊轉悠。

「哇塞,這鬼子這次帶的武器不少呢,這次可不能全炸了,得想辦法帶回去。」周正看到后,忍不住咽了口吐沫,就是這三輛坦克能開到北平城那也不錯啊。

家丁們一是同樣的想法,上次海光寺沒有撈到武器,讓他們也耿耿於懷的。

周正很快發現鬼子的巡邏小隊走了過來,讓家丁們站整齊后,踩著整齊的步伐走了過去,不等鬼子巡邏小隊開口,周正直接用日語問起了口令。

「武運長久,華北自治,嚴防周正。」領頭的鬼子軍曹說出口令后,看到周正穿了一身上尉的衣服,略微皺了皺眉頭,這些巡邏小隊都是軍曹擔任的,怎麼突然冒出來一個上尉,不過周正的官大,小鬼子上下等級森嚴,這名字軍曹也不敢問,直接敬了個軍禮,然後就準備帶著隊伍走了。

周正也向鬼子軍曹回了一個軍禮,不過周正這個軍禮卻是預備動手的命令,家丁們都是練過的,武器都不用準備,空手就可以殺死這幫鬼子。

鬼子的隊伍從周正身邊擦身而過,當最後一名鬼子士兵從周正面前走過的時候,周正等人突然動手了,鬼子沒有任何防備很快被扭斷了脖子。

鬼子的軍曹有所懷疑,但對付他的人正是龍奎,龍奎伸手直接捏碎了前者的喉嚨,鬼子軍曹連喊都沒有喊出來,張著嘴巴,瞪著眼就伸直了腿。

殺死鬼子的巡邏小隊后,按照前面商量好的,殺死完鬼子后,立刻把鬼子的屍體輕輕放到了卡車上面,整個過程不到兩分鐘。

周正繼續帶著巡邏小隊在裡面轉了一圈,發現整個兵營的其他鬼子都熟睡了,每個帳篷都一樣,搞不清楚指揮部在什麼地方。

接下來周正很快就看到第二個巡邏小隊來了,周正迎面走了上去,正要對口令的時候,那名鬼子軍曹看到周正卻立刻愣住了。

「口令。」周正問道。

「上尉閣下,你是那支部隊的,我怎麼沒有見到過你。」那名鬼子軍曹沒有回答口令,而是問了一句。

「納尼,難道整個部隊的上尉你都見過?」周正說話間已經到了鬼子軍曹的面前,揚起手裡的巴掌直接一巴掌打他臉上。

「武運長久,華北自治,嚴防周正。」周正說道。

那名軍曹沒有想到眼前的這名上尉脾氣這麼暴躁,被一巴掌打得暈呼呼的,他不明白整個巡邏小隊里,怎麼突然多出來一名上尉。

「武運長久,華北自治,嚴防周正。」鬼子軍曹稀里糊塗地喊了一句。

「八嘎,為了防止周正來搞破壞,我特地親自帶領了一支巡邏小隊,要知道宛平城防衛者正是周正的哥哥。」

周正故意說道,那名鬼子軍曹點了一下頭,然後莊重地敬了一個軍禮,大步離開了。

「可能是軍銜太高了,已經引起了鬼子的懷疑。」雷彤在旁邊提示道。

「我靠,要知道,穿個軍曹的衣服了,現在沒有辦法了,沒有時間去換衣服了,走到唐天隱蔽的地方,讓唐天也趕緊進來。」

周正說完,帶著隊伍,到了唐天隱蔽的地方,向唐天做了一個手勢,周正這邊有光,唐天很容易就能看到他的手勢。

看到周正得手,唐天也帶著人貼著地面爬到了兵營區,到車輛附近去轉悠了,依次如此,不到半個小時,鬼子兵營裡面的八個巡邏小隊很快就成了周正的人,鬼子尚不知情。 賴六等其他小隊根本不會說日語,見到日本巡邏小隊,趁鬼子問口令的時候,直接上去就把鬼子弄死了,所以,他們很快就到了周正身邊。

「接著巡邏,給小鬼子的帳篷安裝手榴彈,安裝好后,到重武器這裡準備搬武器。」周正說道。

周正說完,就帶著自己的小隊去巡邏了,其他幾個小分隊點了點了點頭,就各自巡邏了,他們一邊巡邏一在鬼子的帳篷門口按了四枚榴彈,不過很快發現手榴彈不夠用了,很多帳篷還沒有按上手榴彈。

周正也發現了這個問題,外面的家丁暫時也不能衝進來,雖然篝火只有十幾堆,但要殺死他們並不難,但是這樣的話很容易會吵醒其他鬼子的,鬼子一旦醒了,兩千多人的鬼子,那還真不好對付。

周正用完自己小隊的手榴彈后,帶著巡邏小隊就到了放置重武器的地方,其他小分隊很快也走了過來。

「少爺,手榴彈不夠用,剛才忘記把外面那幫人的手榴彈帶過來了。」

「怎麼辦,直接用衝鋒槍進去突突他們吧。」

「不急,把重武器先裝上車,別像上次那樣,再出現意外,這麼多好武器,可千萬不能再被炸毀了。」周正說道。

家丁們聽了后,就開始往運兵卡車上裝重武器了,為了防止發出聲音,他們的動作很慢很輕,周正則帶著幾個人在旁邊負責警戒。

就在家丁們裝武器的時候,其中一輛坦克的頂蓋掀開了,從裡面鑽出個鬼子腦袋。

海光寺出事後,鬼子的坦克兵就在坦克裡面睡覺了,正好是冬天,坦克裡面反而比較暖和。坦克裡面的鬼子兵被尿憋醒后,就聽到外面有人小聲說話,雖然聲音很小,他也覺得像中國話,他鑽在坦克裡面聽了一會,就探出腦袋想確認一下,結果,小鬼子探出頭來一看,發現好多人「日本人」正在往車上搬武器,再一看,忽然發現很多輛車上已經裝滿了鬼子的屍體。

「呀,這裡有個鬼子。」一個家丁正在搬武器,突然抬頭看見了一個坦克上面鑽出了個鬼子腦袋,立刻驚慌地喊了一聲。

這一聲喊不要緊,鬼子立刻被驚醒了。

「夜襲…..。」坦克上面的鬼子叫了一聲,就被周正一槍打中了腦袋,他直接就掉回坦克了。

槍聲很快驚醒了所有的鬼子。

鬼子的帳篷里的鬼子紛紛鑽出被子,拿起步槍就往外沖。

「轟,轟,轟。」鬼子一衝出來,就引爆了帳篷外裝好的手榴彈。

鬼子倒也很聰明,有的鬼子直接看到冒煙的手榴彈,直接撲上去,用自己的整個身體替隊友擋了爆炸和彈片。

「往這個方向撤退。」周正手一指來的方向,大聲吼道。

家丁們也都知道鬼子坦克的厲害,把手裡的重武器呼啦啦全扔在地上,拔腿就開始往兵營外面奔跑了。

唐天和雷彤跑了幾十米遠,忽然看到周正朝相反的方向跑了。

「哎,周正,這個傢伙怎麼往鬼子帳篷的方向跑了。」雷彤被周正氣的直跺腳。

「快走吧,周正不會有事情的。」唐天也不知道周正到底想做什麼,看到周正和一幫鬼子已經相遇了,那幫鬼子並沒有傷害周正,無奈地拽著雷彤往兵營外面走去。

與此同時,三輛鬼子坦克開始發動了。

一共就三輛坦克,一輛坦克裡面坐了兩個人,周正打死的那個人剛好是個坦克炮手,三輛坦克都有駕駛員,不過,塔克剛開發動,還沒有動起來。

篝火旁的鬼子聽到了裡面的槍聲,立刻拿起架在篝火旁的步槍準備沖回兵營,埋伏在一百米的家丁,聽到裡面槍聲響了,就知道周正和唐天等人在裡面跟小鬼子可能已經交火了。

「快,少爺遇到麻煩了。」家丁們一喊,立刻端著衝鋒槍,歪把子,還有三八大蓋在小鬼子背後開火了,這些烤火的鬼子士兵本來已經被這些家丁分組盯上了,沒有跑多遠,就聽到背後響起了「噠噠噠」的衝鋒槍掃射聲。

近一百多名鬼子很快被打死光了,家丁們拿著武器直接衝進了兵營區域,然後就看到了唐天和雷彤一起奔跑了出來。

「快點撤退,這是周少也的命令。」唐天聽到了鬼子坦克發出的轟鳴聲,立刻吼了一句。

「撤退,撤退。」家丁們喊叫著,立刻調轉過頭,跟著唐天一起撤退了。

「周少爺呢?」周正這邊很多家丁一邊跑一邊問。

「哎呀,先別問了,躲過鬼子坦克再說,他一個人去裡邊了,誰知道他要幹什麼.」唐天也很生氣。

此時,子彈到處亂飛,在黑夜中,滾燙的子彈意外耀眼,鬼子並不是一起從帳篷里出來的,所以,爆炸聲一聲接一聲,響徹了整個天空。

鬼子的坦克已經發動了,他們盲目地開著,周正他們穿著鬼子軍裝的,此時,軍營里到處都是亂跑的穿著鬼子軍裝的鬼子,坦克一時間懵逼了,不知道剛才那股人跑哪裡去了。

「八嘎,怎麼回事。」鬼子的大隊長

一本青直剛好是這個大隊的指揮,聽到了外面衝鋒槍的槍聲,鑽出了帳篷,他沒有被炸到。

「我們的坦克被中國人控制了。」 天驕戰紀 周正用日語在鬼子的隊伍裡面喊了一聲,這聲音很快吸引了所有的小鬼子,沒有被手榴彈炸死的鬼子直接往坦克方向沖了過去,就三輛坦克,鬼子兵決定把坦克奪回來或著炸掉,否則,那堆重武器就被報銷了。

「八嘎,怎麼又被控制了,難道是周正。」一本青直臉上的橫肉猛烈地抽搐著大聲叫道。

「沒錯,其中一輛坦克裡面就是周正。」 雙世寵妃,誤惹妖孽邪王 周正用日語在隊伍裡面亂喊了一句后,鬼子就開始亂叫了:「格殺勿論,炸毀坦克。」

三輛鬼子坦克正胡亂地開著,突然看到鬼子士兵黑壓壓地朝他們沖了過來,嘴裡面喊叫著:「要殺死周正,炸掉坦克。」

三輛鬼子坦克一聽不好,這些人看來不是中國人,但他們坦克被當成中國人了,這他媽的還不趕快跑嗎?三輛坦克聽到后,立刻開始掉頭了,他們不能朝自己的人開火,只有逃跑了。

「不能讓他跑了。」鬼子士兵大叫著,很快衝到了距離坦克三十米遠的地方,紛紛掏出手雷往坦克上面扔,那輛頂蓋沒有蓋住的鬼子很快被扔進去的手雷炸了個稀巴爛。 鬼子兵營的爆炸聲讓站在宛平城城頭上的周義出了一身冷汗,宛平城是他駐防的,不可能有外人的,除了那個混蛋周正。

「二連,三連跟我來。」周義沒有多做解釋,立刻帶了兩個連朝鬼子兵營方向撲了過去。

這個時候,周正站在鬼子隊伍最後面,看到鬼子瘋子般追著坦克開槍,扔手雷,其中一輛坦克已經趴窩,兩輛坦克倉皇之間撞向了鬼子睡覺的帳篷,結果,帳篷布被坦克炮管穿了個洞后掛在坦克前方了,坦克無法觀瞄了,頓時像個無頭蒼蠅亂撞起來,幾名鬼子躲閃不急,被坦克的履帶碾壓致死。

周正嘿嘿笑著,悠然地點了根煙,看著正前方鬼子們鬼喊著。這次鬼子真的拚命了,因為坦克裡面坐著周正啊,剛才手榴彈爆炸起碼炸死了幾百鬼子士兵,帶隊是一本青直沒有見到過這種場景,所有的士兵正追著兩輛坦克開槍,兩輛坦克身上分別被蒙上了一塊帳篷布,橫衝直撞,不過速度卻不快,看起來兩輛坦克有些問題。

此時兩輛坦克裡面的鬼子坦克手也不敢出來,他們也怕死,最終只能死命朝一個方向一直開,鬼子士兵一直追著追了出去。

一本青直突然想起來了指揮,他剛才幾乎被嚇呆了,忘記了指揮,看到兩輛坦克後面排起了一條長龍,尼瑪,都去追坦克了,捉到周正獎金不少呢,當然現在這個時候,鬼子並不是為了獎金,而是非要滅了周正不可。

整個營區幾乎看不到士兵了,就剩下身邊幾個中隊長了。

「八嘎,全瘋了,你去把他們叫回來。」一本青直罵道。他的部隊本來是明天配合北苑和南苑、西苑的鬼子一起進攻北平的,沒有想到被周正半夜摸了營。

鬼子的幾名中隊長很快奔跑著去追鬼子士兵了。

一本青直這才發現了營地裡面有個鬼子正在抽煙,立刻奔跑著走了過去,周正本來看不清楚一本青直的臉,結果一本青直越來越近了,周正很快就發現來的人是個日本少佐。

一本青直很快到了周正面前,周正面帶著微笑就在那裡抽煙,見到一本青直並沒有敬禮,一本青直到了周正跟前的時候才發現這個上尉他沒有見過,一個大佐沒有見過一個上尉也很正常。

「你叫什麼名字,哪個中隊的?」一本青直問道。

上門狂婿 周正邪惡地笑了笑,露出了一口潔白的牙齒,他抽了口煙,就把煙蒂彈飛了,扭頭看了看鬼子士兵追著坦克跑出去一百多米了,才對一本青直慢條斯理地說道:「嘿嘿,老子是中國國民革命軍八路軍的,老子就是周正。」

周正一說話,一本青直差點嚇尿,後者立刻握住了刀柄,退後幾步,警惕地看著周正,接著,慢慢抽出來了指揮刀。

「八嘎,原來你就是周正,那麼坦克裡面的人是誰?」一本青直冷冷地問道。

「嘿嘿,你他媽的是豬嗎?坦克裡面當然是小日本了。」周正笑著說道。

「八嘎,上當了。」一般青直鬼喊了一句,舉著手裡的指揮刀就狠狠地砍向了周正,一本青直的速度也很快,直劈橫削,瞬間就攻擊了周正三下。

周正此時才懶的跟他廢話,躲過鬼子的三招攻擊后,等一本青直的第四次再次斜劈過來的時候,周正往旁邊一閃,伸手抓住了一本青直的右手,猛地使勁,一本青直直覺得手腕一痛,指揮刀就到了周正的手上。

「知道什麼叫做斬首嗎?」周正說完,使勁一腳踩向了一本青直的腿後方的腿彎處,直接將他踩跪到地上,不等一本青直說話,周正直接一刀將一本青直的腦袋給削了下來,一本青直的腦袋滾了幾下,被一個鬼子屍體給擋住不動了。

周正殺死一本青直,又看了看滿地的鬼子士兵屍體,還有一些重傷的正在痛苦呻吟的,周正看都沒有看上一眼,跑到兵營外,吹了一聲流氓哨,家丁們聽到后,立刻奔跑了過來。

「趕緊裝武器,鬼子追坦克去了,說不準一會就反應過來了。」周正說道。

家丁們本來人就不少,剛才已經裝了一半了,所以,很快就把鬼子的重武器全部裝完了,足足裝了三卡車,卡車後面還掛上了日本的小炮。

武器都裝完了,鬼子還有幾輛運兵車閑著,就讓所有家丁們坐上運兵卡車,周正也跑到其中一輛車的駕駛坐上,剛坐上去,雷彤也拉開車門坐了上去,雷彤很不高興地瞅著他。

「嘿嘿,想咬我的話等我回去洗乾淨了再咬。」周正厚著臉皮說了一句后,就發動了汽車,七八輛汽車同時亮了起來,接著,一輛接著一輛開出了鬼子的營地,朝宛平城方向前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