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明宇豎起大拇指道:「看來你進步了!」,兩人互看了一眼,會心的笑了起來。

王明宇道:「你這回在日軍那帶了點啥回來?」

李賢宇道:「一些常用藥品,我知道咱這肯定缺這個。然後就是炮彈,然後就是一些罐頭。畢竟咱們也得改善改善伙食嘛,呵呵!」

王明宇哈哈一笑:「你小子可是幫了我們的大忙了,目前野戰醫院缺藥品,沒想到你小子就給弄來了。」

李賢宇道:「順手,順手而已!」

王明宇擺擺手道:「這回記你一功!對了,羅店戰場已經結束,我軍損失很慘重啊,陣亡了一半多的兄弟,我緊急又調了一些人過來,你剛回來就到一團去任參謀長吧!」

李賢宇哈哈一笑道:「剛才老張還讓我給他當個參謀長,你這就說了,巧了。只要能打鬼子,在哪裡都一樣,還是回家的感覺爽啊,哈哈!」

王明宇點點頭:「我們這次守衛寶山,任務還是很重的,我想拿日軍的這些戰俘和日軍做些交易,你看?」

李賢宇道:「日軍那邊也有戰俘營,很多老兵都在裡面,如果我們能夠…」

王明宇點點頭道:「你這個想法不錯,老兵訓練起來比較快,比較容易上手,我看我們這一千多戰俘換個三千老兵應該不成問題吧!」

李賢宇道:「日軍絕對肯換,他們認為日軍自己的士兵一個頂十個中國士兵,所以我覺得應該多要點,咱們先跟他們說要個六千吧!最後看看?」

王明宇點點頭道:「恩,這個事情還就交給你了,呵呵!」

李賢宇點點頭道:「那那個松島空呢?」

王明宇想了想說道:「這個女人放我們手上是張牌,放回去的話,肯定會引來日軍的瘋狂報復,我們目前肯定是不能給日軍的,至少等這次淞滬會戰結束以後再說。」

李賢宇笑著點點頭道:「咱聽旅座的,對了,旅座,其他一些兄弟們呢?咱沒看見?」

王明宇笑著道:「他們啊?都在抓緊時間構築工事呢!現在你鬧這麼一出,日軍肯定明早就知道了,誰知道你小子這回來的速度真是利索啊!」

李賢宇嘿嘿一笑:「我在那一秒鐘也呆不下去,我情願打鬼子也不願意潛伏在那給鬼子幫忙,現在我特佩服旅座以前給咱講得那些特工,我覺得我要幹個幾天還行,幹個一個月我就堅持不住,更別說長期的了。」

王明宇道:「我們不需要潛伏,呵呵,就當是你的一個經歷吧!收穫不小!」

李賢宇道:「我現在也知道為啥要做特工了,因為這他娘的做好了出成績就是快,有時候一個情報,就能贏的一場戰役的勝利。」

王明宇點點頭不再言語,因為他現在考慮的是如何應對日軍的反撲,松井石根知道自己的侄女被俘虜之後,肯定瘋狂的報復和營救,雖然說不敢用飛機,但是他們有的是人。

PS:今天有事,兩章合一!嘿嘿,多多支持一下啊,謝謝各位大大! 日軍淞滬敵前司令部內,日軍在滬高級將領能到的幾乎都到了,因為松井石根大將這次雷霆震怒,正在召開緊急會議呢。

會議室內的松井石根大將一臉的怒氣含而不發,但是從他雙噴火的眼神中就可以知道,此時的大將閣下是多麼的生氣,就在剛才他知道了一個消息,非常令松井石根沮喪的一個消息,那就是他唯一的侄女和救侄女一命的少佐同時失去了聯繫。

松井石根大將冷眼看著底下的一群將官道:「山本賢少佐和我的侄女為什麼在沒有經過允許的情況下就出了司令部?誰給的命令?他們拿了那麼多物資是去幹什麼?有誰能給我一個解釋?」,說話的語氣雖然平和,但是隱藏在平和之下的滔天憤怒已然被底下的這群將官們感覺到了,畢竟松島空作為松井石根唯一的侄女,在座的幾乎都是知道的。

司令部參謀大佐神情無比的緊張,低聲道:「閣下,我已經詢問了一路哨卡檢查的很多少尉,不過他們知道是您的侄女所以根本沒有阻攔,不過據哨卡的士兵描述,他們很有是去前線慰問去了,而且方向是寶山縣城方向。」

松井石根大將畢竟是久經沙場的老將,聽到參謀如此說並沒有因此而亂了陣腳,沉聲問道:「寶山縣城方向?寶山縣城方向有什麼需要慰問的部隊嗎?那邊支那軍有沒有什麼異動?」

參謀大佐道:「我已經詢問過圍攻寶山的武田聯隊,他們沒有發現有車輛經過,但是我們設在寶山外圍的哨卡報告,小姐和山本賢少佐直奔寶山南城門而去。很有可能是方向錯誤…」

松井石根大將沉思了一會道:「寶山縣城駐守的支那軍是哪個部隊?」

參謀大佐想了一下道:「是支那軍的一個營!具體的哪個營我也不知道,我看過前兩天的情報,支那軍換防,最新情報還沒有顯示。」

松井石根大將怒氣上揚道:「八嘎,就支那軍的一個營,你們竟然都拿不下寶山縣城,武田聯隊難道都是拿著鋤頭在戰鬥嗎?真是丟帝國軍人的臉。給我接第十一師團,讓他們繼續東進,我就不相信一個小小的寶山縣城,能夠阻擋大日本帝國的腳步!」

參謀大佐為難道:「可是,萬一小姐和山本少佐被支那軍抓去,我們豈不是?」

松井石根大將揮揮手道:「為天皇陛下盡忠是他們的榮耀!」,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他的表情讓參謀大佐很糾結,這分明就是他侄女要是有什麼事情的話,下面的人都倒霉的表情嘛,說的比唱的還好聽。

參謀大佐當然不會順著松井石根說了,所以立刻搖搖頭說道:「閣下,我覺得咱們還是要想盡一切辦法營救小姐和山本少佐。這樣吧,讓第十一師團圍攻寶山縣城,只要不使用飛機的話,應該傷及不到小姐的安全,這樣等城破之後,立刻展開營救!如果最後實在沒有辦法,我們在和支那軍談判,絕對不會傷害到松島空小姐的。」

松井石根大將眉毛這才舒展點開來,顯然這個參謀大佐領會了自己的意圖他還是比較滿意的,「一個小小的支那軍的一個營,竟然這麼多天都破不了城,實在讓人感到羞憤。命令武田聯隊,不惜一切代價給拿下寶山縣城。另外在傳令下去,告訴他們我侄女很有可能被寶山支那軍擄劫過去,讓他們注意一下。」,松井石根大將說注意一下,參謀大佐去發電自然不可能說注意一下,於是參謀大佐的命令就這樣發出去了。

等了一會,這個參謀大佐進來說道:「閣下,我看支那軍未必知道小姐的身份,何況山本賢只是一個少佐,很有可能認為他們是夫妻而已。或者是男女朋友,這樣他們作為俘虜的安全性就很高了。我們是不是可以通過支那軍政府與他們展開交換俘虜的談判?」

松井石根大將想了想搖搖頭道:「支那軍一直積極要求釋放俘虜,但是他們抓住我軍的俘虜少之又少,他們拿什麼和我們換?」

參謀大佐道:「第三師團在羅店被俘虜了不到兩千人,您看?」

松井石根陰沉個臉道:「這是帝國的恥辱!不過那也得等支那人主動提出來,否者我們就陷入被動之中了!」

參謀大佐道:「是啊,近兩千帝國士兵的戰鬥力還是很強的,只是不知道何時他們會提出這個要求?現在最主要的還是攻破寶山縣城!營救小姐。」

「報告!武田聯隊急電!」一個日軍電訊員報告道參謀大佐看了一眼電報,揮揮手道:「下去吧!閣下,武田聯隊說寶山支那軍裡面有一夥神秘力量!」

松井石根大將冷笑道:「神秘力量?武田一夫怎麼不說寶山縣城的守軍比他的聯隊人數還多呢?」

參謀大佐苦笑道:「恐怕這次有點麻煩了,上次不是針對支那軍獨立318旅給每個聯隊配了十名狙擊手嘛,武田聯隊的狙擊手本來是好好的,但是寶山縣城突然出現了一股神秘力量,短短三十秒的時間,十名狙擊手就損失了七名!」

松井石根大駭,趕忙拿起電報看了看,嘴中喃喃道:「這…這不可能,狙擊手是我軍最優秀的部隊之一,難道這寶山縣城裡面的守軍又是318旅不成?他們不是已經被第三師團消滅殆盡了嘛?難道是318旅的餘孽?這樣的話,我們更有必要拿下寶山縣城了!」

參謀大佐連忙道:「閣下可能忘了,第三師團雖然消滅了318旅不少人,但是318旅至少還有三千人左右的規模,三千人守一個寶山縣城綽綽有餘,一旦小姐被他們抓住,再加上他們手中的那些俘虜,我想我們到時候會很被動的!」

松井石根點點頭又搖搖頭道:「如果寶山縣城守城的是318旅那我不得不說,這真是個難纏的對手。不說以後了,現在他們就是帝國的心腹大患。記錄命令,武田聯隊天亮之後發動對寶山縣城的攻擊,務必給我探查清楚是不是有318旅的部隊在寶山縣城,很好查,看他們的火力狀況和他們使用的武器就知道了。命令,第十一師團立刻開赴寶山,準備攻城!另外讓暗夜特戰部隊的野上滄狼大佐過來來一下!他也應該出來活動一下了,帝國花了那麼大的代價培養他們,是時候發揮他們的作用了,正好檢驗一下他們的戰鬥力!」

參謀大佐立刻說道:「是,閣下!」

隨著參謀大佐的離去,過了不到十分鐘的時間,一個全副武裝,身材挺拔而眼神中始終帶著一股戾氣的日軍軍官進入了松井石根大將的房內。

「報告,特種作戰大隊,大隊長野上滄狼奉命向司令官閣下報道!」此男子赫然就是日軍王牌特種作戰大隊的第一人野上滄狼大佐。

「喲西,廢話我也就不多說了,現在司令部想看看你們的真實實力,不知道你們有沒有把握接得住?」松井石根大將略帶不屑的說道,這種伎倆他可是屢試不爽,畢竟男人沒有說自己不行的。

「司令官閣下是在質疑我們的戰鬥力嗎?」野上滄狼冷眼看著松井石根,即便是作為最高指揮官的松井石根也是很無奈,這支特種作戰大隊,名義上是他指揮,實際上只是來配合他們作戰的,真正的領導人是大本營,並不是他松井石根,所以現在即使野上滄狼冒犯了松井石根,他松井石根也沒有辦法。

「哼,如果想讓人信服,就要看你們的軍功,看你們的戰績!」松井石根依然不屑,此刻他的心中已經是怒火滔天。這次完成任務則罷,完不成的話,看大本營是否保得住你們?

「那就請司令官閣下下命令吧!即使是讓我們去暗殺支那軍的領袖,我們也會不惜一切代價的去完成這個任務。」野上滄狼目光中也是透入著堅定。

「哦?看來野上大佐對自己和自己的暗夜大隊有信心啊!不過我也沒有打算給你這麼高難度的任務,你們的目標就是配合第十一師團和武田聯隊圍攻寶山!」松井石根大將道「寶山?那裡有多少支那軍?我們的任務是什麼?」野上滄狼道「目前所知是支那軍的一個營!」松井石根大將道「難道司令官閣下跟我開玩笑嗎?」野上滄狼也是怒了,你麻痹的,一個營至於嘛!一個師團加上一個聯隊還需要自己出馬?難道是拿殺豬刀看蚊子嗎?

「八嘎,難道他們就沒有暗中的力量了嗎?我現在懷疑支那軍的特種作戰大隊也在寶山縣城之中,這個理由能不能讓你去呢?野上大佐!」松井石根大將怒極反笑。

「支那軍?特種作戰大隊?哈哈,我沒有聽錯吧?司令官閣下,你覺得支那軍有可能有特種作戰部隊嗎?」野上滄狼明顯不通人情世故,還在刺激著松井石根那根脆弱的小神經。

「我聽說這次帝國分派下去的狙擊手是由你們的暗夜出去的,不知道閣下認為他們的實力如何?」松井石根反問道「他們作為狙擊手已經達到了我們暗夜的狙擊水準,不然怎麼可能投入到戰場使用,難道閣下不知道培養一個狙擊手的難度嗎?」野上滄狼也知道自己隸屬於大本營,所以跟松井石根說話自然也不怵,雖然他離松井石根還差好幾個等級呢。

「難道你們暗夜培養出來的人就這種實力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我覺得派你們去的話,和送死也差不多!」松井石根嘲諷道,此時松井石根大將心中才舒坦了點,這種人就是犯賤,給他點顏色看看,他以為全世界就他一家開染坊的呢。

「閣下,說話是需要負責的!」野上滄狼此刻真有殺了這個又矮又丑的大將,真是不知道這種人怎麼能夠擔任帝國的指揮官的。

「那我就向閣下說明一個問題,從你們那出來到武田聯隊的十名狙擊手,在寶山縣城前沿陣地上,在短短的不到三十秒的時間內,就被人射殺了七名!」松井石根一字一字的說了出來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是不是武田聯隊的指揮官讓他們衝鋒了?」野上滄狼聽到這個消息也是很震驚,但是他的第一想法就是可笑,那些狙擊手的實力他也是知道的,可能不如他的特種大隊,但是絕對也是超一流的好手,對付支那軍應當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沒有不可能,我告訴你,野上大佐,中國有句古話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難道閣下認為在這個世界上你們暗夜小隊就真的無敵了嗎?不要小看了支那人,他們中間也有優秀的指揮官,優秀的人才!」松井石根大將看著野上滄狼也是搖搖頭,像他這樣的性格雖然容易控制,但是在對敵的時候太容易吃虧了,之前的第三師團不就是吃了318旅的虧嗎?人嘛,不吃虧總是不長記性。即便現在和野上滄狼說成這樣,這位帝國優秀的特種作戰大隊指揮官依然牛氣衝天。

「在事情沒有弄清楚之前,我保留我的意見,不過我接受這個看似無聊的任務!」野上滄狼冷冷一笑,「希望司令官閣下第一次給我的任務不會那麼的無聊,我打算派兩個暗夜小隊的執行此次任務。」

「你不親自去嗎?」松井石根反問道:「難道你不想會會你的對手?」

「未知的對手,但是我想我的暗夜小隊足夠解決他們了!司令官閣下,讓你看看真正的特種作戰和這些支那軍所謂的特種作戰之間的差距吧!」野上滄狼自信的說道松井石根原本還想再說點318旅的情況,現在看到野上滄狼這麼囂張,他的心裡也不是很爽,反正這次這小子也沒親自出馬,很不給自己面子,索性等他吃個虧在提醒他也不遲。於是松井石根大將笑呵呵的說道:「既然野上大佐能有這樣的決心,那麼我就放心了,另外我私人有一件事情拜託一下野上君,希望野上君能夠幫我的忙!」

「司令官閣下請說!」畢竟松井石根低聲下氣的跟自己說話,野上滄狼也沒狂到沒邊,基本的做人道理還是知道的。

「哎,我有一個侄女,這次去前線慰問,不慎落入敵手,據目前的情報來看,很有可能就被寶山縣城的支那軍給擄劫過去,我希望野上君能夠幫忙救一下我這唯一的侄女!」松井石根這個時候也流露出一絲親情的味道,在這種殘酷的戰爭環境下,顯然親情這個詞語對於松井石根大將來說是一個很奢侈的事情。

「這個請司令官閣下放心,既然司令官的侄女是因為大日本帝國的偉業而不慎落入敵手,我等必當竭盡全力營救小姐!」野上滄狼嘴上這麼說,心中想著這個老頭的侄女指不定怎麼就落入了敵手,還前線慰問,你能讓你寶貝侄女去慰問?說的大義凜然的,這老頭還真是不一般的無恥。

「那就謝謝野上君了,我等著你的好消息!」松井石根笑眯眯的說道「請您放心,只要小姐在寶山縣城,我一定安全把人給你帶回來,我這就回去安排任務,不知道司令官閣下有沒有小姐的照片?」野上滄狼到底是專業學習過營救人質的,一下子就問道點子上了。

「這個是我侄女的照片,她叫松島空!」松井石根大將拿出一張照片擺在了桌子上。

「真是帝國的一顆明珠啊!我立刻著手安排。希望司令官閣下協調一下我們暗夜和武田聯隊、十一師團之間的關係。」野上滄狼也讚歎道「這個你放心,我馬上命人安排!」松井石根也不含糊。

待野上滄狼走後,松井石根喊來參謀大佐,然後又一次電令第十一師團和武田聯隊讓他們按照自己的計劃行事。

第十一師團臨時指揮部內。

剛剛到達羅店的第十一師團師團長寶宗武中將就收到來自司令部的命令,寶宗武中將真是鬱悶之極,這屁股還沒有做熱又被拉去前線了。

寶宗武中將對著旁邊的參謀長片村四十八大佐說道:「通知大佐以上軍官前來開會!」

過了大約二十分鐘,日軍第十一師團的高級將領紛紛到來,師團長山寶宗武中將對著眾人說道:「剛剛我收到松井石根大將的命令,讓我們前去圍攻寶山縣城!但是有一條,不準使用飛機!」

步兵第10旅團旅團長天真谷次郎少將納悶的問道:「師團長閣下,帝國怎麼會有這麼無禮的要求?縣城沒有飛機的掩護和轟炸,破城的傷亡很大啊。」

步兵第22旅團旅團長黑岩義勝少將也道:「師團長閣下需要問明原因嗎?這樣實在是糊裡糊塗!」

師團長山寶宗武中將苦笑道:「原因就是松井石根大將閣下的侄女很有可能被寶山縣城的支那軍給擄劫過去,我們的任務就是消滅一切駐守寶山的支那軍,營救松井石根大將的侄女松島空小姐!各位聽清楚了沒有?」

參謀長片村四十八大佐納悶的問道:「怎麼大將閣下的侄女會被支那軍給擄劫走?難道保護小姐的那群人都是吃乾飯的不成?」

寶宗武中將道:「小姐是因為要到前線慰問,不慎走錯了路,然後遭到支那軍伏擊才意外的落入了支那軍手裡,我們現在的任務就是圍攻寶山縣城。據司令部的消息稱,與第三師團在羅店激戰的支那軍獨立318旅很有可能已經撤回到寶山縣城,我們現在的任務就是圍住他們消滅他們!現在我們看一下寶山縣城的形勢!參謀長閣下,你介紹一下!」

片村四十八大佐站起來立正道:「嘿!師團長閣下,大家請看,寶山縣城分為東南西北四個城門,據情報顯示,東城門和西城門前面有很大的開闊地,利於我們進攻。南北城門很不利於我們展開進攻,北城門那邊山林環繞,地形複雜。南城門前面就是一條河流,想要展開進攻希望不大。所以我們的側重點應該就是東西兩個城門。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我軍距離西城門比較近,應該可以在天亮之前抵達。目前根據司令部的消息,東城門是我軍的武田聯隊正在全力進攻,但是至今仍然毫無進展。司令部的意思是不是很有可能就是讓我們增援武田聯隊!」

寶宗武中將點點頭道:「這次戰鬥同時還有我軍特種作戰部隊,暗夜的兩個小隊配合進攻!這次的務必全殲寶山縣城所有守敵,救出松島空小姐。」,至於裡面提及的山本賢少佐直接被寶宗武中將給忽略了。

參謀長片村四十八大佐站起來說道:「師團命令:步兵第12聯隊、步兵第22聯隊、騎兵第11聯隊第三大隊、山炮兵第11聯隊第三大隊、輜重第11聯隊第三大隊、第三野戰醫院、第四野戰醫院由旅團長天真谷次郎少將帶領守住東城門和南城門!步兵第43聯隊、步兵第44聯隊、騎兵第11聯隊第一大隊、山炮兵第11聯隊第一大隊第二大隊、工兵第11聯隊第一大隊第二大隊、輜重兵第11聯隊第一大隊第二大隊、第一野戰醫院、第二野戰醫院在師團長和旅團長黑岩義勝少將的帶領下,守住西北兩個城門!大家都聽清楚自己的任務沒有?」

所有軍官都站起來立正道:「嘿!」

寶宗武中將點點頭:「聽清楚了就出發,務必要在最短的時間內趕赴寶山縣城!營救出松島空小姐和第三師團被俘的士兵!參謀長留一下,其他人立刻集結部隊準備出發!」

待眾人走後,參謀長問道:「師團長閣下還有什麼事情嗎?」

寶宗武中將點點頭道:「這個暗夜小隊,松井石根大將特別提及,這夥人可是大本營直接領導的,我們恐怕也只能和他們平起平坐,讓底下的人眼神利索點,別沒事找事!他們是專門用於對付318旅的特種作戰小分隊的。」

片村四十八點點頭道:「聽藤田進師團長提及過,他們的軍火庫就是這樣被幹掉的。這些支那人果然狡猾狡猾的。」

寶宗武中將也是點頭道:「希望我們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片村四十八道:「師團長放心,318旅已經是殘兵敗將,他們已經把羅店丟了,說明已經沒有實力與我們抗衡了,雖然我也承認他們很強大,但是在覺得人數面前,一切都是徒勞的,我們盡量減少傷亡,爭取最大的勝果!」

寶宗武中將點點頭道:「出發!」

與此同時的寶山縣城內,一封有一封的電報不斷的朝著寶山縣城指揮部飄去。王明宇看著這些情報,微笑不語,然後對著李賢宇說道:「剛才給你和日軍談判俘虜的計劃暫停,現在日軍大兵壓境,立刻命人通知所有團級以上幹部開一個簡短的會議。李賢宇你開完會後,就開始整頓一下日軍的俘虜,讓他們在寶山縣城開始給我挖地道,挖的越多越好!看來這次小鬼子是真的急眼了。」

李賢宇點點頭道:「好的,我立刻就去安排!」

王明宇看著微亮的天空,心中雜亂無章的思緒也漸漸的也明亮了起來。這次無論敵人來多少,一定要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殺傷敵人,不能讓日軍的計劃得逞。 第十一師團出發了,不過他們由於長時間行軍,還沒有來得及休整,所以這次集結實在是太倉促了,導致行動異常的緩慢。直至凌晨五點才開始出發。天色已經微亮,要趕到寶山縣城至少要四個小時,也就是說上午九點之前他們是不可能趕到寶山縣城的外圍的了。寶宗武中將也是很無奈的搖了搖頭,這樣的急速行軍對於第十一師團的戰鬥力是一個考驗,即便是鐵人也受不了這樣的折騰。

不過現在的情況是不得不出發,畢竟松井石根大將的那寶貝侄女現在很有可能落入支那軍之手,現在的寶宗武中將不敢想象的是萬一支那軍把松井石根大將的侄女用來當擋箭牌,自己是否有勇氣下命令去射殺那些支那軍。寶宗武中將現在只能祈求那些個支那軍不知道松島空的身份就行了。

到現在為止,也沒有人去懷疑李賢宇是否有問題,或者說現在已經沒有人去關注一個少佐的安危了,李賢宇是幸運的,因為如果不是碰到這麼個機會的話,他可能連回來都很困難,現在不但化險為夷,還為318旅憑空增添了一個砝碼,一個沉重的砝碼,讓王明宇的內心迅速穩定下來的砝碼。王明宇現在的要求就是務必嚴加看管松島空,甚至還派了四名直屬隊隊員24小時不間斷的保護著,不過直屬隊隊員保護松島空都是在暗處,明處也就幾個戰士在把守松島空的大門。

李賢宇得到王明宇的命令之後,就開始動用日軍的戰俘開始挖地道,這些地道的作用那可大了去了,雖說王明宇認為日軍用飛機的可能性比較小,但是小不等於沒有,一切都還要防範於未然。再者說,萬一城破部隊沒有來得及轉移的,也可以通過地道轉移。王明宇修建的這條地道,是通往北城門外的樹林裡面的,那裡地形相對複雜,到時候轉移的時候,日軍敢追上來?到時候估計借他們兩個膽子也不敢追吧。

寶山縣城內,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東南西北四個城門都在不斷的加固著工事,等待著日軍進攻的到來,自從318旅知道第11師團要過來的時候,底下的各位團長都興奮的不行,畢竟剛剛打殘了第三師團,現在又來了個第11師團,豈不是很爽?如果說一開始兵力不足的話,那麼現在六千多人的兵力,讓318旅又重新回到了強勢的境界。上次羅店幾乎是無險可守,這次的寶山縣城可以說處處是據點,日軍想要攻破寶山縣城就拿屍體堆吧。

寶山東城門,武田一夫躲在一個角落裡,用望遠鏡偷偷的看著寶山東城門上的情況,這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上回他帶人進攻的時候只有兩挺重機槍,這次一下子就變成了八挺,好傢夥,那些被損壞的工事居然被弄好了,看上去還更加的堅固,武田一夫心中悲呼,這真他娘的換人了?不帶這麼玩的。

要說換成一般的支那軍的話,武田一夫哪裡會有那麼多的顧忌,但是這次從司令部得到的情報分析,很有可能是鎮守羅店的318旅,如果說以前不知道318旅,那是他武田一夫孤陋寡聞。但是現在不知道318旅的話,那就是他武田一夫白痴了。武田一夫想著,人家是和師團級別的叫板的,我一個小小的聯隊憑啥跟人家斗嘛。試探試探?看來也只能試探試探了,武田一夫就怕人家萬一衝出來可咋辦呢?不過司令部的命令更是不能不聽,否則送上軍事法庭那真的就一切都完蛋了。

武田一夫的擔心完全就是多餘的,318旅站著天時地利,不會放棄好好的地形不守,去主動找武田一夫硬拼的,他們的目標是守城,而不是殺多少鬼子。再者,318旅已經收到消息,日軍的第十一師團已經從羅店出發,往寶山縣城方向趕來,這個時候一旦出去,很有可能中了鬼子的埋伏,這樣虧本的買賣,他武田一夫願意做,王明宇肯定是不會願意去做的。

武田一夫對著旁邊一個參謀少佐說道:「你的,去把第二大隊的川崎中佐給我叫過來!」

過了一會,一個年紀約為三十左右的日軍佐官來到了武田一夫的指揮部內,進來就立正道:「聯隊長閣下,第二大隊大隊長川崎俊奉命向您報到。」

武田一夫笑著點點頭道:「喲西,現在司令部給我們最新的命令,讓我們去攻打寶山縣城。」

川崎中佐一聽,立刻來了精神道:「請求聯隊長閣下把這次主攻的任務交給我們大隊,我們保證完成任務,戰至最後一兵一卒,全力拿下寶山縣城。」

武田一夫暗笑,這個傻子居然還頂著雷上去,既然想著送死,這個機會也不能不留給他,於是武田一夫笑呵呵的說道:「川崎君作為帝國優秀的指揮官,年少有為,這次如果能夠拿下寶山縣城,我的功勞一分不要,全都給川崎君你看怎麼樣?這一仗下來之後,我看至少川崎君已經可以弄個聯隊長噹噹了,我在這裡就先祝賀川崎君了!」

川崎中佐一聽,內心激動不已,但是臉上還是謙虛的說道:「一切都靠聯隊長閣下栽培,我一定不辜負聯隊長閣下對我的期望。爭取在今天拿下寶山縣城!」

今天?拿下寶山縣城?武田一夫冷笑不已,如果不是他知道內情的話,武田一夫昨天就有信心拿下寶山縣城了,現在嘛,在給武田一夫一個聯隊,武田一夫也沒有信心。要說平時的話,日軍的兩個聯隊,或者說近一個旅團的兵力,基本上指哪打哪,可是偏偏碰到個318旅,讓武田感嘆不已。

不過武田一夫也沒有辦法,現在只能硬著頭皮上啊。好在自己是這裡的最高指揮官,送死的事情怎麼也輪不到自己,司令部肯定已經派出第十一師團了,只要第十一師團的人一到,武田一夫就決定跟著他們屁股後面混,什麼帝國榮耀,什麼為天皇盡忠在武田一夫看來都是狗屁,自己的命都沒了要榮耀給誰啊?本來武田一夫就是一人吃飽全家不餓的人。這麼老大還沒有結婚,準備等著戰爭結束在往上升升,弄個少將什麼的,那還不是要啥有啥?

武田一夫道:「那麼就拜託川崎君了!」

川崎中佐笑道:「聯隊長客氣了,都是為了帝國,為了天皇陛下!」

武田一夫假裝滿意的點點頭道:「那麼川崎君就準備準備,半個小時以後攻城!」

川崎俊立正道:「嗨!」

川崎走了之後,武田一夫又詢問了司令部,第十一師團何時過來,得到答覆之後的武田一夫計算了一下時間,感覺川崎這一仗打下去的話,也能差不多撐到這個時間,也就不著急了。武田一夫已經把這次敵軍的裝備給呈報了上去,因為318旅最大的特點就是AK,日軍辨認318旅最好的方法也就是AK,畢竟作為一種新式武器,中國戰場上目前只有318旅有。這下子讓本來猶豫不決的松井石根大將徹底下了死命令,讓第十一師團不惜一切代價圍殲318旅,奪取寶山縣城。當然還有一點沒有明說,就是救出他松井石根的侄女。不過作為帝國的中將,寶宗武自然領會得到松井石根大將這點意思。

寶山縣城作為重要的戰略要地之一,本身就需要強力拿下,怎奈日軍失去了拿下寶山縣城最好的時機,這才讓318旅有了喘息的機會。寶宗武中將沒有想到318旅竟然還如此的頑強,松井石根也沒有想到318旅盡然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又形成了一支不弱於之前戰鬥力的隊伍。真應了一句古詩叫做「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如果松井石根知道318旅這麼頑強的話,那麼他再羅店那會就會不惜一切代價去追擊318旅,完成全殲合圍,那會是最好的機會,但是他們沒有抓住。

寶山縣城東城門上,吳培林拿著望遠鏡看著日軍的動向,日軍的集結在他的預料之中,只不過他沒有想到,這次日軍的這個聯隊,並沒有全部出擊,吳培林放眼望去,只看見一個大隊左右的日軍在集結,似乎要對他把守的城門進行攻擊。

吳培林對著旁邊的戰士們興奮的說道:「兄弟們,小鬼子開始要攻城,都給我眼睛放亮點,這是我們318旅進駐寶山的第一仗,我們一定要打好,打漂亮了!讓小鬼子們知道咱們318旅無論在哪裡,他們都是我們的一盤菜!」

「是,團座!」回答吳培林的是底下洪亮的聲音。

「兄弟們,注意力集中,不管他來多少鬼子,除非踩著我們的屍體踏過東城門,否則他們休想從咱們團的陣地上過去。不過這次我們隊伍裡面有從連雲港來的一批新兵,你們沒有真刀真槍的跟鬼子干過,所以這次第一輪攻擊我決定讓你們新兵先頂上去,感受一下日軍的實力。你們有沒有信心?」

「有,團座!」

「很好,你們表現的很好,但是我要看到的不是你們聲音有多大,而是你們表現的有多好,如果是見血就暈的慫包軟蛋,趁早給我滾蛋,我這裡不歡迎這樣的人才!」

「團座,你咋還看不起人呢?咱雖說沒打過鬼子,但是好歹也練了這麼久了,咱還能慫了不成?」一個士兵大聲的叫著「好,我記住你了,呆會我要是看你慫一下,我就直接把你踢出老子的隊伍,要是你表現的好,老子升你做排長!」

「團座,可不信騙人啊!」

「喲呵,你叫啥名字?我還能騙你個新兵蛋子不成?」

「團座,我叫宋江!」

「他娘的,這名字好記,沒看出來,還是梁山好漢吶!好了,這次你要殺死個鬼子我給你做排長!我把話撂這了,大夥記得提醒我!」

「成,有團座這句話,這排長咱當定了!」

「牛皮誰都會吹,不過作為新兵,我要告訴你們,看見死人一定不要激動不要哆嗦,你們以後會慢慢習慣的。開始的時候我也吐過,不過第二次就好了。人總要有個適應的過程,我對你們的要求不高,給你們二十分鐘的時間,二十分鐘之後,由老兵接替你們。大家有沒有問題?」

「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