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小青森冷的看著,剛要說什麼,結果旁邊的跪下的沈鈺猛的站了起來,一個耳光就抽了下去。

「啪!」所有人都看著了,沈鈺一點都不留情,打的犀利無比,沈鈺的保鏢直接就把阮小青的人控制住了。

「你,你打我?你不相信我?」阮小青還在演戲,捂著臉激動的看著沈鈺。

「相信你?你知道楊師是誰?那是一代醫王,所有古醫公認的,楊師會錯?阮小青,我的確是看錯你了。」

沈鈺真的心碎了,也怒了,沈鈺可不想當什麼接盤俠,剛才楊柏已經告訴這個女人要不得。

「沈鈺,我錯了,我會打掉,我只愛你,真的,我這輩子最愛的是你。」哪還有清純可人的模樣,阮小青抱住沈鈺的腿。

沈鈺相當的痛苦,內心也在掙扎,沈鈺真的很喜歡阮小青。

「沈鈺,我還是那句話,這個女人不能要。如果想要,我覺得冷天絕比較適合。」楊柏冷漠的看向冷天絕。

「呵呵,你是醫王?」冷天絕卻在笑,原來楊柏真正的身份是醫王,怪不得沈鈺這麼尊敬楊柏,這個楊師是這樣的原因,這讓冷天絕又一次輕視楊柏。

「沒有擦乾淨,就出來嗎?有些事情我不想管,沈鈺人還不錯。」楊柏沉聲說著,而此時的沈鈺反應過來,猛的看到冷天絕嘴角的紅印,而旁邊抱著雙腿的阮小青猛的顫抖起來,眼神閃爍無比。

「來人,給我調取凌天會所的監控,冷天絕,你不會不同意吧?」沈鈺已經怒了,接盤俠是接盤俠,可比戴綠帽子強多了。

「這裡是凌天會所!」冷天絕也動氣了,而此時沈鈺也終於徹底明白了,心愛的女人就是渣子。

「滾,給我滾開!」沈鈺本來想踹阮小青,可是阮小青畢竟有身孕,最後沈鈺還是讓人把阮小青拉走。

「冷天絕,我們的合作就此終止,蘭花會,我只是陪著楊師!」沈鈺冷冷的看著冷天絕,而此時的冷天絕已經面無表情。

「楊師,好吧,你好好照顧他,楊柏,你這個人,我記住了。」冷天絕陰冷的說著,慢慢退後,朝著其他賓客而去。

「楊師!」沈鈺那是委屈無比,如果要不是楊柏告訴,沈鈺這輩子就要被阮小青給毀了。而經歷剛才,阮小青的名聲在眾人的心中已經沒有地位,如果這裡不是凌天會所,阮小青就算徹底完蛋了。

「好了,我看得出來,你動真感情了。」楊柏也不廢話,不過還是提醒道:「冷天絕不簡單,這幾天你跟著我。」

楊柏不需要任何人保護,看在沈萬三的面上,楊柏也不希望沈鈺出事。

「楊師,放心,我就在你身邊。」沈鈺激動的說著,能夠跟在楊柏身邊,沈鈺那是相當興奮的。

「首富的侄子,是小弟?」方小畫可是終於反應過來,楊柏現在越來越認識,認識的人也越來越強,沈鈺都叫楊柏為師,這簡直了。

宴會的事情很快結束,這一夜又發生什麼,誰也不清楚。而當第二天陽光普照的時候,凌天會所已經響起淡淡的美妙音樂。

音樂是古典鋼琴曲,而此時在凌天會所的外面,也匯聚大部分記者,這些記者都會通過大屏幕看到蘭花會的盛況。

一些人蔘賽人也在等待,這些人都擁有名貴的蘭花,都希望得到好的名詞。

楊柏領著方小畫等人,已經來到二樓的展示廳。展示廳太大了,尤其四周都是一個個水晶護罩,真正的水晶。

每一個展台當中,都留有特殊的位置。而在展示廳的四周,那絕對是萬花異象。四周有特殊白色的管帶連接,猶如銀河一樣。

而在銀河當中,那是一株株形態各異的蘭花。這些蘭花雖然不名貴,可也是凌天會所精心打理的。

春蘭、劍蘭、墨蘭、惠蘭等等,紅塵黃綠青籃紫,簡直就是五光十色。只有華國蘭,才有這麼繽紛的花朵。

淡淡的蘭花,凝聚淡淡的香味,那絕對是淡雅高潔的。華國蘭不同於熱帶的蘭花,只有在這方土地當中,蘭花才具有質樸純凈的氣質,這才符合東方人的審美。

參賽人也都陸續走了進來,一個個箱子,已經來到展台之旁,而此時的楊柏也拿著保險箱走了過來。

「楊師,我來吧,怎麼能夠讓你動手!」沈鈺旁邊本來還有保鏢,可是這世上哪個保鏢有楊柏厲害,只要楊柏在,沈鈺不需要任何人。

「就你,你抬得動?」楊柏好笑的看著沈鈺,沈鈺就是一愣,低頭看著保險箱,頓時有點尷尬。

「哈哈哈,你們華國人真的有趣,用保險箱裝蘭花,你當你的蘭花是素冠荷鼎嗎?」奇怪的聲音,從對面的展台出去,方小畫等人就是一愣。

「YD人?搞什麼?」對面的男人皮膚黝黑,應該是曬得,臉上都是絡腮大鬍子,也穿著西裝,不過卻輕蔑的掃視四周。

而這個男人的背後,卻坐著一個更加奇怪的老者,老者穿戴猶如僧人一樣,只是僧袍太髒了,都硬了。不過最奇怪地方,這個老者盤膝坐著,左手的手臂就這麼一直舉著。

「阿三?」楊柏也愣住了,未曾想到在蘭花會還會看到YD阿三。不過旁邊的方小畫也反應過來,趕緊說道:「阿米爾,這個人是花王!」

「什麼花王?」楊柏根本不懂,而此時對面的阿米爾好像聽到方小畫,頓時傲慢的點了點頭。

「不錯,小丫頭,很有眼力。這一次的蘭花會,我要挑戰素冠荷鼎,哈哈,我會讓你們華國人明白,真正的頂級蘭花,在我這裡,你們已經落後了,哈哈哈。」

囂張,極度的囂張,狂傲的笑聲,傳遍四周。蘭花會眾人紛紛側目,不過當看到阿米爾,也都好奇的走了過來。

阿米爾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阿米爾的手下已經搬出箱子,裡面放置珍貴蘭花。

「小畫,你認識這個阿米爾?」楊柏是好奇背後那個一言不發,一直舉著手臂的人。而此時的不光方小畫知道,周芷燕也反應過來。

「阿米爾,YD一代花王,曾經培育出幽靈佛蘭,震驚全世界。阿米爾很狂,養花者本來是心境很平和之人,而阿米爾卻是好勝之心,任何花展都會前去打擂,阿米爾手中的蘭花太過珍貴,也不知道阿米爾如何培育的。」

「楊柏,以前蘭花會被取消,阿米爾沒有來到華國,不過冷家重新開啟蘭花會,而有素冠荷鼎,阿米爾這次輸定了。」

方小畫驕傲的說著,華國蘭,就是華國為尊,管你什麼幽靈佛蘭,在華國這片土地上,還能夠被阿米爾擊敗,這讓華國人的臉往哪放。

「身後那個老頭,你們認識嗎?」楊柏可不擔心什麼花王,不過方小畫和周芷燕都不清楚,不過這一次,沈鈺卻輕聲說道。

「那是苦修者,應該是他的佛師,是他的供奉。據說YD一些有錢人,專門供奉佛師,平時誦經,關鍵時候保命!」

「相當於保鏢嗎?」楊柏點了點頭,而此時的沈鈺也好奇的看著這個老頭,舉著胳膊的左手已經乾枯,上面一點血肉都沒有,彷彿就是骨頭。

「這個是病變嗎?怎麼這個樣子?」沈鈺有點訝然,而此時的楊柏卻輕聲說道:「那你得問這個僧人舉了多久?」

楊柏的話,本來是說給沈鈺,而那個盤膝坐下老者,突然睜開眼睛,一縷神芒看向楊柏,嘴裡發出奇特的話語。

「楊師,他說舉了六十年!」沈鈺可是語言專家,會十幾種語言呢,當場就傻眼了。

「六十年?」兩女也震驚的看著對面的老者,老者也就五十多歲,怎麼能夠舉著手六十年,這也不科學。

「這到底是什麼力量?」楊柏卻望著老者,而老者也同樣望著楊柏。老者的體內蘊含一股特殊的金芒,不似靈氣,卻蘊含強大的威能。

「他說,他想跟你比試一下!」沈鈺發愣的看著這個YD老者,老者的目光逐漸犀利起來,彷彿魔神轉世。

「告訴他,沒空,不想在這裡被炎黃組抓,就給我老實點!」楊柏一點都不客氣。 沈鈺趕緊把這話翻譯給老者,老者沖著楊柏淡淡一笑,舉著左手慢慢的閉上眼睛。

冷王追妻:庶女本輕狂 「楊柏,我的蝴蝶蘭真的沒事嗎?」方小畫可是擔心保險箱的蝴蝶蘭,方小畫已經著急的把保險箱打開,裡面一股特殊的香味直接就散發出來。

寧靜致遠,整個會場頓時就寂靜起來,就連對面的阿米爾也愣住了,這香味太好聞了。

「怎麼回事?」本來展示廳味道就夠香的,而楊柏的保險箱當中散發的花香,卻一枝獨秀。

「我的蝴蝶蘭,沒有事情!」方小畫趕緊把一盆湛藍的蝴蝶蘭拿了出來,花香飄揚,眾人看到這樣的精品蝴蝶蘭就是一愣。

「我當是什麼好的好東西,原來只是蝴蝶蘭,小丫頭,讓你看看,什麼是真正的蝴蝶蘭。」就在一些人觀看方小畫的蝴蝶蘭,方小畫還在興奮給人展示蝴蝶蘭時候,對面的阿米爾卻狂笑起來。

「這是我精心培育的幽靈蝶蘭!」黑色的花瓣一層,藍色的花瓣兩層,猶如鬼蝶一樣,如果沒有花莖猶如真正的蝴蝶一樣。

「太美了!」每一個蘭花會的會員,都有資格給喜愛的蘭花打分,最後總分會被冷家統計出來,給每一個蘭花排名,能夠上榜的前百蘭花,那都價值不菲,最少超過二十萬。

本來這些人都給方小畫的蝴蝶蘭打分,全部被阿米爾的幽靈蝶蘭吸引,尤其方小畫這個蝴蝶蘭味道已經暗淡下去,沒有剛才特殊的味道,如果剛才能夠打九分,現在之能夠打六分了。

「氣死我了,這個花王太過分了。」方小畫本來心情不錯,可誰讓對面的阿米爾幾度嘲諷,這簡直太欺負人了。

「小畫,我幫你出氣!」沈鈺也不客氣起來,方小畫那麼可愛,怎麼能夠被阿三欺負了。

「這個多錢?」沈鈺直接就朝著阿米爾而來,楊柏就這麼看著,一點都不阻攔。

「呵呵,你出不起價錢的,最好別問。」阿米爾真的很狂,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居然說沈鈺出不起價錢。

四周的人哄堂大笑,笑的不是沈鈺,而是笑的阿米爾。

「你們阿三總是沒有見識,多錢?」沈鈺也冷笑起來,而此時的阿米爾瞳孔一縮,眼珠子一轉。

「一株幽靈蝶蘭,一定能夠衝擊前二十,價值百萬。」阿米爾剛說道這裡,沈鈺一揮手,衣袖當中抽出支票。

「五百萬,三株我都要了!」沈鈺就是這麼霸氣,阿米爾頓時有點傻眼,沈鈺這也太不差錢了。

「楊師,哈哈,三株花都歸我們了。」沈鈺看都不看阿米爾,而此時阿米爾拿著支票,也幽深的看著對面。

四周人的議論,阿米爾都聽到了,而此時楊柏卻好笑的看著沈鈺。

「你花這麼多錢買花,有什麼用?」楊柏還未說完,方小畫和周芷燕卻已經興奮的看著撥弄這個幽靈蝶蘭,好像在研究什麼。

楊柏一捂頭,蘭花的魅力怎麼這麼大,這兩個女人已經淪陷在蘭花當中。

「楊師,能用錢解決的,統統都不是問題。」沈鈺剛說完,對面的阿米爾終於反應過來,冷笑連連。

「原來是沈總,我很喜歡華國錢,以後我就讓你看看,什麼是真正的頂級蘭花。這些錢,只是小毛毛雨。」

「是嗎?你還想挑戰素冠荷鼎?」沈鈺也笑了起來,阿三的口氣太大了,誰不知道素冠荷鼎一出,蘭花之尊。

「你們華國有素冠荷鼎,已經落伍了。」阿米爾輕蔑一笑,相當的不屑。

「這個阿三,很討厭!」沈鈺出國那麼多次,阿三什麼稟性一清二楚,向阿米爾這樣的狂妄的,就是夜郎自大。

「好了,冷家的人出現了!」就在這時候,展示廳當中的大屏幕突然一轉,然後從中心的樓梯當中,一列人慢慢走下。

當先一名華服老者,老者手中拿著金裝摺扇,雲清風淡,相當的有氣勢。冷家之主,冷凝川走了出來。

冷凝川的背後,冷天絕緊隨其後,而冷天絕的旁邊,居然是阮小青,這個女人簡直太不要臉了,經過昨晚的事情,居然這麼快就跟著冷天絕。

冷天絕的背後,統統都是冷家的精英,都是凌天財團的董事。而此時的冷凝川掃向眾人,露出淡淡的笑容。

「歡迎各位!」冷凝川多久都沒有出現,那是老資格的蘭花會成員,看到冷凝川出現,都是趕緊抱拳施禮。

冷凝川永遠給人一種如沐春風,冷凝川的目光當中,好像有某種魔力,吸引的眾人。

「不愧是散修聯盟之人!」楊柏只是掃了一眼,就已經看到冷凝川如今已經是半步金丹,體內靈氣濃郁無比。

而此時旁邊的沈鈺卻憤怒的看著冷天絕和阮小青,沈鈺都在咬牙切齒,而阮小青顯然也看到沈鈺。

「哼!」阮小青起初還是慌亂的,不過好像昨晚發生什麼,冷冷的靠在冷天絕的旁邊,而此時的冷天絕只是沖著沈鈺淡淡一笑。冷家的確低調,可是這在AD市,冷天絕也不在什麼沈鈺。

「狗男女,他們怎麼敢?我一定要親手擊敗凌天財團!」沈鈺已經發誓,可是旁邊的楊柏卻淡淡說道:「別給沈家找麻煩,我都說了,冷家不簡單。」

「什麼?」沈鈺就是一愣,而此時的冷凝川正跟眾人打著招呼,而冷天絕來到父親的耳旁,輕輕說了一下,冷凝川眉頭一凝,然後掃了一眼楊柏的方向。

楊柏也正好看著冷凝川,兩人的眼神猛的交匯在一起。楊柏很淡然,冷凝川起初也很平和,不過看見楊柏的時候,冷凝川突然愣住了,眉宇間露出一種疑惑,這種疑惑彷彿見過楊柏一樣,不過冷凝川目光突然犀利起來。

「認識我?」楊柏就這麼看著冷凝川,而冷凝川死死的看著楊柏,要不是背後的冷天絕提醒,冷凝川都要親自過來。

「怎麼回事?」楊柏就是一愣,而這時候冷凝川已經恢復過來,再也沒有看楊柏。

「各位久等了,蘭花會開始了,這麼多的蘭花,都需要各位品鑒。」冷凝川慢慢抬手,傳遍展示廳。

「冷老,快點吧,我們都等不及了,素冠荷鼎,到底在哪?」人群當中,真的等不及了,眾人可都是為了素冠荷鼎而來。

「哈哈,重頭戲現在就要出場嗎?那好吧,反正素冠荷鼎一出來,只能是第一,也沒有什麼懸念。」

「各位,我們冷家的素冠荷鼎,已經被老夫起名六道輪迴,六株連瓣苗木組成,世界上唯一。」

冷凝川一抬手,隨著冷凝川一抬手,四周一片死寂,所有人都抬頭看向冷家前方的平台。而在平台之上,慢慢升起水晶台,而在水晶台的裡面,卻是特殊的水晶護罩,這簡直好幾重的保險。

「出來了,要出來了!」方小畫和周芷燕都激動起來,而楊柏也好奇,到底什麼樣的是素冠荷鼎。

阿米爾也冷笑的看著,想要看看冷家的六道輪迴到底是什麼樣的。而此時,水晶台終於升起,而這株素冠荷鼎也終於顯露在眾人的面前。

蓮花瓣,荷葉,素心,絕對的空心幽蘭,絕世無雙,素冠荷鼎散發淡淡光芒,每一朵花,都是一道輪迴之地。

黃為黃泉,綠為輪迴之海,蘭為三生之石,這株素冠荷鼎太過美麗了。

「素冠荷鼎,花中之尊,太漂亮了!」眾人都要瘋了,這些會員全部都看向這株素冠荷鼎,而楊柏也是一愣愣的。

「原來還真有這樣的?這樣不是雜交的嗎?」楊柏嘀咕一嘴,好懸沒把周芷燕氣死,愛花之人,誰有像楊柏這樣的。

「素冠荷鼎,花中為尊!」也不知道誰開始歡呼起來,一聲聲素冠荷鼎,傳遍展示廳,就連外面的記者也沸騰起來。

「這株六道輪迴,價值三千萬!」冷凝川淡淡的說著,而同時一揮手,素冠荷鼎想要沉降下去。

「這麼快,在留一下,讓我們好好看看!」眾人頓時驚呼起來,而此時的冷凝川卻淡淡笑道。

「過猶不及,看素冠荷鼎太多了,會影響諸位品鑒其他蘭花,這是不公平的。」冷凝川說的沒錯,這些會員卻都暗自嘆息,提前看到了素冠荷鼎,其他的花都要索然無趣了。

「素冠荷鼎,也不過如此,花中之尊,已經過時了,冷凝川,你們這些人還沉浸在過去的時候嗎?」

囂張的聲音,從人群當中傳來,冷凝川等人就是一愣,而所有人都回頭張望過來。

那個阿米爾哈哈狂笑起來,就這麼傲視一切,旁邊的老者依舊盤膝。而阿米爾這樣的參賽者,冷凝川也是一愣,不過卻深深看了一眼老者,暗中對著冷天絕說道。

「苦修士,怎麼這一次,還有他們參加?」

「父親,蘭花會可是國際賽事,不光這個阿米爾,其他國家的人也都有參賽的。」冷天絕說的沒錯,人群當中有許多老外,只是這些老外也沒有阿米爾囂張。

「你這個人說什麼,還要挑戰素冠荷鼎?」一些人有些憤怒,大家都看到素冠荷鼎了,結果現在這個阿米爾卻出來惹事。

「素冠荷鼎的確不錯,可惜,素冠荷鼎沒有帝紋,這個素冠荷鼎,不是最頂級的,而我,阿米爾,有超越素冠荷鼎的。」 看著許醉凝走遠,她才終於緩過神兒來,「哼,粉絲送的破爛兒,居然還當做寶貝,沒見過世面的東西。居然還對我發火,拽個屁啊拽。」

季青霖覺得更加生氣了,整理了一下衣服,這個時候,一直在遠處的幾個年輕男女小心翼翼的靠近她。

走近了可以看到他們身上的T恤都印著季青霖粉絲後援會的字樣,手裡也都拿著季青霖的燈牌,走到季青霖身邊,都是一臉的開心與激動。

一個男粉絲興奮的開口問道。

「青霖女神,我們能不能和你合個影,大家都是你的粉絲,專門來看你的。」

節目組綵排現場是容許各家的粉絲進來觀看的,不少選手和評委的粉絲都在現場。

季青霖抱了抱胳膊,翻了個白眼看不不看她那些粉絲一眼,冷冰冰的說了句「我沒空,而且我很累了,不會和你們合影的。」

轉身就要走。

季青霖和許醉凝不同,她從來都不覺得作為偶像需要珍惜尊重粉絲,感激他們?那簡直是可笑。

自己漂亮又優秀,他們喜歡她對她好那就是應該的,粉絲對偶像不就是應該奉若神明嗎?

那幾個男生女生一臉興奮都尬在了那裡,一時不知所措,但還是紛紛開口。

「沒事沒事。」

「寶貝你好好休息啊,別太累了。」

「對啊對啊,我們不打擾你了,你快去休息吧。」

季青霖冷哼一聲,嘴角微翹,許醉凝那種人怎麼會懂,這才是大明星對待粉絲的態度,偶像就是偶像,又怎麼會和粉絲太過平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