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頭之交的想法,簡直不謀而合!

待戰士簡潔地介紹完自己,又扭頭看黎夜:「小輝夜,幾天不見,有沒有想我?」

沒了??

七月流火不禁有些失望,本來以為互有好感的兩人可以再多聊幾句,比如「你也是法師,好巧」「以後可以多多交流心得」之類的對話。突然被太(監)掉是怎麼回事?

不過現在女神和有三隻喵兩個妹子聊天他也插不上話。

「想聽真話還是假話?」

要說想,那也是想不起來的那種想。黎夜微笑著,一臉「答案任你挑」。

「真是傷心,虧我撿到令牌后第一個通知的人就是你呢!」有三隻喵「含情脈脈」地用眼神無聲「控訴」。

呵呵,那是赤果果的炫耀吧,炫耀!

一想到對方的好運是建立在她倒霉透頂的基礎之上,那種「撿到寶,握草好開心」的感同身受是完全沒有的。

黎夜直接跳過這個話題,看了眼她身後的復活點。

「你也是自殺回來的?」

「是呀是呀,還是經你提醒的呢!不然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走出那個鬼地方!」領會到黎夜的意思,有三隻喵拍了拍自己的包裹,「放心,雖然我背包里東西不多,令牌還是在的。」

無意間被對方在心窩上扎了一刀。

反正黎夜沒覺得自己被對方安慰到,大概是因為滿包裹的物品也拯救不了到達谷底的人品。

乾脆研究起區域地圖。

幫會相關的功能分區在暗曜城的東北角,體現在地圖上就是一個「幫」的字樣。

雖然它就在那裡,但在正常人和有三隻喵的眼裡,有著不一樣的「路徑」——反正,路痴總有迷路的理由就對了!

有人研究地圖代表著不需要自己動腦帶路。有三隻喵難得地保持了安靜,她也展開了地圖,但只是裝模作樣地展開著。

見輝夜收起地圖,她也「研究完」地圖,斯條慢理地合上,跟著輝夜走就好。

「對了,有些事情還是要跟你討論下。」

因為算是共同的幫會,以後幫會的發展需要達成一致意見。如果意見不合從開始就沒必要攪在一起。

這是黎夜的想法。

「小輝夜,你是會長。與幫會相關的事務,你拿主意就好。」

有三隻喵直接發動了「甩手掌柜」的特效。

「這樣吧,我說你聽,有疑問的話可以提出來。」

或許覺得有三隻喵的「懶癌」還能再拯救下,黎夜給她切到「省電」模式。

只要不是選擇題和論述題,有三隻喵就相對有興趣些。畢竟,她也想知道「遊戲第一人」輝夜打算將這「奇迹」第一個幫會發展成什麼樣子。

「遊戲後期會如何,我不清楚。」黎夜頓了頓,「所以我只說說前期的規劃。建幫后第一步是收人。我的想法是成員可以不多,但是要精細地慢慢挑選。至少人品得過關,這樣幫會裡面就不太會出亂子。不過,這樣的話就浪費了第一個建幫的部分優勢,也容易被後來者吞掉。」

遊戲里第一個建立的幫會往往具有大規模挑選優質玩家的機會。

這裡的優質是指玩家的操作、裝備等水平高於正常玩家的水平。尤其前幾批走出新手村的選手,可以說是玩家裡的佼佼者。如果能將一眾遊戲高手玩家一網打盡,對於提升幫會整體實力有著莫大好處。

但現實是,越是遊戲高玩,越是難以聚集。可能是高處不勝寒,也可能是一山不容二虎,誰也不服氣誰。當然除非幫會高層里具有碾壓這一眾高手玩家的實力。

黎夜自認她優勢在於裝備和輔助技能,但操作不一定能歸屬於高手行列,也就是不一定能服眾。

收了管不了,遲早離心或者內鬥,給幫會帶來不穩定因素。

而且遊戲高手玩家裡,也存在技術好,但人品不行的玩家。這種玩家必然不能收。

總而言之,管理幫會就如同撐船,如何在幫會的穩定、聲譽、實力等因素之間平衡和取捨,不能因為船夫的錯誤操作而翻掉,也不能沒有抵禦外部浪潮的能力。

黎夜看向前方,目光之中流露出少有的凝重和少許的猶豫。

幫會成員基於信任而加入幫會,越是忠誠,越可能與幫會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而她的抉擇,等同於放棄了短時間內能夠迅速壯大成「奇迹」真正意義上第一幫會的機會——不是建立時間的「第一」而是「實力」上的第一。

這樣的後果或許是,她們的幫會來不及成長就被第二個、第三個建立且迅速成長起來的幫會擠壓、吞併掉。

如果說黎家的重任全部壓在黎輝的肩上,那麼她身旁的有三隻喵,身後落後幾步的七月流火和幽影,暗曜城外的若兮,以及未來可能加入幫會的成員,他們在「奇迹」的將來,一併由黎夜擔負著。

重荷之下,她也會感到一絲迷茫。

她需要有人來肯定她的想法,告訴她「這樣做是正確的」或者「這樣可行」,哪怕告訴她「這想法行不通」也是好的。

「有門檻地招收成員以穩定內部,通過通關秘境、野外boss來累積聲譽,再慢慢發展。只要能熬過幫會人數上處於劣勢的前期。」 優景 黎夜收回目光,「你聽下來,有沒有什麼問題?」 「有問題。」有三隻喵難得露出嚴肅的神色。

「嗯,儘管說。」

有人給建議是黎夜求之不得的。

有三隻喵舉手:「我還缺個綁定奶!」

危情陷阱:女人,別想抗拒! ……

黎夜:「這跟幫派的發展有什麼關係?」

「有個綁定奶,打架的時候才能義無反顧。」有三隻喵輕輕撫去肩頭上零落的髮絲,目光灼灼,「看來還得多招收pvp玩家,用操作上的優勢填補人頭上的劣勢!」

你說的好有道理,我竟無言以對。

黎夜撫額。

不過有三隻喵倒是給了她一個思路。幫會的玩家人數確實是幫會的優勢之一,然而並不是幫會唯一的優勢。如有三隻喵所說的,操作優勢也是其中一種。黎夜想到的卻是另外一種——如果她們幫會能掌控某種產出的命脈的話,其他幫會或許會因為忌憚這一點而不敢輕易動手,否則很可能被切斷某種稀有資源。

比如,火焰之心。

當然,這只是打個比方。黎夜並不想大量出售火焰之心,她需要保持等級榜上的優勢,為她們的幫會吸引玩家入駐。

幫會政務廳位於拱形門內。

四個負責幫會事務的npc立於政務廳的四個角,執筆在櫃檯后埋頭寫著什麼。

黎夜一行人走入政務廳后環顧一番,然後才向頭頂「幫會登記」的npc走去。

有玩家靠近,管事模樣的npc停下手中的記錄,略微不耐煩道:「冒險者,這裡不是你們該來的地方……」

「為什麼,這裡難道不管幫會事務?」

「這裡當然負責幫會事務。」管事上下打量提出疑問的戰士,目光又在黎夜、有三隻喵、七月流火身上一一掃過,皺眉道,「我說各位,成立幫會可不是填張表那麼簡單,還需要戰勝那些強大的存在,才能取得』信物』。你們還太弱小。」

「信物?」

黎夜和有三隻喵對視一眼。

難道除了建幫令還需要取得其他的任務物品?

「對。」管事神色肅穆,「那是強大存在號令一方的憑藉,它們可不會輕而易舉地交給冒險者。除非,它們被冒險者殺死。然而,並不是每個強大存在都具有這塊令牌……」

「看來僅有這塊牌子也不能成立幫會。」有三隻喵拿著建幫令翻來覆去地看了看。

眼角的餘光掃到女法師手裡寫著「令」字的金屬牌,管事正說到興頭上,指著金屬牌道:「對,就是這樣的一塊令牌。你們根本不可能……呃……」

建幫令???

只見那個女法師收起建幫令對女術士道:「看來今天是建不成了,只能領任務打』信物』去。」

女術士淡淡地點頭。

二人齊齊回過頭來,看向他:「那麼,你這裡能接獲得信物的任務么?」

並不是每個強大存在都有建幫令,而能持有建幫令的冒險者,想必不只戰勝過一個強大存在。

雖然從外表上,並不能看出他們如何強大,但顯然他們是更為強大的存在……

而他剛剛,似乎提到「你們還太弱小」之類的話。

要知道,他們這些奇迹大陸的原住民有一定的「我會被冒險者殺死」的自我認知——玩家能殺死這些npc,只不過殺死無辜npc會被世界通緝而已。

管事抹了抹頭上的汗:「強大的勇士們,我這就為你們辦理幫會登記手續……」

「不是說要什麼』信物』么?」幽影疑惑。

女術士神色淡然地望著他,他有種被強大存在「注視」了的危機感。

管事有些哆嗦,連忙擺手道:「不不不……有偉大的』有三隻喵』大人手上的那塊令牌就夠了……」

事實上確實夠了,誰讓他多嘴,惹得大人們很不滿。

聽到npc的肯定答覆。想到幫會稍後就能成立,七月流火激動之餘,又突然想起另一樁事:「咦,我們是不是還沒想過幫會名稱?」

「說起來,還真是……」有三隻喵若有所思,「取什麼好呢?」

無意間獲得了美女的認同,七月流火不著痕迹地微勾唇角。

內心的小人正叉腰仰天狂笑。

「不如……」有三隻喵提議到一半,突然憑空消失在眾人的視野之中。雖說是遊戲里的世界,但猝不及防地發生還是很詭異的。

幸好還有交友系統這功能。暗了的ID名稱,準確無誤地向黎夜傳達了一種信息:您的好友「有三隻喵」已經下線!

放在以往的pc游,這種下線可能是被強制下線。再次上來的可能是有三隻喵本人,也可能是裝備遊戲幣的搬運工——令人防不勝防的盜號君。

但這種鎖定了虹膜腦電波神馬的全息遊戲,上來的就不可能是盜號君。不過問題是,黎夜三人等了近十五分鐘,也沒等來有三隻喵本人。

黎夜看了下系統里的現實時間,提議:「挺晚了,不如早點休息吧?有三隻喵可能在現實有些什麼事,今晚也不一定會再上來。」

幽影和七月流火對視一眼。

好不容易走出新手村,不把新秘境cd用掉,有些不甘心啊……

「女神,你早點休息吧,我和幽影見識完新秘境也就下了。」

黎夜點頭,想起幽影能採礦。

「對了,新秘境的小怪身上可以採集出硝石,這個我有用,你替我留意下,每個20銀收。」

順手的事,幽影一口應下:「好的,大大!」

黎夜下線前照常整理包裹。包裹里堆的青銅裝得處理掉,身上沒有空格極其不便。這些青銅裝主要郵寄給千金散盡。她都挑的比較稀有的部位,然而野怪本身的等級決定了裝備的等級,對於現階段還處在新手村的玩家來說,這些青銅裝無法立刻裝備,因此價格也無法提得過高。

黎夜以每件3金的價格付費郵寄給千金散盡,一共六七十件青銅裝。

3金的出手價不高,然而為了快速清理裝備,低價走量也不失為一種方法。否則這些青銅裝還不曉得會在她的包裹、倉庫堆到什麼時候,到時眼不見心不煩乾脆丟給商店,可就更不划算了。

她撿回來的青銅裝只是小部分,因為包裹空間無法容納而完全被浪費的那些,想想都覺得心好痛。

早點成立幫會,或許就有幫會成員組團運裝備了,連帶著幫會的運營資金都解決了呢! 次日,黎夜順著扶梯下樓。昨夜在遊戲里熬到太晚。可能大腦依舊處於興奮狀態,就算下了遊戲,一時之間也無法入眠。

忍不住打了個哈欠。

「沒睡好?」不知何時坐在客廳沙發上的黎輝合上手上的報紙,斜了她一眼。

「咦?哥?」

黎夜哈欠打到一半,生生忍了下去,眼眶裡不由擠出些淚花。不舒服地揉了揉鼻子,感覺下一個哈欠蓄勢待發。

「你怎麼來了?」

「來看看你。」黎輝放下報紙,端起手邊熱氣騰騰的茶,合上眼低飲了口才道,「你買車了?」

「是啊。」黎夜點頭隨即發覺不對頭,「不過……你怎麼知道的?」

難道被老頭子發現了她偷刷了子卡?

「老頭子跟你說的?」

「老頭子?」黎輝的眉頭皺成一個「川」字,「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指了指茶几上的一串鑰匙,「你的車鑰匙。」

「我的車鑰匙怎麼會在你哪裡?」

黎夜拾起鑰匙端詳了番,光看鑰匙也看不出是不是她的車。不過鑰匙上的LOGO確實是她買的那一款。

「正好遇到車被送過來,看你還在睡就沒喊你。午餐在那邊的餐桌上。」

「午餐?」黎夜抬頭看了下牆上的鐘,撓頭道,「沒想到直接睡到了中午……你吃了沒?沒吃的話,一起啊。」

「不用,我吃過了。」黎輝再次打開報紙,「蘇珊說你之前有打電話給我?我那時正在開會。」

黎夜應了聲,打開黎輝帶來的餐盒將菜一樣樣地取出來,然後才想起好像是有這麼回事。

「嗯,我跟蘇珊確認了下集團有沒有跟一家叫『恆遠物流』的有過合作。」

蘇珊是黎輝的秘書。一聽是總裁的妹妹打來的電話想查集團的合作方,自然是讓下面的職員去查了。那是一家她也不太熟悉的小企業,雙方合作也沒有多久。不過聽總裁的妹妹的意思,對方似乎得罪了她。雙方的合作是否終止取決於總裁的意志,然而按照蘇珊對總裁的了解,十有八九會跟對方說再見的。

「按你的意思辦了。現在我想聽聽原因。」黎輝淡淡開口。

黎夜戳了戳米飯,只是無意識而為之。想起黎輝就在一旁的沙發上,將筷子頭齊齊擱置在碗邊。簡單地提煉下來龍去脈:「估計看我出入步行以為我是普通的女大學生,想包養我來著。他的女伴,一看就是個外室,態度又囂張,完全沒必要忍讓。」

「沒任性就好。」黎輝放心地點頭。

「說的我以往有多任性似的……對了,我在遊戲里賺了錢,要不要請老哥你吃大餐?擇日不如撞日,就今晚吧!」

「今晚?」黎輝合了報紙抬腕看了下表,「改天吧,我馬上要回公司了。」放下交疊的腿,起身整理了衣領,「車鑰匙給我,我讓公司的人給你的車上牌。」

「差點忘了還有上牌這事……」黎夜將鑰匙交到黎輝手中。

「嗯,我走了。」臨走前黎輝腳步頓了頓又回過頭來,「晚上別睡得太晚,冰箱里給你放了些吃的。」

「好的!謝謝哥!」黎夜滿口答應。

目送黎輝的車緩緩駛出庭院。

吃完了午飯,休息了一會兒才上線。收到來自系統的信件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