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趙管事與孫萬祥齊齊驚嘆,韓若樰也頗為好奇,立即跟著小馬回了醫館。

「韓大夫,你可真是神醫啊!」

剛走進醫館,韓若樰便看見一個男子滿臉堆笑的迎了上來。

她定睛一看,立刻便認出來對方乃是半個月前來找自己看難言之症的男子。

「公子氣色看起來好了不少,看來上次給您開的葯應當是有效果了?」

韓若樰想到是這個人出了五十兩診金,表現的分外客氣。

「有效果,有效果!」

男子嘿嘿笑了幾聲,滿臉討好:「您上次說讓我半個月後再來,我這不就又過來嗎?」

見男子高興地都看不見周圍看著他的好奇眼光,韓若樰笑了笑將他請進了裡間貴賓室。

「韓大夫,您看我還要服多久的葯才能……嘿嘿……」

韓若樰如何聽不出他的言外之意,不過見他這一次對自己沒了輕浮,便多了些耐心。

「依公子的狀況來看,頂多再連續服藥三個月便能徹底恢復。」

「還得三個月?」男子似乎有些失望。

「公子若是不肯聽我的勸,恐怕一輩子都要如此了。」

聽到「一輩子」三個字,男子嚇了一跳,趕緊保證:「聽聽!我一定照您的吩咐!」

這男子不輕浮的時候倒也有趣,韓若樰險些被他的模樣逗笑,拿了紙筆便給他開藥方。

然而剛一下筆,忽然意識到這次的藥方與上一次的並沒有多大區別。

男子見韓若樰突然停下筆,瞬間緊張起來:「韓大夫,您怎麼了?」

「哦,沒事。」

韓若樰從自己的思緒里回過神,寫完藥方后,忽然開口:「公子,你不願吃三個月的湯藥,若是讓您吃藥丸,你可願意?」

「哎呀,韓大夫您這裡若是有藥丸,怎麼不早點說呢?這半個月來我是一聞到藥味就想吐!」

說著那人又露出了疑惑的神情:「韓大夫,莫不是您覺得我出不起藥丸的錢?小爺都說了有的是錢啊……」

「公子莫要激動,並非我不給公子開藥丸,只是這個藥丸做出來要等到五日後。」

聞言,那人頓時露出了遺憾之色:「那我再忍幾天,五日後您可你定要做出來啊!」

「公子放心,五日後一定出來,屆時還需仰仗您為我們多多宣傳。」

男子一口答應,臉上還露出一絲可疑的紅暈:「韓大夫放心,不瞞您說,我那一幫子狐朋狗友現在都等著看我的效果呢!」

狐朋狗友?

韓若樰忍住笑意,向他承諾,只要他按自己的要求,三個月後必然痊癒。

送走男子之後,韓若樰之後的幾日便不經常出現在醫館前院,整日在後院里的琢磨藥方。

容初璟這段時間一直待在郁林鎮,見韓若樰像是入了魔一樣整日待在屋裡不出來,只知她是在研究藥物,卻具體不知研究何葯。

五日後,韓若樰從後院出來,一大早就來了醫館大堂里。

「掌柜的,您終於露面了?」

小馬一看見韓若樰立刻叫了起來。

見韓若樰將手裡的十個瓷瓶交到他手裡,不由十分疑惑。

「此葯乃是百寶丹,乃是男人的大補之葯,若是有人詢問,你且告訴他們,此葯五百兩銀子一瓶。」

「五……五百兩?」

小馬詫異的打開瓶蓋,在看到每瓶裡面只有五顆蜜餞大小的黑色藥丸時,險些暈過去。

湊過來看的王三把也露出了驚訝的神色,結結巴巴道:「掌……章櫃的,這麼貴的葯有人買嗎?」

韓若樰聞言不禁白了他們二人一眼:「千年人蔘貴不貴?你說有人要沒?」

小馬吞了一口唾沫,剛想說這不一樣,忽然看見外面幾個人走了進來,前面的一個男人一看就是財大氣粗的主,而且還頗為眼熟。

「韓掌柜!藥丸做出來嗎?哎喲……您是不知道我這幾日是怎麼熬過來的!」

男子一看見韓若樰立刻激動地迎了上來,沖著韓若樰倒了一肚子的苦水。

「既然已經答應公子,自然不敢食言。」

韓若樰說著便讓小馬將瓷瓶拿過來。

「公子,這藥丸經過改良,您每兩日服用一顆便可,待您病好之後若是覺得疲憊勞累,吃上一顆,也能起到緩解疲勞,強身健體之功效。」

「竟是如此方便?」

男子聽了韓若樰的話,高興地合不攏嘴,嘴巴都要咧到耳朵上。

待聽到小馬說五百兩銀子一瓶的時候,也是毫不猶豫的買了十瓶。

「韓大夫,您這葯也太少了,我都買完了,還怎麼介紹給別人,你可得趕緊做出來啊!」

男子將要交給身後的小廝,臨走時還不忘向韓若樰抱怨。

「人都走了,你還看什麼呢!」

韓若樰瞧見小馬和王三把還保持著目瞪口呆的模樣,不禁發出一聲嗤笑。

「發生了什麼,怎麼一個個的表情這麼奇怪?」

容初璟早上收拾妥當之後照例去尋韓若樰,哪知今晨竟然撲了一個空。

剛走近大堂便聽到韓若樰的嗤笑聲。

聽到他的聲音,小馬首先回過神來,他捏了一把胳膊上的肉臉色忽然一變。

「王公子,你快來給我看看,這銀票是不是真的,我不會是在做夢吧,怎麼掐自己胳膊都不知道疼呢!」

「那是因為你小子掐的是老子的胳膊!」

小馬剛把銀票遞給容初璟便聽到王三把的嚎叫聲,轉頭一看果然發現王三把的胳膊上紅了一片。

「嘿嘿……真是對不住哈!」

容初璟將小馬手裡的銀票一一看過,點了點頭:「這五千兩銀子確實是真的,莫不是若樰你這幾天搗鼓的葯做出來了?」

「掌柜的不僅做出來了,還訂了天價!」

小馬不等韓若樰開口,便將百寶丹全都賣出去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訴了容初璟。

「掌柜的真是太神了,十瓶百寶丹賣五千兩銀子,這都能買兩家千金醫館了!」

「怎麼算賬的你?兩家千金醫館也不止啊!」王三把說著還撞了一下他的胳膊。

容初璟將銀票交給小馬,立刻走到韓若樰跟前:「這個葯究竟是什麼功效?」

他這幾天一直都在好奇韓若樰究竟在研製什麼葯,得知購買一瓶葯竟然就要五百兩銀子,更加想知道了。

「王公子,說了你也不懂。不過嘛,說不定你哪天就要用到了!」

韓若樰自將百寶丹賣出去之後,臉上笑意就沒有停過。

瞧見容初璟湊過來,面帶自豪又意味深長的瞥了他一眼。

容初璟被韓若樰看的莫名其妙,正要細問,忽然聽到身後傳來異響,轉過頭卻見小馬和王三把擠在一起笑成一團。

「咳咳!行了,廢話少說,該做什麼就做什麼!」

韓若樰本來是想諷刺容初璟,結果竟然忘了小馬與王三把兩人,頓時有些尷尬,擺起掌柜的身份向他們警示。

「是!掌柜的!」

將兩人還有些眼力見兒,韓若樰點點頭滿意的離開大堂。

且不說後來容初璟得知百寶丹究竟有什麼功效,不過短短三日便有十多個衣著華貴的人來帶著小廝問百寶丹。

韓若樰知道是那位公子已經幫她做了宣傳,趕緊又做了近五十瓶出來。

不過半個月時間,百寶丹字再一次被搶了個精光。

到了月底,看著賬房先生交給自己的銀票,韓若樰一連幾天都是眉梢帶喜。

時間過得飛快,夏天進入尾聲的時候,益生堂已經是方圓百里十多個鎮上最知名的,最賺錢的一家醫館。

「娘!今天街上怎麼好多賣花燈的啊!」

韓小貝跟著小馬回來之後,立刻跑來見韓若樰。

韓若樰得了空正在坐在院子里給韓小貝做衣服,抬頭看去,果然見他手裡提著一盞兔子形狀的花燈。

「難道是要過什麼節了?」

韓若樰從他手裡結果花燈,見粉色的紙燈外面畫著一男一女正牽手的圖案,恍然大悟:「原來是七夕節就要到了。」

「乾爹,你來了!」

韓若樰剛說完,便看見韓小貝朝她身後跑去,轉頭一看,正是林浩峰從外院走了進來。

林浩峰每次來手裡都帶著東西,這一次也不例外,竟然是從山上打到的幾隻兔子。 別墅外圍那些國際殺手聯盟的殺手都已經被屠殺,方逸天沖了過去,看著地面上倒下的一具具屍體,臉上的神色平靜之極。

「大哥,你出來了?那個叫安東尼奧的抓獲了嗎?」小刀轉身看到了方逸天,便開口問道。

「銀狐與刺客兩人已經上去找安東尼奧。我出來看看外面的情況。敵人全都死了嗎?」方逸天語氣低沉的問道。

雷蒙點了點頭,低沉說道:「戰狼老大,別墅外圍的敵人都已經清剿殲滅,都殺死了。」

「我們這邊的兄弟有無傷亡情況?」方逸天目光一轉,問道。

雷蒙聞言后臉色稍稍黯然,眼中閃過一絲沉重之色,緩緩說道:「兄弟這邊有一死三傷,科爾他……」

方逸天目光一沉,伸手拍了拍雷蒙的肩頭,而後便是沉聲說道:「科爾會上天國的。受傷的,派人護著。另外,抽出十個人圍住整棟別墅,雷蒙、小刀、劉猛、老張、侯軍你們隨我殺上去別墅內,揪出安東尼奧!」

雷蒙他們聞言後點了點頭,隨後托雷斯與奧布里他們便是圍住了別墅,而那個不幸犧牲的科爾以及重傷的三個人則是在別墅外的搭棚下由人守護著,而那三個重傷的兄弟已經是由人進行簡單的急救護理。

…………

別墅內。

方逸天率領著小刀、雷蒙他們衝進了別墅,而這時別墅內那兩個殺手已經是被殺,那兩個刺客聯盟的兄弟便對著方逸天他們一起朝著別墅樓上沖了上去。

衝上二樓后卻是看到二樓上一片狼藉,分散著四五個人的屍體,已經是死去。

方逸天他們確認二樓沒有人之後便是朝著三樓沖了上去,同樣的,三樓上也是一片狼藉,有著幾具屍體,也沒有看到任何人,而這時,最後一層樓也就是第四層樓傳來了打鬥的聲音。

方逸天他們目光一沉,便是迅速之極的朝著樓上沖了上去。

「啊……」

方逸天他們剛衝上去,便是聽到了黑暗中傳來了陣陣慘嚎之聲,這時——

嗤!

一道尖銳的寒芒直取向了第一個衝上樓來的方逸天,速度極快,方逸天心中一驚,連忙側身閃躲,正想出手反擊,鼻端卻是聞嗅到了一絲熟悉的體香味,他便是低沉的說道:「刺客,是我!」

他話一出手,對面那條宛如幽靈般詭異之極的身影便是停了下來,隨後另一道身影閃現而出,方逸天定眼一看,心知銀狐。

啪!

這時,後面跟上來的雷蒙他們掏出了打火機,點上了火,微弱的火苗照亮了四周,便是看到銀狐與幽靈刺客在前面站著,她們手中握著的武器中都流淌著艷紅的鮮血,可見二樓、三樓以及四樓這些倒下的國際殺手聯盟的殺手都是一一死在了她們那高超的刺殺技巧之下。

「這層樓沒有其他敵人了?」方逸天低沉問道。

幽靈刺客搖了搖頭,說道:「我與銀狐一路殺上來,已經是不留下任何一個敵人,不過奇怪的是,找不到安東尼奧此人。」

「我可以確信,黑暗之王一旦出現,那麼必然會有安東尼奧,黑暗之王可是不離安東尼奧身邊半步的。可是我與刺客一路殺上來,尋找不到安東尼奧的身影。」銀狐也是開口說道。

方逸天聞言后臉色一變,急忙說道:「走,下去!」

說著,方逸天第一個便是朝著樓下沖了下去,面對著一層層的樓梯,他是直接扶著樓梯的扶手直接跳躍而下,幾個回落便是回到了別墅大廳中。

後面,銀狐與幽靈刺客他們都紛紛跟了下來。

別墅大廳已經是被刺了聯盟的其他兄弟佔領著,方逸天衝下來之後便是開口問道:「你們有沒有聽到什麼異常的動靜?或者是看到什麼人影?」

「戰狼老大,這一層樓我們都已經佔據,並沒有看到什麼可疑的人影。」領隊的傑森開口說道。

方逸天雙眼微微一眯,別墅內突然爆發戰爭,電源切斷,安東尼奧如果在別墅內那麼不會朝著落下潛逃,因為根本來不及,再則,樓下正爆發戰爭,他顧及他以及他妻子兒女的安全,不會貿然的朝著樓下沖。

另外,安東尼奧估計也是有著十足的自信,相信憑著他身邊的這些人手足以阻擋任何來敵的侵犯。

既然如此,那麼可以斷定,安東尼奧肯定是在這棟別墅的二樓、三樓或者是四樓中的某一處極為隱蔽的密室中躲藏著。

這棟別墅如果有暗道,那麼暗道也應該是在一層樓的某個位置,安東尼奧既然沒有潛逃下來過,那麼也可以排除他從暗道逃走的可能。

「戰狼,你不是發覺什麼了?」銀狐看著方逸天若有所思之色,便是問道。

「你確信黑暗之王跟安東尼奧是從不分離的,因此暗黑之王在這裡出現,那麼安東尼奧百分百也在別墅內,對吧?」方逸天沉聲問道。

銀狐點了點頭,說道:「對!」

「那麼就好。安東尼奧跟他的家人就在這棟別墅內,可能潛藏在樓上的某一層樓的密室中。」方逸天沉聲說道。

「既然這樣我帶領著兄弟們去搜,一定把這個傢伙給搜出來。」雷蒙介面說道。

方逸天笑了笑,說道:「用不著這麼麻煩,我們逼他出來,然而瓮中抓鱉!」

說著,方逸天看向小刀,說道:「小刀、劉猛還有雷蒙,你們去樓上,從二樓開始,在每一層樓中都點起火,可以燃燒的都燒了。我不信在燃燒大火的煙氣之下,安東尼奧還能繼續藏著,除非他想死了。」

幽靈刺客一聽,眼前一亮,說道:「這個辦法不錯,安東尼奧要是藏身在密室內,那麼這間密室肯定要通風,不通風那麼他們沒有新鮮的空氣進行呼吸。而一旦有通風的地方,起火之後冒起的濃煙足以滲透入密室內,逼迫他們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