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等黑澤等人衝上來,那些有如藤蔓般的長尾,便是已然將葉飛的身形纏繞。

而此時的下方祭壇前,也是在這個時候,傳來一道低沉的聲音。

「我族靈刃,斬殺此人。」前方的老者掌中符文印訣成型,後方祭壇之上的靈光,已然再度凝聚出光刃。

這一次比起之前的那一擊,明顯要強上許多,隱約可見那把無形靈刃,彷彿是一把刀的模樣,由於被靈光包裹讓人難以分辨。

「外族人,你不該挑戰我族。」前方的老者目光一閃,隨即抬手一指點向葉飛。

他跟前的那道靈刃,頓時瞬間斬出,有人劃破了空氣一般,直指前方的葉飛而去。

億萬寵婚:帝少的影后甜妻 此時那些獸族中年男子,已然將葉飛的身形封鎖,使得他沒有逃離的可能,這一擊之力已然無法躲避。

「這樣的攻擊,不足以破葉某的防禦。」葉飛低喃一聲,顯然沒有要退後的意思。

他的話語剛落,身形周圍便是出現一道金光,瞬間形成一道金光屏障,將其整個人包裹在了其內。

如從同時,那道恐怖的靈刃,已然站落在了金光護盾之上,爆發出一道驚天的悶響。

「那是什麼?」前方的獸族老者,臉上的表情終於微變。

只見前方的靈刃,站在金光之上后,並沒有將其直接斬碎,而是被完全擋住,連一絲裂痕也不曾在其上留下。

「打夠了么,輪到葉某了。」葉飛目光一寒,掌中雷霆之力瞬間。

狂暴的雷弧,此時在他的掌中,迅速分化成數股雷電,分別向著四周的眾人閃動而去。

前方祭壇跟前,那位獸族老者見狀,眼中已然有了畏懼之色,祭壇全力一擊都無法破其防禦,這個華夏人的強大,已然有些超乎了他的想象。

只是片刻的遲疑,只見這位獸族老者,全身的氣息再度凝聚。

「你們不是他的對手,速速退入祭壇大陣內。」大長老發出一聲低吼,同時掌中迅速掐訣。

僅僅是在一瞬之間,他的跟前便是凝聚出數道靈刃,看上去遠不及方才的靈刃威勢,但印訣成型數速度極快,抬手之下向著雷弧斬去。

半空之中,此時那幾位獸族之人,在葉飛祭出金光護盾之後,便是感受到了一股極為恐怖的反噬之力。

幾乎是全部噴出鮮血,而不等他們反應過來,一道粗壯的雷弧隨即出現在了他們的視線之中。

「速退!」大長老目光炯炯,控制著靈刃勉強抵擋住了葉飛的雷弧。

前方的那幾人,也是很很快回過神來,連忙展開那幾位逆天的速度,向著后的祭壇陣法退去。

幾人的交手,僅僅只是過了不到十息的時間,此時顯然勝負已分,獸族之人隨即退入了陣內,前方那位大長老,此時嘴角也是不禁溢出了鮮血。

「靈刃,爆。」大長老低喝一聲,毫不猶豫地將自己凝聚出來的力量引爆。

「轟,轟隆!」震耳的悶響聲,在眾人的耳邊不斷響起。

趁著爆裂產生的威勢,獸族大長老隨即立刻後退,很快融入了後方的祭壇陣法之內。

這道祭壇陣法確實不俗,防禦力幾乎超過了葉飛踏入武道界以來,遇到過的所有大陣,他的掌心雷根本無法在其上留下痕迹。

半響過後,半空之中威勢漸散,葉飛此時踏空而立,目光向著前方掃去。

此時那些獸族之人,已然全部躲進了祭壇陣法之內,此刻正一臉的警惕之色,盯著上的這個華夏人。

「居然連獸族的大長老,在此人手中都撐不過一分鐘!」後方的靈域島島主,此時望向葉飛眼中的忌憚之色,可謂是更加濃郁了幾分。

他在接任靈域島島主之時,也曾與獸族之人交過手,那靈刃的威力直到現在,這位風島主任就記憶優先。

而此時的最後方,靈域島的海岸線上,那位白生的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個類似筆記本捲軸,右手持著玉筆似乎正一臉的嚴肅之色,似乎是在記錄著什麼。

下方海底祭壇之內,此時獸族大長老忽然開口說道:「華夏人,我族不是你的對手,但這道大陣是一位華夏高人布置,你就算再強也不可能闖入。」

大長老對於這一點,顯然有著極大的信心,既然打不過他們只要不出去,前方之人也無法奈何得了他們。

「是么。」葉飛眼中雷威閃動,全身的氣勢再度上升了幾分。

經過他方才的研究,儘管不足以將陣法看透徹,但想要破開並不是不可能。

話音剛落,葉飛身形隨即閃動,在半空之中帶出一道長虹,在他的身形周圍狂暴的雷弧閃動,四周的空氣中一股無形的壓迫之力隨即橫掃。

在這股氣勢之下,後方的黑澤等人,以及那位靈域島島主,都不由地身形向後退了幾步。

「這股力量,這個華夏人究竟是何方神聖?」陣法屏障之內,獸族大長老此時面色劇變。

此時的他心中也有些沒底,儘管獸族入口的這道陣法很強,但能不能擋住這樣的攻擊,他此刻也有些不敢確定。

眨眼之間,長虹臨近,緊接著便是一道震耳欲聾的爆響。

「轟隆!」一道帶著閃電的拳鋒,猛然砸在了陣法屏障之上。

這一拳之力極為恐怖,整個海底祭壇都為之一顫,狂暴的力量捲動穿梭,讓人聞之心驚。

只是葉飛這一拳,卻是並沒有將陣法屏障擊碎,可見這道大陣的防禦力,絕非是普通的陣法能與之相提並論。

「擋住了。」祭壇陣法之內,獸族的眾人臉上頓時露出激動之色。

為首的那位大長老,見此情景此時也是稍稍鬆了一口氣,若是連祭壇大陣都無法阻擋,他也是沒有任何辦法了。

「華夏人,老夫勸你還是離開吧,這道大陣不是人力所能突破的。」獸族大長老此時掃了上方的葉飛一眼,摸了摸嘴角的鬍鬚,緩緩開口說道。

葉飛面色不變,低頭掃了一眼大陣之內,他的嘴角泛起一絲淡笑。

沒有過多地遲疑,只見葉飛掌中迅速掐訣,一連打出數道複雜的符文法訣,隨即融入了下方的大陣之內。

隨著的出手,整個祭壇大陣,頓時再度一顫,屏障之內的符文印記同時閃動浮現。

「給葉某破。」葉飛眼中精光一閃,目光凝聚在了下方陣法屏障的一個點上。

在眾人的目光之下,只見他再度轟出一拳,這一次比起方才的那一擊,可謂是絲毫不弱,猛然砸在了祭壇大陣的上方。

「轟隆!」

「咔,咔擦。」隨著第二聲悶響的傳出,祭壇陣法之上已然出現了一道細小的裂痕。

此時的祭台陣法內,獸族眾人面色劇變,儘管那只是一道細微的裂痕,不足以讓整個大陣崩潰,但卻是讓獸族眾人此刻心中驚嘆不已

「怎,怎麼可能!」獸族大長老,此時一臉的難以置信之色。

而此時半空之中的葉飛,卻是沒有在繼續打出第三拳,而是低頭將目光凝聚在了,那位獸族大長老的身上。

「這道陣法,乃是我華夏一位前輩所設,葉某敬重強者,不願強行破陣。」

「給你等十分鐘的時間,葉某要一個交代。」葉飛眼中寒芒微閃,聲音中透著一股不容置疑之意。

那傅蒼天畢竟是華夏的第一強者,葉飛身為武道中人,此刻已然表示了敬重之心,若是這些獸族之人不識抬舉,他不介意毀掉陣法。

下方的祭台陣法之內,獸族大長老臉上的表情,此時有些難看,

沉默了半響之後,獸族大長老深深地看了葉飛一眼,隨即沒有多說什麼,帶著身旁的族人消失在了後方的傳送陣之內。

此時的前方半空之中,葉飛面色平靜,隨即盤膝在了半空之中,他的雙目輕閉等著這時間的流逝。

黑澤等人不敢多言,依舊恭謹地守候在一旁,而那位靈域島島主,此時卻是已然退出了海底,站到了海岸線之上。

「此人今後絕不能招惹,他的實力與暗主大人估計相差無幾。」靈域島島主此時眼中閃過一絲堅定之色,內心忍不住暗道。

方才那兩拳之威,靈域島島主深知,他就算運用暗島之力怕是也難以接下其中一拳。 靈域島,此時的獸族盤踞之地內,獸族大長老帶著族人,已然返回了族內。

他的臉上的表情,可謂是極為難看,回到部落中心后,便是立刻派人雅塔帶了過來。

「雅塔,爺爺問你,你真的不認識這個人?」獸族部落中心大廳之內,大長老此時面色嚴肅,盯著眼前的一個女孩開口問道。

此時四周的眾位族人,也是將目光全部凝聚在了雅塔的身上。

「我,我。」雅塔此時顯得有些緊張,臉上的表情也是變化不定。

木屋大廳之內,大長老臉上的表情再度認真了幾分,隨即再次開口道:「爺爺希望你說實話,此人傳音玉石上所說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這個華夏人的強大,遠遠超乎了眾人的意料之外,像這樣的強者沒有理會無故找他們獸族的麻煩。

儘管大長老平時對自己的孫女疼愛有加,但此時對於她的話語,也是不禁產生了懷疑。

四周的眾人族人,此時也是紛紛將目光,聚焦在了雅塔的身上,等待著她的回答。

「爺爺,這個人孫女確實認識,但玉石上說的絕不是真的。」雅塔輕咬著銀牙,此時抬起頭來直接開口回應道。

前方的大長老聞言,臉上露出疑惑之色,眼中頓時投來的詢問的目光。

只見此時的雅塔深吸一口氣,臉上露出了幾分怨恨之色開口道:「爺爺,當初將我從靈域島抓住之人,就是這個華夏人,他強迫孫女說出了族中至寶的秘密。」

此言一出,木屋大廳之內,頓時變得有些安靜。

但僅僅是片刻,除了前方的大長老之外,木屋內其他族人都是一臉的氣氛,目光之中如同要噴出火焰一般。

「簡直太過分了!」

「大長老,就算是一死,我族之人也要與此人拼了。」

「對,囚禁雅塔,還想窺探我族至寶,簡直欺人太甚。」

木屋大廳之內,獸族的高層強者,在聽到雅塔說完之後,可謂是瞬間炸開了鍋,他們最的就是被外族之人囚禁,此刻心中的憤怒不言而喻。

一旁的雅塔,此時心中暗自冷笑,那個華夏人雖然強大,但她始終不認為此人一人之力,可以挑戰整個獸族領地。

而且身為大長老的孫女,雅塔心中清楚,獸族的力量遠不止表明上看到的這般簡單。

此刻前方的大長老,也是不禁皺起了眉頭,沉默了片刻之後,他緩緩抬起手臂,示意眾人先安靜一下。

「你們先退下吧,這件事情交於老夫處理就好,你等不是那個華夏人的對手。」大長老緩緩站起身來,目光在眾人來臉上一一掃過。

木屋大廳之內,獸族眾人聞言,一時間也是不敢多言,紛紛行禮之後便是轉身退去。

不多時,整個木屋大廳之內,便是只剩下了獸族大長老與雅塔二人。

「雅兒,無論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麼,爺爺其實都不在意,你大可放心,一個華夏人爺爺還沒有放在眼中。」獸族大長老臉上露出笑容,聲音中透著一股無言的自信之感。

他身為獸族大長老,自然不是愚笨之輩,若是真如自己的孫女所說,她是被那位華夏人囚禁,以那人的實力雅塔又怎麼可能從他手中逃脫。

不過這些事情,獸族大長老已然是不想過多的理會。

「謝謝爺爺。」雅塔輕抿著嘴唇,輕聲開口回應道。

獸族大長老微微一笑,隨即向著雅塔交代了一番,便是轉身向著大廳外走去。

此時距離葉飛所說的十分鐘,已然即將過去,獸族大長老並沒有召集族人,身形一晃踏入半空之中,轉眼望向領地的後方。

「請我族至寶。」大長老目光一凝,全身的氣勢轟然爆發。

隨著他的話語未落,掌中同時凝聚出數道符文印訣,在半空之中劃出一道道長虹。

獸族領地半空之中的動靜,很快引起了下方族人的注意,在看清楚情況之後,獸族族人紛紛跪倒在地,虔誠向著後山的方向跪拜起來。

「我族遭外人入侵,老夫今日請出至寶降敵,以護我族長存。」獸族大長老目光閃動,他身上的氣勢也是越發的強盛了幾分。

如此同時,只見獸族領地的後山,一股凌厲的氣息陡然衝天而起。

緊接著在眾人的耳邊傳來一聲爆響,一道靈光直衝天際,如似有什麼東西破土而出一般,爆發出將的威勢。

獸族領地的後山半空,靈光一閃而過,只見下一刻大長老的手中,便是多出了一把奇異的斷劍。

此劍整體呈暗金色,其上刻畫著古樸的符文,劍身竟是斷裂了一般,給人的感覺如似一般殘劍一般,但其上湧現出來的凌厲之感,確實讓人心神動容。

「華夏人,不管你是誰,在我族至寶面前也唯有死路一條。」手中大長老臉上露出笑容,隨即手持斷劍消失在了天空之中。

他此時已然猜到,或許正如那人所說,是自己的孫女答應過此人,但就算如此又能如何?

這裡是獸族的地盤,豈容一個外族之人這般放肆。

十分鐘的時間,很快過去……

靈域島北邊海岸線,下方的海底之內,一直盤坐在了半空之中閉目養神的葉飛,此時忽然睜開的雙眸。

「時間到了,不可出來么。」葉飛目光逐漸變得冰冷起來,周身的雷弧再度浮現而出。

在方才的十分鐘,他已經運用靈識之力,徹底摸清了前方祭壇上的符文印訣,同時察覺到了陣眼的所在位置,此刻破陣一拳足以。

就在葉飛準備出手之時,前方的祭壇之內,那道傳送陣法話再度亮起。

「華夏人,老夫來了,你可準備好了受死。」傳送陣的靈光之內,傳來一大略顯蒼老的聲音。

如此同時,那位獸族大長老身形已然從陣內走出,他全身的氣勢凝聚,在現身之後便是毫不猶豫地走出了祭壇陣法。

「嗯,你哪裡來的自信。」葉飛淡笑一聲,掃了前方之人一眼。

前方的獸族大長老,此時臉上露出冷笑,隨即緩緩抬起了手中的那把斷劍,整個人身上的氣息,似乎更加強盛了幾分。

此時的葉飛,也是注意到了老者手中的斷劍,他的眼中頓時閃過一道靈光。

靈識掃過之後,葉飛面色忽然一白,此時心中不免有些震撼,他的靈識剛剛靠近,居然被短劍的無形劍鋒直接斬碎。

「好劍,儘管看不出品質,但至少是靈器級別。」葉飛定了定心神,臉上不禁露出笑容。

他如今正缺少一件像樣的武器,定燈珠雖強但有些消耗靈力,這把短劍完全可以將葉飛本身的力量發揮道至極。

此時的後方不遠處,那位一直提筆記錄的白生,此時面色忽然一凝。

「那,那把劍。」白生的臉色,此時第一次有了驚人的變化,持筆的右手下意識地一顫,臉上露出難以置信之色。

一旁的領域島島主,此時見到身旁之人的表情,忍不住面色有些發愣。

「一把斷劍而已,就把你嚇成這個樣子?」

「以後你可千萬別跟別人說,你也是暗榜三皇之一,本皇覺得丟臉。」靈域島島主此時一臉的嘲諷之色,忍不住開口說道。

在他看來,那邊斷劍似乎不俗,但最多也只是一件靈器而已。

雖說在暗島範圍內,華夏的靈氣極為少見,但也並不是沒有,他們身為一島之主,這間見識還是有得。

「你懂什麼,那把劍沒你想得那般簡單。」白生此時不禁瞥了身旁之人一眼,隨即再度轉頭,將目光凝聚在了獸族大長老手中的斷劍上。

在看清楚劍上的符文紋路之後,白生的眼中不禁閃過一絲忌憚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