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慫了,馬三今天慫了。」

一時間,酒吧裡面吵鬧了起來。

馬三聽到酒吧裡面的聲音,馬三的牙一咬,另外的手上拿著的啤酒瓶朝著林洛的頭上砸了過去。

林洛的手一使勁,馬三被抓住的拳頭往上一提,那個從他另外一隻手裡面打過來的啤酒瓶子就狠狠地砸在了他自己的胳膊上,馬三發出了一聲慘叫。

酒吧裡面所有的人看到馬三的樣子,又發出了一陣鬨笑聲。

「小子,打他,把他的胳膊打斷。」幾個人竟然朝著林洛嚷了起來。

這時候,酒吧的大門又被人打開了,進來了幾個男子。

為首的那個男子看到酒吧裡面的情形,臉上露出了笑容,他大叫了一聲:「兄弟們,有什麼事情值得你們這麼熱鬧?」

說完話,那個男子走到了這一邊,跟在他身後進來的幾人也跟著走了過來。

「小兄弟,是你呀?」那個男子看到林洛,眼睛一亮,笑著說道。

聽到那個男子的話,所有人的眼神都看向了林洛。

林洛也認出了來人,正是上一次有過一面之緣的東北幫的力哥,他鬆開了馬三的手,朝著力哥點了點頭。

「兄弟們,散去吧,這是我的朋友。」力哥對著林洛點了點頭,又對著那些圍過來的人說道。

那些人聽到力哥的話,紛紛都散開了,馬三卻是滿臉慘白的坐到了自己的椅子上,手裡面拿著的半截啤酒瓶也沒有放下。

張小三也是曼滿臉蒼白,他看著力哥用顫抖的聲音叫了一聲:「力哥。」

力哥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馬三和張小三,問道:「怎麼,敲詐敲到我的朋友這裡了。」

「沒有,林老闆是我的客人,我是請他喝酒。」張小三看著力哥,戰戰兢兢的說道。

「馬三,張小三,我說你們有沒有點出息,下次上我知道你們再做這樣的事情,你們就在我這裡消失。」力哥的語氣變得很冷的對著兩人說道。

馬三和張小三的頭如同搗蒜一樣的點著。

「來,兄弟,我們到那邊喝一杯。」力哥沒有再看眼前的兩人,而是看著林洛說道。

在酒吧的唯一的一間包廂裡面,力哥讓人送來了兩紮啤酒,酒吧所有的人都趕出了包廂,他打開了兩瓶啤酒,把一瓶遞給了林洛,自己拿著另外一瓶,看著林洛說道:「上一次的救命之恩我還沒有報答,今天在這裡就算是謝謝你了。」

林洛微笑著對力哥點了點頭,兩個啤酒瓶碰在了一起,發出了「咣」的一聲。

兩人各自大口的喝了一口啤酒,林洛看著力哥問道:「上一次的事情後面怎麼樣了?」

「辛虧我們老大出面,花了很多錢,在把那件事情擺平了,不過那一次要不是有你,我估計現在在閻王殿和閻王一塊兒混呢。」力哥說著話,嘴角又露出了一絲的苦笑。

「那你現在?」林洛聽完力哥的話,再看看他的表情,他就知道現在的力哥混的比以前差遠了,他不由得問道。

「現在在這裡管理這幾個小酒吧,混日子。」力哥說著話,又大口的喝了一口啤酒。

「那你就打算一直這樣混下去嗎?」林洛看著力哥,自己也喝了一口啤酒問道。

力哥看了一眼林洛,沒有再說話。

「好了,我們來喝酒吧。」林洛沒有再問力哥什麼,舉起了面前的啤酒瓶說道。

力哥的酒量好象比較大,喝起酒來也比較爽快,每一次打開一瓶啤酒,他幾乎就是兩口就喝完了,林洛也是和力哥一眼,打開啤酒,兩口喝完。

兩紮啤酒很快的就被兩人喝完了。

力哥又叫人拿來了兩紮啤酒,和林洛繼續喝了起來。

當這兩紮啤酒快要被兩人喝完的時候,力哥看著林洛,突然問道:「兄弟,我知道你是一個不平凡的人,我想問你一件事情。」

林洛看了一眼力哥,把放到自己嘴邊的啤酒瓶拿了下來。

「你說我,以前是東北幫的四大堂主,現在卻是混成了這樣子,我的心裏面難受,以後我怎麼辦呀?」力哥說著,拿起了自己面前的啤酒瓶,一口把裡面的啤酒喝完了。

林洛的心裏面一動,他看著力哥問道:「那你想要做什麼?」

「我不服氣,那些小崽子們現在都可以任意的在我面前裝大,你說我們這些老傢伙的臉往哪裡放。」力哥搖著頭說道,臉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林洛看著力哥,沒有再說話。

「兄弟,你知道嗎,我們東北幫的老幫主在的時候,我們這些老兄弟都是全心的幫助他,那時候我們東北幫在蓉城的三大幫會裡面是第一大幫會,可是現在這小子,一上台,就對著我們這些老兄弟下手,上一次我的事情,就是這小子做的,現在我們這些老傢伙都是烤著互相幫忙,才能夠勉勉強強的混日子。」力哥看著林洛又說道。

林洛聽到力哥這些沒有頭緒的話,也沒有再問什麼,只是靜靜的看著力哥。

力哥這時候也感覺到自己好象說的有點多了,於是他閉住了自己的嘴巴,繼續和林洛喝起了酒。

和力哥把四紮啤酒喝完后,林洛沒有再喝,他站起了身,和力哥告辭要回去了。

力哥個沒有挽留林洛,他只是把林洛的手機號要了過去,存在了自己的手機裡面。林洛走出了包廂,他卻是沒有送。

林洛出包廂的時候,發現包廂門口站著兩個力哥帶來的兄弟,不過他們看到林洛出來了,臉上的神色卻是很不和善。

林洛沒有理睬這兩人,徑直的出了包廂,向著自己的車走去。

「小子,你給我站住。」就在林洛走到自己的車子面前的時候,有人在後面叫著他。

林洛停住了自己的腳步,轉身一看,之間馬三和張小三在哪裡叫他,他倆的身後還跟著十幾人,為首的是一個傢伙,林洛見了差一點笑出來。

這個傢伙看上去最多有二十歲,長的也算是帥哥,不過他的腦袋上的頭髮,卻是很有個性。

一個腦袋上,從中間分開,左邊刮著光頭,右邊卻是長發飄舞,而且還把它們染成了五顏六色。

林洛使勁的憋住了自己的笑容,看著馬三問道:「你們有什麼事情嗎?」

「小子,你剛才把我打傷了,現在你要賠我醫藥費,誤工費,不要以為有力哥罩著你你就沒有事情了,今天你不把錢拿出來,那這輛車就不要開走了。」馬三走到了林洛的身邊,看著他囂張的說道。

跟在馬哥身後的那些傢伙聽到馬三的話,都笑了起來,還有幾個傢伙圍到了車子旁邊,開始品頭論足了,好象這輛車子已經是他們的了。

「小子,是不是阿力在罩著你,不過現在阿力自身都難保了,你還不如跟著我混。」那個陰陽頭走到了林洛的身邊,看著他陰陽怪氣的說道。

「就是,我們小飛哥讓你跟著他混,是你小子的福氣。」馬三聽到陰陽頭的話,諂笑著看著他說道。

「小子,怎麼樣呀?」陰陽頭看著林洛又問道。

林洛看了一眼眼前的幾人,臉上沒有任何錶情的說道:「說完了沒有,說完了我要走了。」對於這些小混混,林洛現在已經沒有了任何的慾望把他們揍上一頓,只要他們不要觸犯到自己的底線,他只想回家去好好的休息會,而不願意在他們身上浪費一分鐘的時間。

「小子,你敢和我們小飛哥這樣說話,活得不耐煩了。」馬三說著話,朝著陰陽頭看了一眼。

林洛沒有再理睬這幾人,直接走到了自己的車門前,打開了車門,準備上到車上。

「小子,你找死。」陰陽頭說著話,飛起一腳向著林洛踢了過去。

林洛的手抓著車門,沒有回頭,只是把車門猛地一拉,陰陽頭的一腳正好重重的踢到了車門上。 陰陽頭的慘叫聲和他的腳踢到車門上那清脆的「嘭」的一聲幾乎是同時發了出來,接著他向後退了幾步,捂住了自己的腳,看著林洛狠狠的說道:「兄弟們,給我打。」

可是陰陽頭帶來的兄弟們還沒有反應過來,林洛的身體就快速的動了,只聽到一陣慘叫聲此起彼伏響起,所有的人除了林洛,剩餘的都躺在了地上。

林洛徑直的走到了躺在地上「哼哼」的張小三身邊,一把提起了他,扔到了自己的車上,自己才上到了車上,開著車走了。

陰陽頭站了起來,走到了馬三的身邊,看著他惡狠狠的問道:「馬三,你這是在玩我呀。」說完話,他一腳狠狠地踢到了馬三的身上。

林洛的車開的很快,不到半小時就把車開到了張小三父母的家。

兩個老人正坐在自己的家裡說著話,看到林洛提著自己的兒子進來了,都驚訝的站了起來。

「叔叔,阿姨,今天當著你們的面,我想要問問你們,你這個兒子你們還想要嗎?」林洛把手裡提著的張小三直接的扔在了地上,看著兩位老人問道。

「要呀,小林,你這是怎麼了?」老太太看著林洛問道。

「那好,我把他帶走了,你們放心,我會讓他把毒戒掉的。」說完話,林洛又把張小三提出了房間,來到了自己的車子跟前,把他扔到了車上。自己也上了車,開著車急馳而去。

兩個老人急急忙忙追了出來,看著林洛把車開走了,臉上都流露出了欣慰的神色,他們憑著本能感覺到自己的兒子有救了。

林洛在車上撥通了吳磊的電話,讓他開車來外國語學院接一個人。

當林洛開著車來到外國語學院的門口,吳磊帶著齙牙已經在那裡等著他了。

林洛把張小三提了出來交給了吳磊和齙牙,又簡單的給他倆說了幾句。

吳磊和齙牙開著車把張小三帶走以後,林洛開著車直接的來到了方萌萌住的宿舍樓下面,給方萌萌打了個電話。

方萌萌下了樓,看到林洛,不由露出了溫柔的笑容。

林洛剛要說什麼,一個拿著一束花的男生不知道從那裡鑽了出來,以比劉翔還要快的速度跑到了方萌萌的身邊,單腿跪了下去,大聲的說道:「方萌萌,我愛你,嫁給我吧。」

素年無安生 一時間,整棟宿舍樓的窗戶都被打開了,所有的窗戶上都出現了幾個人影,朝著樓下面看。

方萌萌的俏臉不由一寒,看著那個男生說道:「這位同學,我已經有男朋友了,而且我們已經訂婚了,請你不要再做這樣的事情了。」

可是那個男生一直舉著花,就那樣跪著一動不動,以示他決心的堅定。

林洛的臉上露出了打趣的笑容,站在車邊看著方萌萌。

方萌萌看到林洛臉上的神色,不由得跺了跺腳,說道:「你還不過來,站在那裡看笑話。」

「沒有想到方萌萌小姐的粉絲有這麼多,我總不能傷人家的心呀。」林洛壞笑了一聲,看著方萌萌說道。

方萌萌看了一眼林洛,又看了看那個還跪在地上的男生,沒有說話,而是大步的向著林洛的車走了過去。

林洛看了一眼還跪在地上的男生,搖了搖頭,上到了自己的車上。

看著林洛和方萌萌的車走遠了,那個男生站了起來,向著後面喊了一聲:「他們走了,你出來吧。」

安小北從黑暗的角落走了出來,看著那個男生,掏出了一百元錢遞給了他說道:「好了,以後你每天看到方萌萌出來,就糾纏她。」

說完話,安小北轉身就走了。

林洛開著車,看著身邊俏臉緊繃的方萌萌,他笑了起來。

「你還笑,你還笑。」方萌萌說著話,朝著林洛伸出了自己的粉拳。

林洛笑著把車子停在了路邊上。

等著方萌萌發泄夠了,林洛才停住了笑聲,猛地把她摟在了懷裡面,霸道的吻住了她的櫻桃小唇。

方萌萌在林洛的懷裡面掙扎了幾下,就放棄了,和林洛熱吻了起來。

好久,林洛才放開了已經是滿臉春色的方萌萌。開著車繼續向著她家急馳而去。

方正宏和慕藍雪已經接到了方萌萌打來的電話,吩咐傭人做了一桌子好菜在等著兩人了,林洛和方萌萌一進到家裡面,就開飯了。

吃完了飯,林洛就告辭離開了方萌萌的家,雖然方萌萌捨不得他離開,但是她好久也沒有回家了,於是只好依依不捨的送林洛離開了。

林洛開著車沒有回家,而是來到了鄭柔住的宿舍樓下面。他沒有撥打鄭柔的電話,直接的來到了她宿舍門口,用老辦法打開宿舍門。

一想到鄭柔那火熱的身體,林洛心裏面最原始的欲-望就升了起來,他如同餓狼一樣撲向了床上的鄭柔。

一聲驚叫聲從鄭柔的床上發了出來,可是接著這個聲音就消失了,林洛的嘴巴堵住了發出來聲音的嘴巴,手也摸到了那具柔軟的身體。

可是,很快的,林洛就感覺到不對勁了,在床的另外一邊,又坐起了一個身影,在哪裡驚叫了起來,這個驚叫的聲音林洛很熟悉,赫然是鄭柔老師的聲音。

林洛急忙把自己的手伸了出來,把鄭柔的身體拉了過來,捂住了她驚叫的嘴巴。

「你這混蛋,起來。」林洛的嘴巴離開那個嘴唇,那個嘴巴的主人就低聲的叫道。

林洛低聲的說道:「對不起,是我認錯了人。你們不要再叫了。」說完話,他的身體離開了床。

鄭柔下了床,打開了房間的燈,似笑非笑的看著林洛,而床上的另外一個美女,則是滿臉通紅的看著林洛。

林洛的頭一下子大了,那個美女赫然是鄭柔的同事秦心。

「你這是怎麼進來的?」鄭柔說著話,走到了還在發獃的林洛身邊,看著他。

「好了,鄭柔,我先走了。」秦心看著鄭柔,穿好了自己的衣服,下了床,說完話,就匆匆忙忙的離開了鄭柔的宿舍,並且重重的把宿舍門關上了。

林洛現在連死的心都有了,剛才進來的時候怎麼就沒有注意一下,現在這個糗出大了。

「你呀,先老實交代怎麼進來的?」鄭柔看著林洛又追問道。

林洛沒有回答鄭柔的話,一把抱住了她。

一會兒時間,鄭柔房間裡面傳出來了銷魂的聲音。

就在這時候,一個人悄悄的來到了鄭柔宿舍門口,豎起了自己的耳朵聽著裡面的動靜,這個人正是剛才離開的秦心,聽到裡面的呻-吟聲,她的臉上飛起了一片紅霞,可是她一直沒有離開。

房間裡面的呻-吟聲停止以後,秦心才悄悄的從鄭柔的宿舍門前面離開。

鄭柔的宿舍裡面,鄭柔的頭靠在林洛的肩膀上,臉上帶著滿足的笑容。

還一會兒,鄭柔才低聲的說道:「你這個壞傢伙,剛才摸著人家美女,感覺怎麼樣?」

聽到鄭柔的問話,林洛一下子想起來自己摸著秦心時候的感覺,但是很快的,他就把心裏面的這種想法拋到了身後,對著鄭柔說道:「寶貝,你不要亂想了,她那裡能夠比上你。」

聽到林洛的話,鄭柔伸出了自己的手,狠狠的掐在了他身體的一部分,林洛的慘叫從嘴巴裡面就要叫出來的時候,一個溫暖的嘴巴堵住了他的嘴巴。

林洛現在真真的嘗到了「冰火兩重天」的滋味。

半夜的時候,林洛從鄭柔的宿舍裡面偷偷地溜了出來,開著自己的車回到了自己的別墅。

坐在自己的床上,林洛拿出了兩粒丹藥放進了自己的嘴裡面,然後開始修鍊,這一段時間,他沒有好好的修鍊過了。

不過自從達到了化勁期以後,林洛每一次修鍊都感覺到進步不是太大,他知道這和以前一樣,沒有到生死關頭,自己的修鍊就不會有太大的進展,他想了想,還是出了樓。來到了院子的游泳池旁,按照以前的法子開始修鍊了起來。

天剛亮的時候,林洛停止了修鍊,對於自己一晚上修鍊,他還是很滿意的。

百合一直站在自己卧室的窗戶前面,看著院子裡面林洛的修鍊,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吃完了早飯,林洛開著自己的車向著華南大學急馳而去,就在他把車停好,準備去教室的時候,兩個人突然出現在了他的面前,看著他冷冷的說道:「跟我們走。」

說完話,那兩個人就快速的向著華南大學的校園外面跑去,他倆的速度很快,看到他倆的人覺得自己的眼前有兩道人影一閃就消失了,他們都睜大了自己的眼睛,可是眼前卻是什麼也沒有。

就在這時候,這些人的眼前又感覺到了一個人影一閃,就又消失了。

「今天這是怎麼了,難道是鬼節,那些大鬼小鬼都出來遛彎了。」一個女生對著身邊的男朋友說道,說完了,臉上還露出了驚懼的神色。

不到十分鐘的時間,華南大學的網站上就出現了「靈異事件在本校園出現了」的帖子。

華南大學的學生們和老師們看到這個帖子,紛紛跟風,說出一些靈異事件來,一時靈異事件一下子走火。 林洛的速度雖然達到了自己的極限,但是他和那兩人的距離卻是沒有拉近多少。

三人就這樣在榕城的大街上狂奔著,一直來到了蓉城市外面一處比較偏僻的地方,兩人才停住了腳步,轉身看著緊緊跟在自己身後的林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