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很讓他有些下不了台的是,那個Tony,對他的眼神還是有些視若無睹。

只是還是裝作什麼都沒有看見那樣的,木然吃著自己的東西。

明明那人就是幾個當中吃得最快的。

現在盤子裡面都是空蕩蕩的了。

還要裝什麼裝啊?

他心裏面是有些恨這個人太不懂得男子之間的友情和配合了。

但又不能夠把這樣的意思說出來。

而且她們也沒有繼續接著他的話,說些什麼。

也不知道現在是不是也在想著什麼其他的事情,或者根本就是對他的話題不感興趣。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場面馬上就又開始冷清起來。

不過還好的是,稍微沉寂了一小會,她也就好心地為他出頭,打破了現場的沉寂。

他真是覺得今天的自己,還真是有些小小的幸運。

到了比較尷尬的時刻,都是一再的有人站出來,替自己解圍。

「Tony,難道你不覺得自己可以和Frank先生,成為很好的朋友嗎?」

沒有想到,她居然是同樣把注意力放到了Tony的身上。

但真實意圖,卻是通過逼Tony出面來回應他的話題,從而達到為他化解尷尬的目的。

還真是聰明和巧妙的做法呢。

他心裏面馬上又是生出來一絲感激。

其實,她才不是他想到的那樣,非常不忍心看到他一再陷入窘況,要出手相救什麼的。

從一開始,她真心就是無意之間,才要和他擠到這同一張桌子上面。

也沒有主動要和他接觸搭訕和認識的意願。

那些陰差陽錯發生的交流,差不多都是在她和自己的同事們秀友誼的時候,不小心發生的。

之後嘛,她想想倒是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正好是可以給這個男子推介一下自己工作的學校,促進一下自己的業務能力。 到時候,就是真正能夠提升到自己現在的銷售業績,也還說不定嘛。

儘管這樣的想法,委實是有些太現實和勢利了的嫌疑。

但也是人之常情嘛。

反正他自己也承認了是來學英語的。

或者也可以說就是來混一下日子,打發光陰。

根據她以往的經驗,像是他這樣年齡的學員,多半就是有錢又有閑,主要來這裡遊山玩水,感受異國風情。然後順帶著學一段時間語言的類型了。

既然是那樣的情況,那麼,他要在哪裡,和在哪一所學校上課,效果不是一樣的呢?

哪裡想到,到了後來,他還是一直要把談話和交流的目標對準自己。

就是她把Rain推出來作為擋箭牌了,也還是沒有什麼改觀。

這樣是會讓她非常尷尬。

也還會讓同事們誤會到她身上的。

尤其是Tony還在旁邊。

我真是編劇 她真心不想他的言行,會進一步刺激到Tony,或者是讓人家產生什麼近似於爭風吃醋的過激行為。

因為,這位Tony,平時差不多都是要故意纏著自己。

就連她悄悄把每次把Rain也叫到一塊,形成了比較尷尬和混亂的三人聚會的場面,人家也是一樣的鍥而不捨。

雖然大家都沒有明說出來什麼。

但是對彼此的意思,都是有些心照不宣的。

不過,對於Tony一直的大獻殷勤,她心裏面其實還是覺得蠻享受的。

畢竟,女孩子都是有虛榮心的嘛。

有這麼一個隨叫隨甚至是不叫也會跑到跟前來的使喚夥計,還是很能夠讓自己得意,讓別人羨慕嫉妒的了。

所以,現在她指定著Tony出來緩和場面,也是有些想要和他,還有眼前這樣的冷場局面,撇清關係的意思。

也是時候,給Tony更多的戲份了。

免得人家一直都以為被全體人員給忽視了,默默地一個人生著悶氣呢。

好在Tony這下子還是蠻爭氣的。

好像是立馬就對她的暗示心領神會了。

然後就是主動把話題和關注什麼的,全部都攬了過去。

像是察覺到了什麼威脅和勁敵的出現一樣,瞬間就有了和平時脫胎換骨,判若兩人的表現。

印象當中,還是沒有這麼聰明乖巧,可以反應如此之快,見機行事,要主動替她轉移注意力的呢。

Tony其實心裏面很鬱悶。

只是和她們出來吃個午飯而已。

沒想到就是遇到Frank這樣有點偏執的人。

雖然Anna自己也有些話多,隨便遇到一個外國人,都要這麼熱情地推銷一下學校的業務。

但這Frank也太羅里吧嗦的了。

正常情況下的聊天,就是場面上的幾句話說過了,點點頭就可以該幹嘛幹嘛去的啦。

哪裡會像是他這樣,還要一個勁地東拉西扯。

好像是生怕別人看不出來,他可能是對Anna很有興趣的呢。

想雖然是這樣子地想,但還是要忍耐著厭煩,先把這頭蒼蠅打發走了再說啊。

不過,和這個人,也實在是沒有什麼話好說的呢。

可能也還只有是教科書上面那種標準的話題,類似於學校的培訓教材設計的套路,還可以借用一下的了。

於是Tony就勉為其問著他,一板一眼的感覺。

「Frank,平時你一個人的時候,都是怎麼度過的呢?」

「是Washing(Watching)Tv?還是玩兒什麼電子遊戲啊?」

對於這樣的對話,他其實是馬上就領會到大致的意思了。

雖然也不知道是不是這個Tony故意的。

要把那語音說得如此的歪歪扭扭令人比較費解,簡直讓人可以替說話的正主兒著急起來。

嗯,也都還有一兩處比較明顯的語病。

冷少的億萬逃妻 同樣不能夠確定,是說話的人本身口齒不清的原呢,還是根本就在故意製造一些口誤來噁心他。

可能對於同性的態度,他天生就是這個樣子的戒心深重。

或者說是,自己只會感覺到和對方就是互相排斥,一點不感冒的吧?

當然,也有可能是人家也根本就不喜歡他。

說的話什麼的,也全部都只是出於敷衍的意圖。

完全不可能有什麼真誠和熱情。

不過,眼下他還是對Tony的問話裡面的淡漠置若罔聞。

選擇了比較有禮貌地認真地做著回答。

當然了,這些都是做給她們兩個女孩子看的。

也是要故意說給她們聽到的。

怎麼也要展現出來,他那彬彬有禮和個人生活富有情調的一面呢。

「我嗎,其實我是不愛玩電動遊戲的啦。」

「平時一個人獨自呆著的時候,都是聽聽音樂,看看書什麼的。」

「至於你說的什麼?Watching還是Washing?「

他倒真心是搞不懂對方為什麼要這樣怪異地問這樣一個怪異的問題。

好像看電視什麼的,在這裡也是一個堂而皇之的重要的愛好,或者比較重大的樂趣。

而且,又是為什麼要Watch和Wash說得這樣的含糊不清。

像是在故意測試他的聽力一樣的。

但這未免也太簡單了。

明明後面還連著一個Tv嘛。

還不就是馬上讓人明白了,對方想表達的就是看電視的意思啊?

所以,他馬上就是主動做出了更為主動和面面俱到的答覆。

「要說看電視什麼的,我平時倒是真心不怎麼看電視的。哦,其實跟準確一點的說法,應該是幾乎都不看。」

強寵舊愛:七少的專屬情人 「因為我老是覺得看電視很麻煩,比較耽誤時間。」

「但是,如果要說洗衣服做清潔什麼的話,我這個人倒也是很勤快很愛衛生的哦。」

「基本上都是每天都要獨立地清洗自己的臟衣服呢。」

說到這裡,他就突然產生了一個奇怪的想法。

就是這Tony一定是故意這樣說的吧?

出於嘩眾取寵,故意逗大家發笑的搞怪的說法。

其實人家才不是有什麼語病,而是比較高明的招數來的。

看來她們每一個人,都不是那麼簡單的呢。

要評價起各自搞幽默和滑稽的手段,或者或者要說誰才是真正的最大的開心果的話。

可能Anna只能算是那個明裡和表面上的開心果。

而Tony,才是暗地的那個搞怪大師,黑暗中的開心果呢。

但是讓他很有些驚訝的是,Anna卻馬上就毫不留情地揭穿了Tony。

「Washing什麼Tv啊?你這是犯了什麼毛病的嗎?」

然後她又對他解釋到,

「Frank,你不用計較那樣的胡扯。他那真是說錯了字眼,用錯了詞語了。」

「或者根本就是發音很不標準的呢。」

「才會把Watch說得有些像是Wash的音準了。」

「但是,怎麼都應該想得到,不管是Watch,還是Wash,一般現在時的情況下,都是不能夠有正在進行時的分詞形態的嘛。」

呵呵,這樣的解釋,倒還是有些專業的感覺。

不過,她也沒有必要再糾結於這個口誤的啦。

他覺得她這樣嚴格的要求,未免有點小題大做了。

他才沒有那麼對別人話里的毛病在意和計較呢。

只要是能夠聽得懂,猜的出來大意,也就足夠了。

哪裡想到,她還沒有完。

還是要繼續說下去。

「Frank,我覺得就連你的英語發音都要比Tony的更加標準。

哦。」

「其實,就是拿剛才和你交流的情況來判斷的話,我認為你都差不多夠資格申請進入我們學校當教員的了。」

暈,她這是在誇自己呢,還是在明裡誇讚自己,暗地裡貶損著Tony的啊?

雖然這樣的說法,他接受起來並不會有太多的不好意思。

但也是有夠誇張的了吧?

然而她卻還要對眨眨眼睛,補充一句,

「實話告訴你吧,Tony他也是才加入我們學校不久的新同事呢。」

像是這樣的證據,就可以徹底地把Tony的語誤開脫得乾乾淨淨的了。

哦,原來如此啊。

他倒是有些恍然大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