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那微胖中年人趕走之後,汪如海便鞍前馬後的把我和林纖送出了海宴漁村,然而,從海宴漁村到環宇大廈,這一路上,林纖連一個字都沒和我說過,弄的我無比鬱悶,我都不知道我哪裏又把林大美女給得罪了……

到了環宇大廈,林大美女沒給我好臉色,連話都不和我說,直接走進環宇大廈,倒是把哥們晾在了一旁……

忽的,我的手機又響了,這次不是羅藝,而是李東!

“小風爺,東西我拿來了!”

“除了你之外,沒有人知道這件事吧?”

“人倒是沒有,鬼倒是有一隻!”電話裏的李東心情似乎不錯,竟然和我開起了玩笑,至於他說的鬼,自然是單猛了!

“來環宇大廈外面的小廣場接我!”

言罷,我便掛斷了電話,又回到了小廣場上,一邊思索着案情,一邊等着李東來接我。

不多時,李東開着我那輛東方之子便出現在了廣場上,見李東打開車門,走下了車,我也站起了身,朝着李東走了過去。

“你要的東西!”李東將兩方差不多有拳頭大小的古樸紅木錦盒遞到了我的面前。

“先上車!”我接過了那兩方錦盒,旋即便坐進了車內,這才小心翼翼的打開了那兩方錦盒,頓時,一陣醉人的異香便佔據了車內的全部空間,入眼所見,兩方錦盒內盡是暗色的丹丸。

“單猛說這是固陰丹和凝陰丹,對陰魂有意想不到的效果,乃是包括地府在內,所有陰魂公認的上等鬼藥,你要這個幹什麼?”李東好奇的問道。

“當然是幹一票大的了!”我的嘴角上情不自禁的泛起了一絲冷笑,“現在就等胡老三回來了!”

李東不語,而我則是掏出了手機,撥通了李靈兒的電話。

不多時,李靈兒的聲音便從手機的另一頭傳入了我的耳中,“呆子,幹什麼?”

“……”我很無語李靈兒對我的稱呼,哥們怎麼說也是西市隱藏的大拿,她也太不給我面子了,“幫我個忙!”

“幫你忙?姑奶奶現在在空明寺和智空大師討論道術呢!沒空!”

“我的計劃要施行了!”

“你想好了?”李靈兒的語氣有些凝重。

“想好了!”

電話的另一邊,李靈兒沉默了半晌,這纔出言道:“如果你能承受住這件事所引發的連鎖反應和沉重後果,我願意幫你一次,看在楚爺爺的面子上,姑奶奶就陪你瘋一次!”

“幫我知會智空大師一聲,我需要你們的幫助!”

“好!”

李靈兒說完,便率先掛斷了電話。

“小風爺,咱們現在去哪?”李東見我掛斷了電話,這才向我問道。

“哪也不去,就在這等着林纖下班吧!”我一邊說着,一邊閉上了雙眼。

的確,我現在哪也不能去!

我的隊伍之中有內鬼,出了銘叔和李東,還有李靈兒之外,我不相信任何人,包括嚴雷在內,至於智空大師,我還是勉強可以相信的,畢竟智空大師說出了一些我在意的事情,還有李靈兒對智空大師好多態度,也都證明智空大師應該不是內鬼,至於其他人……我現在還不想和他們見面! 我和李東坐在車內,我閉目沉思,李東則是聽着車內的音樂,一邊哼唧一邊嚎叫,這貨倒是天生的樂天派,不管面對什麼困境,他好像都不在意似的。

就這樣,我和李東足足在車內坐了三個小時,直到下午五點左右,環宇大廈內才涌出第一批下班的員工。

我的雙眼不斷的在人羣中游離,終於在十幾分鍾之後,我在人羣中找到了林纖的倩影了!

“強壯的胖子,開車!”說完,我便指向了林纖的位置。

“好!”李東從來不和我廢話,向來是我指哪,他就打哪。

李東將車啓動,隨後直奔林纖而去。

“吱呀”一聲,刺耳的剎車聲在環宇大廈正門前響起,東方之子穩穩的停在了林纖的身前,頓時,東方之子不僅將林纖的視線吸引了過來,更是將環宇大廈之前,無數員工的目光吸引了過來!

在林纖疑惑的目光注視下,我按下了車窗,對她說道:“想去哪?”

“我去哪和你有關係嗎?”林纖的語氣有些不善。

“勉強算是和我有關……畢竟我說過,在你身上的鬼氣還沒有徹底消除之前,我都會保護你的!”我有些尷尬的笑了笑。

林纖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站在原地,那雙美目之中也是透出了幾分掙扎的神色,不過,最終林纖還是選擇向前邁一步,打開了後車門,然後坐進了東方之子的後座上。

看來,鬼神這種充滿了神祕和恐懼的飄渺之事,對任何人都具有極強的殺傷力,尤其是女生!

“去醉生夢死酒吧!”坐在後座上的林纖,輕輕的將額前的一縷秀髮挽到了耳後。

通過後視鏡的反射角度,李東看了眼林纖,旋即便道:“美女,這麼早就去酒吧喝酒?”

李東沒見過林纖,林纖也不認識李東,因爲食爲天頂樓發生爆炸的時候,林纖只是將嚴雷和機械師送回了醫院,並沒有進入病房,所以這二人現在還不認識。

“我認識你嗎?”林纖很不給面子的嗆了李東一句,看得出來,林纖現在心情不太好。

我見李東和林纖之間的氣氛有些火藥味,當即便插話道:“我介紹一下,他叫李東,是我從小玩到大的死黨,胖子,這位是林纖,美女明星,也是第五位擁有純陰命格的人!”

名門淑媛 李東沒說什麼,只是開啓了車載導航,旋即便駕駛着汽車,朝着醉生夢死酒吧的方向行駛而去。

不過,由於我的車窗還沒放下,所以在汽車啓動離開環宇大廈的時候,我倒是聽見了身後環宇員工的幾聲感嘆……

“臥槽!開個幾萬塊錢的車也能泡到女神?”

“還有邀請女神上車那傢伙,怎麼看都沒有我帥啊!”

“我的女神怎麼可能跟那種傢伙走了?”

“連田義這種超級二代林女神都不理睬,那種看起來很不起眼的傢伙,難道說有什麼特別之處?”

猶如繞樑一般的議論聲涌入了我的耳中,聽的哥們非常不舒服!

哥們不帥嗎?哥們很挫-逼嗎?哥們很不起眼嗎?開什麼國際玩笑?哥們可是靠顏值和氣質混飯的人!

好吧,以上都是吹牛叉的!

書歸正傳。

“你去醉生夢死酒吧幹什麼?”我轉過身,好奇的問向林纖,可不知道爲什麼,我的目光總是會下意識的落在了林纖的那雙黑絲連褲襪包裹着的美腿上,由於林纖現在是坐着,也因爲林纖的職業短裙有些短,而且她的腿特別長,所以,黑色連褲襪的某些部位,已經露出了漆黑的褲線……

朦朧的黑色倒是爲那雙修長筆直的美腿平添了幾分神祕和誘惑,哥們我現在就有一種想要把那條黑色連褲襪撕開的衝動!

直到現在我才明白一個真理,美女的誘惑力,當真是無比巨大!

“去拿車!”林纖側着頭,望着車窗外不斷倒退的景色,只留給了我一張精緻無暇的側臉。

被林纖這麼一說,我纔想起來,林纖的那臺別克君威還停在醉生夢死酒吧附近呢!

“你今天白天有沒有感覺到某些時候特別的冷,是那種冷入骨髓的陰冷?”我強迫自己將目光從那雙裹着黑絲的美腿上移開,不過,哥們的目光卻又落到了林纖絕美的側臉上。

“沒有!”林纖的表情沒有什麼變化,雙目依舊凝視着窗外的風景。

見林纖不太想說話,我也就轉過了身,不過,我始終想不明白,中午吃飯的時候還挺好的,怎麼自從我接了羅藝的電話之後,林纖又變成這種冷淡的狀態了?這與她俏皮的可愛氣質完全不符啊!

一路無話,李東駕車的技術不賴,而且環宇大廈距離酒吧本就不遠,不多時,東方之子便出現在醉生夢死酒吧之前的小型停車場內了。

林纖一言不發的打開了車門,走下了車,正當林纖走到了那輛紅色君威車前之時,忽的,幾名穿着黑色T恤,手臂上刻意露出了一片黑色紋身的混混,紛紛從君威汽車附近的角落裏走了出來。

這幾名混混眼神不善的在林纖那雙大長腿上肆意掃視着,無一例外,混混們的嘴角上還都噙着一抹看起來不太乾淨的笑意。

“小娘們,蛇爺算準了你會來取車!”

“怎麼?那個敢綁架汪二少的臭小子沒陪你一起來?”

“那小子沒來,算他運氣好,不然蛇爺一定會把他大卸八塊了!”

幾名混混言罷,便肆無忌憚的狂笑了起來。

混混們的笑聲還在半空中迴盪,可就在這時候,我一邊冷笑,一邊走下了車,陰惻惻的說道:“你們是在說我嗎?”

聞着我戲謔的聲音,混混們的笑聲戛然而止,紛紛扭過頭來,將視線定格在了我的身上……

一見到我,這幾個混混頓時臉色大變,好像被猜到了尾巴的貓似的,紛紛向後急退數步,其中一名反應還算快的混混立刻吹起了響亮的口哨!

不多時,只見醉生夢死酒吧裏,最少衝出了二十幾名手持鋼管,髮色各異,身上盡是紋身的肌肉壯漢。

而走在這羣壯漢最前面的,正是戴着一副黑框眼鏡,眼神陰柔無比,好像小白臉一樣的眼鏡蛇!

“楚風是吧?你中計了!”眼鏡蛇的嘴角上噙着一抹冷笑,一邊率領一衆壯漢將我,李東和林纖三人包圍了起來,一邊輕蔑的笑道:“蛇爺我在此地,已經恭候你多時了,今天,你就是插翅,也難逃了!”

眼鏡蛇話音剛落,那羣來勢洶洶的壯漢們,便已經將我和李東,還有林纖三人圍在了核心處,在算上之前埋伏在這裏的小混混們,對方的人數差不多已經達到三十人了,而且其中三分之二的人都是那種渾身充滿了爆炸性肌肉,目光兇狠的江湖人,好像打拳擊的拳手似的,一看便知其不是善類, 我和李東背靠着背,將林纖保在了身後,警惕的注視着圍在四周的江湖混混。

說實話,眼鏡蛇身手怎麼樣我不知道,就算先撇開眼鏡蛇不談,我和李東打三十幾個普通的混混,雖然有些吃力,但也不是不可能。

可現在,眼鏡蛇那邊最少有二十人是身經百戰,經驗豐富的江湖人,看那肌肉和體型,絕對要強於中午被我爆揍的田義的手下,如果和這些人對上了,我還真沒什麼信心,尤其是,還要保護林纖不受傷害,這樣的話,難度就更大了!

“林纖,這一戰是躲不過了,一會我們開打之後,你馬上鑽進車裏,鎖上車門,也別管撞不撞人了,先跑了再說,我和李東斷後!”我撇了一眼距離林纖只有幾米遠,而且同樣被這羣江湖混混們包圍了起來的君威,悄聲對着身後的林纖說道。

我倒是真沒想到,眼鏡蛇竟然這麼有耐心,而且還特意查了一下林纖的車,然後將計就計,爲我設了一個局,看來,江湖上對眼鏡蛇的傳言倒是不假,的確是工於心計,精於算計,這次是我失算了!

“這麼多人,你們兩個能行嗎?而且那些肌肉男看起來,要比中午的時候,田義那羣手下厲害多了!”

林纖的聲音有些顫抖,看樣子,她是真的有些怕了,沒辦法,哪個女同志面對這種情況能不怕?

嗯,羅藝算一個,李靈兒應該也不會害怕,可除了她們兩個之外……恕我眼拙,我沒見過了!

“美女,看來你對社會你東哥沒什麼信心啊?”李東嘿嘿一笑,不忘裝-逼的朝前邁了一步,指着眼鏡蛇道:“小白臉,羣毆算什麼本事?有種單挑! 來勢洶洶:奪情總裁 社會你東哥今天教你做人!”

我有些無語的望着李東的背影,我知道在美女面前裝-逼很有成就感,可那是指裝-逼成功,如果失敗了呢?

而且,人家眼鏡蛇那邊明顯佔據優勢,一羣人圍着我們,還單挑?如果我是眼鏡蛇,我肯定不會單挑,直接一嗓子扯開了喊,羣毆你沒商量!

當然,眼鏡蛇心裏其實也是這麼想的,只不過他那羣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手下卻不是這麼想的!

豪門步步驚情:第一少夫人 聞着李東囂張的叫囂聲,站在眼鏡蛇身邊的一名壯漢馬上就不樂意了,直接邁步走了出來,同樣指着李東暴喝道:“敢罵蛇爺?老子先廢了你,爲蛇爺出氣!”

那狗熊一般的壯漢言罷,突然發出了一聲怒吼,瞬間,這廝身上的肌肉也是立刻緊繃了起來,強悍的肌肉甚至都讓我產生了一種錯覺,好像這大漢的身體又大了一圈似的……

旋即,便見那名大漢猶如一頭髮狂的野牛,瘋狂的朝着李東衝了過來!

李東可是龍軍出身,反應自然強於常人,當即,就在那野牛大漢發動衝鋒的一瞬間,李東也動了,只見李東腳步穩健,朝着那野牛大漢反衝了過去!

一步,兩步,三步……忽的,李東雙腳蹬地,高高躍起,整個人在空中劃出了一道圓潤的弧線,一招漂亮的迴旋踢根本不講任何道理,直接朝着那野牛壯漢的腦袋招呼了過去,甚至於,李東的腿和空氣之間所產生了劇烈摩擦,都產生了一陣尖銳的破空聲!

那野牛壯漢見狀,立刻大驚失色,匆忙間架起了兩條充滿了誇張的肌肉線條的雙臂……

嘭!

李東的身體還在半空中迴旋,腿便已經狠狠的掃在了野牛壯漢的雙臂上了,當即,壯漢猛的向後退了兩步!

又是“嘭”的一聲響起,李東一擊過後,另一條腿也緊隨其後,再次掃在了野牛壯漢的雙臂上,這一次,野牛壯漢向後連退了三步!

好個連環迴旋踢,李東這招不僅造型滿分,效果更是滿分,就是顏值不怎麼樣,直接將他的總成績拉低到了負分……

野牛壯漢連退五步,直接退到了眼鏡蛇的身後,待到他穩住身形之後,這才一臉震撼的盯着李東,好像不敢相信他會被李東兩腳踢回來似的!

“身手不錯!”眼鏡蛇的臉上只是閃過了一抹驚訝之色,當然,僅僅是一閃而過的驚訝,隨後,眼鏡蛇便一邊輕輕的鼓掌,一邊戲謔的說道:“大熊可是打過地下黑拳的人,普通人三五個也不是他的對手,可你卻能在大熊全力防禦的情況下將他踢回來,倒是我小看你了!”

“小白臉,社會你東哥現在有傷在身,不然這兩腳東哥就能踢死他!”李東輕蔑的撇了一眼那名叫做大熊的漢子,冷笑了一聲。

“是嗎?”眼鏡蛇並沒有被李東的稱呼而激怒,相反,他卻是一邊冷笑着,一邊朝着李東邁出了步子,“你不是說想和我單挑嗎?好,我成全你!”

眼鏡蛇的“你”字還爲落地,忽的,眼鏡蛇動了,以一種超越大熊,甚至超越了李東的速度,朝着李東全速奔跑了起來!

這一刻,不僅李東愣住了,就連我也驚訝不已!

眼鏡蛇的身手竟然這麼好?這一點的確是大大的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

轉瞬之間,眼鏡蛇經過了幾步助跑之後,整個人竟然也學着李東的模樣高高躍起,那條看似沒有什麼力量的腿,也狠狠的朝着李東掃了過來,同樣的,眼鏡蛇這一腳,也引發了一陣刺耳的破空聲!

陣陣破空聲劃破空間,李東彷彿如夢初醒一般,連忙架起了雙臂,準備硬抗眼鏡蛇這一腳,當然,李東的選擇是正確的,以眼鏡蛇的速度,李東已經沒辦法閃躲了,至於對攻,李東更是失了先機,他現在能做的,也只是防守了!

“給我滾到一邊去!”伴隨着眼鏡蛇的一聲怒吼,他的腿也狂猛的掃到了李東的雙臂之上!

只聽“嘭”的一道悶響聲傳來,下一刻,李東猛的向後急退三步,徑直退到了我的身邊,這才堪堪站穩!

眼鏡蛇飄然落地,輕輕的拍了拍褲子上的浮灰,輕蔑的撇了李東一眼,“不過如此!”

眼鏡蛇言罷,那羣將我們包圍了的江湖人頓時發出了一陣陣喝彩聲和口哨聲,士氣大振!

“臥槽!”李東將雙臂背到了身後,憤怒的喊道:“東哥要不是身上有傷,早就把你這小白臉的腿給掰斷了!”

李東雖然在嘴硬,可我卻發現,他背在身後的兩條手臂,竟然在輕輕的顫抖! 李東的實力我很清楚,普通混混十個八個根本不是他的對手,可是,和大熊一樣,李東在全力防禦的情況下,被眼鏡蛇一腳擊退,甚至踢的雙臂發抖,饒是李東有傷在身,發揮不出全部實力,但他和眼鏡蛇之間,卻依然是高下已判!

如此震撼的場面,倒是讓我想起了那天晚上在醉生夢死酒吧發生的事情!

如果那天晚上我沒有選擇擒賊先擒王,恐怕我真的未必能帶着林纖安全的走出醉生夢死酒吧……如果那天晚上眼鏡蛇沒有輕敵,一開始就將我當成對手,我也不可能有機會制住汪如海這張王牌人質……

很顯然,眼鏡蛇的強悍超出了我和李東的想象,他那看似沒有什麼力量的身體之中,竟然充滿了無可比擬的爆發力!

伴隨着眼鏡蛇一腳擊退了李東,我們所面臨的處境也更加艱難了!

眼鏡蛇很強,但我初步分析了一下,如果我全力施展鬼脈拳,倒不是一點勝算都沒有,可那三十幾個混混怎麼辦?李東一個人是無論如何也對付不了的!

而且還有手無束雞之力的林纖……貌似,用“困獸鬥”這三個字來形容此時的我們,倒是非常的貼切!

就在我的大腦飛速運轉,思量着如何能殺出一條血路之際,李東卻是不動聲色的對我低聲說道:“這小白臉用的好像是國術的一種……我在部隊的時候聽到過一些有關於國術的傳聞……那是一個非常神祕的圈子,就好像是武俠小說裏的古武術一樣,強悍的要死!”

“這麼說,我們似乎中了頭獎,碰到了一個會國術的練家子?”我立刻皺起了眉頭。

李東沒有回答我的問題,當然,他的沉默,便是肯定的回答。

國術,一個充滿了神祕的詞語,當然,我對所謂的“國術”,也沒有任何的瞭解,甚至從來都沒聽說過,只是,我萬萬沒想到,竟然會在這種場合之下,碰到了一位身兼某種國術的高手!

國術高手嗎?

忽的,我的嘴角上揚起了一抹冷笑……只有真正的高手,才能激發我的潛力和鬥志!

“姓楚的,你笑什麼?”眼鏡蛇發現了我的笑容,頓時,他的臉色也立刻陰沉了下來,就彷彿,我的笑,深深的刺傷了他的高傲似的!

“難道我笑一下,也需要得到你的批准嗎?”我淡淡的撇了眼鏡蛇一眼,言道。

重生影后 “你喜歡笑是吧?”眼鏡蛇的眼皮狠狠的跳了幾下,好像是被我雲淡風輕的態度,以及不將他放在眼裏的氣勢給激怒了,“馬上,我就會打的你跪地求饒,今天,誰也別想離開這裏!”

“你可以試試!”我一邊輕蔑的瞄了眼鏡蛇一眼,一邊朝前邁出了兩步,旋即,我左腳向前跨出,腳尖點地,右臂揚起,手掌還輕輕的朝着眼鏡蛇勾了勾,挑釁的味道簡直爆表!

沒錯,我就是在激怒眼鏡蛇,我要逼他和我單挑,然後故技重施,擒賊先擒王!

雖然我並沒有十足的把握戰勝眼鏡蛇,但爲今之計,也只能這樣了!

果不其然,眼鏡蛇被我三番兩次的挑釁之後,已經是勃然大怒了!

且不說之前我在醉生夢死酒吧當着眼鏡蛇的面綁了汪如海,單說這次,在眼鏡蛇施展出了強大實力,並且處於絕對優勢的前提下,我當着眼鏡蛇的一衆馬仔面前,依然無視他,挑釁他,這面子,眼鏡蛇不想丟,也丟不起!

“你找死!”眼鏡蛇那雙陰狠的眸子之中,難得的產生了一絲震怒的神色,怒吼聲還爲落地,眼鏡蛇整個人便朝着我直衝了過來,那雙看似瘦弱的腿,夾帶着呼嘯的破空聲,直挺挺的朝着我掃了過來!

我不敢託大,當即便鼓動起了全身的力量,並且將力量集中在了我的右手上,迎着眼鏡蛇的腿而去!

“嘭”的一聲悶響,我的右手臂硬生生的扛住了眼鏡蛇那狂猛的一腳!

不過,早在我的手臂和他的腿接觸的一瞬間,我的右手臂不動聲色的抖了抖,利用鬼脈拳的“卸”字訣,卸去了眼鏡蛇接近一半的力道!

在眼鏡蛇以及衆人驚駭的目光注視下,我嘴角上揚的弧度,又一次增加了幾分!

電光火石之間,我再次朝前邁出了一步,將“貼”字訣發揮到了極致,使我的肩膀穩穩的貼在了眼鏡蛇的胸前,下一瞬間,我猛然發力,將全身的力道都集中在了左肩膀上,旋即便狠狠的撞在了眼鏡蛇的胸前!

又是“嘭”的一道悶響,我的肩膀幾乎是在沒有受到任何阻攔的情況下,撞到了眼鏡蛇的前胸,霎時間,我只感覺我撞的並不是眼鏡蛇的前胸,而是一堵牆,非常結實,非常厚重,甚至於,一種痠麻的感覺也立刻襲上了我的肩頭!

我不好受,眼鏡蛇就更不好受了!

只見眼鏡蛇猶如斷線的風箏那般,整個人騰空而起,竟然倒飛了出去,直接撞到了大熊等人的身上,這才停下了倒飛的慣性運動軌跡!

震撼,驚訝,疑惑,不解,茫然,幾乎所有人類所能展現的表情,此刻都出現在了衆人的臉上,包括眼鏡蛇在內,都用一種不可思議的眼神望着我……

李東擊退大熊,眼鏡蛇掃敗李東,再之後,我卻一招轟飛了展現出強大戰鬥力的眼鏡蛇……瞬間,場面突然變的詭異了起來!

安靜……寂靜……死靜……這一刻,好像時間都靜止了那般,只有那陣陣的夏風還在盡情的躍舞,彷彿是在提醒着所有人,時間還沒有靜止……

在這一刻,所有人可能都認爲我擁有着比眼鏡蛇還要恐怖的戰鬥力,但真實情況,卻只有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