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自己的心境,偽裝得像是這宿務的天空一樣。

——永遠蔚藍,偶爾只有幾片幾縷白雲飄過。

卻片片縷縷都是淡淡如暈。

也正如同宿務這風那般。

——靜靜搖擺著,汨汨流淌著,像是根本就沒有風的存在。

Frank也還想到,畢竟這件事情也還不是自己的正事兒。

現在他在這兒的正經事,乃是要去找到一家靠譜的律師事務所。

再找裡面任何一個人,隨便問問價格什麼的。

於是,Frank就匆匆收拾好心情,開始了樓上樓下,上躥下跳的搜尋之旅。

實際就是找過去找過來,一個接一個地打卡。

因為,他其實也不知道到底是找哪一家,或者先找誰家比較好。

畢竟,根本就是對這些律師事務所一無所知啊。

也就更不要說其中的門道,還有各家的口碑,服務質量什麼的了。

他也就只好是下意識地往著那些裝修得更加豪華一些,還有就是裡面工作人員多一些的那些地方走。

——當然了,要是女孩子更漂亮一點,那就更好了。

Frank是下意識地這樣以為,估計也是想當然。

貌似這樣的地方,也應該就會來得更加的正規,還有更加的值得信賴。

很快,他就隨便找到了其中一個事務所,走進去開始攀談諮詢起來。

這家的老闆是個男律師。

聊了幾句之後,Frank才得知,人家還是一家夫妻店。

但就只有男的才是律師。

然後老婆就天天在辦公室幫著處理一些事務。

兩口子下面還請了好幾個夥計。

看起來是生意很好,業務很多,每個人都很忙的樣子。

每個人的案頭,都是密密麻麻堆著好大一疊的文件。

還不停地傳遞過來傳遞過去的。

其中還有一個女孩子。

Frank感覺她是很漂亮的。

比老闆娘要漂亮很多。

看來也還真是個員工。

還是非常勤快的那種。

類似於雇傭的打字員了。

手裡還在不停地敲打著鍵盤,動作熟練又飛快。

再看仔細一點,好像又太年輕不像是正式員工。

大概就是來自哪個學校的大學生,正在這裡實習的樣子。

說起來,這律師事務所的打字員好像也得是和法律專業相關的才好。

畢竟,都要牽涉到不少專用的格式,還有專有名詞什麼的。

要是完全是個門外漢的話,很可能列印起文書起來會是很麻煩的一件事吧?

只是,這樣多看人家幾眼,Frank都快要被老闆給誤會了。

好像他現在就是為了多看人家打字員一眼才會闖進來似的。

這也怪不得他啊。

確實人家就是很漂亮很有氣質的樣子。

這樣的話,可能也是老闆故意在捉弄Frank。

很快就發生了一個有趣的小插曲。

當然也是老闆之前就真還沒聽得太清楚的緣故。

老闆居然就是滿頭霧水地問他,到底是他借了人家的錢,還是他借給了別人錢。

「暈。當然是我借給了別人錢啊?」

「那你剛才為什麼說是Borrow呢?Borrow可就是借進來的意思。而Lend才是借出去,借給別人錢的意思啊。」

「那不是一回事嗎?我說Borrow的時候,是說那個騙子從我這裡Borrow過去的啊。那不就是相當於我Lend給她了嗎?」

「哎。反正你這樣的說法,挺拗口也很生僻的啦。不過嘛,現在我總算是明白了。」

但稍後,更加有趣的事情發生了。

這個男律師,居然建議Frank去酒店投訴那個員工。

既然她是騙子的朋友。

當然Frank並沒有說出Elsa的名字來。

他只是籠統又含糊地提了一句。

「這樣做會有什麼意義嗎?」

「不太清楚。但現在的問題是,你現在根本就找不到那騙子本人。」

「嗯?」

「而且,你是連她的具體地址,也都還不知道呢。」

「嗯。這就是我前來諮詢你的原因啊。」

「那你現在唯一能夠找到的,也就只是她過去的朋友之一,就是你提到的那個還在酒店上班的員工了。」

「是啊?」

「既然你只能是找到這樣一個人,那也就只能再找她想想辦法了。」

「當時就找過的,但根本就行不通啊?現在還能夠有什麼辦法可想的?」

「那是你在她身上動的腦筋還不夠了。可能投訴一下就會壓迫出來什麼新信息了。」

「不可能。她是一口咬定已經不是那個騙子的朋友了。而且,那錢也是那個騙子拿走的,又不是她拿走的。我又怎麼能夠再逼迫她?」

總裁,別想逃 「會有可能的。如果你說說的是事實,那麼她至少就存在著行為不端的嫌疑。好好利用這一點,對於她還有酒店方面來說,都是會造成一些壓力的。」

「壓力?那會有用嗎啊?再說了,這樣做過了以後,我就能能夠拿回自己被騙走的錢了?」

「那就不一定了。不過,錢是一回事,要出氣什麼的,卻又是另外一回事了。而且,最起碼你是沒有什麼新的損失,同時又還可以噁心到她們的啊。——如果她們真的還是朋友的話。」

哦,這話里的意思,就是叫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去亂投訴一番。

也不用在乎會有什麼後果。

就權當是去噁心那些壞人一把就好了。

這樣幼稚的做法,既是對Frank毫無好處,又還對他想要做成的事情沒有半點作用。

這還像是一個律師給出的意見嗎?

再走了幾家,很快Frank就發覺自己剛才的想法錯了。

其實不管門面大小,氣派與否,這些律師事務所都是一個樣的。

為什麼這麼說呢?

因為不管是在哪一家,當Frank三言兩語把自己的想法表達出來之後,他們反應和答覆,都是差不多的。

當然了。

首先人家一看到這送上門來的生意,都會表現得很開心很熱情。

但是,再說起具體的操作來,態度卻都要變得大同小異了。

那最核心的律師費用,居然一個個都開得很高。

就算Frank的報案金額,其實也不算太大。

但也不算太小好吧? 那單單的律師費用,也是會要佔到案件總金額一大半多。

這比例也實在忒高了些。

說是在搶錢,可能也不過分吧?

並且,最為重要的一點,也是讓Frank根本無法接受的,就是很可能他在花了這麼多錢,最後那結果也同樣是不會盡如人意。

——他有可能會敗訴。

因為手裡的證據不足。

也還有可能,是因為根本現在根本就找不到騙子。

重生之武道復蘇 那樣就算他最終勝訴,同時即使法院也作出了那樣的判決,也只能是不了了之。

對於一個消失得無影無蹤的人,法院又怎麼執行得下去呢?

那樣的話,搞到最後,Frank也是拿不回來那錢的。

此外還得再賠進去更多的一筆錢。

律師費用不用說了。

肯定是他自掏腰包。

這裡的法律,是不會支持他要求騙子Cylyn敗訴后一併支付的主張。

而且像是相關的訴訟費用,也都得是由他自個兒貼著。

——理論上案件的訴訟費用,是有敗訴一方承擔。

但要是通知不到Cylyn,還有通知到了,她怎麼都出庭應訴的話,就是Frank勝訴了,這筆錢,也得由他先墊著。

呵呵。

Frank都有些想要罵人了。

這裡的法律,到底是保護受害者,還是那犯罪嫌疑人的啊?

但他現在更多的念頭,卻是猶豫不決。

就是到底自己要不要做出這樣的決定,還有沒有必要走上這一條路,怎麼都覺得左右為難。

他想很想起訴Cylyn,很想出上那麼一大口的惡氣。

無論如何,都想要Cylyn為此付出代價,受到相應的懲罰。

但Frank最想的,卻是要奪回自己的損失,把那錢要回來。

這才始終是自己真正想要的結果嘛。

不過,Frank也還是會有一點意外收穫的。

當他走到大概是最後一間律師事務所的時候,恰恰就遇到了一個女律師。

一個人開的事務所。

還是個女子。

還真是一種高大上的感覺啊。

結果是人家一聽他的敘述就笑了。

「Frank,我其實是知道你的事情的。」

這是怎麼回事啊?

怎麼自己居然是早就進入到這位律師的視線了?

萌妻難馴 「因為我就是酒店的特聘律師啊。也就是專門為這家酒店服務的律師。」

「我和他們都合作很多年,彼此都非常熟悉。而酒店也算得上是我最老的客戶之一了。」

原來這位竟然就是酒店的御用律師。

或者法務顧問。

「那你知道多少我的事情啊?」

「只是聽說過一個大概。但就是不知道,你現在到底是怎麼樣一個情況。還有,又有什麼具體的想法?」

於是Frank就把自己的情況大致地說了一遍。

唉。

感覺今天他是把自己的嘴巴都快說破了。

然後又說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