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就是玉石大會了。

盛雪落記掛著要去找哥哥,一大早就醒了。

但是意外的是,孟星寒居然比她還早,她醒來的時候,身邊已經沒有了小傢伙的身影。

盛雪落起床洗漱完畢后,準備出門。

臨出發前,下意識地伸手摸了摸脖子。

她有些懊惱地找出絲巾,在脖子上繫上,蓋住了傷口,這才出了房間門。

果不其然,孟星寒正在餐廳里給她打包早餐。

盛雪落遠遠就看到了小傢伙那小小的可愛身影。

「小秦天~」她開心地喊了一聲。

孟星寒轉頭過來,看到女孩明媚的笑容,他的嘴角也露出了一抹彎彎的弧度。

可是,當視線落在盛雪落白皙修長的脖子上的絲巾時,孟星寒的眼神暗了一下。

「不用打包了,反正我都過來了,我們就在這裡吃吧!」盛雪落看著餐廳里擺放著的豐富的琳琅滿目的早餐,忍不住開心地說道。

「好吧。」孟星寒把打包盒還給了餐廳的服務員,然後拿了個乾淨的碟子給盛雪落,語氣帶著寵溺說道:「你想吃什麼,自己去拿吧。」

「嗯!」盛雪落高興地答應了一聲,拿著碟子就朝著那些漂亮的美食走過去了。

盛雪落拿了滿滿一碟子的好吃的回來,非常高興地吃起來。

孟星寒給她倒了一杯鮮榨橙汁,盛雪落接過來,不客氣的一口氣喝了一大口,才放下杯子來,沖著孟星寒笑了笑,又繼續大口地吃東西。

孟星寒盯著她脖子上那條欲蓋彌彰的絲巾直勾勾地看了半天,才忍不住說道:「你不覺得……戴上這個更引人注目了嗎?」

盛雪落愣了一下,先是順著孟星寒的視線去看了眼自己脖子上的絲巾,然後又下意識的朝著四周看過去。

早上來餐廳吃早餐的客人還挺多的,有好幾個人都盯著盛雪落看。

盛雪落還聽到有人在小聲地嘀咕:「這個人怎麼回事啊,這麼熱的天氣怎麼還戴絲巾出門啊?」

盛雪落忍不住扯了扯嘴角,將一塊牛肉塞進嘴裡,沖著孟星寒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怪我咯?」

孟星寒淡淡地勾唇笑了笑,然後伸出一根小手指,對著盛雪落勾了勾,「雪落,你過來。」

「幹嘛?」盛雪落身體很誠實地靠過去。

孟星寒把她脖子上的絲巾解下來,然後對著她的脖子輕輕呼了口氣,「不疼了吧?」

那輕輕呼在她脖子上的氣息,帶著一股熟悉的清新的味道,讓盛雪落的心有一剎那的悸動。

她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腦袋,沖著孟星寒說道:「嘿嘿,好奇怪哦,我剛才居然覺得你和我男票好像啊!」

聞言,孟星寒的身體一下子就變得僵硬。

他不動聲色地問:「是嗎?」

盛雪落嗯嗯嗯的點頭…… 盛雪落不經意地說道:「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反正就是有一剎那的感覺,不過應該是錯覺啦!哈哈!」

孟星寒沉默了一會兒,忽然開口說道:「我們等下就去玉石大會。」

「嗯!」盛雪落開心地點頭。

想到馬上就可以見到哥哥了,她就覺得心裡特別的開心和激動。

孟星寒盯著盛雪落漂亮的臉蛋看了一會兒,然後開口說道:「不過,你確定要這個樣子去嗎?」

盛雪落有些不明白他話里的意思,愣愣地說:「我這個樣子怎麼了?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嗎?」

她下意識地摸了摸脖子上的絲巾,語氣裡帶著一絲不確定地說道:「難道這個真的有那麼丑?」

孟星寒看著她搖搖頭,說:「我們要去的玉石大會明面上是最大的玉石交易會,其實這個地方去的人都不是善茬,說不準會遇到什麼情況,為了安全起見,你最好是換上男裝。」

盛雪落眼睛一亮,「你說得好有道理,真是太機智了!」

孟星寒暗暗鬆了一口氣。

主要原因還是這丫頭長得太漂亮了,而他現在又中毒了,身體變成了五歲的小孩,恐怕沒辦法保護好她。

去玉石大會的人都不好惹,最好還是讓她喬裝打扮下,遮住她絕世的美好容貌,能省下不少麻煩。

孟星寒萬萬沒想到,他做的這個決定還是惹上了麻煩,讓他後面萬分的懊惱……

盛雪落吃完早飯,就拉著孟星寒去街上,「趁還有點時間,我們現在就去買衣服吧!」

因為趕時間,所以盛雪落只是很隨意地買了兩件男裝和一頂帥氣的假髮。

她在試衣間里換好男裝,戴上假髮,又用修容粉簡單的修飾了五官和臉型。

因為上一次陪歐明宇去逛超市,她有了女扮男裝的經驗,所以這一次打扮起來更加的得心應手。

她從試衣間走出來,沖著孟星寒吹了個口哨,挑眉道:「怎麼樣?」

盛雪落在燈光下熠熠生輝,這件衣服其實挺挑人的,但是她穿起來卻痞帥痞帥的,再配上那陽光的笑容,瞬間變成了一個帥氣的少年。

旁邊的售貨員走過來,誇讚道:「先生,你穿這件衣服真的很好看!」

孟星寒的嘴角扯了扯。

盛雪落偷偷沖著他眨了眨眼睛。

嘻嘻,售貨員居然沒發現,她剛剛還是女孩子呢!

買了衣服,成功變裝之後,盛雪落就興沖沖地拉著孟星寒直奔玉石大會。

孟星寒卻攔住了她,「等一等。」

盛雪落滿眼疑惑地看著他,「怎麼了?」

孟星寒聲音微冷地說道:「王掌柜應該得到我們要去玉石大會的消息了,可是直到現在都沒有現身,說明他不把我放在眼裡。」

盛雪落有些疑惑地摸了摸腦袋,不太明白他話里的意思。

王掌柜為什麼要把一個五歲的小孩子放在眼裡?

孟星寒看盛雪落露出懷疑的表情,輕輕咳嗽了一聲,說:「我……我聽白墨表哥說,孟氏在這裡有一條礦脈,孟氏研發的不少高科技產品所需要的特殊金屬,都是從這條礦脈開採的礦石中提取出來的。」

他微微眯了眯眼睛,稚嫩的聲音中帶著一絲完全不舒服他這個年紀的陰冷和威脅,「而王掌柜管理的奇石齋就是負責這條礦脈的開採和管理工作,我覺得他是在這裡待得太舒服了,心生異心。」

盛雪落從來都沒有小瞧過,眼前這個小奶包的智商。

因為她能在聯合大學的入學考試中考到第一名,就全靠了小奶包給她那半個月的地獄式複習。

所以,當小奶娃說這些話的時候,盛雪落也非常認真的考慮了下。

她還以為,這些事情真的是白墨告訴小奶娃的。

可能就連盛雪落自己都沒有搞清楚,她骨子裡對於眼前這個粉雕玉琢的小奶娃,那種莫名其妙的信任感,到底是哪裡來的。

「那我們現在是先去玉石大會,還是先去找王掌柜?」盛雪落歪著頭,滿眼疑惑地詢問孟星寒的意見。

孟星寒淡淡地說道:「孟氏在這邊有一個分部,我們先去那邊。」

「好,那我們現在就走吧。」盛雪落點頭表示同意。

他們坐了一輛計程車,上車后,孟星寒就跟司機說了一個地址。

大約開了二十分鐘之後,汽車就停在了一處不怎麼起眼的四層小樓前面。

他們下車,朝著小樓走了過去。

「你們是什麼人?」隨著一聲呵斥聲,門口守著的人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孟氏總裁……」孟星寒突然想起盛雪落在身邊,趕緊在後面又補充了兩個字:「……助理。」

還好他中間停頓的時間並不長,所以沒有引起盛雪落的注意。

守衛的人微微愣了一下,彼此之間互相看了一眼,然後收起了臉上緊張戒備的神色,有些遲疑地打量了他們一眼。

盛雪落挺起小身板,拉著小奶娃的手,站得筆直。

守衛的人看了說話的小奶娃一眼,隨後就把視線放在了旁邊的盛雪落身上。

守衛當然不會以為孟少爺的助理是眼前的小包子,而是很自然的把女扮男裝的盛雪落當成了孟少爺的助理。

一世紅妝 他們朝著盛雪落恭恭敬敬地說:「原來是您來了。」

盛雪落眨了眨眼睛,才反應過來,他們是把她當成孟星寒的助理了。

她輕咳了一聲,壓低了聲線,用近似於男聲的聲音說道:「嗯,王掌柜在嗎?」

「在,您裡面請。」

守衛的人伸手比了個「請」的手勢,「您請。」

盛雪落輕輕地點了點頭,拉著小奶娃的手,「走吧。」

這時候,在四樓上。

婚來婚去,冷戰首席上司 「哼,爸爸不許我出去玩,我偏要去!」一個少女甩了一條繩子,努力地想用四樓上爬下來。

然而,下一秒,她的腳下一滑,整個人就毫無徵兆地從四樓的陽台上掉了下去。

「啊啊啊啊!」少女發出了一聲尖叫,從樓上直接墜落。

盛雪落正準備往裡面走,忽然聽到從頭頂傳來的一聲尖叫聲,她下意識抬起頭…… 盛雪落的瞳孔一閃,就看到一個嬌小的身影迅速從樓上掉了下來。

「小心!!」盛雪落當時腦子裡完全沒有任何想法,身體已經下意識地沖了上去。

幸虧她修鍊了內功,身體的速度和敏捷都得到了極大的提升。

盛雪落縱身飛起,腳尖在牆上輕點了幾下,利用身體的慣性朝著那抹嬌小的身影撲上去。

從樓上不小心掉下來的女孩,以為自己這次死定了。

她啊啊啊的尖叫著,緊緊閉著眼睛,不敢睜開。

直到……她感覺到自己跌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

女孩只感覺自己的身體,忽然重重撞進了什麼人的身上,隨後,身後傳來讓人溫暖又安心的氣息。

女孩無法置信地睜開眼睛,看清楚眼前的俊美少年,整個人都呆住了。

少年穿著一件設計簡單的白色襯衣,嘴角微微上揚,一張俊美清秀的臉上帶著慵懶悠然的笑意。

女孩從樓上掉下來,到被接住,再到安全落到地上,不過幾秒鐘時間。

在這短短几秒鐘時間,卻讓女孩感覺一眼萬年。

這……就是一見鍾情的感覺嗎?

盛雪落將女孩放在地上,扶著她的肩膀,看著她被嚇到慘白的小臉,聲音低低地問道:「小妹妹,你沒事吧?」

女孩看著眼前那張俊美清秀的臉,只覺得心臟中了一箭!

她馬上決定,她愛上這個少年了!

「你還好吧?」盛雪落皺了皺眉,伸出蔥白般的手指,在女孩的眼前晃了晃。

啊啊啊!

果然是自己一見鍾情的人,就連手指都長得這麼好看!

女孩原本不是手控,但是看到眼前「小哥哥」的手之後,馬上決定從今以後自己就是個手控了。

「沒事……」女孩抬起頭,沖著盛雪落揚起一個略帶羞澀的笑容來。

「沒事就好,以後不要爬那麼高啦!」盛雪落覺得女孩長得挺可愛的,爪子不受控制地輕輕摸了摸她的頭頂。

啊啊啊!

竟然是摸頭殺!!

小哥哥太會撩了!

盛雪落完全不知道女孩那滿滿的內心戲,沖著女孩揚起一個帥氣的笑容,然後轉身就要走。

「哎,小哥哥,你等等!」女孩急忙喊道。

盛雪落愣了下,才意識到女孩是在喊自己,她一臉疑惑地轉身,問:「你還有什麼事嗎?」

女孩一臉小臉上滿滿都是紅暈,沖著盛雪落滿眼期待地問道:「那個……小哥哥,謝謝你救了我,你叫什麼名字?」

盛雪落笑了下,回答道:「我叫小落。」

「小落……」女孩紅著一張臉,輕聲念了一遍這個名字。

小哥哥就連名字都特別好聽!

「我……我叫王嘉嘉。」女孩羞澀地看了盛雪落一眼,剛剛張了張口,還想說點什麼的時候,忽然剛剛在門口守衛的那兩個人就非常緊張地沖了過來。

「小姐,你沒事吧!」

「我沒事。」

盛雪落退開后,朝著女孩淺淺的笑了下,就朝裡面走去了。

「小姐,你以後不要這樣了,你要是想出去玩就走正門吧,我們不敢再攔著你了。」守衛心有餘悸地說。

王嘉嘉看著盛雪落離開的背影,朝著兩個守衛問道:「那個小哥哥是誰啊?我怎麼以前沒有見過他?」

守衛回答:「他是孟氏總裁的助理,是來找老闆的。」

王嘉嘉一聽,就會很高興地說:「是來找我爸爸的?小落哥哥這麼年輕就是總裁助理,好厲害!」

盛雪落和孟星寒走進了大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