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北,你不要這樣,你聽我說,蘇暖死了,我不想再讓你想到她,還有她做過的那些事情,當時情況緊急,蘇暖必死無疑,你只需要合適的心臟,就能活下來,這是你父親蘇雲天的選擇,他心裡清楚,他欠你的,所以,他決定把蘇暖的心臟,捐給你,北北,既然這是眾望所歸,你就好好的活著,不要再胡思亂想了,你就當,身體里的這個心臟,是陌生人的,好不好?"路南難受的說道。

他就知道,蘇北知道真相后,很難邁過這道坎。

蘇北苦笑起來。

"我就說,什麼人的心臟,怎麼會這麼合適,我幾乎感覺不到身體的排斥現象,也對啊,我和蘇暖是同卵雙胞胎,從生物學的角度來講,我們的DNA相似度,高達百分之九十多,怎麼能不合適呢!"蘇北自言自語的說道,她的目光看著虛空,看起來非常迷茫和難受。

路南心疼的將她抱在懷裡。

"北北,你別這樣,你這樣,我真的很難受,這件事情,已經過去了,無論如何,你都要接受,我本來是不想讓你知道的,但是,現在既然你知道了,那就坦然接受吧,這個世界上的事情,都是有因果循環報應的,你就當,蘇暖為她所種的惡果,付出了代價,好不好?"路南看著蘇北,努力開解她。

蘇北看了路南一眼。

"我沒有怎麼樣,我就是心情很複雜,路南,你理解不了,這六年的時間裡,我跟蘇暖之間,太過於複雜,最後竟然變成這個結局,你真的明白不了,你別管了,我會慢慢好起來的!"蘇北說完,轉身向著病床走去。 叢韜翻開文件,看到文件上有些需要巡查的項目內容,大概就是類似以前倉庫盤貨做記錄,不過,要在下班前完成這幾個賣場巡查,恐怕光靠他一個人有些難,「還有誰跟我一塊去?」

對方一臉不耐煩,好像叢韜問多一句都回耽誤他寶貴的時間,「沒有提醒,就是沒有,不要一直問,我很忙。」說完后就拿著文件離開。

從他來到這個運營部以後,他就感覺自己像個外來人口與這些人格格不入,除了運營部的負責人在管理層的時候,因為經常開會和私下聚會會碰面算老相識以外,運營部的其他人似乎都不歡迎他的到來,幾乎每個人都是一邊走路一邊說話,恨不得少說一句是一句。

這巨大的工作環境反差讓叢韜臉色特別難看,坐在位置上多嘆一口氣,都擔心自己會耽誤時間無法完成工作,叢韜翻出出差單,在手速飛快填寫出差單時,叢韜忽然笑了。

他連自己手上的事情都沒時間做完,居然還想幫紀總解決問題?

再說了,他現在就是一個誰都能差遣的小職員,又有什麼資格跟對方的負責人談這件事,誰會買賬?

越想越覺得自己剛剛給紀總打電話時特別像個小丑,叢韜搖頭嘆氣臉上是對自己看不清狀況的嘲笑。

紀澌鈞電話掛斷後,立刻給南豐璇打電話。

看到紀澌鈞掛斷電話,再次想提醒紀澌鈞的費亦行看到紀澌鈞在打電話,又再一次收聲看回前方,仔細聽著後頭的談話內容。

南豐璇開著車回市區的路上接到紀澌鈞打來的電話,一頭霧水,「什麼?亞維和SY合作?」

身為這次項目合作的主要負責人的南豐璇居然不知道這件事,不管是因為什麼原因,如此重要的事情南豐璇居然不清楚,那就是對工作有疏忽,「南總,請儘快確認這件事給我一個答覆。」

「抱歉,是我這邊的疏忽,馬上就處理。」電話掛斷後,南豐璇立刻給南清和打電話了解這件事。

沈佳樓正門人多,一般都是在後門進入,車子靠邊停下后,費亦行來到後排,看到紀澌鈞下車后,語氣關心問了句:「紀總,需要我去跟進這件事?」

「了解清楚是怎麼回事,負面新聞已經夠多了,我不想再看到有什麼新聞出來動搖集團股價。」

「是。」不清楚前因後果的費亦行在跟著紀澌鈞進去時給卓翰危打電話了解這件事。

老夫人說想聽戲,可是外面實在是太多人了,又擔心這兩天的負面新聞會讓她們現身引起轟動,駱知秋便點了包房唱戲,安排了一男一女進來房間唱戲。

大家在聽戲,坐在一旁駱知秋看到包房門開了條小縫隙,坐在老夫人旁邊的羅拉要起身過去處理就被駱知秋揮手打斷,駱知秋還沒起身,一旁的丁如意就眼疾手快,「舅媽,您坐著吧,我去看看怎麼回事。」

駱知秋要去那很正常,可丁如意搶著要去,未免就管過頭了,畢竟這才剛結婚,想要表現那很正常,可這事事搶著干,太殷勤就容易成了動機不純,羅拉有意提點一二句,只是話沒出口就被駱知秋打斷,「也好。」

既然駱知秋同意了,那丁如意便起身出去。

遠處的紀佳夢正抱著胳膊在聽戲,看到對面那幾個竊竊私語不知道說什麼的人,總覺得她們背地裡在說自己壞話,當看到丁如意走去的方向,門口開了一條小縫隙,門口的保鏢站在那裡等著,紀佳夢就大概知道是有什麼要緊事要處理,因為這樣的畫面,時常都能看到,只不過一直都是駱知秋去應付,現在居然讓丁如意去了,本就對丁如意出身不滿的紀佳夢,更是雞蛋裡挑骨頭,嘀咕一句:「什麼玩意。」

保鏢看到丁如意出來,將門推開,後退兩步。

出來后,丁如意順手將門帶上,問了句:「什麼事?」

「紀總來了。」

「知道了。」想起之前跟著出來,駱知秋知道紀澌鈞要來,都會叫人安排紀澌鈞要吃的東西,為了表現出自己並不比駱知秋差能面面俱到,丁如意轉身看了眼守在不遠處的服務員。

接收到丁如意視線的服務員提步上前笑著詢問一句:「您好,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到您的?」

「菜單給我一下。」

「好的。」服務員從口袋掏出一張陳列數十種菜品的菜單以及一隻鉛筆遞給丁如意。

雖然認識紀澌鈞那麼多年,可她和紀澌鈞相處的時間並不多,紀澌鈞喜歡吃什麼,她總覺得自己知道,但是當真的要點菜才意識到,自己壓根連一道菜都說不出來。

努力回想之前餐桌上的東西,才東湊西湊選了幾樣,最後一樣是她特別有信心的,「再準備一杯……」算了,現在要也未必能在這種地方短時間找到那麼高級的咖啡,「隨便一種,只要是手磨咖啡就行了。」反正紀澌鈞會不一定會喝。

「不好意思,我們這裡沒有咖啡。」隨便那種手磨咖啡也沒有。

聽到這話丁如意忍不住笑了,「沒有,那就去準備,為客人服務,不是你們酒樓的宗旨嗎?」

「實在是不好意思,我們……」服務員的話還沒說完,一個年輕的男人聲音插了進來,「沒問題,馬上安排。」

丁如意這才滿意離開。

服務員一臉擔心看著身旁的男人,「主管,我們這裡不提供咖啡,這樣做是有違規定。」

「你去外面買一杯速溶咖啡,我自有辦法應對。」

「啊,速溶咖啡?可是她說要手磨咖啡,我看她的樣子,當時可能還有別的要求沒說。」

「按我說的去做就行,其他的你不用操心,總之今天,這間包房也會是OK狀態結束服務。」

「那就萬事拜託你了主管。」

男人點了點頭,看到有人過來,催促服務員快去買咖啡。

服務員剛離開,男人就看到過來的人,雙手放在身後跟對方點頭打招呼,「下午好,歡迎光臨。」上前為紀澌鈞開門。

低頭看手機的紀澌鈞,聽到開門聲,餘光掠過開門的人,「謝謝。」

因為有人過來,哪怕眼前這個人是沈佳樓的工作人員,但費亦行看對方的眼神仍舊保持警惕,當他看過去的時候,對方的長相讓費亦行忍不住微微皺起眉心。

登堂入室 總裁,別太囂張 怎麼覺得,眼前這個人好眼熟,像是在哪兒見過,但是一下又想不起來?

「不客氣,祝您愉快。」紀澌鈞進去后,男人看到費亦行還盯著他看,露出標準的服務笑容,「客人,有什麼事情嗎?」

「沒有,謝謝。」確定自己沒看過對方,或許是大眾臉長得像誰罷了。

男人笑著將包房門關上后回到他該站的位置繼續站著。

紀澌鈞踏入包房時,包房裡正唱著戲大家都聽得入迷,冷著臉的紀澌鈞一進來,整個包房的氣氛都變得嚴肅讓人無法放鬆。

駱知秋看到紀澌鈞進來,是那種習慣性的從位置起身。

駱知秋一起身,除了老夫人以外,紀佳夢和丁如意也跟著起身,只不過起身後,紀佳夢就立即拉著一張不情願的臉坐下,而丁如意則是和駱知秋一樣規矩站著。

紀澌鈞來到老夫人對面,直接擋住了老夫人看戲的視線,老夫人瞥了眼紀澌鈞,「自個找位置坐著,別擋著我看戲。」

他可不是來陪老夫人聽戲,也不想在外人面前演戲,目光看向一旁的駱知秋,「叫她們散了。」

「雅寧姐還沒來,要不,等她來了再叫她們散……」駱知秋的話音落下時,包房門就傳來敲門聲,接著包房門被推開,董雅寧拎著包包進來。

「雅寧姐。」駱知秋一臉笑容跟董雅寧點頭打招呼。

沒想到紀澌鈞居然也在這裡,看來駱知秋沒有騙她,是有要緊事商量,董雅寧跟在座的點頭打招呼后就來到紀澌鈞身旁和老夫人打招呼,「老夫人。」

人到齊了,那就是一齣戲,也無需再聽別人唱戲,老夫人揮手示意戲台上的人可以走了。

丁如意來到董雅寧旁邊,雙手搭在董雅寧胳膊上,「快坐吧。」

「好。」董雅寧跟著丁如意走的時候,還伸手碰了碰紀澌鈞的胳膊,「你也找地方坐下吧。」

「嗯。」紀澌鈞應了一聲。

一個年邁拉二胡的長者和一個二十一二出頭的年輕女人從台上下來時,路過紀澌鈞身後,年長的走在前面,後頭那個女人的手絹掉了,正好飄到紀澌鈞的皮鞋旁邊。

女人一臉歉意快步來到紀澌鈞面前,「對不起紀總。」

紀澌鈞看了眼那個女人。

對方的臉瞬間紅了,還羞答答愣在那裡看著紀澌鈞,好像等著紀澌鈞幫她撿手帕。

包房裡的其她人也看著這邊。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紀澌鈞會撿起手帕的時候,紀澌鈞修長的大腿直接邁過地上的手絹,走向老夫人旁邊那個沒人坐的位置。

沒想到紀澌鈞居然直接就走了,看到那個女人臉上尷尬的臉色,紀佳夢頓時覺得心裡特別痛快,面對這種女人就該用舉動狠狠打臉她們貪慕虛榮的臉。

女人臉色難堪,撿起地上的手帕后趕緊離開。 看著蘇北的背影,路南無奈的搖搖頭。

自己隱瞞了這麼久,卻沒想到,一時大意。

只不過,現在這樣也好,至少,他不會再為了隱瞞蘇北,內心矛盾掙扎。

他其實,多多少少還是能理解蘇北的心情。

你非常憎惡一個人,他處處跟你作對,想盡辦法設計你。

可是,最後他卻死了。

而且,還為你能活下來,貢獻了他最後的一點價值。

雖然那個人不是主動貢獻的,可是,自己卻平白無故的受了。

這心裡,肯定是難受。

不過,路南相信,一切都會過去的。

其實,蘇北檢查完之後,路南去送方平衍,蘇北打算去問問,自己能不能今天下午出院。

結果,就聽到了方平衍和路南的對話。

在路南的嘴裡,得到了肯定答案,知道自己身體里,現在跳動的心臟,就是蘇暖的。

蘇北感覺異常複雜,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麼心情。

她回去躺在病床上,一言不發,也沒有力氣,去問今天能不能出院的問題。

蘇北一晚上的時間,都悶悶不樂。

路南在網上,找了好多笑話,可是,他給蘇北講了,她根本沒有反應。

第二天一早,蘇北似乎有點想通了。

她眼睛有點紅紅的看著路南。

"路南,辦出院手續吧,我想回家了!"蘇北說。

路南高興的趕緊點頭。

"好,我這就去辦出院手續!"路南快速的說道。

路南辦完出院手續回來后,看見路西西已經帶著自家小公主,來接蘇北出院了。

路紫蘇一看見路南,就歡快的撲騰起來。

情纏首席:甜寵金屋小嬌妻 "爹地,爹地!"路紫蘇揮動著小胳膊,感覺異常興奮。

路南快步走過去,一把將她抱起來。

"哎呦,我家的小祖宗,怎麼又變沉了?"路南笑著說。

路西西笑著看向路南。

"這兩天,新來的小保姆,給她變著法的做好吃的,生怕我們會辭退她!"路西西笑著說道。

路南挑了挑眉。

"只要她做的好,紫蘇喜歡她,那就讓她繼續干吧!"路南說。

路西西點了點頭。

蘇北看見自家女兒,這麼可愛的小模樣,心裡那些不快和難受,也都消散了很多。

蘇北出院后,路南直接將她接到市中心公寓,他們一年前住的地方。

蘇北看著這個熟悉的地方,心裡複雜極了。

路南推開門的那一瞬間,蘇北突然轉過頭看著他。

"蘇暖前段時間,是不是住在這裡?"蘇北問。

路南快速的搖頭。

"沒有,她一直以你的身份,住在對面的公寓樓,不過,我知道她的身份后,就讓人開始重新裝修了,以後,我們可以兩邊住,你覺得好不好?"路南轉身看著蘇北,說道。

蘇北皺著的眉頭,鬆了松。

"好啊,我沒意見!"蘇北說。

他們回到家之後,蘇北就進房間休息了。

蘇北幾乎是前腳剛進房間,他們家新來的小保姆,後腳就來了。

她一看見路南,目光立馬變得熱切歡喜。

"路先生,我聽說夫人出院了,今天特地去買了一些補身體的菜,給你們好好做點飯菜!"小保姆說道。

路南看了一眼小保姆。

這個小保姆,是路西西從網上找來的,在這之前,他也是回家取衣服的時候,見過一次。

小保姆名叫林靈,是個勤快的姑娘。

而且,聽路西西說,她這幾天,將小紫蘇,照顧的也不錯。

路南點了點頭。

"去做飯吧,不過,今天晚上的飯菜,就不用做了,晚上我們要回老宅吃飯!"路南說道。

林靈愣了一下,趕緊點點頭。

路西西轉身,吃驚的看著路南。

"哥,我們今天就回去嗎?我還沒用做好準備!"路西西苦著臉說道。

路南沒好氣的看了她一眼。

"都給了你將近一個月的時間準備了,你還沒有準備好,我看你準備到明年,估計也準備不好了,不許再多說了,晚上跟我一起回家,我會帶著北北和紫蘇,到時候,她們會為你分散一點注意力的,不然的話,你這輩子,估計都不敢見爸媽和奶奶了!"路南無語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