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子朝賭桌上面一個中年男子模樣的客人努了努嘴。

順著那個方向看過去,那個客人現在玩得正是興高采烈。

身材並不高大。

也不是一般情況下的大腹便便。

反而是有些乾瘦。

從那人的體態,還有衣著服飾上面,都看不出來會是有多麼富有。

堆放在面前的籌碼,也不見得是有多大的一堆。

好像那個人每次下注的時候,都是要猶豫一陣。

要反覆地從籌碼裡面挑挑揀揀,最後才能投得下去。

這算是捨不得,還是已經輸到心痛了呢?

那個人的長相,除了有些陰沉發黑意外,也不見得有多英俊。

更無法讓人準確地判斷出,是一個純種的亞裔,還是和歐美的混血人。

當然也有可能就是F國人。

來自其他地方,或者乾脆就是宿務。

不過,Frank一番觀察下來,心裏面已經是確定無疑地認為,那個中年男子,無論如何都是配不上這個女孩子的了。

不說有沒有其他的關係,單單就說這樣的一同出場,就是畫風極不協調。

「男朋友?」

女孩子遲疑了一下。

還是搖了搖頭。

「不是。現在還只算是朋友。」

呵呵,又是什麼朋友的說法。

Frank對這個朋友的說法,早就已經厭煩至極。

尤其是這些本地女孩子口中所謂的朋友,就真是無比複雜的了。

反正跑不了的至少也會是那麼的意味深長。

可以是比C國的男女朋友的關係,還要親密和隨便。

也可以真的就像是普通的朋友那樣的簡單。

還可能是出於利益和相互滿足的需要一類的關係。

就像是Anna和同事Tony的關係。

Frank不動聲色地把一瞬間湧起來,關於Anna的念頭拋開。

立即換了一個問題。

但心裏面已經是認定了,這個女孩子肯定是有些複雜,和那個中年男子也還是有些曖昧關係的了。

「你還是一個學生嗎?看起來你還是年齡很小的樣子。」

「嗯。不過現在已經放假了。」

這下Frank就算是徹底明白了。

看來,這也可以算是學生工的其中一種了。

通過陪伴一下所謂的「朋友」,來換取收入,或者是其他種類的報酬。

比如食物,衣物還有首飾等等。

這豈不就是和剛才Jackson去招惹的那個小女孩,是差不多的情況嗎?

只是,眼下這個女學生,表面是如此的清純。

怎麼都不應該和那樣骯髒的事情掛起鉤來的嘛。

真是對自己,還有對Frank這樣的觀眾,一點不負責任的同流合污。

Frank不禁在心裏面是好一陣的惋惜。

既是在想著那「卿本佳人,奈何做賊」的說法。

當然更是在惋惜著,為什麼自己沒有在那個中年猥瑣男之前,認識她這樣的朋友呢?

說不定,那樣他就挽救了一個失足少女了。

然後也就自然而然地再一次想起了Ane。

忍不住就開始默默地祈禱起來。

希望Ane可不要去結交這樣一些朋友。

不過,想想他也稍稍有些心安。

根據之前對Ane的了解,好像Ane並沒有什麼朋友。

和同事的關係也是很淡泊。

可能她那樣孤傲的性格,獨來獨往的習慣,也還是不屑於交往那樣的朋友吧。

這樣的擔憂,其實實在是有些可笑了。

Ane現在和他Frank,應該算是沒有任何的關係好不好?

憑什麼他還要這樣擔心過來擔心過去啊?

於是,Frank很快也就回過神來。

再和眼前這個女孩子隨便地聊了兩句,就要轉身離開。

連留下對方的聯繫方式的興緻都沒有了。

Frank可不會像是Jackson那樣的饑渴。

更是做不出來,教唆對方拋棄了現在的朋友,跟著自己跑路的行徑。

更何況,他現在已經越發是認定了她不過就是想象當中的那種女子。

而稍後那個中年朋友,就會帶她一同離開。

對於這樣的女子,自己又怎麼會有挖牆角的心思?

畢竟,Frank雖然不是一個道德高尚的人。

卻是很有些道德潔癖來的。

聽起來,這樣說好像是在開玩笑。

也可以說是他嚴於責人,寬於律己。

對待自己和別人是有著道德上的雙重標準。

但的的確確就是他心靈世界的真實寫照。

而且,很多時候,現實中的生活,不就是要這樣的開著人們的玩笑嗎?

就拿這個女孩子來說吧。

她看上去就是那麼的完美,如此的攝人心魂。

理論是絕對是應該被人認真地加以疼愛和憐惜。

然而,實際上她不過就是一個類職業工作者啊。

如果這都不算是生活在同大傢伙開玩笑,又能夠算是什麼呢?

最起碼的,絕對算是老天爺在暴殄天物了。

只是,對於這樣的巨大失誤,在資源配置方面的巨大紕漏。

像是Frank這樣渺小的人,除了無可奈何之外,又能夠做些什麼呢?

想想就覺得心裡很不舒服。

而且,越想越不舒服。

還不如來個眼不見心不煩。

於是,Frank就收拾起那些遺憾和無謂的喟嘆。

頭也不回地往回走。

整個賭場的一樓,看來就是這些花樣了。

現在離和Jackson約定的碰頭時間。還早了一點。

Frank覺得有些無聊。

乾脆就跟著一個送餐的服務員,上到樓上的餐廳看看。

說是樓上,但那卻不算是正兒八經的二樓。

二樓是清一色的VIP貴賓廳。

也不知道他這樣只是來開開眼的客人,能不能夠混得進去。

這餐廳所在的樓上,只能算是一樓和二樓之間的夾層。

還是其中一部分的空間。

但卻是非常巧妙地和二樓的貴賓廳區域,融合成為了一體。

走在裡面,並不會感覺到存在特別的落差。

真是搞不懂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設計。

看來現在也不是用餐的高峰時期。

畢竟,這都算是凌晨時分。

最多就是有樓上樓下的客人,陸陸續續點上一些夜宵和點心。

豪華的大餐,還有自助餐什麼的,眼下是不見蹤影的。

不過,人家這裡的夜宵也還是帶有一些C國特色。

或者確切說來,是某港特色。

什麼海鮮粥,蔬菜粥一應俱全。

居然還有港式酒樓裡面常見的蒸菜。

擺在一個一個的竹制的小蒸籠裡面。

像是蒸元貝還有扇貝,甚至是獅子頭,雞爪都是可以見到的。

吃飯的地方,也就是所謂的用餐區,實際上就是設在貴賓廳的大門口處。

也算是整個二樓的大堂區域吧。

擺放了不少的桌椅。

簡直就像是食堂一樣。

除了那些樓上樓下需要送餐的客人,其他客人都是自己買好食物,在這裡用餐。

旁邊就是選餐區。

陳列著剛才看到的各種熱食,稀粥還有蒸菜。

以及豆漿,果汁,酒水飲料等等。

而大堂的過道一側,就是貴賓廳的大門了。

現在正是半開著。

忍不住心裡的好奇,Frank還是打算進去一探究竟。

畢竟都到了門口不是?

只是,進去轉了一圈,他覺得也還就只是那麼普通平常的一回事罷了。

裡面倒真是有不少的小房間。

門口上寫著的標識,除了是房間的編號之外,還加了各種附註。

就是門關了個嚴嚴實實,客人也可以知道裡面是個玩什麼樣遊戲的去處。

百家樂,二十一點還有梭哈一類的,肯定是不會少的了。

但讓Frank很有些吃驚和錯愕的,是這裡面居然還有麻將!

是的。

他使勁揉了揉眼睛。

上面的標識怎麼都不會被看成是其他的賭具。

而且,儘管門是緊閉著的。

卻可以在門口聽到隱隱約約的洗牌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