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可怕,那你為什麼還要過來?」陸方對著小月兒問道。

「之前的時候我看到你來這裡啊,但是我有些害怕你是壞人,偷偷摸摸的跟過來的,可是現在我才知道你是個好人呢,當時我看到你在村子裡面,那裡面是沒有出現鬼魂的,所以我才敢帶你出來呢。」

「原來如此。」

陸方終於把所有的事情全部都搞清楚了,這時才鬆了一口氣。

「不對。」

快要靠近村子的時候,陸方渾身寒毛都豎了起來,聞到了一股血腥的味道眼眸之中帶著凝重。

「這裡怎麼可能會有血腥的味道,難道是出事了?」

小月兒臉上還帶著一些歡樂蹦蹦跳跳的向前面走去,可還沒有走到前面,就被陸方一把抓住了手。

陸方的手抓得比較緊,兩隻手觸碰到一起,讓小月兒的臉一下子就變得紅了起來,看著面前的陸方,帶著一些慌張。

「在幹嘛呀。」

小月兒紅著臉說道,整個人都帶著一些緊張。

「前面出事了。」陸方整個人帶著凝重說道,就在這前方路上,感受到了一股若隱若,無危險的氣勢,這氣勢之中蘊含著龐大的殺意。

陸方在無數的戰鬥之中,早已經對這種殺意熟悉非常。

特別是聞到這鮮血的味道之後,整個人更是提起了自己的精神,根本不敢絲毫放鬆,警惕的向前面走去。

小月兒聽到這裡,一時間整個人都是驚了。

「你的意思是說這裡很可能出事了?那大長老,長老們,還有星星、樂樂他們該不會出事了吧?」小月兒說到這裡,整個人都是一顫,就要發勝現在前面跑去,這讓陸方一下子愣住了。

「這女人怎麼這麼莽撞?」

想到這裡,陸方一把抓住了這女人的嘴巴。

「不要往前面沖,給我閉嘴。」陸方帶著緊張,對小月兒不客氣的說道。

「嗚嗚嗚…」

小月兒的力氣雖然大,但是在陸方爆發出自己實力的情況之下,小月兒還是掙脫不了,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整個人都帶著一些哭腔,看著陸方的眼神,就有些憤怒。

「我只是為了救你,你想一想,你要是也上去了,肯定是死路一條,到時候你怎麼為你村子里的人復仇?」陸方說道。

空氣中瀰漫著的血腥的氣味,已經越來越濃郁,即便是在這裡,也能夠清晰的聞到。

這股血腥的味道小月兒也聞到了,臉色愈發的變得慘白了起來,眼眸之中帶著不敢置信,緊緊的捏著自己的拳頭。

「跟我來。」 陸方抓住了小月兒的手臂,對著小月兒小聲的說道,帶著小月兒偷偷摸摸的向著另外一邊而去,聞到空氣中血腥的味道之後,小月兒整個人就好像是失去了魂一般,陸方說什麼似乎也沒有聽到,就這樣跟著陸方離開。

果不其然,天空之中飛過了幾道遁光。

遁光飛走的方向正是小月兒所在的村莊,從這遁光表現來看,這些人絕對是鍛神七重以上的實力。

能夠派出這樣的一群人過來進行屠殺,這些人的實力絕對不弱。

陸方並不想面對這樣恐怖實力的人,至少現在還不是時候,看到這些遁光離開,陸方才拍了拍小月兒:「現在可以回去看看了。」

「你個壞蛋,你個混蛋,你就是壞人。」

小月兒轉過了頭,抬起手不斷的打在了陸方的身上,感受到小月兒的憤怒,陸方並沒有回應什麼,任由小月兒打他自己的身上。

「你不想看一看到底發生了什麼嗎?」陸方開口說道。

原本不斷用拳頭打在陸方身上的小月兒,一時間淚流滿面,手中的動作都是停了下來,捧著自己的臉,就是哭了起來,沒過多久,小月兒站了起來,用力的擦著自己的眼淚:「走吧,我相信你。」

陸方小心翼翼的帶著小月兒向著小月兒村子的方向走去。

陸方之所以敢讓小月兒回去,其實是經過天老的確認,這個村子裡面已經沒有了修鍊者的氣息,全部都是撤離了,所以才敢帶著小月兒回去。

走進這村子裡面,到處都是殘磚破瓦,似乎經歷過一場大戰,到處都是破碎的痕迹,地面上坑坑窪窪,武器插在地面之上。

「這是星星的家裡,這是樂樂家裡。」

小月兒一邊走一邊,臉色變得冰冷起來,越來越憤怒。

「這些事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在這裡做出這樣的事情?」小月兒一下子跪在了地上,整個人似乎是被抽掉了精氣神,看著陸方喃喃的問道。

面對面前這個善良的小月兒,陸方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證道大陸就是這樣,弱肉強食是修行界至古不變的法則,沒有誰可以違背,陸方有些沉默。

「相信我,這些事情會過去的。」

陸方把小月兒擁抱在自己懷裡,輕輕的拍著小月兒的肩膀說道。

「小月兒,你回來啦。」

就在這時,陸方和小月兒的耳旁之中,傳來了一聲蒼老聲音,似乎是有一個老者在跟兩人說話,聽到這個聲音的一瞬間,陸方皺起了自己的眉頭,眼眸之中,帶著凝重向著前方看去,整個人渾身都是繃緊。

這老人的聲音實在是太過於詭異,就像是鬼魂一般忽遠又忽近。

「大長老。」

小月兒突然睜大著眼睛看向了前方,掙脫了陸方的懷抱,向著前方跑去,就在不遠處的地面上躺著一個老頭。

只見這老頭躺在地面上,已經奄奄一息了,從陸方的眼睛看過去,其實跟死亡已經沒有區別了。

「大長老,我不應該離開村子的,我應該和你們一起同生共死的。」

小月兒跪在大長老身旁帶著一些哭訴的語氣說道,只見大長老艱難的抬起手,輕輕的撫摸著小月兒的頭髮上面:「你沒有回來更好,你要是回來恐怕也會和我們一樣了,你只有活著,才能夠為我們復仇。」

「這些人是旁邊天蛇城的李家,這個家族就是為了奪取村子裡面的寶物才會過來。」大長老開口說道。

「什麼寶物?」小月兒帶著一些哽咽問道。

「其實我們之所以會留在這裡,是為了等待一件寶物的出現,一起過去這麼多年,終於等到了寶物出現,可是沒有想到這李家就突然襲擊了我們,這樣寶物可以讓人直接蛻變升華自己的血脈之力,有更大的機會突破靈神期。」

大長老喃喃自語的說道,張開了自己的手。

就在大長老的手中出現了一個黑色的寶石,看到這個寶石的那一瞬間,陸方臉色一怔「這寶石自己見過,這個寶石正是自己之前焚燒的大鼓之後獲得的寶石,在陸方的手中,帶著淡淡的黑色光芒。」

「這一顆寶石不能夠放入空間戒指之中,等到快要突破凝神期的時候,就可以直接服用吃下。」

大長老說到這裡,突然就是捂住了自己的胸口咳嗽了兩聲。

「小月兒,你如果要為村子裡面復仇,就帶著一顆寶石去玉龍城,玉龍城王家是主家,一直留著我們在今日,就是為了等待這些寶石的出現,你只要帶著這顆寶石過去,玉龍家是會願意為我們復仇的。」大長老說到這裡,就是猛的再次咳嗽了兩聲。

鮮血不斷的吐了出來。

「其實我還要告訴你一件事情。」大長老說到這裡,呼吸變得愈發的急促了起來,眼眸之中帶著一些痛苦之色,似乎是在強忍著自己身體之類的痛苦。

陸豐連忙伸出手,點在大長老的身上,度過去了一些功力。

「小夥子,謝謝你了。」

大長老對著陸方點了點頭,帶著喘息說道。

「小月兒,其實你並不是我們村子裡面的人,你是我在小時候撿到的,撿到你的那一天紅晶樹林被月光所籠罩,而且你的身上有著一個玉牌,上面有一個月字,所以我才會叫你小名小月兒。」

「玉牌就在你的脖子上面,或許有一天你碰到你的家人,你的血脈,親人可能會認出你來,你一定要保重。」

大長老只來得及說出最後的一句話,一口鮮血噴了出來,整個人直接倒在了地面上,一時間沒有了氣息。

小月兒緊緊的抓住了大長老的手,一時間就是大聲的哭了起來。

「小子,那些人又回來了。」

就在小月兒哭著的時候,陸方正要安慰小月兒,但是耳旁卻傳來了天老急促的聲音,原來是天冷發現了有人來了。

「快走,有人來了。」

陸方一把拉住了小月兒的手,對著小月兒催促的說道。

「我不走,大長老的屍體還在這裡,我怎麼能夠離開這裡?我要幫大長老埋葬,我要為村子裡面做最後的一件事情。」小月兒帶著哽咽說道。

「啪!」

「所以你就要辜負大長老的心意,死在這個地方嗎?」陸方的臉上帶著冰冷,對著小月兒呵斥著。

「你還記得大長老對你的託付嗎?讓你去玉龍城找王家,難道你不就不想復仇嗎?」

陸方的語氣有些重,小月兒一時間愣住了,抬頭看著面前的陸方,似乎要從陸方的臉上看出點什麼。

「我明白了,大長老的心意我不會辜負的。」

隨著陸方的話,小月兒很快就回過了神,小月兒雖然是一個沒有心計的女人,但並不是愚蠢的女人。

兩個人趕緊離開,小月兒一路上都沒有說話。

一直逃出了村子,這是要逃出這村子的時候,陸方突然就聽到天空之上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一下子就拉住了小月兒,躲在了一旁。

此時的陸方十分的謹慎,躲到一旁的時候,用東西直接蓋在了兩人的身上。

「快用你的道袍蓋住兩個人,然後催動你的功法,讓這道袍顯示出他真正的威力。」天老開口說道。

陸方早已經在天老的指點之下,摸清楚了這道袍的功效。

這道袍不但可以凸顯出自己的威勢,也同樣可以隱匿身上的氣息,即便是鍛神期也無法察覺到,這就是這件道器的效果。

揭開自己的衣服,蓋在小月兒的身上。

小月兒看見陸方解開了衣服,蓋在了自己的身上,一時間也不由變得羞紅,只覺得有一些尷尬。

「不用擔心,這是一件道器,可以隱匿氣息,讓旁人無法察覺。」

陸方放緩了自己的呼吸,對著小月兒說道。

「嗯…」

小月兒臉羞紅的說不出話來,只是輕輕地嗯了一聲,隨著功力運轉,兩個人的氣息被隱匿的完全看不見。

「剛才似乎好像是有人在這裡?」天空之上落下了幾個人,其中一個人皺著自己的眉頭說道,臉上帶著凝重之色。

「你說的沒錯,剛才好像是有人在這裡,怎麼就不見了?」

另外一人也是喃喃自語的說道,似乎是帶著些詫異之色。

「恐怕是跑了吧。」

就在這時,另外一人開口說道。

「也有可能是你看錯了,要知道,這裡的人都已經被我們給屠了,在方圓數里以內都沒有一個活人,怎麼可能會有人在這裡?」

「也說不定,說不定有人能夠躲避我們的偵查,在我們的手下死裡逃生了呢?」陸方聽到另外一人開口說道,這語氣帶著十分深沉的味道。

「先別說了,李公子要的東西必須得找到,否則我們這一趟,那可就失敗了,到時候我們恐怕要吃不了兜著走。」另外一人搖了搖自己的頭說道。

「先調查一番,把這個事情查清楚。」

「搜,一定要找到那顆寶石,朱勇,你立刻在這天上查看,周圍似乎有人逃走,若是發現有活人,立刻誅殺。」

「真是的,之前那混蛋跑得太快了,把我們給引誘離開了這裡,否則的話也不至於連個寶石都沒找到,原本還以為這人帶著寶石逃走了,我沒想到身上什麼都沒有。」

一個陰沉的聲音惡狠狠的說著,似乎十分的惱怒。 只見這人來回的走著,臉上帶著凝重之色,只是他絲毫也不會想到,就在他的腳下不遠處,陸方和小月兒就躲在這次下方。

此時的陸方臉上帶著凝重之色,對著所謂的公子感覺到疑惑。

如果沒錯的話,這所謂的李公子恐怕是個高手,恐怕也是這林公子出手對付這村子裡面,害得村子裡面的人家破人亡的元兇元兇,就在陸方思考這些事情的時候,卻發覺自己身旁的小月兒似乎十分的憤怒。

感受到小月兒的憤怒,陸方一把將小月兒嘴巴給捂住了,不讓小月兒亂動。

同時傳音給小月兒:「你要是再亂動,那你到時候你報不了仇可別怪我。」小月兒沒有說話,只是趴在那裡哭了起來。

周圍的動靜似乎變得越來越大,也在被不斷的查找著。

「呼」

陸方感覺到十分的凝重,幸虧是在這廢墟的外圍,這裡根本就不可能有人被埋葬在下方,所以不可能會被這些人尋找,而且這地方這麼大,這些人怎麼也不可能找到自己的頭上。

只是下一刻,陸方睜大了自己的眼睛。

因為就在這上方似乎傳來了腳步聲:「要不要在這裡找一找?」聽到這個聲音的一瞬間,旁邊的小月兒一下子渾身都是僵硬了。

陸方臉上也是露出了凝重之色,似乎是沒有想到居然會有人想要挖這裡?

「你挖這裡幹嘛?你該不會在這裡發現什麼了吧?另外一人問道,臉上露出了疑惑之色,不明白為什麼要查這裡?

「我只是隨便說說,反正哪裡挖不是挖?」

陸方聽到這話,一時間心跳頓時提了起來。

「該死的,這要是被查到,那可就完蛋了,要是和這幾人作戰,自己少不了要受重傷。」陸方在自己的心裡頭計算了起來,額頭上不斷有汗水流下,整個人都是繃緊了自己的身子,臉上帶著凝重之色。

「呼」

長長的吐了一口氣,在思索著要不要偷襲這兩人。

以自己的實力,以及這隱藏氣息的道器,說不定能夠得手成功,然後一擊即退,陸方在自己的心中暗暗的想著。

「哼!」

一時間,心裡頭帶著一股冰冷。

就在陸方準備出手的時候,這些人似乎是聽到了什麼?向著遠處而去了,就讓陸方頓時鬆了一口氣。

「要是這些人再繼續下去,自己就只有和這些人決一死戰了。」

想到這裡,陸方心裡頭就有些緊張。

這可不是普通的小事,是生死之間的大事。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終於外面的動靜才消失不見,陸方剛準備去叫自己身旁小月兒,卻發現旁邊的小月兒就睡著了,眼睛紅彤彤的,似乎一直剛才都在流淚,看得陸方心中不由得有些心疼。

這樣心思純潔的小月兒,最後卻落得如此的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