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我從來沒有這麼想過,我只是有些心疼小姐罷了,小姐,你是先生的女兒,你為什麼要這麼輕視自己的身體?」

愛麗絲手指一頓,是啊,她為什麼要這麼輕視自己?她可是邁克的女兒啊!

「我……」

「小姐,放手好不好?司先生真的不適合你。」丹尼爾還是想要勸她。

只要她放手對誰都好。

「丹尼爾,再一次,最後幫我一次好不好?如果真的沒有辦法得到他,我就徹底放手,否則我真的不甘心。」

丹尼爾無奈的嘆了口氣,他有選擇的權利嗎?

打從跟在她身邊的那一天起,他就發誓這輩子都要讓她開開心心的。

「小姐,我再幫你最後一次。」

「丹尼爾,我知道這個世上你是對我最好的人。」愛麗絲感動得一把抱住了他的身體。

她本來就只裹著一條浴巾,這麼近距離接觸,丹尼爾的臉瞬間變紅。

「小姐,時間不早了,你該睡覺了。」

他推開愛麗絲,一把將被子扯過來蓋住她的身體。

愛麗絲輕輕笑了聲,似乎覺得這樣的丹尼爾特別可愛。

丹尼爾收拾好藥箱手忙腳亂的離開,他的心中莫名緊張起來。

在院子里透透氣,看到天上的月亮,他想到了當年和她的初見。

他遇上她的那天也是這樣的月夜,家裡貧困,他才十二歲就輟學出來打工。

然而豪賭的爸爸已經將家裡輸得傾家蕩產,媽媽被逼死,家裡一貧如洗,那一晚他也被人逼得走投無路。

「小子,你爸欠的賭賬就有你來還,他欠了我們那麼多錢。」

周圍圍繞著一圈的人,將他打得頭破血流。

「喂,這麼多人欺負一個孩子,你們就不覺得羞恥。」開口的是一道稚嫩的童聲。

大家回頭一看,一個身穿粉色連衣裙的小女孩,手上抱著一個洋娃娃。

她金髮碧眼,就像是一個大娃娃抱了一個小娃娃。

丹尼爾睜開迷茫的眼睛,看著那月光下的小女孩,她好漂亮!

「哈哈,我當是誰呢?原來也是個小女孩,小姑娘,還是快回家吃奶吧。」

「瞧你細皮嫩肉的,再養幾年應該就可以開葷了,不如跟哥哥走好不好?」

丹尼爾著急死了,他朝著小女孩吼去,「這裡危險,快走。」

話音剛落,就被一人一腳踢在了後背,口中鮮血吐出來。

「自己都自身難保了,居然還想要管別人。」

「來,小姑娘,哥哥抱抱。」

月光下,小女孩突然詭異一笑,明明應該失聲亂叫的場景她居然在笑,這抹笑容讓人覺得毛骨悚然。

「射擊。」她的嘴裡發出這兩個字。

下一秒便聽到有人哀嚎,身體頹然倒地。

誰讓這個國家是不限制槍支呢?

小女孩身後出現十多個保鏢,小混混們見此,哪裡還敢逗留,一個個瘋了一般逃離。

丹尼爾渾身動彈不得,他看到小女孩走到他的面前,朝著他一笑。

「吶,他們被我打跑了。」

「謝謝你,小姑娘。」

「我不叫小姑娘,我是愛麗絲。」

「愛麗絲……」他喃喃念道,如同小仙女一樣的名字。

「我叫丹尼爾。」

「好的丹尼爾,你願意當我的騎士嗎?」

愛麗絲那段時間一直在看各種童話,她將自己幻想成了公主,公主身邊是需要有騎士的。

丹尼爾瞳孔閃爍,幾乎是毫不猶豫就回答。

「我願意。」

「吶,以後你就是我的人了。」

「是,我是小姐的人。」

想著過去的事情,一晃就是這麼多年,當初那個小姑娘已經長大。

從小她想要什麼就必須要得到什麼,哪怕過了再久的時間都無法改變這一切。

丹尼爾將手放到自己胸口,「小姐,我會保護好你的。」

「呵,裝什麼情聖。」身後走出一人。

卡特怎麼會放過這個敢打他的男人,從小到大自己也是天之驕子,還從來沒有被人打過,更何況對方只是一個卑賤的僕人。

「卡特。」丹尼爾直覺有危險。

「剛剛你打了我的事情沒這麼簡單,給我跪下。」

「抱歉,我只聽命於小姐和先生。」丹尼爾冷漠道。

「不用拿邁克出來嚇我,我知道你喜歡她,你要是不肯給我道歉,那我現在就上去做到她下不了床為止。

你應該知道,她對我是沒有抵抗力,道不道歉隨便你。」

「你……卑鄙!」

不敢正面來,卡特只能用這樣的手段,丹尼爾知道他一定會那麼做。

小姐那麼喜歡司厲霆,絕對拒絕不了這張臉。

該死!

他只得緩緩下跪,才一跪下就被卡特一腳踢到地上,接下來就是一頓拳打腳踢。

「你這隻狗敢打我!」

丹尼爾默默承受著這一切,腦中全是愛麗絲的臉。小姐,我是你的騎士,一生都是。 夜幕降臨,司厲霆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房間,開了一天的會他頭都大了。

開會不可怕,可怕的是某個「碰巧」坐在他旁邊的女人,一直在對他進行騷擾。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她就是顧錦,兩夫妻一起來開會。

司厲霆看了看錶,時間差不多了。

敲門聲如約而至,唐茗站在門口,臉色還有些複雜。

「來得挺準時。」司厲霆開門將他迎了進來。

「三叔,真要這麼做?」

「到了現在你還沒有覺悟?」司厲霆已經麻利的收拾自己東西。

以他對顧安南的猜測,中午她能翻牆一次,晚上就能翻第二次。

既然她願來,自己就讓她有來無回!

「我只是覺得這樣對一個姑娘家……有點不太好。」唐茗像極了一個彆扭的小孩。

司厲霆則是一臉平靜道:「上一個被這麼對的姑娘家已經成為了我老婆,我搶了你一個今天就還你一個。」

「三叔,你真不要臉!」唐茗無可奈何。

「蘇夢和白小雨爬上你床的時候遵循你同意了?」

「這倒沒有……」

「顧安南上我床我同意了?」?「也沒有。」

司厲霆拍拍他肩膀,「國內那些名媛願意,你願意碰她們?」

「不願意。」

「這不就對了,等你兩廂情願,這丫頭早就是別人的老婆了,加油,不要讓我失望。」

司厲霆拿好東西準備出門,「想想蘇夢是怎麼對你的,你就怎麼對她,這個丫頭要壞多了,比起她,我更擔心你。」

唐茗要是再霸氣一點,當初蘇蘇說不定就是他的了。

對不同的女人就需要不同的手段。

司厲霆和唐茗交換了房間,這就是他的鬼主意,顧安南不是想上床,他可是給了她機會的。

泡在浴缸里,司厲霆給顧錦發了視頻通話過去。

都一天沒看到他的大小寶貝了,諾諾純真的笑顏,顧錦軟軟的身體。

視頻並沒有接通被顧錦掛斷了,司厲霆不悅的皺眉。

顧錦害怕他看出自己的背景不是在家,她只能掛斷給他打電話過來。

「蘇蘇,為什麼不讓我看你?」接通電話就聽到司厲霆充滿幽怨的聲音。

「厲霆哥哥,我在外面跑步。」

「都幾點了還跑步?」

「你不在我睡不著,運動一下有助睡眠。」顧錦只好睜著眼睛說瞎話。

阿彌陀佛,厲霆哥哥對不起,以後我再彌補你。

「這麼晚了,雖然是在別墅,也難免會遇到壞人,早點回家休息。」

「嗯,你在幹嘛呢?」顧錦對司厲霆的行蹤了如指掌,她還是想要問一句。

「剛回酒店準備休息。」

「那你就早點休息,明天還要開會。」

顧錦生怕多說多錯,趕緊準備結束話題。

電話掛斷之前她聽到司厲霆的聲音傳來:「蘇蘇,我想你了。」

安靜的夜,男人的聲音帶著輕嘆,在這樣的夜裡顯得異常柔和。

顧錦嘴角微勾,「我也是。」

掛了電話,顧錦的心裡暖暖的,此生她能找到一個這麼愛她的男人她真的覺得自己很幸福。

這個電話讓本來還有些不安心的顧錦徹底放心下來,全世界最好的司厲霆絕對不會背叛她。

夜已深,唐茗洗好澡躺在床上,腦子一直在糾結著一件事,她會來嗎?

也不知道到了幾點,他聽到院子里中傳來細微的聲音,唐茗猛的睜開了眼睛。

看到一個小身影跳到院子里,看得出顧安南的身手很好。

很快她就熟門熟路的拉開了卧室的門進來,屋中沒有開燈,她只看到床上有一個人,並不知道他是誰。

唐茗看著某個小女人在窗前興奮的搓了搓手,擺明了很興奮的樣子。

興奮的是她是想上了顧錦的男人?而並不是因為她喜歡這個男人。

唐茗想到這裡眼眸暗了暗,究竟她是在怎樣的過去才會導致她一心想要佔有別人的老公?

也許她想佔有的不只是司厲霆,而是顧錦所擁有的一切。

才這麼想著,唐茗看到她緩緩俯身,像是一隻貓一般鑽入了被窩裡面。

他的心臟在狂跳,這種感覺和以前被白小雨撩撥的不同。

如果那是為了解決生理需求,那麼這就是內心深處的期待。

一隻小手慢慢撫上了他的身體,一般一顆顆解開他睡衣的紐扣。

唐茗喉結滾動,手指抓著身下的床單。

唐茗似乎聽到她在耳邊低喃了一句:「一個大男人皮膚這麼好。」

他忍著笑意,原本想著一個殺人兇手肯定是十分惡劣陰暗,然而這幾次交手,他只覺得她很可愛。

就像是一隻貓,時而活潑時而可愛,要是惹急了她就會亮出她鋒利的爪子。

如果是司厲霆這會兒早就撲上去將女人就地正法了,唐茗的性格和他有些差異。

他努力控制著自己的呼吸平緩,不打擾這隻正在偷腥的貓兒。

唐茗幾度抬起了手指,思慮再三還是放下。

經過蘇夢和白小雨之後,他對女人其實有一些陰影。

雖然知道顧安南和她們不同,想著之前自己被蘇夢騙,此刻他卻成了蘇夢。

顧安南以為自己是司厲霆,他暫時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要了她。

唐茗略一翻身將她攬入懷中,顧安南身體緊繃,像是貓咪被嚇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