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總冷笑一聲:「華小姐,我剛就說過,你已經是圈子裡的老人,別說是你,就連新人都知道。

咱們簽訂的合約內容其中有一條就是藝人在和合約期間,必須要維護好自身形象。

如果有損形象,我們公司可以主動解約,而且還有索賠的權利,解釋方在我們,合同上寫得清清楚楚。

這件事鬧得滿城風雨,公司辛辛苦苦給你樹立起來的形象徹底崩壞。

念在大家過去的情分上,我們只是提出解約,並沒有索賠,對你來說並不是一件壞事。」

這大概是雪上加霜的事情,華晴面如死灰,和公司解約以後她該怎麼辦?那是徹底完了。

「王總,我求求你,你給我一次機會吧,等這次的風波下去,我一定多接戲給公司盈利。」

「華小姐,就你現在這樣的情況,光是洗白就需要花上一筆不少的費用。

你覺得公司將這麼大一筆錢投在一個劣跡斑斑的女藝人身上合適,還是去打造另外幾個一線明星呢?」

華晴連連搖頭,「我,我會比她們更賺錢的,王總,你信我啊。」

「信你?華小姐,這話你還是留給唐總說吧,解約是他的意思。」

「是他……」華晴頹然的後退了幾步,她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我去找他。」華晴拿著合同去了唐鄀的辦公室,她沒想到那人真的會有這麼絕情。

都說一夜夫妻百日恩,自己和他幾年的夫妻,他一定要對自己這麼無情嗎?

秘書彷彿早就知道她會來,提前已經做好了準備,「太太,唐總在辦公室等你。」

華晴拽著合同,心情猶如上墳一般沉重一步步走進了辦公室。

她很怕唐鄀,從一開始就怕,推開門,她看到皮椅緩緩轉身,一人熟悉的面容出現在眼中。

華晴囁嚅著唇:「唐……總。」現在的她,卑微的只能這麼叫他。

唐鄀冷冷看了她一眼,口氣淡淡道:「過來。」

華晴剛邁開了一步,那人道眸光一暗,「誰讓你走過來?」

華晴屈辱的跪下,一步一步的跪到了唐鄀身邊,唐鄀居高臨下俯視著她,一手挑起了她的下巴。「還記得我曾經對你說過的話么?」他的聲音涼涼響起。 華晴屈辱的跪在唐鄀身邊,為了能夠繼續活下去,屈辱又有什麼關係?

「鄀,你說了那麼多話,不知道是你問的是哪一句?」

「華晴,我早就說過,我可以將你捧上影后的位置,也可以將你打回原形,讓你一無所有。

當時我讓你記得這句話,現在看來你顯然沒有放在心上。

勾引司厲霆無果,又爬上其他男人的床,看來你還真是天性放蕩。」

華晴被他用難聽的語言侮辱,她卻連一點自尊都沒有。

「不,不是這樣的,我也是沒有辦法,被逼無奈……」

唐鄀冷笑一聲:「被逼無奈?我倒想要知道是怎樣個被逼無奈,有人拿刀架在你脖子上不成?」

「嫁給你幾年,當初你給了我資源,讓我當上影后,可後來你把我冷藏,兩年來公司沒有給我一點資源。

我不奢求作為唐太太能夠給我什麼,但至少你不要剝奪我當明星的權利。

沒有曝光度,沒有收入,你讓我怎麼在這個圈子活下去?」

華晴說到這裡的時候流下兩行清淚,「你以為我願意這樣做?我還不是沒有辦法了,我得活下去啊……」

她的眼淚對於唐鄀沒有一點用,唐鄀的臉仍舊冰冷無比。

「如果不是你犯賤想要和司厲霆複合,我會封殺你?華晴,落到你今天的下場就是你自己咎由自取。

除了合同解約,還有這個你也簽了吧。」唐鄀丟過來一份文件。

華晴看到上面的文字,赫然寫著離婚協議書。

這些年唐鄀雖然對她很不好,但他從來沒有說過要離婚的話。

哪怕唐鄀不愛自己,華晴至少可以頂著一個唐太太的頭銜繼續活下去。

「你要和我離婚?」

「如今你鬧出這麼大的醜聞,你覺得我還會容忍你占著唐太太的頭銜?」

想著之前那條醜聞掛在網上沒有任何人處理,王總對自己的態度。

「你一早就想好了和我離婚?」華晴這才明白了些什麼,可是為時已晚。

「不錯,你違背了我們的約定,我們自然沒有在一起的必要。」唐鄀毫不留情道。

華晴看著上面的文字,視線落在一百萬撫養費上面,「一百萬?我嫁給你幾年,我就值一百萬?」

她覺得寒心無比,唐鄀身邊的女人不少,雖然他沒有心,但對女人是很大方的。

隨隨便便送出去的禮物也不只百萬,作為他正牌老婆離婚只有一百萬的撫養費,這讓華晴無論如何也接受不了。

唐鄀以手襯著頭,神情慵懶的看著她,「以你的表現,給你一百萬我都嫌多,當然,要不要隨便你,這個婚反正我是離定了。」

「唐鄀,難道這些年來我在你身邊,你心中對我就沒有一點點感覺?」

「感覺?你指的在床上?抱歉,我確實沒有感覺。」

華晴早知道這人涼薄的性子,今天才算是真正見識到,眼中湧出強烈的不甘。

「如果我不答應離婚呢?」

「華晴,你要弄清楚一件事,從開始到現在,你從來就沒有資格和我談條件。

這個婚你願不願意離都由不得你,反正結果不會改變。

給你三天的時間考慮,三天後你還是這麼固執,連最後這一百萬都得不到。」

說完唐鄀叫來了秘書將華晴給拉了出去,華晴站在高樓之下,看著茫茫人海一時之間她竟不知自己還能做些什麼。

若是不曾擁有也不必害怕失去,她曾經活得那麼光鮮亮麗,現在突然回到原地,她變得悵然若失。

還沒來得及離開她又接到了王總的電話,催她過去趕緊簽了解約書,要是她不簽,就強行執行。

短短几天的時間華晴的世界天翻地覆,如果可以,這一輩子都不願意經歷這些。

公司上下看她的眼神都帶著一些幸災樂禍,這裡的人一個比一個臟,只不過沒有曝光而已。

當初她得勢的時候大家一個個眾星捧月,失勢的時候大家便落井下石。

頂著風言風語她去了王總辦公室,「王總,我們也認識了這麼多年,難道一定要走到這一步?」

「華小姐,你也該知道這不是我能做得了主的,你的合同一直都是唐總說了算。

唐總有命,我怎麼能違抗,你就不要讓我為難了。」王總雖然說著這樣話,但臉上根本沒有為難的表情。

王總親自拿了筆遞給她,「華小姐,簽吧。」

到了現在華晴還能做什麼?她只得同意。

顫抖的簽下自己的名字,王總滿意的收回解約書。

「華小姐,真是爽快,希望將來咱們還有合作的機會。」

華晴冷冷的從那張虛偽的臉上移開視線,這個老油條。

最後看了一眼這個她呆了幾年的公司,從今往後她再不會來。

孫亞邁著妖嬈的步伐走來,「晴姐,聽說你和公司解約了,你以後該怎麼辦?」

「與你無關。」

「聽說唐總要和你離婚了,不知道下一位唐太太會是誰?」

「想要當唐太太,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華晴吼道。

孫亞傍上唐鄀以後多了多少資源,這麼快的走紅速度和她當年一樣。

不可以,自己絕對不能將唐太太的位置讓給她!

「呵,這個可就由不得你了。」孫亞倒是很有自信的樣子。

周圍的人越來越多,華晴瞪了孫亞一眼匆忙離開了公司。

還沒有上車迎面走來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你好華小姐,我是星宇的經紀人許風,聽說華小姐剛剛解約,不知道有沒有興趣和我們簽約?」

星宇?那不是司厲霆的公司,華晴絕望的眼中充滿了希望。

她就知道司厲霆不會那麼無情的,她有救了!

「是誰讓你來的?」華晴心情好了很多。

「華小姐,你要是有興趣的話咱們就借一步說話。」

「好。」華晴絲毫沒有任何懷疑就跟著那人一起離開。

咖啡廳里,華晴迫不及待再次問道:「是不是你們的總裁叫你來的?」

「是的,是我們總裁,華小姐,我草擬了一份合約,你拿去看看,如果可以的話咱們就正式簽約。」

「麻煩你了。」華晴接過那份合約。

這份合約比起她以前簽的有幾條要霸道一些,她朝著男人看來。

「這份合約我有些疑問,以前我的合約都是自由選擇資源,這上面說的是由公司接戲,這一條我有些意見。」

許風微微一笑:「華小姐是這樣的,以前你的身份不同,簽的合約待遇也不同。

如今你聲名狼藉,除了我們之外,其他人應該不會再找華小姐簽約了,我們的合同是按照新人制定的。」

許風說話溫柔,但說出的話卻有些傷人,哪怕這是事實。

「這一條沒有商量的餘地了么?」華晴皺了皺眉。

「抱歉,這是咱們總裁親自製定的合約,是沒有餘地的。」

華晴心沉到了谷底,合約其它倒是沒有什麼奇怪的。

視線落到最下面,「強行解約要支付五千萬的違約金?這是不是太高了?」

「不高的,華小姐還有沒有其它意見?」

「沒有,我簽。」

畢竟合約上面有一條每年必須完成幾個廣告,幾部電視劇,這些是規定好了的。

至少她不用擔心公司不會給她資源,對她來說也算是比較好的了。

「好的華小姐,我回去讓人正式擬定一份合同,明天上午九點華小姐方便到我們公司來簽約嗎?」

「方便方便。」華晴連忙點點頭,這份合約來得太是時候。

「不過我有一個條件,我和你們簽約,但網路上我的負面消息希望你們能處理。」

「這個請華小姐放心。」「那好,我們明天見。」 司厲霆惡狠狠的看著面前的女人,「愛麗絲,你究竟有沒有一點人性,面對一個懷著身孕的孕婦。

不管她是不是我的女人,肚子里是不是我的孩子,你怎麼忍心下手!那可是兩條人命!」

「為了你,就算我手上沾滿獻血都不怕,我只是想要看看她真的出事你會怎麼樣。

如果你沒有任何反應,我就相信你不是司厲霆,或者你是真心想要斬斷過去。

這一天我一直在祈禱上帝,可是你還是來了,她果然是你心中最重要的女人。」

司厲霆想到自己可愛的寶寶那麼艱難的出生,顧錦大出血差點死在了床上。

她只是輕飄飄一句話,試探。

「原來人命在你眼裡那麼輕賤。」司厲霆怒極,手指不可控制的收緊。

當時他只有一個念頭,殺了她,殺了這個會威脅自己老婆孩子的女人。

愛莉絲感覺到窒息的恐懼,她想過司厲霆會來找她麻煩,但她沒有料到他竟然是想要直接殺了自己!

當呼吸一點點變得困難之時,死亡籠罩在她的身上。

愛麗絲拚命的反抗,「你……不能殺我!」這幾個字都是她從嗓子眼裡面擠出來的。

司厲霆的瞳孔只剩下殺意,不能留下這個禍害,她會傷害顧錦和寶寶。

就在愛麗絲覺得自己要從這個人間消失的時候,司厲霆背後出現一人。

那人朝著司厲霆襲來,司厲霆條件反射閃過,手指立馬鬆開了愛麗絲。

「小姐,你怎麼樣?」愛麗絲的貼身保鏢丹尼爾及時出現。

愛麗絲趴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呼吸著新鮮的空氣,剛剛要不是丹尼爾過來,她真的會被那個男人掐死。

司厲霆這才恢復了一點理智,他剛剛差點失手殺了愛麗絲。

「小姐,我馬上通知先生。」丹尼爾見到愛麗絲脖子上的痕迹是那麼觸目心驚。

司厲霆閉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氣,他的計劃被弄得一團糟,這樣的局面是他沒有算到的。

以愛麗絲的性格肯定會將鬧得天下皆知,到時候伍德家族發難,自己背腹受敵。

即便是會迎來最糟糕的局面,司厲霆也不後悔剛剛的做法。

「不行。」愛麗絲冷冷道,及時制止了丹尼爾打電話的行為。

「這件事不能讓爹地知道,我命令你一個字都不能說出去。」

丹尼爾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她,這還是他那個心高氣傲的小姐嗎?

就連司厲霆都沒有料到她是這個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