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連勝的臉色立馬變得鐵青,拍案而起:「這是一回事嗎?」

「嗯,的確不是一回事。」

顧朝夕淡淡地瞟了眼惱羞成怒的顧連勝:「我跟小晚都是男未婚女未嫁。您卻是強取豪奪,相較之下,情況不知道要惡劣多少倍。」

顧連勝一氣之下,拿起茶几上的水杯就砸向顧朝夕:「胡說八道!」

顧朝夕沒有躲,任由杯子砸在他的身上,濕了襯衫。

他探身從茶几上的紙巾盒抽了三四張紙巾,淡定地擦了擦濺在臉上的茶水。

「我命令你,馬上跟那個女人斷乾淨!」

「爸,我已經退伍了,不是你的兵。」顧朝夕淡然道。

「一天是兵,一輩子都是兵!你敢說不是我的兵了,那你還是不是我兒子了!?」

顧朝夕看著黑了臉的顧連勝,正了臉色,道:「爸,這次我是認真的。」

顧連勝怒不可遏:「你這個不孝子,我的話你也不聽了?」

「爸,我為什麼退伍你知道。如果當年不是我突然發病,沒有及時去救援秦深,他也不會死……我現在好不容易遇到個不過敏的女人,這輩子要是錯過她,我就不可能再遇到了,也不可能有機會像普通人那樣結婚生子。」

「你少給我裝出這副可憐兮兮的樣子,別以為這樣我就會心軟。遇不到不過敏的,你就去做試管嬰兒,總能給顧家傳宗接代!」

顧連勝氣呼呼地坐回沙發上,過了會兒,才平息了自己的怒氣,掃了眼顧朝夕,道:「我和你媽不是不為你著想,可那個女人……就是不可以。」

「因為她曾經是宋家挂名的孫媳婦?」顧朝夕迎視著父親的雙眼。

顧連勝扯了扯嘴角,別開頭,「你自己好好想想,別做衝動的事情。」 「您覺得我是那種衝動的人?我這個人最不缺的就是耐心,我花了那麼多心思,才讓小晚走到我的身邊來,我絕對不會放手的。」

「逆子!」顧連勝拿起紙巾盒砸向顧朝夕。

顧朝夕偏了下,擦過他的腦袋,紙巾盒落在了後面的牆上。

「你這是什麼態度?」顧連勝額際的青筋跳動,顯然被氣得不輕。

顧朝夕掀了掀眼皮,慢條斯理地說:「你們同不同意,結果都是一樣的。我只是通知你一聲,不需要徵得你的同意。」

顧連勝氣得又想伸手拿東西砸人,發現茶几上已經沒東西可以讓他砸,只能幹瞪著顧朝夕。

無聲地對峙了良久,顧連勝率先敗下陣來。

他揉著太陽穴,眉頭皺緊:「那個女人也不是不行,就是會對你的名聲不好。」

「那又怎麼樣?」顧朝夕笑了下,「我就是想娶她當老婆。」

顧連勝已經不知道還該說什麼。

他偏頭,就注意到樓梯邊上的一雙高跟鞋,隨即就抬頭看向樓上房門緊閉的卧室,「誰在上面?是她?」

顧朝夕沒有否認。

顧連勝冷冷地開口:「就算你這輩子打光棍也不許娶那個女人。顧家和宋家的關係,原本就是如履薄冰。宋老參謀長和你爺爺鬥了一輩子,現在你要是搶了宋家的孫媳婦,你自己看著怎麼跟你爺爺解釋!」

顧朝夕看向顧連勝,悠然開口:「爺爺應該會很高興,說不定還會說我幹得漂亮!不管你們怎麼扯我後腿,她的名字一定會出現在顧家的戶口本上。」

「混賬!你要不是退伍了,我一槍就槍斃了你!」顧連勝怒氣沖沖地說完,就甩門離開。

顧朝夕眼神忽閃了下,抬頭看向樓上的卧室,目光才恢復了以往的溫和。

美景良辰:總裁,結婚吧!

「夢夢,你看看你這個孩子,都懷孕了怎麼還瞞著我?」沈蘭芳一臉高興地說。

「大小姐,你可要為我們夢夢做主呀!她已經懷了涼生的孩子,總不能讓您的孫子成為私生子吧?」慧姨在一旁,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地說道。

「阿慧你放心,我本來就一直很喜歡夢夢,早就想讓她當我的兒媳婦了,現在既然她已經懷了孩子,那就是老天爺註定的事情。我一定會讓涼生娶她的!」沈蘭芳立刻保證道。

「伯母您對我可真好。」藍夢抱著沈蘭芳的手撒嬌。

「還喊我伯母呢?」沈蘭芳假裝生氣地說。

「……媽!」

「哎!真是個好孩子。我就說嘛,夢夢才是最適合涼生的,比蘇晚那個小賤人不知道好到哪裡去了。夢夢,你在這裡坐著,我去看看廚房給你燉的燕窩好了沒有。」

「大下姐,您對夢夢可真好!」

「那當然了,她是你的女兒,我一定不會虧待她的。」

慧姨立刻很有眼力勁地推著沈蘭芳的輪椅去廚房了。

藍夢坐在沙發上,環視著周圍華麗的裝飾,忍不住一臉的歡欣雀躍,還輕輕哼著一首歡樂的曲子。

她終於可以登堂入室,成為這個家的主人了。

以後,她再也不是傭人的女兒,而是宋家少奶奶!

這是她盼了一輩子的事情,終於現在就要實現了!

「去給我倒杯茶來!」藍夢傲慢地指揮著小保姆。

小保姆的臉色不是很好,低聲說:「藍小姐,老爺子叫你上去。」

藍夢皺了下眉頭,這個時間宋老不是一般在午睡嗎?

她可是真是討厭死那個死老頭子了!

不過一想到,她現在肚子里有了免死金牌,就算宋老不認她,總要認她肚子里的孩子吧?

反正以後她嫁進宋家來,還不是要面對宋老的。

不如早點把話給說開了!

藍夢走到二樓的書房門口,剛要敲門,就看到宋老面容陰沉地出來。

「進來,我有話問你。」宋老冷冷地說完,就先轉身進去了。

藍夢心頭一沉,摸了摸肚子,心裡有了幾分底氣。

她肚子里有宋家的小金孫,她就不相信宋老會把她怎麼樣!

「宋老,您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藍夢換上一臉虛假的笑容。

宋老的臉拉得老長,精光閃爍的雙眼淡淡地審度著藍夢,抿緊嘴唇,臉上陰霾遍布。

藍夢收了笑,關切地問:「宋老,您是不是身體不舒服?要不要我幫您叫醫生?畢竟年紀大了,要注意身體啊!」

「聽說你懷孕了?」宋老語氣平靜,聽不出喜怒。

藍夢立刻警惕地捂著肚子:「你想怎麼樣?」

她的第一個孩子就是被宋老打掉的。

所以宋老這麼一問,她立刻就緊張起來。

「宋老,今時不同往日了,涼生很重視這個孩子,你做事情之前最好還是要掂量掂量!」

「嘭!」宋老的手突然重重地拍在書桌上,打斷了藍夢的話。

「確認這個孩子是涼生的?」宋老臉色陰沉地問道。

藍夢心裡咯噔一聲,拿出了十足十的演技,臉上滴水不漏:「當然是涼生的!您這樣的質疑,是對我和涼生感情的不信任!」

「少在我面前演戲!」宋老一眼就看穿了藍夢的把戲,「你那點道行在我面前賣弄,簡直就是班門弄斧!」

藍夢的臉色瞬間就難看了。

「宋老,您為什麼就是不同意我和涼生在一起?」

藍夢微微睜大眼望著宋老,語氣有些控訴:「我十歲就跟著我媽到宋家來了,您看不起我,不就是因為我是傭人的女兒嗎?哪怕我和涼生是真心相愛,您也非要拆散我們,我到底哪裡比不上蘇晚了?」

宋老卻不以為然,喝了口茶,說話也漫不經心:「你以為我看不起你,只是因為你是傭人的女兒?」

藍夢怔在那裡,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話。

宋老淡淡地橫了她一眼:「要說出生,蘇晚的出生比你也好不到哪裡去,可是論人品你卻差了蘇晚太多了。就算你是金枝玉葉,我也一樣看不起你。」

藍夢一直都以為,「傭人的女兒」是她這輩子最羞恥的標籤。

現在聽到宋老這麼說,讓她的心情十分複雜。

宋老絲毫沒去看藍夢慘白的臉色,自顧自地說…… 「你既然口口聲聲說愛涼生,那你在這個家裡就最好安分點。只要我還活著,就收起你那些小心思。」

「那您的意思是,同意我和涼生在一起了?」藍夢激動得心臟呯呯直跳。

只要宋老同意了,她馬上就能嫁進宋家,成為名正言順的宋家少奶奶!

宋老年紀都多大了,已經半個身子都入了黃土的人了。

宋父留在海外不回來,沈蘭芳又是個殘疾。

到時候,這個家裡還不是她說了算?

「我會找律師來做公證,在我死後,宋家的所有財產都將會捐贈給慈善機構。」宋老不緊不慢地開口。

藍夢覺得自己頭頂灑下一盆冷水,凍得她的身體微微地顫抖。

把財產全都捐給慈善機構??

藍夢知道,宋氏集團雖然宋涼生是總裁,但是只是個挂名。

真正掌握著宋氏資產的人是宋老,只是因為宋老的軍人身份,不方便出面,所以才放在宋涼生的名下。

可現在,宋老卻說要把錢全都捐給慈善機構。

他不給她就算了,連宋涼生和孫子都一分錢不給嗎?

宋老果然夠冷血!

夠老奸巨猾!

藍夢看著端起茶慢慢啜飲的宋老,覺得手腳發涼,一時無法接受這個殘酷的真相。

如果沒有了宋家的財產,她當這個宋家少奶奶還有什麼意思?

將來連一件像樣的首飾都拿不出來,還不是被人笑話!

宋老沉吟了片刻,又開口:「如果你安分守己,謹守自己的本分,宋家還能留有你的一席之地。涼生血氣方剛,還有那麼多沒有出嫁的名門閨秀,憑我們宋家的門第,倒也不愁找不到一戶好人家。」

藍夢一個激靈,攥緊了自己的手,指尖都泛白地陷入了掌心。

她知道,宋老這是在暗示她,隨時都可能再給宋涼生安排一門婚事。

「我累了,你下去吧。」宋老淡淡地說。

藍夢勉強地一笑:「好,那宋老您好好休息。」

宋老點頭,卻沒有抬頭看她一眼,可有可無的態度讓藍夢心頭如刀絞。

藍夢心神恍惚地走出書房,後背卻已經滲出了一層冷汗。

她靠在書房門上,久久不能挪動雙腳。

她閉上眼,心跳紊亂急促,事情的發展完全偏離了她預想的軌道,她怎麼也沒料到宋老居然是這種想法!

要把宋家的財產全都捐贈出去,那她還眼巴巴地嫁進宋家來做什麼!

還說什麼憑宋家的門第,不愁找不到一戶好人家。

說白了,就是在威脅她!

藍夢狠狠擰眉,現在她還不能完全放鬆,必須要趕緊催促宋涼生開新聞發布會,必須要馬上落實這事情!

一天不公布,她就一天是小三!她肚子里的孩子就是私生子!

這麼一想,藍夢就懊惱起季寒的辦事不利。

如果那天能把蘇晚和顧朝夕捉姦在床,那她就能掌握絕對的主動權。

藍夢心裡煩躁,剛下樓她的手機就響了。

跑到了宋家的後院,藍夢左右看了看,一臉的不高興。

「說了多少次了,不要到這裡來找我,被人看到的話誤會怎麼辦!」藍夢抱怨道。

季寒的臉上劃過一絲受傷,但是他馬上就神秘地一笑,晃了晃手裡的文件袋:「當然是來給你送好東西的。」

……

藍夢的公寓。

藍夢坐在沙發上,一一看過文件袋裡倒出來的照片。

以往的優雅美麗的面具開始碎裂,她捏著那一疊照片,胸腔里似有一把烈火熊熊燃燒。

她盯著照片上坐在花壇邊,接吻的蘇晚和顧朝夕兩個人,嘴角浮起冷笑。

當看到顧朝夕蹲下來給蘇晚揉腳的照片時,藍夢心中嗤笑,眼底是一片陰鷙。

季寒小心地觀察著藍夢的臉色,「夢夢,你還好吧?」

藍夢收斂了心中的怒氣,「我們都被蘇晚給耍了,她其實早就和顧朝夕有一腿!」

季寒看她強忍委屈的樣子,心裡一口氣消不下去。

「我沒想到他們兩個早就勾搭在一起了。」季寒拿了張照片,看著上面相擁的兩人冷笑道:「瞧這親熱勁,肯定也不是一兩天的事情了。」

藍夢美眸看向季寒:「這些照片是你找人偷拍的?」

「不是我。」季寒搖頭道:「我今天去我表哥的雜誌社,剛巧在電梯里碰到一個剛從外面回來的記者,他不小心把文件袋掉在地上,我就看到了這些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