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逸之威早就已經傳遍了整個崑崙虛,雖然有不少人一直在暗中嘲諷說林逸殺聖子乃是用了見不得光的手段,可不管如何,林逸的確是殺了聖子,以林逸的實力,殺他們這幾個螻蟻有什麼問題呢?更何況,這裡還有曹定功等人存在。

「是!」

曹定功猛的抬頭,那如稻草一般髒兮兮的長發一甩,宛如蘇醒的雄獅一般目光彪悍的鎖定了陳家子弟。

「我曹家兒郎何在?」

曹定功紅著眼睛,歇斯底里的咆哮道。

「在!」

曹家子弟齊聲高呼,那聲音之中包含著這些日子的屈辱,包含著無盡的憤怒,在這空空蕩蕩,白茫茫的山谷之中傳出老遠。

「殺了他們!」

曹定功雙腳用力在地上一蹬,兩道白雪倒飛出去,而他則像是一頭猛虎直接把一名陳家子弟撞翻在地,一個手肘狠狠的砸在了對方的咽喉上,咔擦!一聲脆響,陳家子弟眼睛一瞪,嘴角有猩紅的鮮血緩緩溢出,當場死亡。

而其他的曹家子弟,此時也像是發瘋了一樣的衝上去,或是撕咬,或是以命搏命,這些陳家的子弟連一個呼吸的功夫都沒有撐住,便成為了一堆屍體。

「主人,任務完成!」

曹定功上前,殺氣騰騰的盯著林逸吼道。

「好,帶路,今天我便要拿回屬於你們曹家的東西!」

林逸唇角上揚,浮現了一抹桀驁不馴的獰笑,敢欺負他的人,便是天王老子他今天也要把對方拉下來。

「多謝主人,不過屬下斗膽,敢問主人,那聖子可是您親手所殺?」

曹定功抱拳,一臉希冀的盯著林逸問道。

如果林逸真的有實力,他們會去報仇,可若聖子不是林逸所殺的話,曹家的仇便是再等上三五年他們也無所謂,林逸的超強戰鬥力,他可是清楚的很,絕對可以越級而戰,甚至都要不了三五年的時間,便有能力帶他們殺回崑崙虛。

「三招殺他,如果是現在的話……一招殺他!」

非常逼婚:愛妻,拒嫁無效 林逸盯著曹定功淡淡的笑道。

「什麼?」

曹定功一聽,頓時眼睛一瞪,臉上浮現了濃濃的驚恐之色,他知道林逸很強大,甚至也懷疑過林逸在底牌盡出的情況下,殺了聖子,可他做夢也想不到林逸殺聖子竟然只用了三招。

更恐怖的是,現在林逸竟然信心滿滿的說他一招便可以殺了聖子,這是何等恐怖的實力啊!

「哼!大言不慚,聖子之威,整個崑崙虛誰人不知?我雖然不知道你到底是用什麼手段殺了他,不過憑你,想要一招殺他,卻是萬萬不能!」

一名身材魁梧,神情狂妄的曹家子弟,盯著林逸咧嘴傲慢的冷哼道,他乃是曹家年輕一輩中的第一人,可是在聖子的手中卻連一招兒都撐不住。

而林逸,不過區區一個天威之境的存在,如何能夠做到一招殺聖子呢?

其他的曹家子弟一聽,也一個個神情玩味的看向了林逸。

「曹猛,給老子跪下!我曹定功的主人也是你能夠質問的?」

曹定功一聽,頓時眼睛一瞪,轉身看著曹猛憤怒的呵斥道,林逸絕對不是那種喜歡吹噓的人,既然他說了一招可以殺聖子,那便絕對可以殺聖子。

「家主,屬下不服!」

曹猛看著曹定功,抱拳沉聲說道。

「不服?呵呵,好啊!你們一起上,一隻手,一招敗你們!」

林逸緩緩把右手背在了身後,淡淡的冷笑道。 曹猛一看頓時眼睛一瞪,臉上充滿了濃濃的憤怒,林逸的行為在他看來就是一種挑釁雖然他們曹家現在混的很慘,甚至慘的連路邊的叫花子都不如,可他們畢竟是曹家的精英,如今您這麼被人無視,這簡直就像是在打他們的臉,不要說曹猛了,其他的曹家子弟此時也一個個宛如被激怒的猛獸,瞪大了眼睛,凶神惡煞的盯著林逸。

「嘖嘖,不錯嘛!還知道羞恥,這證明你們還沒有到無可救藥的地步,出手吧!」

林逸淡淡的笑道。

「殺!」

曹猛眼睛一瞪,發出一聲怒吼便宛如戰神附體一般,朝著林逸沖了過去,其他的曹家子弟見狀,也沒有任何遲疑的意思,林逸的高調徹底就怒了這群漢子,當即一個個都像是戰神附體了一般,朝著林逸殺去。

「不堪一擊!」

林逸咧嘴狂妄一笑,整個人便往前跨了一步出去,肩膀就像是一把大鐵鎚一般狠狠的砸了出去。

「哼!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曹猛一看林逸竟然敢用肩膀撞他,這心裡的憤怒簡直就像是火山爆發一般,當即雙手成拳便狠狠的沖了上去,「給老子去死!」

憤怒就像是晴天霹靂一般驟然炸響,而後,曹猛的拳頭狠狠的落在了林逸的肩膀上。

當雙方接觸到一起的瞬間,曹猛那猙獰的面龐上猛的浮現了一抹濃濃的驚恐之色,他感覺林逸的肩膀就像是一塊重達數萬斤的鋼鐵一般恐怖,而自己的拳頭此時卻脆弱的如同玻璃,剛一觸碰到林逸的肩膀,曹猛的拳頭就寸寸斷裂開來,而後整個人直接倒飛了出去。

一擊打飛曹猛之後,林逸在原地猛的一轉,一記橫掃千軍打了出去,速度力量都強悍到了極點,曹家子弟但凡是碰到林逸的非死即傷,不過一個呼吸的功夫,十幾名凶神惡煞的曹家子弟便全部都倒飛了出去。

天地間一片靜悄悄的,每個人都瞪大了雙眼宛如見到了怪物一般,盯著林逸。

實在太恐怖了!

一隻手,一個呼吸的功夫,他們這些曹家的精英竟然全部都被打的倒飛了出去。

「一群混賬東西,還不趕緊跪下拜見主人!」

曹定功見狀,虎目內淚光閃動,情緒激動的大聲呵斥道,他能夠清楚的感受到,林逸的實力變得更加恐怖了,之前的林逸都已經有了幫他們曹家找回場子的能力了,現在的林逸,弄不好將會給他們曹家帶來新的輝煌。

曹家子弟一聽到曹定功的呵斥,也紛紛都從震驚之中回過神兒了,一個個急忙跪在地上,一臉恭敬的吼道。

「吾等見過主人!」

「我不服!」

一道不和諧的聲音驟然響起,赫然是被打斷了雙臂的曹猛。

「曹猛,你想死不成?」

曹定功怒了,瞪著眼睛瞪著曹猛怒吼道。

「不服?想問我為何只打斷了你的胳膊,而只是輕傷別人?」林逸盯著曹猛玩味的冷笑了起來。

「不錯,正是如此,我乃曹家年輕一輩中最實力最強大的存在,主人這樣有失公允!」

曹猛瞪著眼睛,沉聲吼道。

「哈哈,你又算是什麼東西?公允都在我一念之間,從今天開始,你便不是曹家子弟了。」

林逸說完,便轉跨步走進了崑崙虛。

曹猛的實力現在看起來還不錯,可他的問題太多了,特別是對於林逸的質問,這可是一種死罪,再者,以他林逸的實力,完全不需要在乎麾下是否多一個不過是神威之境的強者而已,他如果願意,以後可以讓他的所有手下都達到神威之境。

「你好自為之吧!」

曹定功看著曹猛重重的嘆息一聲,便急忙跟了上去。

「主人,這崑崙虛大的彷彿沒有邊際,一共分為五關,我們曹家便住在第五關,這次霸佔我曹家地盤的便是陳家跟王家,這兩個家族分別有兩名天命之境後期的強者。」

曹定功緊緊跟在林逸的背後,解釋道。

「呵呵,天命之境後期就敢欺負我林逸的人,這膽子可真是不小啊!」

林逸星眸打量著四周的景色,淡淡的冷笑道,若不是現在整個曹家人都見識到了林逸的恐怖,怕是會以為他是一個瘋子吧!

畢竟現在林逸的修為也不過才區區天威之境而已,可張嘴閉嘴間竟然敢說天命之境的人找死,這不是瘋子是什麼呢?

「給主人丟臉了!」

曹定功低頭唏噓的說道。

「好了,楚紅你先去勘察一下情況,今天一個也別想走!」林逸殘忍的獰笑道,他既然來了,那麼所謂的陳家跟王家自然只能成為過往了。

「是!主人!」

楚紅陰森一笑便化作一陣陰風沖了出去。

崑崙虛被稱為仙人居住的地方,到的確有些不同尋常,這裡的靈氣濃郁程度,最少是外界的三倍以上,人在這裡生存的話不但更加有利於修行,而且長時間的待在這種地方,甚至有可能成聖。

當然,這種成聖的幾率卻是非常低,可一旦成聖,那戰鬥力簡直無法言喻,怕是一拳便能夠打爆一名天龍之境的強者。

十分鐘后,曹家曾經的別院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坐落在山頂之上,紅牆高高,金色的琉璃瓦閃爍著刺目的光芒,看起來簡直就像是供奉神明的宮殿一般,給人一種磅礴,宏偉的感覺。

「站住,你們是什麼人?」

一名年輕子弟沖了上來,盯著林逸冷冷的呵斥道,對方不過是區區天威之境的實力,可那種高傲的態度,卻彷彿是這一方天地的帝王一般。

「哼! 步步驚婚 你算是個什麼東西?也敢呵斥我家主人?讓王明通,跟陳建華滾出來,這乃是我曹定功的主人。」

曹定功上前一小步,站在林逸的背後,盯著那名天威之境看門人大聲的呵斥道。

「曹定功?不好敵襲!」

看門的天威之境強者一看,頓時眼睛一瞪,大手急忙拍在了腰間的一個獸皮袋子上。

「咻!」

一聲厲嘯驟然響起,穿雲箭直接在天空上炸開。

「不好!敵襲!」

「快快,都給老子拿上東西!」

一道道急促的驚呼聲混在雜亂的腳步聲中不斷的響起。 不過片刻的功夫,便有足足數百人從那奢華磅礴的大門裡沖了出來,如兩條兇殘的毒蛇一般,直接把林逸等人包圍了起來。

而王明通跟陳建華此時也聯袂從大門裡面走了出來,自從兩人聯手拿下了曹家的第五關之後,這裡便成為了兩人的居住地,這些日子倒也過的瀟洒。

「曹定功,真的是你啊?」

深埋 王明通一看,頓時眼睛一瞪,一臉玩味的冷笑了起來,現在他兵強馬壯還真沒有什麼好害怕的。

「嘖嘖,帶著這十幾個殘兵敗將,這是想要回來送死呢?」

陳建華也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三大家族在這崑崙虛外圍爭搶這第五關已經有些年頭了,對彼此都非常的了解,甚至可誇張的說,他們對於彼此的了解,簡直比他們的兒子了解的都要透徹。

曹定功的實力在他們二人之上,可高的卻不多,他現在他們二人聯手的話,殺曹定功絕對不難。

「就是你們搶了曹定功的地盤兒?」林逸緩緩開口問道。

王建明跟陳建華一聽這才不禁眉頭微微一皺,在這崑崙虛內,人們對於古代的禮儀保持的可是非常完善的,所以光是看著林逸跟曹定功所站的位置,兩人便能夠肯定,林逸的身份地位在曹定功之上。

「難道你就是曹定功的主人,那個什麼華夏第一人林逸?」

王明通皺著眉頭盯著林逸冷冰冰的質問道,實在是林逸的修為太低了,低到他們根本無法重視啊!

天才,絕世強者他們見過很多,越級而戰的他們也見過不少,可不管在怎麼樣都要有一個度,他們跟林逸之間可是隔著神威,天命兩大境界,六個小境界,他們如何能害怕呢?

「不錯,給你們一個活下去的機會,現在自己滾出去,我可以當做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否則,殺無赦!」

林逸咬著槽牙冷冰冰的說道。

王明通等人一聽,頓時愣住了,全部都眼神兒怪異的看向了林逸。

半晌后,哈哈的大笑就像是海浪一般在這大門前面響起,順著空蕩蕩的山谷傳出老遠。

「瑪德,我要笑死了!」

「你一個天威之境的人竟然敢說殺無赦?」

「不錯,你到底是從哪裡出來的奇葩啊?」

「曹定功,你不會以為,這樣的人就能夠為你出頭吧?」

王家跟陳家的子弟個個都笑的前仰後合,實在是林逸的境界不入流了,在他們看來,簡直就像是一頭小山羊,可現在,這頭小山羊卻站在群狼的面前,指著群狼的鼻子大聲的吼道:「我要吃了你們。」

簡直讓人覺得可笑。

「曹定功,你帶著曹家子跟楚紅狙擊那些想要逃走的人,今天一個不要放過!」

林逸說完,眾人的面前驟然閃過一道亮光,軒轅劍宛如一道閃電撕裂虛空,瞬間就有十幾名強者被那恐怖的一劍斬殺。

「什麼?這,這怎麼可能?」

剛剛還在大笑的眾人一看,個個身體一麻,全部都是一臉驚恐之色。

一劍斬殺十幾名強者,這其中還不乏有神威之境的強者,這是何等恐怖的攻擊力最少王明通跟陳建華兩人無法做到。

「前輩饒命!」

王明通扯著嗓子焦急的咆哮了起來。

「呵呵,現在想求饒了?」

林逸驟然停下身形,嘴角浮現了一抹玩味的冷笑,軒轅劍上鮮血緩緩滴落在地面,宛如死神一般盯著王明通跟陳建華冷冷的質問道。

「我們錯了,還請前輩能夠繞過我們一次。」王明通說著,便朝著林逸走了過去,「我這裡有一件至寶,乃是極品道器,送給前輩,當做是賠禮道歉了。」

「極品道器?」

陳建華一聽,神情微微一怔,而後也抱拳朝著林逸走了過去,「我這裡也有一件極品道器,乃是我陳家的家傳至寶,希望前輩能夠饒我們一命。」

看著緩緩朝著自己走來的兩人,林逸嘴角的笑容也越發的冷漠起來。

在離林逸還有三步距離的時候,王明通跟陳建華同時停下了腳步,彼此看了對方一眼之後,臉上都浮現了濃濃的獰笑。

「給老子去死吧!」

兩人同時爆喝。

「唰!」

劍光閃爍,血箭狂飆,王明通跟陳建華剛剛抬起的手臂微微一痛,便跌落在了地上。

在兩人的手中,一人拿著一隻通體赤紅的劇毒蜈蚣,一人則是拿著一條花花綠綠的毒蛇。

「啊!給老子殺了這個小畜生!」

『瑪德,陳家子弟給老子上,今天我一定要他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