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他的房間也有人敲響了門,比起之前敲顧錦門要溫柔很多。

司厲霆眼中掠過一道怒意,他正愁怒氣沒有地方發泄。

伸手按下一個按鈕,電動窗帘自動合上遮住了那一面特別的鏡子,收好那本育兒經。

司厲霆打開門,女人就要往他懷裡撞,他早就習慣了她的花招。

早有準備的身體往旁邊一躲,女人沒有觸碰到他身體分毫,被撲了個空差點摔倒在地。

「愛麗絲,鬧夠了沒?」

愛麗絲嬌俏一笑,「Steven,人家想你了嘛。」

要不是之前看到了她在顧錦面前醜陋的嘴臉,大多數人都會被她給矇騙過去。

司厲霆眉頭緊鎖。「叫我史密斯。」

他並不喜歡別人叫他的名,那樣會顯得很親切,他並不想要和這個女人有任何親切的聯繫。

總裁舉起手來 「好吧史密斯,你來島上怎麼都不給說一聲,還有我聽說你讓一個女人住到你隔壁的房間,那不是給我準備的嘛?」

愛麗絲的情商很高,並沒有用一種質問的口氣,而是嬌嗔,這樣不會引發男人反感。

然而司厲霆從頭到尾就沒有喜歡過她,她是怎樣的人他比誰都更清楚。

表面上的乖巧並不能掩飾她那顆陰暗的心。

這座島是他準備和顧錦結婚準備的,然而愛麗絲卻以為自己會娶她,並且理所應當的將自己當成了女主人。

反正她平時也不會來這裡,司厲霆也就沒有理會。

「她是我朋友邀請的客人,聽說快要臨盆,照顧孕婦難道不應該?」

司厲霆壓下心中的怒氣,他要是在此刻發火就暴露出他之前窺視著顧錦的一切,他只能裝不知道。

「原來是這樣,史密斯,這座小島變化的可真快,我上一次來別墅都還沒有修好呢。

本來應該給我的房間你卻給了別人,那今晚我就只能住你這裡了。」

愛麗絲妖嬈的往大床上一躺,她和這個男人也認識幾個月了,她第一眼就被他給迷上。

他是那麼俊美高貴,與生俱來威嚴霸道,讓一向高要求的她完全把持不住。

這個男人卻是冷漠至極,不僅對她冷面相對,一周也見不到一面。

要不是知道他天生冰冷,她都要以為他是在躲自己了。

她就不相信被人譽為性感妖精的自己對男人一點吸引力都沒有,男人每次和她短暫的碰面都是循規蹈矩。

吃飯就只吃飯,喝咖啡就和咖啡,壓根就不會和她在私密地方單獨相處。

自己上一次好不容易溜進了他家裡,想要水到渠成,沒想到男人居然將自己趕走了。

要不是知道他對其她女人都是如此疏遠,愛麗絲都要懷疑他是不是看不上自己。

這個男人高冷至極,卻更加讓她有了征服的慾望。

知道他買下一座島準備用來結婚,那時候就覺得他骨子裡是很浪漫的一個人。

悍妻難寵 也許他只是暫時不喜歡自己而已,等時間長了他一定會深深愛上自己的。

她特地追到島上,覺得這次是很好的機會,浪漫的氛圍,年輕男女,自然而然會發生一些事情吧。

司厲霆不是不知道她的言外之意,眸子一片淡然,冷冷回道:「島上有很多房間,你可以隨意挑選。」

「可是我想要和你住在一起嘛。」愛麗絲挽住了他的胳膊,胸刻意蹭了蹭他。

司厲霆的表情就像是吃了蒼蠅一樣噁心,甩開她的手,「我應該給你說過,我不喜歡別人碰我,愛麗絲,我們還沒有訂婚,只是相互了解階段,請你自重。」

見他那麼倨傲的樣子,說實話愛麗絲是有些難過的,不過另一方面她又覺得司厲霆酷斃了。

試問現在還有幾個男人能夠做到像是他這樣的坐懷不亂?

「親愛的。」

「請叫我史密斯。」不管是身體上,就連言語上他都不想任何人和他親近。

愛麗絲有些無語,「好好好史密斯,反正我們遲早都是要結婚的,我是你的,你何不提前行使你的權利?」

話都說得這麼清楚明白,司厲霆淡定得跟個和尚似的。

「抱歉,我婚前不接受性行為。」

說這話的時候他臉不紅心不跳,他也不怕打臉,畢竟之前被下藥的時候,他明明可以自己解決。

誰知道一看到蘇錦溪,那就像是餓狼撲食,將蘇錦溪吃得渣渣都不剩。

現在說這樣的話無非就是那個女人並不是他喜歡的人。

對於這個油鹽不進的男人,愛麗絲只得暫時放棄,她不能逼得太緊了。

男人遲遲不碰她,表面上雖然很紳士,但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他也不是那麼喜歡自己。

沒有任何一個男人面對自己喜歡的人會無動於衷。

「還有事?」司厲霆已經開始下逐客令了。

「寶貝,你可真冷漠。」愛麗絲無奈的攤攤手離開。

司厲霆送走了愛麗絲,第一時間通知客房部的人讓她們上來換床單。

就算是愛麗絲躺了一小下,他也無法接受有別的女人睡過。

離開顧錦以後,他生人勿近的潔癖發揮到了極致。

不能回去見她照顧她,想到她在為自己孕育孩子,司厲霆心中就很過意不去。

他無法在她看著她,自然更好潔身自好,他拒絕任何女人靠近。

如果不是愛麗絲情況特殊,那幾次喝茶吃飯他也不會出去。

關上門,他重新打開了窗帘。

旁邊房間的顧錦坐在窗前興緻缺缺,顧南滄似乎在勸她什麼。

明明之前她都是很好的心情,都被那個女人給破壞了。

司厲霆忍不住用手指描繪著她的輪廓,只能這樣遠遠的看著她都已經不夠了。

他想到她身邊,摸摸她的臉,抱抱她,親親她的肚子。

蘇蘇,我想你,真的好想好想你。

突然顧錦朝著他的方向看過來,明知道顧錦不可能看到自己,司厲霆仍舊嚇得背後一涼。

兩人的目光透過鏡面交匯,司厲霆能夠明顯的看到她眼中的迷惘之色,顧錦根本就看不到他。

「錦兒,你在看什麼呢?」

「沒什麼,我就是覺得怪怪的,好像有人看著我一樣。」

「哦,你說那鏡子啊,沒事的,我房間也有,我試過了不是雙面鏡,看不到你的。」顧南滄安慰道。

其它房間雖然也有鏡子裝飾,但都是單面,只有這邊的一面不同。

顧錦收回視線,「可能是我想多了。」

「我叫了南宮他們過來,不然就我們兩人也太寂寞了一點,你先吃飯,大概飯後他們就到了。」

顧錦點點頭,「好。」

雖然她沒有什麼胃口,但是為了肚子裡面的寶寶她必須要堅持。

顧南滄叫了飯菜上來,送餐員推著小推車走來,從中餐到西餐應有盡有。

很快就擺了滿滿一桌,比起在酒店吃飯還要誇張。

「哥,你也太浪費了吧?點這麼多我們吃得完嗎?」

顧南滄也是一頭霧水,「我說了兩人份,這麼短的時間就來了這麼多,廚師效率真快。」他怎麼會知道顧錦才來島上司厲霆就特地讓人準備,只是臨時說的話怎麼會做的出來。 司厲霆胃不好,吃了幾口就沒有了食慾,顧錦看著他那麼大的個子只吃了這麼一點,心中再次升起心疼。

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一手造成,顧錦又連哄帶騙的讓司厲霆多吃了點。

見他的臉色略有疲憊疲態,連著這麼多個小時沒有休息,他也該好好休息了。

倒了一杯熱水,拿著胃藥過來,「三叔,將葯吃了。」

林均在離開之前千叮嚀萬囑咐,一定要記得讓司厲霆吃藥,不然他老是會忘記。

只要是顧錦給的,不管裡面是什麼他都會直接吃了。

「昨晚到今天你就睡了幾個小時,醫生說你現在的身體很虛弱,需要好好睡一覺。」

「要我睡也可以,但我要你陪著我一起睡。」

「好,我陪你。」顧錦本來還打算和司厲霆說清楚就回去,免得南宮熏那邊起疑心。

婚情襲人:我的狡猾小老婆! 此刻看到司厲霆這個模樣她怎麼忍心離開,心裡所有柔軟的地方都被擊得粉碎。

合衣躺在司厲霆身邊,才一上床司厲霆就緊緊將她攬入懷中。

「蘇蘇,我真的好累,這一覺我可能睡得有點久,中途你不要離開我好不好?」

司厲霆沙啞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更讓顧錦心生憐惜。

「三叔,我不會離開你。」

「真乖。」司厲霆在她臉頰上親吻了一下立馬就陷入睡夢中。

也許是抱著顧錦讓他沒有之前那麼多後顧之優,這一覺他睡了很久。

一直到天黑他才幽幽轉醒,對於工作狂的他能連著睡十幾個小時就算很不錯。

醒來第一時間他就摸了摸身邊的人,手中是她柔軟的肌膚,「蘇蘇。」

「三叔,我在。」顧錦的嗓音柔柔,聽上去十分讓人覺得舒服。

司厲霆親昵的在她頸項間蹭了蹭,「蘇蘇,還好你在。」

「我說過不會再離開你。」

「那南宮熏那邊呢?」司厲霆問道,他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昨天到今天已經過了一整天。

南宮熏那邊應該也已經發現顧錦消失,想必也按捺不住了。

「我暫時還不知道家裡究竟是怎麼和他說的,但我這邊肯定不會同意。」

「有你這句話就夠了,休息了一天我精神好多了,洗個澡我們出去吃晚餐。」

「嗯。」顧錦對他很順從,這本來就是她欠他的,以後的路她只希望都這麼輕輕鬆鬆的走過。

南宮熏這邊也發現了不對勁,他的確在給顧錦的手機中做了些小手腳。

不僅可以監控到她的通話記錄,而且還有定位系統。

手機顯示今天一天她都在酒店中,就算之前拍了戲辛苦睡了一天也該起來了。

下午五點整,南宮熏來到顧錦的門前敲門,「小錦,睡醒了嗎?」

裡面一直沒有人應答,南宮熏擔心她是出了事,找來了備用房卡打開門。

「小錦,我進來了。」

他並沒有闖入,紳士的在門邊提醒,並沒有得到人的應答聲。

房間整齊乾淨,床鋪也是鋪得整整齊齊不像是睡人的樣子。

一隻手機放在床頭柜上,屋中並沒有人。

南宮熏眼眸變冷,想到昨晚顧錦那淡然的眉眼,他彷彿明白了什麼。

「去給我查司厲霆住在什麼地方!」

怪不得這幾天他總是覺得有些奇怪,顧錦的反應也太平靜了,一點都沒有失憶之人應該有的驚慌。

就連司厲霆找來她也沒有太大的起伏,難道她一直在偽裝自己?

自己每次想要親近她的時候她都會刻意避開,假意順從自己。

好一個顧家家主,自己當真是小看了她!

很快助理就查到了司厲霆下榻的酒店,南宮墨剛剛補了瞌睡起來,正準備出門覓食就對上了一雙快要噴火的眼睛朝著南宮墨掃來,嚇得南宮墨僅有的瞌睡一掃而光。

「大哥,晚上好,你這是要去哪?」

「捉姦!」南宮熏風一般的離開。

南宮墨一頭霧水,捉姦?捉誰的奸?難道是小錦兒?

「大哥,等等我,我和你一起去。」

昨晚就差點發生天崩地裂的戰鬥,之前是因為顧錦離開兩人才沒有能發生爭鬥。

現在情況完全不同,南宮熏一臉要跟人干架的表情,這兩人就是火星撞地球。

顧錦也算是他的好朋友,南宮墨可不想將事情鬧大。

一路上南宮墨都在給南宮熏做思想工作,「大哥,你不要想多了,說不定小錦兒就是出去吃飯忘記帶手機了。」

南宮熏:「……」

「又或者小錦兒出去透透氣,你說她來了方城這麼久的時間每天都在忙碌,她去逛街了,女人不都好這一口嘛?」

南宮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