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莀剛跑出來就見到已經被嚇傻的沈璉,像她這樣懂得憐香惜玉的人,怎麼忍心看著美少年香消玉殞。

所以她一把將地上的人扔到肩上,然後奪命狂奔。

那些猛獸本就強悍異常,再加上變異,速度不是變異熊能比的。

所以這一會,白莀也算是拼了老命。

幸好從懷中傳來的感覺,讓她為之精神一震,似乎怎麼跑都不會感覺到疲憊,甚至連肚子都不覺得餓了。

肯定是天材地寶。

沈璉則是趴在白莀的肩上,而他的頭正好能同那些老虎豹子來個非常親密的接觸。

他甚至都能聞到來自那些猛獸口中的腥臭味。

「女人,要想活命,就把東西扔了。」

很明顯那些東西追他們不是為了吃肉這麼簡單。

為了他們兩人的小命,他只能勸白莀先捨棄那朵白蓮。

雖然他也非常想要那朵白蓮,可是現在先保命才是最重要的。

不過白莀顯然是不可能聽他。

因為就在剛才,從進入山洞看到這朵白蓮的第一眼,她就對這朵白蓮一見鍾情,再看一眼就已傾心。

這是屬於她的東西,誰也不能同她搶,自然連這些野獸也不行。

「閉嘴。」

她是絕對不會交出去的。

「對了,之前的洞在什麼地方。」

那個地方洞口狹小,那些大的猛獸根本進不去,而這些小的正好方便她來一隻殺一隻。

想搶她的東西,那就全部都去死吧。

沈璉無奈地掛在白莀的身上。

「往南。」

沈璉感覺白莀將手放在了他從來都沒有人碰過的地方,頓時整張臉有些黑。

不過這種危機時刻,他覺得可能白莀不是故意的。

而且他怕現在多說廢話,白莀跑得一慢,他的頭就要被猛獸給啃了。

其實白莀真不是故意的,只是手上彈性十足,所以她就好奇地多摸了幾下,她絕對不是在佔便宜,像她這麼正經的人,怎麼可能會做這樣的事。

在沈璉的指點下,白莀終於跑回之前的山洞。

雖然中途有各種風險,但也算是有驚無險。

沈璉看著白莀拿著不知道什麼時候從他身上順走的匕首,不斷地殺著那些能進得來的蛇蟲鼠蟻,當然對方還不忘誇讚道:「你的身材不錯。」

沈璉的臉色一僵。

所以剛才不是他的錯覺,那個女人就是在占他的便宜。

然而他卻不能多說什麼。

畢竟他總不能像個女人一樣地矜持吧

他只能冷著臉看著白莀殺怪。

很快山洞裡就堆滿了花花綠綠的屍體,沈璉的臉色有些綠。

他長這麼大還沒見到如此讓人頭皮發麻的一幕。

然而那個罪魁禍首,還在那裡興奮的砍殺。

【嘀,系統部分功能已開啟。】 在接收到系統的提示后,白莀殺得越加興奮了。

現在系統已經恢復了一部分能力,只要她突破煉體期,進入練氣期,她的系統就能徹底恢復過來。

以後再不會死機了。

【宿主:白莀

修為:煉體四層

戰力值:589

功法:《戰神圖錄》前兩式《天地乾坤》《氣動九天》

綜合評價:你比普通人強了一點點。】

從系統傳過來的使用方法中她知道,這戰力值可以用來兌換系統商城裡的東西。

而現在每殺一隻,就能得到十幾點戰力值,所以說她能不興奮嗎?

現在看著這些蛇蟲鼠怎麼看怎麼可愛。

這可都是白花花的戰力值啊。

直到天漸白,她將最後一條大蟒蛇給解決掉,白莀看了眼戰力值,竟然已經達到了五千多點戰力值。

要是她能再幹掉外面的大型猛獸,這一回真是賺大了。

最主要的,還是得到了她的小白。

白莀摸了摸懷中的白蓮,整個人美滋滋的,恨不得再大殺四方。

她興奮地回過頭想要同美少年邀功調戲一番,就見沈璉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倒在了地上。

他們不就奔波了一個晚上。

難道沈璉這是困得睡著了?

身為一個男人,竟然如此沒用。

「醒醒,該回去了。」

然而白莀怎麼叫,對方都沒有醒來的意思。

她這才發現了不對勁。

沈璉的臉色蒼白,唇部青紫,連身上的那些劃破的傷口都變成了青色。

「這是……中毒了?」

這絕對是中毒了吧。

為了檢查中毒的原因,她只好勉為其難地將沈璉的褲都給除了。

當然她絕對不是為了佔便宜。

嘖嘖。

白莀上下打量著沈璉。

完美。

絕對是最完美的藝術品。

雖然還有些稚嫩,不過假以時日,絕對會成長為最完美的男人。

現在不佔便宜,以後就虧大了。

所以白莀上下其手,咳,檢查傷口。

終於在對方的小腿肚上發現了兩個明晃晃的牙印。

可憐的美少年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毒蛇給咬了。

不過幸好還有一口氣。

那麼問題來了,她要怎麼才能救這個可憐的美人。

難道要用傳統吸毒法?

不過據說這種方法不靠譜,而且吸毒的人也會有生命危險。

最好的方法,那就是送醫院。

不過現在看對方那樣,她估計還沒到醫院他就死了,再說外面還有這麼多猛獸堵著,就算她送他去,也要解決外面的那些才行。

顯然哪個辦法似乎都不管用。

對了。

她還有系統。

系統商城裡面一定有能救人的玩意。

白莀打開商城就看到了一個搜索框。

沒想到商城倒是挺人性化的。

白莀早就已經接收過怎麼使用這些的信息。

『毒蛇解藥。』

瞬間白莀眼前就浮現出搜索過後的信息

原本她還以為商城裡面會跳出什麼蝮蛇毒血清,五步蛇毒血清等等之類的東西。

然而這些通通都沒有。

只有初級解毒丹100戰力值,中級解毒丹1000戰力值,高級解毒丹1萬戰力值,三種,其他什麼都沒有了。

還真是簡單直白。

白莀看了眼可憐的美男,再看了眼她5千多的戰力值。

猶豫再三,她還是兌換了一粒中級解毒丹。

畢竟這美男都半死不活了,他們之間還有一個晚上的情誼,所以她不可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去死。

她絕對不是貪圖他的美色,想要他以身相許什麼的。

白莀兌換完,就感覺系統空間多了一粒晶瑩剔透的丹藥。

直到取出來,她發現不愧是系統出品,丹藥只有麥麗素大小,看著如同白脂玉珠子一般,上面還有繁雜美觀的花紋,而且嗅著沒有任何味道,怎麼看都像是一件藝術收藏品,用來串珠絕對非常受歡迎。

眼看著沈璉就要掛了,白莀還是將解毒丹塞入了他的口中。

雖然這看著像玉珠,不過人都要掛了,現在也不是計較會不會噎死這個問題的時候了。

她已經做得仁至義盡,至於美男能不能活下去,那就看這葯好不好使了。

不過看來葯果然是好葯,因為她已經看到葯入口即化,沈璉的臉色終於緩了過來,不像是要死人的樣子了。

她這剛鬆了一口氣,就見原本暈著的沈璉突然坐了起來然後一口又一口地吐了起來。 白莀緊張地看著他,不過幸好對方的臉色看起來似乎又好了一點,而且吐出來的都是青青紫紫的玩意,反正看起來老噁心了。

白莀退避三舍,就算是美男,那吐出來的玩意味道也老沖了。

沈璉只感覺自己的腸胃都要吐出來了。

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他感覺自己就是很想吐。

不過吐著吐著,他感覺自己神清氣爽,剛才失重的感覺已經沒了,甚至還感覺到自己身體一輕,怎麼說呢,反正是越吐越舒暢。

所以他乾脆找了個舒服的姿勢吐。

然而吐著吐著,他突然感覺自己的肚子腹絞難忍,有種想拉肚子的衝動。

可是旁邊還有一個女人,他怎麼怎麼能在她面前……

「你……你還好吧。」

白莀看著對方便秘的臉色,剛才還好好的,怎麼就突然這樣了。

這是不是要吐死了?

這不應該啊。

系統的葯怎麼可能會吃死人。

還是說美男的毒太深,需要高級解毒藥,但是她的戰力值真的不夠啊。

「你……滾……」

沈璉憋得臉差點都紫了。

但是他依舊記得形象這個問題。

無論如何,他也不允許自己在這個女人面前丟臉。

「那我先走了。」

眼看著美男吃了她的葯出了問題,她也不敢再停留,反正是他讓她走的,她是絕對不會愧疚的。

「等會我會引開外面的野獸,你自己想辦法回家。」

「我……你……快走……」

沈璉覺得因為自己的形象問題,而坑死對方似乎有些不太厚道。

不過想到這個女人彪悍的一面后,他也不再矜持。

反正那個女人扛著他也能跑過那些猛獸,現在一個人離開問題也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