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兄!我們趕緊開船去公海,要然被人發現就麻煩了!」另一個男人皺著眉頭道。

「嗯! 總裁絕寵千億孕妻 你讓那女的趕緊打電話要贖金!我看見她就煩!」

那個男人從包里拿出一個手遞了那個女人笑了笑道:「打電話給你老公吧!我們要10個億!拿錢就放人!」

「我馬上打!馬上打!」那個女人連忙接過手機,顫抖著連續按幾遍號碼才打通。 電話很快就通了,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了過來:「我是朱明程!你是那位?」

「老公!我是媚兒!嗚!嗚!嗚!嗚!」那個女人痛哭起來。

「媚兒!你在那裡?孩子呢?」朱明程急著道。

「我和孩子被人綁架了,你快拿10億來贖我們回去!」那個女人哭著道。

「什麼?被綁架?是什麼人綁架了你?」

「我也不知道!」

這個時候那個中年人一把搶過手機冷冷的道:「朱明程!如果不想老婆和孩子喂鯊魚,馬上把十個億轉過來!」

「朋友!現在銀行都已經下班了,我怎麼轉啊!明天我一早就轉給你可以嗎?」朱明程急著道。

「你當我是白痴嗎?現在不是有電子轉賬嗎?從網上直接轉過去!」那個人冷冷的道。

「我個人賬號上只有一個億,如果要10個億,一定要等到明天公司財務回來才能辦理啊!」

另一個男人向著打電話的男人點了點頭,那個男人點了點頭道:「那我們等到明天早上九點鐘,如果錢還不到賬,那你就等著收屍吧!」那個人男從說完立即掛斷了電話,同時扣下了手機電池。

漁船已經啟動了,開始向著公海全速駛去。

朱明程連忙撥通了父親朱國濤的電話,正在龍脊祖屋裡和父親談著事情的朱國濤,看著手機向著父親朱丹陽笑了笑道:「爸爸!是明程打過來的,我先接一下電話!」

「嗯!我們朱家終於開始人丁興旺了!」朱丹陽笑了笑道。

「是啊!都多少代沒有增加過人口了!」

「你快接電話吧!明程這麼晚打過來怕是有急事吧!」朱丹陽笑著道。

朱國濤把電話一接通,裡邊立即傳來了朱國濤急促的聲音道:「爸爸!出事了!小濤和小澤被人綁架了!對方剛剛打電話過要十億贖金!」

「什麼啊?小濤和小澤被人綁架了?是什麼人乾的?」朱國濤大吼著道。

「我也不知道啊!別墅里的兩個保鏢被人打暈過去了,兩個該子和媚兒都不見,綁匪說如果不給十個億的贖金就把他們喂鯊魚!」

「給他們錢!一定要保證小濤和小澤的安全!」朱國濤急著道。

「把電話給我!」朱丹陽冷冷的道。

朱國濤連忙將電話交給了父親,朱丹陽向著電話講道:「你報警了沒有?」

「爺爺!我沒有報警!」

「嗯!錢什麼時候交給綁匪?」

「等明天早上一上班,我就轉賬給他們!他們發一個瑞士的不記名賬號!」

「我現在就去找他們!如果對方再給你打電話,你就告訴綁匪,只要把孩子平平安安的送過來,可以給他們二十億!」朱丹陽冷冷的道。

「好的!爺爺你去那裡找他們啊?要不我們還是先報警吧!」朱明程小聲的道。

「混賬!如果你敢報警我就把你趕出家門!」朱丹陽大聲的說完將手機扔給了朱國濤,然後轉身走到一個房間里,不一會他背著一背包走了出來,向著朱國濤點了點頭道:「綁匪既然說將小濤和小澤喂鯊魚,他們很有可能在海上,如果我明天九點前還沒趕回來,你給錢贖人!」

「爸爸!你要小心點!綁匪的手裡可能會有搶啊!」朱國濤擔心的道。

「敢動我朱家的人,我要讓他們死無全屍!」朱丹陽冷冷的道。

朱丹陽快步走出祖屋的大院,然後身體快速閃了幾閃后,很快消失在了樹林中。

一艘遊艇從石澳遊艇碼頭上快速的向著大海深處飛馳而去,在遊艇里的沙發上,朱丹陽和一個四十左右、身高170、體型瘦小的男人坐在船艙里。一個五十多歲,身高180、皮膚奧黑的一個中年人正握著舵輪,他回頭向著朱丹陽恭敬的道:「老爺!我們現在直接趕去公海,還是一邊走一邊找?」

「小黑!我們直接去公海!只有那裡才安全,綁匪一定會停留在那裡!」朱丹陽想了想道。

「老爺!這可是大海里撈針啊!想要找到他們真的很困難啊!」那個瘦小的中年人搖了搖頭道。

「有一絲的機會我也要試一試!錢是小事,我就怕他們拿了錢就撕票啊!」朱丹陽道。

「老爺!綁匪不要現金,而是把錢轉到國外去,看來這個綁匪早有預謀啊!如果他們真的在海上,就是給了他們的錢,兩個小少爺恐怕會凶多吉少,所以最好的辦法是一手交人一手交錢!」個瘦小的中年人想了想道。

「鼴鼠!你雖然說得有道理!可是我卻不能冒這個險,錢一定要給,如果綁匪敢撕票,就是追到天邊我也要殺了他們!」朱丹陽咬著牙道。

「老爺!你放心!綁匪就交給我和小黑!」那人叫鼴鼠的人點了點頭道。

與些同時在香港南邊的大海上一艘漁船靜靜的停在了海面上,兩個人坐在船頭,一邊釣著魚一邊小聲的聊著天,其中一個男人小聲的道:「師兄!要不我們拿著十個億躲起來算了!」

「我也想過這個問題!可是萬一那個死太監告訴師傅怎麼辦?師傅也不知道和高家是什麼關係,師傅發起火來會死人的!」

「師傅不會為難你的!你可是她的寶貝!」那個人笑著道。

「師傅自從收那個小師弟后,現在我已經靠邊站了!這件事情我們還是不要去想了,等明天早上錢一到,我們就把人往海里一扔,然後早點回去!然後去龍脊,早一點把事情辦好了好回山,要不然師傅把好東西全給了小師弟,我們這輩子就別想突破到先天境了!」師兄搖了搖頭道。

另一個男人看著她的身體緩緩的沉到了海里,嘆了口氣道:「自古紅顏多薄命!真是太可惜了!」

「現在人死了,如果死太監問起來,就說是他們走後不久,這個女人大流血而死!」師兄冷冷的道。

「這個倒是沒什麼!明天也是要殺了她的!」

「嗯!我先去休息一下,你先在這裡盯一會,再有兩個小時就天亮了,千萬別出什麼事情!」

「好的!」那個人點了點頭道。 那個剛進去船艙立即跑了出來向著那個急聲道:「大虎!雷達上顯示一艘快艇正向著這個方向開了過來,馬上將那兩個小孩藏起來!」

「師兄!你會不會太緊張了?這裡可是公海!也許是晚上玩海釣的人吧!」大虎笑著道。

「小心能使萬年船!萬一是朱家的人怎麼辦?那個朱老鬼可不是好對付的人!」師兄急著道。

「朱老鬼怎麼可能猜到我們在公海上!他又不是諸葛,能掐會算!」

「別廢話!快點將兩個孩子打暈燃后扔到魚倉里,然後用碎冰蓋住!我現在就下漁網!」師兄急著道。

「好吧!」大虎走進船艙里將兩個小孩打暈過去之後,扔進了船底下的魚倉里,然後用碎冰蓋了起來。

師兄交漁網扔進了海里,然後將船頭的大燈開了起來,魚兒看到光亮,會向著光亮的地方游過來,這是漁民常用的捕魚招數之一。

十分鐘后一艘白色的遊艇在漁船邊上停了下來,一個體型瘦小的男人飛身跳到漁船上,向著那個正站在船頭看著魚網的那個師兄冷冷的道:「你們是什麼人?」

「你又是什麼人?為什麼要來我的漁船上?」師兄冷冷的道。

「如果你不想死在這裡,就給我老老實實的回答我的問話!」體型瘦小的男人冷冷的道。

「我們就是打漁的!如果你們想打劫可找錯了對象!」

這個時候從遊艇里傳來一個冷冷的聲音道:「鼴鼠!別跟他廢話!馬上檢查漁船,如果他們敢反抗,就殺了他們!」

「是!老爺!」那個叫鼴鼠的人連忙大聲的回答道。

這個時候在船艙里的大虎走了出來,他向著師兄道:「志誠哥!發生了什麼事情?」

「有人要跳到我們船上,我也不知道想幹什麼!」師兄苦笑著道。

「我要搜查你們的船!如果敢反抗就別怪我不客氣!」鼴鼠說完雙手一動,兩個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了實師兄和大虎,大虎連忙擺手道:「這位大哥!你想搜就搜吧!我們打了一晚上的魚,現在還沒有什麼收穫,裡邊什麼都沒有!」

「滾一邊去!」鼴鼠說完立即鑽進了船艙里,進去沒多久,轉身走了出來,向著大虎冷冷的道:「你們又看到可疑的船隻嗎?」

「我們遇到的都是在打魚的漁船,可疑的船隻真的沒有看到啊!」大虎陪著笑臉道。

「哼!如果你們敢騙我,我就滅了你們的全家!」鼴鼠說完飛身跳回到遊艇上,遊艇立即向著前方沖了過去。

大虎擦著冷汗小聲的道:「師兄!他們真是來找人的!幸虧將人藏了起來!要不然小命就沒了!」

「嗯!遊艇里的那個人應該就是朱老鬼,這個瘦猴的功夫不在我之下啊!我們要馬上離開這裡,萬一他們殺個回馬槍就麻煩了!」師兄點了點頭道。

「那兩個小孩怎麼辦?」

「殺了!扔到海里去!」

「好!」大虎轉身走進了船艙里,沒過多久,雙手提著兩個一動不動的小男孩走了出來,然後直接扔進了大海里。

師兄一刀砍斷漁網,然後開著漁船全速向碼頭的方向前進著。

早上8點鐘,朱國濤和朱明程客廳里焦急的走來走去,朱明程急著道:「父親!爺爺那邊怎還沒有消息啊?」

「唉!想要從大海里找到綁匪那有那麼容易啊!而且現在也不知道綁匪在不在海上!錢都準備好了嗎?」朱國濤嘆了口氣道。

「我已經讓財務準備好了,隨時可以轉賬!」朱明程連忙點了點頭道。

「綁匪應該快來電話了!只要孩子沒事,給再多的錢也沒問題!」朱國濤認真的道。

「嗯!綁匪如果拿了錢不放孩子怎麼辦?」朱明程擔心的道。

「綁匪如果求財,一定會放人的!我現在是擔心他們不但要錢,還想斷了我們朱家的根啊!」朱國濤道。

「父親!為什麼我們朱家總是一脈單傳?我們的身體沒有什麼問題啊?」朱明程疑惑的道。

「唉!也許這是對我們破壞了龍脈的一種報應吧!」朱國濤嘆了口氣道。

「父親!祖屋的地下到底有什麼啊?為什麼不讓我們進去?」

「我都沒有進去過!聽你爺爺說,底下是一下巨大的溶洞,洞里生長一種植物,植物的果實是極其珍貴的藥材,有強身健體、延年益壽的功效,而且裡面有萬年鍾石乳,現在家裡所生產的中藥都加了一些萬年鍾石乳,所以才有神奇的藥效!」朱國濤小聲的道。

「啊?父親!你每次給我的那些白色的乳液就是萬年鍾石乳?」朱明程吃驚的道。

「嗯!這件事情一定要保密!千萬不能告訴任何人,這可是我們朱家的命根子!」朱國濤叮囑著道。

「是!父親!我一定不告訴任何人!」朱明程連忙點了點頭道。

這個時候朱明程突然響了起來,他連忙接聽道:「我的孩子呢?錢已經準備好了!」

「馬上把錢打到我們的賬號上,否則你就等著收屍吧!」手機里傳來了一個冷冷的聲音道。

「我太太呢?我想跟她說兩句!」朱明程急著道。

「她現在正陪著我們老大睡覺,沒時間跟你通電話!」

「那我想聽聽孩子的聲音!」

「他們在一個保密的地方!那裡空氣可不太好,如果你再不轉錢,他們萬一有個三長兩短可不關我們的事情!」對方冷笑著道。

「如果你能把孩子平安的送回來,我可以給你二十億!」朱明程急著道。

「我們老大隻要十個億!十分鐘后如果收不到錢,你就等著收屍吧!」對方說完立即掛斷了電話。

「把錢轉給他們!」朱國濤咬著牙道。

「好!」朱明程馬上通知財務將十個億轉到了綁匪提供的賬號上,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轉眼半個小時過去了,綁匪的電話還是沒有打過來,打綁匪的電話對方已關機,朱明程急著道:「父親!現在該怎麼辦啊?錢給了可是綁匪卻聯繫不上了!」

「我們再等等!」朱國濤黑著臉道。

中午十一點,朱國濤的手機響了起來,他一看是父親的電話連忙接聽道:「父親!有小淘和小澤的消息了嗎?我們已經把錢轉過去了,可是綁匪一直沒有再聯繫我們!」

「不用再找了!孩子已經死了,屍體被漁民從海里打上來了!所有人全部回龍脊祖屋!」朱丹陽說掛斷了電話。

朱國濤向著朱明程搖了搖頭道:「兩個孩子死了!通知以波馬上回龍脊祖屋!」

總裁的契約妻 「啊?這不可能!不可能!」朱明程大叫著道。 在敬仁中醫院頂樓的一間辦公室里,朱以波看著電腦上的一個賬單,他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向著坐在沙發上的高志遠道:「錢到了!這件事辦得漂亮!」

「明白!這事解決了,我們該對付那個金清石了吧?」

「這個不急!有人已經動了手,如果我們這個時候出手,那不是給他擦屁股嗎!先看看情況再說!」朱以波想了想道。

「要不要跟那幫黑南佬說透漏一下消息?」高志遠小聲的道。

「嗯!不過你不要出面辦這件事情!別把自已搭進去,黑南人可是不講信用的人!」朱以波點了點頭道。

「明白!現在一條簡訊、一個郵件就可以把事情搞定!黑南幫的少幫主阮浩明現在正式接替了他父親,正在全力調查他父親的下落,他聽到這個消息一定會很高興的!」高志遠笑著道。

這個時候朱以波的手機響了起來,朱以波拿起手機看到是父親打過來的后,他笑著道:「是我爸爸打過來的!可能是問我錢又沒有收到吧!呵!呵!」

「快接電話吧!他心裡一定很痛苦!」高志遠笑著道。

在電話響了第二次的時候,朱以波才接聽了電話,電話一接通立即傳來了朱明程急促的聲音道:「以波!你馬上趕回龍脊祖屋,我和你爺爺已經在回去的路上了!」

「家裡發生什麼事情了嗎?」朱以波故作吃驚的道。

「沒..沒什麼!是你太爺讓大家都回去!你馬上過來吧!」朱明程頓了一下道。

「哦!那我馬上回去!」朱以波說完掛斷了電話,然後冷笑著道:「看來大家都知道兩個雜種的事情啊!只有我不知道!」

「以波!你趕快回去吧!萬一你太爺查到了什麼事情,記得通知我!」高志遠擔心的道。

「嗯! 錦繡凰途 你讓那兩個人先出去躲一段時間!等這件事情平息了再回來!」朱以波想了想道。

「好的!」

朱以波和高志遠走到樓下,朱以波開著奧迪R8直奔龍脊的方向駛去。

一輛路虎停在了高志遠的身前,高志遠拉開車門跳上汽車,向著前面的兩個人道:「大虎叔、志誠叔!你們兩個先出去玩幾天,等這件事情平息了你們再回來!」

車前的兩個人互相看一眼,趙大虎向著高志遠點了點頭道:「這樣也好!那我們先去內地玩兩天!」

「志遠!朱少爺急急忙忙去那裡啊?是不是朱家查到了什麼?」志誠叔小聲的問道。

「以波被他太爺爺叫回去了,現在還不知道他們查到了什麼,不怕一萬就怕萬一!你們還是要出去躲一躲!」高志遠點了點頭道。

「哦!那我們現在就走!免得夜長夢多!」

「好的!這邊如果沒什麼事我就給你們打電話!」高志遠點了點頭道。

兩個人立即從車上跳了下來,攔了一輛計程車立即跳到了車上,趙大虎就是曾經被金清石打傷的那個高志遠的保鏢,另一個人是他的師兄王志誠,兩個人都是廣南省望遠市無極門的人。

王志誠一跳上車立即向著計程車司機道:「去龍脊!」

兩個小時后,在280米高的龍脊山頂上,一棟古香古色的木製小樓坐落在山頂的一片空地上,四周是爬滿綠色植物的高牆,在小樓的大廳里,朱丹陽、朱國濤、朱明程、朱以波坐在寬大的黃花梨木椅上,朱丹陽黑著臉看了一眼大家,然後冷冷的道:「朱家一直是人丁不旺,到了以波這一代,朱家將面臨著滅絕的危險!」

「太爺爺!為什麼到了我這一代朱家就會滅絕呢?」朱以波吃驚的道。

「孩子!你也大了!我就跟你講實話吧!你小時候被家裡養的一隻大丹狗把下身咬下來吃掉了,現在你明白為什麼你跟別人不同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