蹲下身體躲過撲擊的宋傑舉起了手中的寒霜,斜著插入了正要飛過自己的巨狼的腹中,解決了這隻想要攻擊自己的巨狼。隨後將掛在劍上的狼屍甩了出去。

隨著血腥的氣息逐漸開始擴散,因為被宋傑輕鬆解決了一個自己同伴而有些不敢進攻的巨狼們蠢蠢欲動起來,在兩隻按捺不住的巨狼的帶領下紛紛撲向了宋傑。

看著撲向自己的群狼,宋傑使用瞬步移動到了狼群的外圍,開始對聚成一團的群狼發起攻擊,手中的雙劍接連不斷的將一隻只發出慘叫的巨狼挑到天上,再讓它們以自由落體的形式落到地面上。

一隻只落到地面的巨狼逐漸壘成了約有1.5米的『屍山』,越發濃烈的血腥氣息讓剩下的巨狼的進攻越發的猛烈起來。在兩隻巨狼以自己生命為代價讓宋傑的雙劍無法攻擊后,其他的巨狼紛紛張嘴伸爪,對著宋傑發起了攻勢。

在群狼自殺式的攻擊下,堪堪避過一圈狼口的宋傑看著被自己摔倒眾多狼口中的狼屍轉眼間就小了一圈的宋傑還沒來的及后怕,小腿上傳來的痛楚提醒自己受傷了。

「嘶!」倒抽一口冷氣的宋傑看著自己右側小腿上的6道深淺不一的划痕「這狼爪子一下也挺狠啊。」在脫離了群狼包圍后,宋傑趕緊趁著這個難得的空隙從空間中取出了一塊淡藍色的恢復水晶恢復自己傷口。

在緊急治療結束后,早已被宋傑埋藏在內心深處的殺戮欲因為受傷而再度出現,雙目泛紅的宋傑嘴角勾起一絲邪惡的笑容「都給我死吧!」隨即一個個劍技使出,開始絞殺起了周圍的狼群。

巨狼的屍體也能夠明顯的看出兩個狀態的差距,之前死去的巨狼都是被一擊致命,屍體也很完整。現在宋傑身邊·地面已被鮮血染紅,隨處可見缺胳膊少腿、被分成幾段的狼屍,甚至還有被腰斬,沒有死去的巨狼的哀嚎,恍若一片人間地獄。

退出了狂暴狀態的宋傑皺起眉頭「看來以後還是要盡量壓制或者徹底控制住這樣的慾望才行,消耗比起理智的時候多了不少啊。」

沃班伯爵看著站在一地狼屍中恍若魔神一般的宋傑,做出了讓殘存不多的狼群們撤退的決定,用欣賞的目光看著宋傑「小傢伙的實力不錯嘛。既然如此,那你就和我的正規軍打上一場吧!」

「正規軍?看來敵人總算要有一些挑戰性了。」擺好了架勢的宋傑看向沃班伯爵「那就讓我見識一下伯爵手下的正規軍吧。」宋傑的腦海中已經出現了沃班伯爵的一個權能,沃班伯爵自奧西里斯處掠奪的死之僕從牢籠。

「它們會比你想象中的更有挑戰性。」隨著沃班伯爵的話,一群人從樹林中走了出來……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從樹林中走出的它們已經不能能夠用人來形容了,雖然它們的裝備有的是冷兵器加鎧甲,還有著一群穿著各種舊式軍裝手中拿著舊式武器,雖然這些『人』的武器裝備各不相同,但是這些『人』中無一例外都是骷髏,這是一支由骷髏構成的軍隊。

「這就是死之僕從嗎?看起來就是一群拿著各種裝備的骷髏。希望它們真的能夠給我帶來一些麻煩,但眼下我已經不想再和這樣雜兵戰鬥了。」宋傑看著沃班伯爵「我也應該使用一下自己的權能了。」

「不死的太陽啊,請賜予我閃耀的駿馬,讓我面前敵人燃燒殆盡吧!」伴隨著言靈,一匹帶著烈焰的白色駿馬出現在了天空中,直奔沃班伯爵召喚出來的骷髏大軍而去。

太陽的烈焰,瞬間就把那些骷髏氣化,本想趁次機會攻擊沃班侯爵的宋傑發現當白馬接近沃班伯爵的時候悄無聲息的消失了,讓宋傑擴大戰果的希望就此落空。

「你的太陽應對我的權能是沒有問題的,但是你是絕對不能把它當成攻擊我的武器。」沃班伯爵的臉上露出笑容「現在就讓我們看看究竟是誰的權能更厲害一些吧。」逐漸出現在幾人頭頂上空的烏雲中不時的閃過一道電光,還伴隨著轟隆的雷聲。

在雷聲逐漸消失,天空中的烏雲也逐漸變得穩定之後,一道粗大的閃電自烏雲中出現,狠狠的直奔宋傑而去。但是在攻擊到宋傑的身上后,一切化為烏有。

「看來你的雷擊也無法對我造成任何的傷害啊。」宋傑看著自己面前的沃班伯爵「那現在就讓我看看伯爵你能否抵禦我的雷擊。」隨即啟動自己自梅爾卡托處掠奪的權能,把天空中還沒有散去的烏雲再度聚集到了一起,隨後對著沃班伯爵劈下一道粗大的閃電。

察覺到了閃電帶給自己的危機感后,沃班伯爵自然是不敢像宋傑一樣大大咧咧的接下這記雷擊。利用自己的權能變成一隻狼人後,利用狼人的速度優勢避開宋的雷擊,並且直奔宋傑而去。

「來的好!」宋傑大喊一聲,散去天空中的烏雲,手持雙劍迎著沃班伯爵而去。看著沖向自己的宋傑,狼人化的沃班伯爵伸出手中的利爪,一副要將宋傑撕碎的樣子。

宋傑就地一個翻滾避開了沃班伯爵的利爪,手中的雙劍向著沃班伯爵雙腿砍去。但是僅僅在沃班伯爵的褲子上帶起了兩道划痕,沒有對沃班伯爵造成嚴重的傷害。

跳起躲過宋傑攻擊的沃班伯爵在落地之後,雙爪直直的對著宋傑后心的位置捅去。察覺到背後惡風的宋傑,立即向前趴下,躲過這次險些置自己於死地的攻擊,然後向自己的左側打滾,躲過了沃班伯爵的第二次攻擊后趕緊起身。

沃班伯爵立即欺身而上,兩隻利爪再次直奔宋傑而來。這一次宋傑沒有選擇躲避而是用手中的雙劍擋住了沃班伯爵的攻擊。

看著自己的雙爪被宋傑架住的沃班伯爵開口「小狼崽的實力不錯嘛。不過想要戰勝我可不是難么容易的。」

「為了保護佑理和她的妹妹,我只要堅持到天亮就行了,但我為的可不止是保護她們而已,我要擊敗你,成為世界最強的弒神者!」隨著話音,宋傑逐漸加大了手中的力度,卡在沃班伯爵爪縫中的雙劍劃破狼人皮糙肉厚的皮膚,滴出了鮮紅的血液。

避免收到更大傷害的的沃班伯爵收回了自己的爪子,就在宋傑以為這次攻擊結束,準備防禦下一次攻擊的宋傑看著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的的血盆大口,趕緊向側面閃避「我去,你耍賴!」

「耍賴?這可是你死我活的戰場!只有勝利才是最重要的!」看著宋傑的沃班伯爵開口「你也可以用別的方式與我戰鬥。不一定非要使用你手中的雙劍。」隨著話音,沃班伯爵再度向宋傑發起了攻擊。

「我已經摸清你的套路了。」和宋傑戰鬥了一會兒的沃班伯爵用自己利爪在宋傑的腹部留下了三道血痕「從現在開始你就是任我宰割的獵物了。」

「那可不一定。」宋傑說著就把自己左手的寒霜插進了沃班伯爵的身體中,寒霜所帶著的凍氣讓沃班伯爵的傷口周圍出現了冰凍的效果。抽出了寒霜的宋傑開口「總算是讓我身上這三道傷白受。」

「你對我做了什麼?」感覺到自己察覺不到傷口存在的沃班伯爵在低頭髮現了傷口周圍的冰凍效果之後看向了宋傑「我的傷口周圍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不是你說的我們都戰鬥是你死我亡嘛,還說只有勝利才是最重要的,那我也用些其他的攻擊方式吧。比如激活劍身上的凍氣什麼的。」宋傑說著左手耍了一個劍花。

沃班伯爵這在發現寒霜原本淡藍色的劍身上出現了一層薄薄的冰霜,還散發著絲絲的寒氣「原來如此。不過我可不是這麼簡單就被你打敗的。」傷口冰凍的效果隨著沃班伯爵的話音消融,傷口也隨之開始恢復,眨眼間就恢復了正常。

「你現在還有生么別的與我一戰的辦法嗎?如果沒有,那我就要把她們帶走了。」看著宋傑的沃班伯爵臉上露出笑容「你還是太年輕了。再過幾年你就能夠成為真正的最強的弒神者了,不過眼下最強是弒神者還是我!」

「小傑!你快過來,我要教授你知識!」不知何時出現在木屋門口的萬里谷佑理對著宋傑大喊「我一定會讓你擊敗沃班伯爵的。」

再度啟動了鳳凰權能的宋傑出現在了木屋門口「你真的想好了嗎,佑理?」

「這不可能!」看著宋傑的再次啟動鳳凰化身的沃班伯爵發出驚呼「你的化身之力不是一天只能使用一次的嗎?!」

看著一臉獃滯的沃班伯爵,宋傑開口「你的情報太過時了,我的權能現在可是沒有使用次數的。」 「就算你的權能能夠多次使用,又有什麼用呢?」沃班伯爵臉上的表情恢復了正常「你是沒有辦法戰勝我的。」

宋傑的臉上露出笑容「誰說我沒有戰勝你的辦法的。」隨後宋傑就把自己的目光投向了自己身邊的萬里谷佑理「佑理,你真的想好了嗎?」

「當然,媛巫女的職責就是保護好這個國家。」萬里谷佑理看著宋傑的臉龐泛起紅暈,小聲嘀咕道「而且如果是小傑的話,我也願意。」隨即主動的吻上了宋傑的嘴唇。

「有趣,看起來這是一個獨立的空間啊。」沃班伯爵頗為好奇的打量著自己現在處於的空間。

停止了和宋傑接吻的萬里谷佑理也如同沃班伯爵一樣好奇的打量著這個滿是金色的空間「小傑,這裡是哪裡?」

「這裡是黃金劍的空間。」宋傑面前的地面升起了一把金色的單手劍,拔出黃金劍的宋傑吖遙遙指向了沃班伯爵「沃班伯爵,你做好被擊敗的準備了嗎!」隨著宋傑的話音,天空中原本垂立的黃金劍也隨著宋傑的話音紛紛指向了沃班伯爵。

沃班伯爵的臉上露出了不屑的表情「你是想用能夠斬裂神格的黃金劍對付我啊,但是你真的能夠說全我權能的出處嗎?」沃班伯爵的身邊開始逐漸出現了一個又一個的死之僕從「我是不會給你封印我權能的機會的!見識一下真正的僕從大軍吧。」

這次被沃班伯爵召喚來的死之僕從也不再是骷髏大軍了,雖然每個人身上的穿著都是古代風格,但是它們帶給宋傑的威脅程度卻遠勝於那些手中甚至持有槍械的步兵骷髏。

「這些是被我殺死的那些擁有大騎士等級的騎士和其他的魔法職業者,我看你在它們的攻擊下如何對我使用黃金劍的權能。」變回人類姿態的沃班伯爵不斷的召喚著自己的大軍,看著宋傑的目光中充滿了戲謔。

宋傑身邊的萬里谷佑理的身上散發出了綠色的魔力,棕色的眼瞳也因為使用靈視的原因變成了綠色「我看到了,死後復活的神明,身體被粉碎后取回生命,下居冥府。」

聽到萬里谷佑理聲音的宋傑一臉無奈「好吧,現在為了不然它們傷害到你,我就只能當一次人肉靶子了。」隨著話音擋在萬里谷佑理身前的宋傑開始不斷的將敵人的一記記遠程攻擊格擋開,於此同時還要小心的提防著逐漸靠近的騎士們。

無比憋屈的宋傑小聲嘀咕著「他喵的,我總算是體驗了一回被敵人不斷招小弟攻擊是多麼憋屈的一件事,我以後也要成為一個多招小弟的人,讓別人如此憋屈!」

另一邊的佑理還在繼續講述「綠色的皮膚,繃帶,王冠。死之僕從的權能是沃班伯爵從統治死者世界的埃及之神,奧西里斯處得到的。」

「哦,沒想到啊,你居然有著這樣的能力。」聽到萬里谷佑理聲音的沃班伯爵臉上露出了笑容「果然選擇你是正確的,相信等我戰勝了小狼崽,開始儀式的時候,你一定會讓我滿意的。」

「總算是結束了。」用黃金劍解決了兩個僕從的宋傑用左手把佑理拽進懷中「佑理,你快告訴我有關與歐西里斯的詳細知識吧,看我把老傢伙的這個權能和那個變成狼人的權能封印之後他還怎麼囂張!」

把萬里谷佑理攬入懷中的宋傑終於避免繼續做靶子的命運,轉而開始了對附近僕從的清理工作,沒過一會兒將自己身邊所有的騎士解決掉后,宋傑開始把目光投向了逼著自己成為靶子的遠程、魔法僕從的身上「我他喵的終於可以報仇了!」

帶著萬里谷佑理一起衝進這些『脆皮』中的送飢餓哦如同狼入羊群般的將大部分的『脆皮』解決,只留下寥寥幾個無法給自己造成傷害的弓手。

在前排肉盾死光之際,沒有停止召喚死之僕從的沃班伯爵改變了自己的召喚策略,一個個皮糙肉厚的騎士擋在了他的面前,形成了一道人牆。

「老傢伙,你就不要在做無謂的掙扎了,我的黃金劍是能夠輕鬆突破它們的。」宋傑在對被騎士們包圍的沃班伯爵說了一句后,舉起了手中的黃金劍。

萬里谷佑理看著宋傑「封印沃班伯爵權能的知識就請您從我這裡得到了吧。」隨即閉上眼睛吻上了宋傑的嘴唇。教授結束后,手中持劍的宋傑開始了『嘴炮時間』。

「奧西里斯,埃及神話中的九大神明之一,生前他是一位開明的國王。是大地之神蓋布與天神努特的第一個兒子,是將埃及引向繁榮的偉大法老。」

「但卻因為自己弟弟賽特的嫉妒,在一次酒宴上被賽特的陰謀害死。他的妻子,伊西斯在叢林中找到了自己丈夫的屍體,並將其藏到了沼澤中計劃復活。」

隨著宋傑的言靈,天空中的黃金劍將沃班伯爵的肉盾全部擊殺,並刺進了象徵著死之僕從牢籠權能的金色結界中。

「賽特在打獵時發現了自己哥哥的屍體,並將他分屍成14塊,扔到埃及的各個角落。最後只找到了13塊屍骸的伊西斯迫於無奈之下只能將其復活了一晚。無法在人間復活更久的奧西里斯最終成為了埃及的冥界的主宰。」

「又因他教會了埃及人耕作,所以他綠色的皮膚就代表著植物,這就是你這個權能的出處,身為豐饒之神和復活之神的冥界主宰,奧西里斯!」隨著黃金劍擊碎了這層結界。所有的死之僕從全部消失。

「斬裂並封印權能的言靈,真是強大的權能。」沃班伯爵看著宋傑「劍之王和黑王子相比也是聯手敗在了這招之下吧。但是我的權能可是有很多的!」

再度變身為狼人的沃班伯爵看著宋傑「讓我看看你能不能戰勝這些小傢伙吧!」隨即便召喚出了大片的狼群,向著宋傑發起進攻。

「我去,你他喵的居然還用人海戰術,不過我已經知道你這個權能的出處了。」 「沒想到你居然接連斬裂了兩個我的權能。」沃班伯爵看著宋傑,身後逐漸的出現了三個身影。

看著沃班伯爵身後出現的三個神明,萬里谷佑理開口「風伯、雨師、雷公!這是掌管暴風雨的諸神。」

掌管暴風雨的三個神明逐漸融合進了沃班伯爵的身體中「剛才那樣打發時間般的戰鬥就到此為止了,現在讓我們開始真正的戰鬥吧。」隨著沃班伯爵的話音,空中出現了如同漩渦般的烏雲,一道粗大的紫色閃電從天而降直奔宋傑而去。

「我去,又劈人,你丫是不是除了放人海就會劈人了?」躲過這一擊的宋傑看著自己剛才位置上的淺坑暗自慶幸「好險,幸虧躲開了,不然就算是以弒神者的身體接下這一記『劫雷』怕是也不會回好受到哪裡去。」

看著天空中龐大的烏雲漩渦,又看著不斷操控雷電對自己進行攻擊的沃班伯爵。啟動了梅爾卡托權能的宋傑大喊「不要以為只有你一個人能夠掌控雷電之力啊,混蛋!」

隨著出現在宋傑身後的梅爾卡託身影融合進了宋傑的身體,天空中的烏雲漩渦自最中心開始了反轉,藍色的雷電奔著沃班伯爵而去。

躲過了這一記雷擊的沃班伯爵加大魔力的輸出「那就讓我看看究竟是誰的雷電更強橫一些吧!」天空中反轉的漩渦逐漸停止,再次恢復了逆時針旋轉。

「比就比,難道我還會怕了你不成?!」宋傑也隨之加大了自己魔力的輸出,在兩人的對抗之下,天空中的烏雲漩渦停止了旋轉。宋傑和沃班伯爵也不在用紫色和藍色的落雷對劈。兩人的較量完全變成了究竟是誰能夠控制天空中的烏雲漩渦。

將一場對決變成魔力消耗戰的兩個弒神者緊緊的盯著對方,天空中的烏雲也逐漸產生了新的變化,停止旋轉的烏雲開始了分裂,逐漸變成了兩個相對旋轉的小型烏雲旋渦。

隨著兩個小型旋渦的形成,宋傑和沃班伯爵開始了對劈的戰鬥過程。紫色和藍色的粗大閃電交替的劈在不斷移動的兩人剛剛站在地方。

宋傑皺起眉頭「不行,不能這麼拖下去了,不然就算是到了天亮的時候我也沒有辦法和他分出勝負。雖然保護了佑理,但是系統給的任務就沒有辦法完成了。」

再三猶豫的宋傑最終做出了放手一搏的決定,代表著鳳凰化身的石板隨著宋傑的言靈「對羽翼者的恐懼,邪惡的人以及強大的人,都畏懼持有羽翼的吾,吾之翼,將給汝帶來詛咒與報應!」

在快速移動下的宋傑抽出了弒神,直奔沃班伯爵而去。在宋傑開始言靈的時候就提高了警惕的沃班伯爵在看到宋傑陡然消失的時候立即使用雷光在自己的身邊布下了一層用雷電做成的防禦網。看著籠罩在電光中的沃班伯爵,宋傑隨即對紫色的電網發起了攻擊。

首當其衝的自然就是來自於天空中的藍色閃電,同樣源自神明權能的閃電在這時分出了勝負,象徵著地中海神王梅爾卡托的藍色閃電輕鬆的將沃班伯爵的電網擊穿,留出了一個能夠讓宋傑衝到沃班伯爵身邊的縫隙。

處於神速狀態中的宋傑抓住這個難得的機會直接衝到沃班伯爵的身邊,手中的弒神架在了沃班伯爵的脖子上「你輸了!」

低頭的沃班伯爵看著自己脖子上散發著寒光的弒神,隨後又看向了宋傑「雖然你為這一次攻擊付出的代價不小,但是真正輸掉的果然是我啊。小狼崽,不。最強的弒神者,期待下次和你戰鬥的時候。」隨即化作一道青煙消失在了大家的面前。

「總算是贏了。這個老不死的真難纏!」捂著傳來劇痛的胸口的宋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仰望著天空中的露出了腦袋的太陽「不過好在任務完成了。」

「小傑,你怎麼樣了?」自詡體力低人一等的萬里谷佑理以能及的速度衝到了宋傑面前,關心的看著捂著自己胸口的宋傑。

宋傑臉上露出一抹苦笑「沒事,就是有些疼而已了,而且也恨累。」聽到宋傑的話,臉上泛起紅暈的萬里谷佑理主動吻上了宋傑的嘴唇,使用魔力開始為宋傑療傷。在戰鬥結束后,從小木屋中出來的眾人正好看到了兩人的行為。

萬里谷光握住自己的拳頭,小聲嘀咕「姐姐,乾的漂亮,以後我就有一個帥氣的哥哥了。」

「看來以後又要多出一個對手了。」這是注意到萬里谷佑理以常人所不能及的速度衝到了宋傑身邊的艾麗卡,在想起宋傑之前說的話艾麗卡長嘆一聲「還不知道小傑在那個世界中有多少個我的對手呢。」

「男人嘛,不都是那麼回事嘛,自古以來都是這樣的,希望能夠找到幾個能夠和我一戰的姐妹,這樣以後的日子才不會枯燥。」

「妾身會陪你戰鬥的。」雅典娜也走到了四人的身邊看著羅翠蓮,聲音中充滿了不甘「不過妾身不知道能夠陪你到什麼時候。」

「沒事的,小傑一定會找到解決的辦法的。」聽到雅典娜在自己耳邊的話,羅翠蓮抓住雅典娜,將她抱進自己的懷中「說起來,蘿莉形態的雅典娜真的好可愛。」

「小傑真的能夠解決墨提斯嗎?我還是有些擔心。」雅典娜看著羅翠蓮「不然還是讓小傑殺掉我吧,這樣那個所謂的無星之夜的預言也將不會再成為現實。」

「你就多相信小傑一些吧,要知道,小傑到現在為止還沒有輸過。」羅翠蓮揉著雅典娜的腦袋「今天回去后,我們就把這件事情告訴小傑和大家,我們一起想辦法。三個臭皮匠就能頂一個諸葛亮了,我們可不是臭皮匠呢。」

在萬里谷佑理結束了治療后,她就看到了已經在一旁一直看著自己和宋傑的其他人,俏臉通紅的萬里谷佑理立即開始解釋「我…我只是幫助小傑治療…身體而已,你…你們不要想多了。」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唉!」看著萬里佑理的表現,宋傑無奈搖頭「本來我們剛才就只是治療而已,但是現在被你這麼磕磕絆絆的一說,她們想不相信我們之間有些什麼都不現實了。」

萬里谷佑理聽到宋傑在自己耳邊的話后,變得更加的磕磕絆絆「我…我真的…只是在幫小傑…小傑治療,你們千萬不要想多了。」

再次嘆氣的宋傑一臉無奈的捂著自己的額頭「我真的被你打敗了,這不是越描越黑了嘛。」在萬里谷佑理的攙扶下站了起來的宋傑對少女們開口「好了,沃班伯爵已經被擊退了,我們也應該回家了,今天真是累死我了。」在得到了少女們的回應后,一行人便走下了小山。

沒過一會兒,一行人就把萬里谷姐妹送到了家門口「佑理,那我們就明天見了。」在向佑理告別之後,宋傑從褲兜中出了手機「現在就讓艾麗安娜接我們回家吧,我已經不想在動了。」說著就依在萬里谷家大門旁的牆壁上。

「小傑,你和大家不如今晚就住在這裡吧。」剛打開大門的萬里谷佑理看著站在門外的大家「反正明天是休息日,明天在回去也不遲。」

「這樣可以嗎?」已經累成狗的宋傑看著萬里谷佑理「如果只有艾麗卡她們還好說,但我可是一個男生啊。」

「沒關係的我家的房間都是傳統的日式風格,只要倒出一間客房給小傑就夠了。剩下的大家只要在我和我妹妹的房間住下就可以了。」萬里谷佑理分分鐘就安排好了所有人的房間「不過因為客房的東西比較多,希望大家都能來幫我搬東西。」

「等一下。」宋傑喊住了要帶領大家搬東西萬里谷佑理「佑理,你家有沒有長條沙發?」

「有,小傑。你不會是想在沙發上睡覺吧?」在看到宋傑點頭后,萬里谷佑理大聲反駁道「不行!怎麼可以讓王在沙發上睡覺!」

「天色也不早了,大家今天也都很是辛苦,所以我就在沙發上睡覺就行了。相比坐在座位上和躺在地板上睡覺,還有坐在樹下睡覺,這已經強了很多了。」哈欠大口的宋傑擺手「我現在就想知道我什麼時候才能等到你們洗完澡。」

羅翠蓮制止了還要說什麼的萬里谷佑理,拉著佑理,帶著其他的少女們走向了浴室。

決定一起洗澡的少女們開始脫著自己身上的衣服「哎呀!我們沒有換洗的衣服怎麼辦!」將自己的衣服一股腦扔進洗衣機中的莉莉婭娜這才想起這點。

「不用擔心。」萬里谷佑理打開了洗衣機旁的柜子「這裡有很多浴衣,到時候大家找一套合適的換上就好了。」隨後有從角落中拖出了一個大盆「洗衣機裝不下的衣服放在這裡就行了,明天我會將這些衣服洗好的。」隨後就和已經脫光了衣服的妹妹走進了浴室中。

「哇,比小傑家的浴室大多了,怪不得佑理說大家一起洗也沒有問題呢。」看著自己面前就算是十個人同時洗澡也沒什麼問題的龐大浴室,艾麗卡發出感慨「沒想到外面看起來不大,這裡面卻是別有洞天啊。」

「我家的浴室以前沒有這麼打,但是經過後來的改造才變成了現在的樣子。我媽媽非常喜歡和她的閨蜜一起洗澡,於是就擴建了我們家的浴室。」萬里谷佑理說出了自己家浴室這麼大的原因。

「說起來,到現在為止我都還沒有見過佑理你的父母呢,他們不住在這裡嗎?」莉莉婭娜好奇的看向了萬里谷佑理。

說起自己的父母,萬里谷的語氣不禁沉重起來「爸爸媽媽他們在美國,因為四年前的事情,媽媽得了一場重病,爸爸就申請了外派,帶著媽媽去美國一邊為媽媽治病一邊工作,每個月還會寄來家書和生活費。」

「原來是這樣,怪不得這麼大的一個家中只有你和妹妹。」艾麗卡點頭「說起來,小傑和靜花也和你們兩個人很像,不過也有不同的地方就是了。小傑和靜花從記事起就是他們的爺爺在照顧,但當靜花8歲后,他除了給兩人定時寄生活費外就幾乎沒再見過自己的孫子和孫女。」

「靜花的親生父母更是不知道到底在哪裡,他們兩個就這樣一直相依為命到了今天。」艾麗卡將自己知道的事情告訴了大家「這就是小傑和靜花的生活環境了。」

「好了,艾麗卡你就不要說那些過去的事情,莉莉婭娜你也不要再去問東問西的。趕緊來泡澡吧,真的很舒服啊。」坐在足夠容納下5個人的龐大浴池中的羅翠蓮催促著幾人。

洗乾淨身體的少女們也紛紛走進了浴池中,雅典娜卻並沒有和其他人一樣進入浴池,而是坐在噴頭下,任由溫水沖洗著自己的身體,腦海中的思緒卻不知已經飛到了何處。

看著坐在位置上神遊天外的雅典娜,對其他人做了一個噤聲手勢的羅翠蓮悄悄的走到了她的身邊,在看到她的瞳孔依舊是紫色的之後,這才鬆了一口氣,抱起雅典娜之後,帶著雅典娜回到了浴池中。

「是誰?你對妾身做了什麼?!」泡在溫水中的雅典娜在察覺到了環境的變化之後回過神來,在看到一臉笑意的羅翠蓮的臉龐在自己面前之後,雅典娜皺起自己的眉頭「你這個傢伙對我做了什麼?」

「只是把可愛的雅典娜醬抱進了浴池中而已。」羅翠蓮看著雅典娜的胸前,又看了看莉莉婭娜的胸前「真是一模一樣的絕壁啊!」

「你這個傢伙!」聽到羅翠蓮對自己的調侃,雅典娜頗為火大「妾身取回真正的姿態后只有讓你羨慕的份!」

「但是現在你就是絕壁啊。」羅翠蓮說著就把雅典娜抱在了胸前,給了她一記『洗面奶』

「啊啊啊,可惡。你這個傢伙真的惹惱妾身了!」掙脫了羅翠蓮『洗面奶』攻擊的雅典娜說著就開始了反擊,依靠身體嬌小的優勢,繞到羅翠蓮的身後……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就在宋傑感慨之際,系統的聲音再度出現在了宋傑的耳邊「那您就更應該完成這個任務了,因為您曾經親口說過,您就是變態,這是您在和毒島冴子對話的時候提及的。」

「您的原話是『男人變態有什麼錯啊。』所以我認為您一定可以完成這個任務的。」系統用著毫無情緒的中性聲音講述著完全沒有任何節操的話題。

「鬼才會做這個任務總行了吧。你這個傢伙以後不許再提這件事情!」在對著系統一頓怒吼之後,宋傑再度開口「系統,你說實話,我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夠回去。」

「世界聯通已經完成了,但是您的身邊有會導致傳送不穩定的因素,在您解決了這個不穩定的因素后,您才可以進行世界傳送。」系統將現狀告訴了宋傑「據目前調查,不穩定因素的原因有83%的可能性在雅典娜身上,其他原因的可能性為17%。」

「那基本上問題就在雅典娜的身上了,看來明天要和雅典娜好好說說這件事情了。」在從系統那裡得到了自己想要回去需要解決的事情后,心情變好的宋傑開始了沐浴。

「真舒服,感覺身上的疲勞都一掃而空了。」躺在浴池中的宋傑舒服的閉上了眼睛。

「對了,建議您與萬里谷佑理簽訂契約,她的靈視能力能夠讓您在接下來能夠帶領自己契約者前往的任務世界中有極大的優勢。」

「靈視嗎?這的確是一個非常厲害的天賦,如果佑理原因的話,我會和她簽訂契約的,但是如果她不願意就算了。」宋傑開口詢問系統「畢竟去能夠帶著契約者的世界應該都是危險性極高的世界吧?」

「沒錯,在那些世界中,恐怕連您都需要小心行事,不然絕對會死在那些世界中的,畢竟在那些世界中,個人的勇武真的不能夠起到什麼作用。」系統在不知不覺間就將那些類型的世界透露了出來。

「戰爭啊,原來如此。」宋傑臉上露出了瞭然之色,隨即又想到了一個問題「可是艦娘的世界呢?那個世界不也算的上是戰爭的世界嗎?」

「當然算,不過現在的艦娘的世界已經成為您的大本營了。主神向這個世界中拍派出的三次爪牙都被您解決了,但是艦娘世界中還有一個您需要解決的目標。」

「你說的是那個海底的玩意兒?」

「不是,那個東西僅僅是一個擴大深海數量的裝置而已,我說的是那個成為了深海總指揮的傢伙,請您務必解決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