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雷,「……」

堂堂雷馬製造公司老總居然要去自家公司的超市庫房裡去偷安全套,這樣的事情別說是去做,就算是想一下都覺得尷尬,覺得荒謬。可夏雷最終還是去了,他架不住梁思瑤的軟磨硬泡。

事情進行得很順利,夏雷是公司老總,他要進庫房檢查一下安全隱患什麼的,庫管還能攔著不成?

夏雷支開庫管,很快就找到了他想要的東西,然後衣兜褲兜里都裝上了那種東西的盒子。

夏雷從庫房裡走出來的時候,庫管看見夏雷的衣兜和褲兜鼓鼓的,滿肚子疑惑,可一個字都不敢問。也倒是的,整個超市都是夏總的,難道夏總還能從庫房裡偷東西不成?

夏雷卻一本正經的樣子,」嗯,有幾盒牛奶擋著滅火器了,你去整理一下,那是個消防隱患。」

「我馬上去整理。」還真是檢查出問題了,庫管哪裡敢怠慢,跟著就進庫房處理去了。

夏雷暗暗地鬆了一口氣,心道:「信號沒被發現,要是被發現了,那多尷尬啊。」

「雷,你在這裡幹什麼?」一個細細且妖氣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夏雷回頭便看見了秦香,口紅艷艷,眼影濃濃,身上還穿著女性化的衣服,是那麼的醒目,那麼的獨特。看見秦香,他的頭頓時大了,「哦,我閑著沒事,過來檢查一下庫房的安全隱患。」

秦香扭著腰走到了夏雷的身邊,「申屠天音的事情解決了?」

夏雷點了一下頭,「解決了,殺手都被抓住了,幾個主謀也被抓了,應該沒事了吧。」

「這樣的話也確實算是解決了,不過你可得小心古家那邊,古可武可不是善茬。」秦香說。

夏雷拍了一下秦香的肩頭,「我會小心的,謝謝。」頓了一下,他又說道:「對了,我還要去車間看看,你想忙著,我走了。」

「你真辛苦,去吧,有空來我辦公室坐坐。」秦香笑著說道。

夏雷抽身閃人。

「雷。」秦香的聲音忽然又從後傳來,「你東西掉了。」

「什麼東西?」夏雷回頭去看,卻看見秦香的手裡正拿著一盒杜蕾斯。這一剎那間猶遭雷擊,石化當場。

秦香走了過來,牽開夏雷的衣兜,將那盒杜蕾斯放進夏雷的衣兜里,然後笑著說道:「這是和梁小姐一起用的吧?」

夏雷尷尬地笑了笑。

「我就知道。」秦香笑得很嫵媚,「用完了跟我說一聲,我給你送過去就行了。就你這技術還來我這裡偷安全套,嘿嘿,你忘了我是幹什麼的嗎?庫房裡裝著監控呢。」

夏雷,「……」

「我說真的,有空就來我辦公室坐坐,我教你怎麼偷東西。」秦香說道:「多一門技術,做事也方便。」

夏雷猶豫了一下,「我明天來跟你學,不過不許告訴任何人我來這裡……拿安全套的事情。」

秦香咯咯笑道:「放心啦。」

離開超市庫房,夏雷往他的工作室走去,他的心裡也在琢磨秦香的提議,「學偷東西的技術?也不是沒有好處,我畢竟還有另外一個身份,秦香的那些手段對那個身份的我來說還真是有用。也罷,他願意教我,我學學也無所謂。」

他的另一個身份,101局的顧問,沒準什麼時候龍冰就出現在他的面前,請他協助完成某個任務,也沒準就會用到秦香的那些神偷的手段。從這個角度來看,學神偷的技術是有好處的。

「夏總。」尹浩從辦公樓的方向過來,老遠便出聲跟夏雷打招呼。他的手裡拿著一大疊文件。

夏雷停下了腳步,「尹浩,有事?」

尹浩走到了夏雷的跟前,「夏總,這段時間我們研發部完成了好幾個方案,我們之前與梁小姐談過,她也喜歡,不過她說這樣的事情要你來定奪。你看看吧,這是我們完成的幾個方案。」

公司生產什麼新產品的事情確實得夏雷親自來定奪。

夏雷接過尹浩遞給他的文件翻看了起來。

這段時間,研發部的員工確實很努力,總共五個方案,每一個都很有創意。

尹浩說道:「夏總,這幾個方案都是根據你之前設定的公司發展理念設計出來的,都是貼近老百姓生活,方便老百姓的小商品。」

夏雷滿臉讚許的神色,「嗯,這個可以摺疊起來的健身器材不錯,現在的胖子很多,你們設計的這個健身器材摺疊起來之後一隻手就可以提走,對經常做辦公室的人有好處。其餘的暫時不適合,就先敲定這個健身器材吧,你們把圖紙完善一下就可以送到車間上去,讓他們試著做一些出來。」

「嗯,好的。」五個方案夏雷看中了一個,尹浩還是很高興的。

「等等。」夏雷又叫住了尹浩。

尹浩看著夏雷,「夏總還有什麼事嗎?」

夏雷想了一下,最終還是拿定了主意,他說道:「我有一個很好的構想,你們研發部試著做一下。」

「什麼構想?」尹浩頓時被勾起了興趣。夏雷對於他們這些從理工學院畢業的人來說簡直是偶像一般的存在,夏雷的構想,他的直覺便是不凡!

夏雷說道:「我的構想是自動滑板,市面上沒有這樣的東西賣,如果我們能做出來,專利是我們的,市場上也就只有我們能賣。如果我們做得夠好,它肯定能火。」

「自動滑板?自動滑板……」尹浩的腦海里似乎在幻想那種產品的樣子和功能,他的最小也忍不住浮出了興奮的笑容,「我怎麼就沒有想到呢?市面上確實沒有這種東西賣,它是一個新奇的產品,一旦我們做出來,它一定會獲得很多年輕人喜歡的!」

夏雷笑道:「這事你就只給韓波說一下就行了,別人暫時不要透露,這事也就交給你和韓波來負責了。有什麼困難,儘管來找我,我會和你們一起完成它的設計。」

「夏總,有你參與肯定沒問題,我現在就去找韓波。」尹浩已經迫不及待要去找韓波商量怎麼設計了。

「去吧去吧。」夏雷也很高興。

這是一個突然之間的念頭,就在尹浩給他看設計方案的時候,莫名其妙地就冒出來了。不過這個構想稱不上靈感,純粹是借鑒。借鑒的是悅動體育的自動衝浪板的創意。而之所以如此快速地做出決定,卻又有著復仇的心理。

當初,古可文用卑鄙的手段奪走了柳瑩的專利。古可文接手悅動體育之後,悅動體育的自動衝浪板在國外市場賣得很火,賺了個盆滿缽滿。而本該享有這種成功的柳瑩卻被逼到了澳大利亞,與她的孩子孤獨地生活在陌生的地方。這段時間,夏雷也有與柳瑩聯繫,兩人雖然只是聊聊家常,聊聊孩子什麼的,可每次夏雷都能感受到她的憂傷,也為她感到不公,想為她做點什麼。

以前,夏雷不知道能為柳瑩做什麼,因為他的能力有限,可是現在不同了,他有他自己的雷馬製造公司,更有101局顧問的身份,他已經具備了為柳瑩討回公道的能力。而且古可武和古可文又與他撕破了臉皮,站到了徹底對立一面,就算他不出手,對方也不會善罷甘休,那又為什麼不主動出擊,咬她一口呢?

古可文所控制的悅動體育所生產的自動衝浪板針對的是海上和湖泊上的產品,而他要設計和生產的卻是一個針對陸地市場的類似產品!

他的左眼之中儲存著自動衝浪板的全套設計圖紙,配件參數等等,他其實只需要給那種自動衝浪板安裝上四個輪子就能拿去申請專利!他之所以讓尹浩和韓波參與進來,並不是想讓他們分擔這種設計的工作,而是出於一種鍛煉的目的。可以肯定的是,這種自動滑板,他一個人將完成百分之九十的設計內容!

「砸我的車?還想要我一雙腳筋?把我當成軟柿子來捏了?」夏雷的嘴角浮出了一絲冷笑,「我們走著瞧吧,你們所做的每一件事其實都是要付出代價的。」

走進工作室,夏雷便變成了一部人形機器,這一次,他除了要為梁思瑤製造一套機械拳套,他還要將悅動體育的自動衝浪板的設計複製下來,然後稍加改動,變成他自己的自動滑板! 一個星期後。

夏雷從他的工作室出來,懷裡抱著一隻大紙箱。紙箱里用膠帶封著箱口,別人沒法看見裡面裝著什麼東西。

「夏總,你拿的是什麼?要幫忙嗎?」剛從辦公樓出來的車間主任劉學兵問道。

夏雷說道:「沒什麼,你忙你的吧,我自己拿上去就可以了。」

「那好,我去車間了。」劉學兵往車間走去,走沒兩步又停了下來,「夏總,尹浩他們設計的那個健身器材沒有訂單,還要不要繼續做?」

「不用,等銷售推銷出去,拿到訂單再做。」夏雷說。

「那行,我們就做別的了。」劉學兵這才往車間走去。

夏雷笑了笑,有了紙箱裡面的東西,他還稀罕什麼健身器材?他有一種直覺,紙箱裡面的東西一旦問世,一定能大火!

夏雷抱著紙箱進了他和梁思瑤的辦公室。梁思瑤正蹲在地上,拿著一支噴漆槍在給她的機械拳套噴漆。她噴的是紅色的油漆,兩隻機械拳套已經被她噴得紅彤彤的了,特別鮮艷。

夏雷忍俊不禁,「思瑤,你把它們噴成紅色的幹什麼?」

梁思瑤抬頭看了夏雷一眼,抿嘴一笑,「好看唄,你看,它們現在好看多了。」

夏雷仔細看了看她放在報紙上的機械拳套,點了點頭,品評道:「嗯,果然比原來的銀色好看。」

「你也覺得好看啊?看來我們的審美觀念是一樣的,咯咯。」梁思瑤笑得很開心的樣子,「嗯,所以我把你的也噴了。」

「啊?」夏雷頓時愣在了當場。

他說梁思瑤噴了紅色油漆的機械拳套好看,那是討好她的說辭,卻沒想到梁思瑤把他的也給噴了!

「就放在你辦公桌下,你去看看吧,你一定會喜歡的。」梁思瑤說。

夏雷匆匆放下紙箱就跑到了他的辦公桌前去看。他的機械拳套就放在辦公桌下面的地上,也用報紙鋪著,報紙上還有一大片黑色——梁思瑤把他的機械拳套噴成了一雙黑乎乎的東西了。

這敗家娘們!

夏雷看著他的機械拳套苦笑不得,想數落梁思瑤兩句,可又捨不得。這一個星期,他和梁思瑤如膠似漆,如魚得水,從超市倉庫裡頭來的安全套快速減少,這麼個熱戀恩愛的程度,他疼愛都來不及又怎麼捨得說她什麼呢?

「搞定了。」梁思瑤放下了噴槍,笑盈盈地向夏雷走來,「怎麼樣?」

夏雷苦笑了一下,「幸好你沒把我的機械拳套噴成綠色的。」

梁思瑤的櫻唇微微翹了起來,「難道不好看嗎?」

「紅配黑,好看。黑色還有一個好處,那就是晚上戴的話,不容易被人發現。」夏雷說的全是昧良心的話,可誰叫他吃梁思瑤這一套呢?

「你真好。」梁思瑤從後面抱住了夏雷,然後湊唇在他的耳畔輕輕地說道:「親愛的,晚上我給你加餐。」

一聽「加餐」這個詞,條件反射,夏雷的腿都有些發軟了。

膩了一下下,梁思瑤鬆開了夏雷,好奇地道:「那箱子里裝著什麼?」

夏雷說道:「就是我跟你說過的那種產品,我已經做出來了。」

「自動滑板?」

夏雷點了一下頭,「你看看吧。」

這麼重要的產品,他沒有讓車間做,他自己動手,花了好幾天的時間才完工。現在,是驗證它的時刻。

梁思瑤用裁紙刀割開了紙箱上的膠帶,打開紙箱,迫不及待地取出了裡面的東西。它看上去完全是一隻「長胖」了的滑板,比普通滑板厚得多,畢竟裡面裝了電池和驅動裝置。除了厚度,輪子也要比普通滑板大一些,但看上去更加堅固,靈活。不過最特別的卻是滑板的邊沿安裝了氛圍燈,還沒開啟卻也能想象它的時尚炫麗。

「好漂亮!」梁思瑤自動滑板放在了地上,然後站了上去,不過滑板沒動,她也看不見有什麼開關,她好奇地道:「怎麼啟動它?」

夏雷說道:「你滑一下它就動了,不過你小心點,不要摔著了。」

「我小時候可是玩這個的高手。」梁思瑤站了上去,輕輕往前一滑。自動滑板頓時切入了自動模式,載著她往前跑。滑板周邊的氛圍燈也自動開啟了,藍色的LED燈鏈閃閃發光,就像是在一條貼地飛翔的光帶,炫目得很。

梁思瑤在辦公室的空地上自動滑行了好幾圈,有些不過癮,「能不能再快點?」

夏雷說道:「初始的速度只有十碼,你用腳增加助力的話它可以更快,不過你要小心點,這裡空間小。」

梁思瑤卻沒將夏雷的提醒放在心上,她用一隻腳蹬地,給自動滑板添加助力,自動滑板的速度頓時變快了。她滑了兩圈,忽然一踩滑板的後面,自動滑板連帶她一起飛了起來。滑板在空中翻滾了一圈,落地的時候她也再次站在了上面,穩穩噹噹。

夏雷笑了,他覺得他的擔心還真是多餘的。梁思瑤可是嚴詠春的傳人,身手了得,更何況她小時候還是玩滑板的高手。

梁思瑤停了下來,激動地道:「它雖然比普通的滑板厚一些,但重量卻沒增加多少,不影響滑板運動的靈活性。它這麼時尚漂亮,一定能大賣!現在就申請專利吧,我有一個直覺,它能讓我們雷馬製造公司真正騰飛起來!」

以前雷馬製造公司幫人加工零件,計算訂單再多掙的也是辛苦錢,根本就賺不了多少。除了夏雷在神州工業集團賺的那一筆錢,雷馬製造公司的盈利狀況其實很一般。雷馬製造公司想要發展起來,那還真是不太現實。歸根結底的原因便是雷馬製造公司沒有一個屬於自己的熱銷產品,現在有了這個自動滑板,雷馬製造公司毫無疑問會引來一個騰飛起來的機會!

「我去申請專利,你安排採購去比亞迪公司採購電池,他們的電池技術很好。」夏雷說。

「嗯,我這就去,要做就要最好的,我們還要打開國外的市場,沒有質量可不行。」梁思瑤說走就走。

梁思瑤走後夏雷給龍冰打了一個電話。

「在幹什麼?」

「接你電話。」龍冰的聲音,「什麼事?」

她的風格一點都沒變,夏雷苦笑了一下,「好吧,我就直說了,我有一個很好的產品,想請你幫我申請一下專利。」

「資料發個我就行了。」龍冰說。

「我稍後就發給你,謝謝。」夏雷鬆了一口氣,她肯幫忙,這事就算是成了。

龍冰說道:「不用謝我,我也有事請你幫忙。」

夏雷笑道:「我們就別客氣了,你說吧,要我做什麼?」

龍冰沉默了一下才說道:「幫我改裝一支狙擊槍,國產的狙擊槍精度太低了。」

「改裝狙擊槍?」夏雷很是意外,「我從來沒做過,行嗎?」

龍冰淡淡地道:「你要是都不行的話那就沒人行了,我會從別的渠道借兩支國外的狙擊槍,你造著改就行了,最差要改到與國外一樣的水平,最好要超過國外的水平。」

「好吧,我試試。」夏雷硬著頭皮答應了下來,又隨口問了一句,「是你用還是誰用?」

「當然是我用。我會讓柯傑將你需要的東西給你送過來,保持電話暢通,他會聯繫你的。就這樣吧,我掛了。」龍冰掛了電話。

難怪龍冰連問都不問就答應幫忙了,原來也是有求於他。

叮鈴鈴,叮鈴鈴……

「這麼快?」夏雷以為是柯傑,但看了一下才發現是市長鬍厚,他跟著滑開了接聽鍵,「胡市長你好,我是夏雷。」

「你好。」胡厚也客氣了一句。

「胡市長找我有什麼事?」

「你這會兒有空嗎?」

「那個……有空。」

「那你來我辦公室一下吧,我有點事想跟你談談,電話里說不方便。」胡厚說。

夏雷說道:「好吧,我馬上過來。」

市長打電話來約,夏雷就算是再忙也是要去一下的。

夏雷給梁思瑤說了一下,然後便驅車來到了市政府。來到胡厚的辦公室,他看到了辦公室里已經有好幾個人了。讓他感到意外的是,他居然碰到了與他稱兄道弟的張森。

一見夏雷進門,張森笑著引上來與夏雷握手,一邊親切地道:「老弟,剛才我還和胡市長談起你,胡市長對你是讚譽有加啊。」

夏雷也笑著說道:「森哥你就不要笑話我了。」

「誰敢笑話你,笑話你就等於笑話我,我跟他沒完。」張森很仗義的樣子。

胡厚打斷了兩人的寒暄,「張森,你們待會兒再敘舊,我跟夏雷說幾句話。」

張森說道:「那好,我們先去會議室等你們吧。」

張森和幾個同在辦公室里的人離開之後胡厚才出聲說道:「夏雷,上次我讓你考慮的事情你考慮得怎麼樣了?」

「胡市長說的是上市的事情吧。」夏雷說道:「我考慮過了,我暫時沒有上市的想法。」

「為什麼?」

夏雷說道:「上市不外是融資,解決資金周轉的問題,還有發展的問題。我的公司小,資金周轉沒有問題。而且,我的公司暫時還沒有擴展的實力,也不需要資金去擴展。這樣一種情況,上市反而不好。」

胡厚笑道:「看來你是考慮得很清楚了,也吧,上市的事情以後再說吧。我這次叫你過來,其實是想讓你參加我們海珠市舉辦的博覽會。」

「博覽會?」夏雷還真沒想到是這樣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