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家長馬上從學校後門溜了出去,跑到隔壁二班看情況,回來報告:「是,分數乘以分數。」 看課本是分數乘以分數是一節課的內容。約分和分數乘以小數,是另外兩節課內容了。相當於現在是要一節課講三節課的內容了?

這不是亂彈琴嗎?學兵爸爸等家長剛要起身發火。

旁邊一個學生家長突然說:「人家寧老師都說了,課堂要保持安靜,上課效果怎麼樣到後面孩子做作業不就知道了。」

「你是誰?」其他孩子發現這個學生家長是個生面孔。

「我女兒玲玲剛轉來的。」朱嬸說。

「你女兒轉到這個學校來?」

「是,跟著寧老師。」

「你說你孩子跟這個實習老師?」

「沒錯,在我們那邊,上百個學生都要跟著寧老師學習的。」

家長們一邊驚訝:「你是寧老師她的親戚為她說話?」

「啥?怎麼可能是親戚?和你們說實話,她那會兒剛到我們小學,我和我老公也看不起她的,以為她個實習生教不了什麼,和你們一樣。可她真是有本事的老師,你們自己看就知道了。」朱嬸懶得再開口對這些人解釋,寧老師的光芒要他們自己體會才有感覺的。

「我覺得她這人,莫非是寧老師從哪裡派來的間諜?」家長們不信朱嬸的話,不過朱嬸這麼說也有道理,說人家不行總得有個證據。等會兒學生一個個作業做不出來,哼哼,這個寧老師有的完了。

「同學們,現在要先做個遊戲。」開始講新內容的時候,寧雲夕先這樣說,「我們來背九九乘法口訣,每個人按照秩序背下去,一個接一個。來,從我左手邊這個第一個同學開始。」

本來講數學課是小孩子們感覺挺悶的事情,結果老師一來說是做遊戲,孩子們的精氣神兒又被調動起來了。課堂氣氛立馬從枯燥變成了活躍。

「一一得一。」

「一二得二。」

「二二得四。」

「一三得三。二三得六。」

……

孩子們一個接一個背著,興緻勃勃。應該說,背乘法口訣表對於六年級學生來說肯定不是問題的,小兒科樣的課堂開始讓孩子們感到了放鬆。與此同時,寧雲夕在黑板上板書。

「現在你們告訴我,前面後面這兩個都是分數對不對?」

「對!」孩子們大聲答。

「行,我們把這個分數線延長接起來,上面兩個數相乘,你們告訴我,結果這是多少呢?乘法口訣表背起來。」

「三九二十七!」

「下面一樣兩個數相乘,乘法口訣表告訴你們是多少?」

「七八五十六。」

「所以最後計算結果是多少?」

「五十六分之二十七。」

孩子們興奮地一口一口回答著,沒有一個落下的。

課堂上孩子們響亮的聲音,讓後面打算髮出質疑的家長們都沒有機會插上嘴。家長們是被這種課堂氣氛給「嚇」住了。

家長們安靜,孩子們小眼睛都看著寧老師。寧老師一環跟著一環:「現在我每寫一道題,你們把計算的結果寫在紙上舉起來給我看。第一道題——」 第一道題,寧老師剛把題目寫到黑板上,乘法口訣表熟練的學生已經快速在紙上寫上答案舉了起來。沒多久,全班學生都舉起自己的答案舉起。

寧老師一個個仔細檢查學生的答案,基本上沒有錯的,連經常在家裡被家長罵學習差的妮妮都很難錯。誰讓剛才個個才剛複習完了乘法口訣表。

好,寧老師這回加大了難度,來個上面兩位數乘法,下面兩位數乘法。

學生們在下面草稿紙上計算著。家長們看著跟著緊張,有的不由自主地拿出身上有的紙和筆跟孩子一塊計算。

「不對,應該是這麼多。」有家長焦急起來,對學生指手畫腳。

寧雲夕走過去:「這位同志,請保持安靜。而且,說不定是你錯了而不是他們錯了。」

聽見寧老師這麼說,小蘿蔔頭們一個個樂呵呵的,自信心更大了。

孩子們多高興,從來不知道學習數學能這麼的高興。

而家長們逐漸看出了端倪。

孩子們現在做的題目已經是超過了課業內容後面的作業題難度,但是,這些孩子沒有一個失去信心的,反而顯得對做題的興趣更加濃厚。

「好像這個老師和余老師不太一樣。」坐在門邊的家長跑去隔壁二班再溜了一圈,和其他家長做著現場彙報。

「余老師那邊怎麼樣?」

「能怎樣。和以前一樣,沒人敢說話,只有餘老師一個人在講台上說。」

「我去看看。」 黑道寶貝很勾人 學兵爸爸忍不住,從後門出去跑到隔壁再看一看。這一看,看到隔壁那些孩子們一個個低著腦袋像犯人一樣動都不敢動,學兵爸爸心裡不知怎的,不是很喜歡。回來,再看自己兒子原先同樣是調皮搗蛋鬼的,現在在寧老師的課堂上居然和其他小朋友的動作一致,幾乎讓他以為自己看錯了。

其他家長在兩個班級之間溜達了兩圈仔細比對,都不得不承認,與其看隔壁班的孩子不能說話的表情,不如自己孩子在寧老師這裡可以高高興興的。在寧老師的課堂上,隨處可以見到的是孩子們興高采烈的小臉蛋。

家長們忽然集體安靜了,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眼下這種感覺好了。主要是,寧雲夕哪怕不讓孩子們像犯人一樣安靜,都能讓孩子們做完有難度的作業。

「我女兒之前,在余老師那裡,好像每次做作業都是錯的。」有個家長低著頭小聲說道。

「我也是。余老師還說我兒子不夠努力。要我回去多督促他學習。」

現在,現場有做錯題的孩子,寧老師走過去引導,沒有直接說你錯了,更沒有當場打他們家長的臉。家長們和孩子們一樣有了一種如釋負重的感覺。本來,教孩子課堂知識的事情,老師是專業,他們家長能教嗎,能的話,何必送孩子來上課了。

這邊方老師好不容易聯繫到了在外面的彭校長,跑回來六年三班傳達消息,只希望家長們不要太著急把寧雲夕轟出去。

「各位家長同志。」方老師到了三班課室,對家長們說,「如果你們不滿意寧老師的話,我們可以做適當調整,讓她去其他班級——」

「不不不!」 這個不字,朱嬸發現了,不是她一個人說的,是其他家長搶到了她面前喊。

方老師聽著家長們集體喊的「不」,不明所以:「不——是?」

「我們要寧老師教我們的孩子。不要讓她去其它班。」家長們異口同聲。

「對對對,千萬不要讓她去其它班教!」

朱嬸看著其他家長們一百八十度的改變快樂死了:看吧,她就知道,寧老師的光芒自己一體會就清楚了。

「你們之前不是說——」方老師比較慢半拍,疑問著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我們之前什麼話都沒有說!」

同時家長們的話引起了學生們的注意。

陳學兵轉頭就對自己爸爸說:「爸,你們想幹嘛?」

「沒,兒子。」學兵爸爸聽兒子這個調調馬上就明白兒子的想法,挺委屈地說,「不是你們反映嗎?爸爸不放心,來看看你們學習情況。」

「我們現在很好!」陳學兵大聲對父親說。

寧雲夕走過去,這會兒摸了下這個班上孩子王的頭,小聲說:「思想品德課上怎麼教的?對父母要怎麼樣?」

「尊敬。」陳學兵同學立馬回答,改了口氣對老爸說,「爸,我剛才說話大聲了點,只是不想你打擾到我們上課。」

「是,知道,兒子!」學兵爸爸看見兒子聽老師的話馬上對自己改變態度,吃驚不已。

其他家長們看著:哎,這個老師很好,不會說只教孩子學習,還教他們尊敬自己父母了。

於是家長們站起來,一起架著方老師離開課室:「你走吧走吧。趕緊走。別打擾寧老師上課了。」

方老師回過神來,欣喜地問:「你們不打算趕走寧老師了?」

「我們趕走她幹什麼!」家長們一個個紅著臉伸著脖子,看誰敢趕走寧老師來著。

下課鐘響,孩子們圍住寧老師的講台,因為寧老師做了個一套有趣的紙牌給他們玩。

家長們邊放心地離開學校邊不忘對方老師說:「這個老師是我們孩子的了,不能調走。」

「是,是。」方老師感覺陳學兵爸爸的拳頭都要砸到自己身上來了,但是和昨天想砸寧雲夕的感覺完全不一樣,不禁笑著,「我們哪裡捨得這麼好的老師走。」

「對了。」家長們同聲道。

其他老師並不清楚發生了什麼情況。一個個回到辦公室的時候,只聽說六年三班的孩子家長們已經走了。

「奇怪,怎麼走了?學兵爸爸昨天不是來勢洶洶嗎?」

「據說方老師給校長打了電話。難道是校長出面安撫家長了?」

「校長沒有回來吧。」

老師們確定彭校長沒有回來后,更納悶方老師聯繫彭校長祭出了什麼靈丹妙藥,居然能把家長們勸回去了。

「余老師你知道什麼嗎?」其他老師問起在三班隔壁上課的余光中老師。

余光中老師只記得有家長跑到他課室外面,好像在偷窺他們二班上課的情況。具體情況家長們沒有說,他也不知道那些家長懷了什麼目的干這個事。

總之是讓大家有點兒糊塗了。

方老師這回小心翼翼沒有把家長們的話傳到辦公室,而是單獨找來李小慧。李小慧早因為擔心寧雲夕在暗地裡看著情況了,為寧雲夕感到高興。

「你要多和寧老師交流。」方老師說。

李小慧點點點頭:「我會的,方老師。」

寧雲夕的成功同樣讓她有了信心。

今天放學的時候,得知寧雲夕昨天沒有車回去,方老師安排了寧雲夕隨坐軍車的同學一起回去。 寧雲夕和自己家孩子一起上了軍車。

「老師!」小丫頭孟晨橙終於看到了寧老師,跑過去抱住寧老師的膝蓋不願意起來。

寧雲夕只好將小丫頭抱了起來:「哭鼻子了?」

「沒有。」小丫頭看到自己四哥,搖搖小腦瓜,明顯記著自己昨晚上說過的話。

寧雲夕看到了上車的文文。想起了傅軍醫說過的,這回來接文文的應該是文文的奶奶。

「他和我一個班,聽說是他爸爸要求的。」孟晨橙貼著寧老師的耳朵告密。

「他現在是你的同學,你要怎麼做?」寧雲夕教小丫頭。

「同學要平等友愛,互相幫助。」小丫頭很記得寧老師說的話。

「寧老師是嗎?」文文奶奶在其他人的指引下找到了寧雲夕,「你好,你好。」

寧雲夕站起和對方握手:「你好,奶奶。」

「我兒子說過你,說你很厲害的。我看也是,這裡有好幾個孩子都粘著你。」文文奶奶明察秋毫,「對了,我孫女,原本他爸想讓她來你這個學校的,但是她不願意,在家裡呆著。」

「孩子想去哪兒上學,是孩子的意願,我們大人可以仔細聆聽孩子的訴求。沒有必要勉強一個孩子去做他不喜歡做的事情,那樣對於她的學習也沒有好處。」

文文奶奶聽著有道理,說:「寧老師的話,我會轉給我兒子聽的。」

「沒事。」

文文奶奶突然把自己手裡拎的袋子給了寧雲夕。

寧雲夕問:「是什麼?」

「是我們家裡的,我兒子說,對寧老師很抱歉。這個是送寧老師的。」

「不行不行。」

「今天不是中秋節嗎?是月餅,我們老家自己人手工做的帶過來給我們的,不費錢。」

聽對方這樣說,寧雲夕只好打開紙袋看了眼裡頭,居然是首都老字號的月餅。傅軍醫家老家如之前大院里的人說的是首都。

回到家的時候,今天節日,部隊體恤官兵,提前放了官兵們回家。

孟晨浩回來了,見她和孩子們還沒有回來和老二一塊兒先準備起今晚的晚飯。燒雞要先切開,接下來是一些其它青菜什麼的,要先洗洗。對了,林志強送來了幾隻螃蟹。

孩子們回到家,先圍住放螃蟹的盆子好奇地看著。

裡頭的螃蟹爬來爬去,唯獨爬不上高高的盆沿總會摔下去。小丫頭用手指想去拿螃蟹,被孟晨熙孟晨峻喝住:「小五!」

這個小五,真是初生牛犢不怕死的,螃蟹都敢抓!

被哥哥姐姐喝住的小丫頭,委屈地摸摸自己小指頭。

「它會把你手指咬斷的!」孟晨熙嚇唬妹妹。

小丫頭登時怕怕的:「不要不要。」跳起來轉身去找寧老師。

寧雲夕在切著月餅,知道小丫頭是餓了,拿了一小塊塞進小丫頭嘴巴里先解解饞:「其它的,吃完飯再吃。」

噢,好甜~好好吃~小丫頭滿足地直點小腦瓜:「我要,我還要。」

「吃完飯再吃。」寧雲夕將月餅放到了高處,免得孩子先拿了偷吃。

走到廚房,今晚他說要為家裡人服務,正擼著袖管做大廚。 寧雲夕走過去,趁孩子們沒有看見,在他背後腰上摟了一下。

孟晨浩身體一僵,只感覺她的身體太柔軟了,簡直撩起了他腹火,咳了聲嗓子道:「聽說你今天在學校里教的很好。」

寧雲夕馬上在他背後伸出個腦袋:「你們是不是天天盯著我?」說著,寧老師做出個小生怕怕的神情,好像她有點兒什麼事他們都知道的。

「你昨晚上不是和我談工作嗎?我總得了解一下你之後工作的進展情況。」

聽他這個正兒八經的口氣,寧雲夕不逗著他了,洗了手幫他一起做晚餐。

在旁看著他炒菜真是喜歡放辣的,但是,聞著是很香,那種麻辣香氣引人飢腸轆轆。而且這時候的辣椒幾乎沒有什麼污染,是非常的綠色健康,蔬菜也是。

知道她對辣不是很能吃,孟晨浩只炒了兩盤辣菜,且裡頭辣椒儘可能少放了。

寧雲夕站在他旁邊,拿了筷子偷偷夾了點菜放進嘴裡嘗著:嗯,好吃!

「我也要,老師。」

什麼時候,孟晨橙這隻饞嘴貓溜到了她腳邊看著她試菜。

「開飯了,都出去吧。今晚上是你們大哥給你們做的菜。」寧雲夕邊端著菜邊把小丫頭趕出廚房。

小丫頭在她身邊蹦蹦跳跳,等菜放上桌,馬上伸出小手要拿來吃。結果寧老師在旁邊看她這麼一眼,她馬上縮回了小指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