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騁的臉色已經漸漸的有些難看,直接起身。

秦騁知道,今天跟凌錦繡是說不通了。

凌錦繡在身後喊著,他也懶得理會。

「這孩子,我不過說了幾句,他就這樣!」

凌錦繡嘆口氣,有些無奈。

秦語轉了轉眼珠,提議道:「伯母,哥哥現在被宋晴暖蠱惑,怕是您說什麼都聽不下去,倒不如直接去找宋晴暖。」

「倒也是一個不錯的方法。」

凌錦繡想了想,贊同的點點頭。

醫院裡。

宋晴暖正望著病房白色的天花板出神。

門開了。

「怎麼哭了?」

宋晴暖聽到聲音,收神看去,就見閨蜜筱雨拎著大大小小的東西正艱難的抽紙巾。

「噗嗤。」

宋晴暖看見她這滑稽的模樣,都市笑出了聲。

這是她入院以來第一次真心的笑,卻是不知道為何怎麼都止不住,笑的眼淚都出來了。

筱雨驚訝的看她,「小暖,你沒事吧?」

宋晴暖眨眼,逼回即將決堤的淚水,「沒事,大概是看天花板看的有些眼干。」

「你的淚點也是奇奇怪怪,不過就現狀而言,發獃也是難得放鬆了。」

筱雨不忍拆穿,遞上紙巾順勢將病床搖了起來。

對於宋晴暖最近的遭遇她隻字未提。

但也不難看出來,這並不好。

宋晴暖收神回頭時,眼中的落寞和受傷被她盡收眼底。

筱雨正要逗她開心,病房外突然響起一陣吵鬧聲。

「在住院部,這人倒是沒素養。」

筱雨本就心疼宋晴暖,此時住院還不得清凈,無語地翻了個白眼。

手上削蘋果皮的動作倒是沒停。

病房外——

「病人需要靜養,伯母您現在還是別進去了。」

霍崢感受到她身上濃烈的火藥味自然不會放人進病房。

「我是秦騁的母親,整個醫院都是秦氏的,誰敢攔我!」

病房外,凌錦繡和秦語見理論無用,便強硬的沖向病房。

「小崢,你趕緊給我讓開,不然我不客氣了!」

霍崢一人難敵四手,防線被衝破。

凌錦繡率先衝進來,見到宋晴暖,眼中流露鄙夷。

「宋晴暖,不要以為懷上我秦家的種你就可以飛上枝頭做鳳凰,有我在一天,我們秦家就容不下你!」

凌錦繡伸出的食指直指靠坐在病床上的宋晴暖。

「我勸你趁早收起你那些骯髒手段,不管秦騁如何,我都不會讓你賴在我們秦騁身邊!」

凌錦繡說完,深吸一口氣,看到宋晴暖無動於衷的樣子又氣不打一處來,還欲發作。

但筱雨搶先一步,將水果刀往水果籃中一插。

「我看誰敢!」 凌錦繡此時才注意到宋晴暖身旁的女子。

警惕的看了眼那把水果刀,她什麼大場面沒見過。

當即冷哼一聲,「你算個什麼東西……」

話未說完,筱雨蹭得站了起來,凌錦繡嚇得後退一步,正撞上被霍崢扔進來的秦語身上。兩人踉蹌著差點摔倒。

宋晴暖知道筱雨的脾氣,也不想她為自己淌這趟渾水。

再者,她心已決,不如趁此機會解決。

場面混亂之前,她適時開口:「放心,我會離開你兒子。」

宋晴暖淡淡的開口,現場緊張的氛圍全被她的話吸引過去。

「你說真的?」

秦語不敢置信,甚至幾步走到她身邊盯著她。

凌錦繡也驚訝於她的話語和這份爽快。

「你能甘心離開我兒子?」凌錦繡不信。

宋晴暖臉上的表情卻始終平靜,輕聲開口,「我從來不說假話,只要你兒子肯放過我。」

霍崢適時一笑,他還以為宋晴暖變了性子,原來是在這裡等著。

凌錦繡聽了,頓時羞怒不已。

她說這話不就是說是她兒子非要纏著她嗎!

「笑話,秦騁怎麼會和你這樣的女人糾纏不清!」

凌錦繡被氣得就要給宋晴暖一巴掌。

霍崢早有所覺,第一時間攔住她。

「伯母,再怎麼說小暖現在還懷著秦騁的骨肉,是您的孫子,您還是不要衝動的好。」霍崢淺笑地看著凌錦繡。

她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特別是那件事……

宋晴暖將這一幕盡收眼底,只覺得可笑。

凌錦繡和秦語氣勢洶洶的跑來質問她,得了答案又不信。

秦家人一直不同意秦騁和她結婚,當初領證的時候就鬧了矛盾。

如今她順了秦家人的心意,又得到懷疑。

「只要你說服了秦騁,等生下孩子,我立刻就會離開,與你們也不會再有瓜葛。」

說這話時,宋晴暖臉上沒有多餘的表情,讓人看不出她心裡在想什麼,但話里的堅定使秦語都有了幾分相信。

「我有些累了,要是沒什麼事情,你們請回吧。」

筱雨聽到這話心裡瞭然,宋晴暖這是不願再與這家人周旋了。

「小暖也該休息了,該說的話都說完了,兩位就被待在這了。」

秦母倒不介意離開,畢竟她已經得到了想要的回答。

但秦語卻不願。

她把宋晴暖當成勁敵,也很了解宋晴暖。

對方不會就這樣放棄的。

秦語想要追問下去,但看到筱雨和霍崢一副要把他們趕出去的表情,她忍住了。

宋晴暖看著窗外移動不定的雲,心裡的想法卻愈發堅定了。

這個孩子是秦家的骨肉。

即便秦騁的目的是骨髓移植,那他們終究不會虧待了這個孩子。

且不說自己不能給孩子一個完美的成長環境,現在的情況下,能否把孩子平安養大,她不能確定。

既然如此,不如退一步,對師傅、對孩子都好。

霍崢心中不安,在秦家父母離開之後,終於還是沒能壓抑下心裡的疑問。

「怎麼突然改了主意,要生下孩子了?」 宋晴暖心頭鬱結,不願作答。

霍崢吃了「閉門羹」,便不好再追問,囑咐了幾句便離開了病房。

作為最親近的朋友,筱雨知道宋晴暖雖然表現很強勢,但這會兒心裡一定難受極了。

「小暖,我去給你倒杯熱水,你快躺下好好休息。」

不得不說筱雨很是貼心。

宋晴暖現在只想一個人靜一靜。

筱雨出門那一刻,宋晴暖感覺到肚子里的孩子踢了自己一下。

一開始她以為是自己的錯覺,可等她翻了個身,那種感覺更加的清晰了……

「寶寶……」

宋晴暖心裡一暖,隨之而來的還有愧疚。

以後,她沒有辦法陪伴他的成長了,真的對不起,寶寶。

離開醫院后,秦語心裡仍然惴惴不安。

即使成功挑撥了宋晴暖和秦騁的關係,甚至讓宋晴暖將未出生的孩子拱手讓人,但秦語並未體會到多少得意。

「她真就這樣放棄了?」

秦語一路上都在想這個問題。

遇上紅綠燈時,司機猛地停車,嚇了秦語一個激靈。

「小語你沒事吧?怎麼回事,今天不能開車了嗎?」

凌錦繡感覺到秦語抖了一下,頓時責怪的瞪了司機一眼。

但這一下,卻讓秦語想明白了。

不管宋晴暖最終決定如何,自己都得做兩手準備。

「伯母,我沒事的,是我自己沒注意,您別怪他了。」

秦語擺出自己的招牌微笑。

凌錦繡拍了拍秦語的手,「你這孩子太善良了,我又不會因為這事辭了他。」

秦語知道自己現在能依靠的就是凌錦繡,要想徹底讓那個女人消失,也必須從這入手。

「伯母,您覺得宋晴暖的話可靠嗎?」

秦語細聲詢問,帶著點蠱惑的意味。

在秦家多年,凌錦繡學到不少,不會那麼輕易相信他人。

對宋晴暖的話,她只信三分。

「小語覺得呢?」

秦語假做思索,片刻后搖了搖頭,「我覺得宋晴暖沒那麼簡單,我們還是要多注意她,畢竟話都是她說的,會不會做也要看她自己。」

「我直到現在想到她當年是怎麼害父親的,我就膽寒。」秦語說著,像是陷入了某種痛苦。

眼淚即將滑落之前,凌錦繡心疼的將她抱在懷中,「好了小語,伯母一定不會讓她囂張。」

——

秦騁是三天後再來的。

自從得知「真相」后,宋晴暖越發不想在看到他了。

秦騁來時帶了她喜歡吃的哈密瓜。

在「那件事」沒發生之前,在他們還好好的時候,秦騁常給宋晴暖削哈密瓜。

宋晴暖笑話他明明可以買現成的卻非要麻煩自己。

「吃點嗎?」

秦騁把削好的哈密瓜取出,放在了已經打開的病床小桌上。

宋晴暖很難不注意到秦騁的心思,畢竟這是他第一次買這種現成盒裝的哈密瓜。

過去的,就都忘了吧。

她這樣想著。

「放著吧,我一會兒吃。」

宋晴暖慵懶地躺在床上,視線緊盯著映在牆面上忽而閃爍的陽光。

陽光在牆面上跳動著,像極了自己以前和秦騁一起散步時,突然蹦蹦跳跳的場景。

他們,竟然還有美好的回憶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