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定了注意,陳志凡便伏在不遠處,找機會跟着他們兩個。

果然,不久之後,尊者說道:“好了,我們走吧!”

蒙面人應了一聲,跟着尊者,又從下水口的位置飄了下去。

陳志凡因爲是元神狀態,又用法力封住了自己的周身,就算是法力高出自己多倍的人,也只能感覺到不自在,卻不會發現陳志凡的存在。

可爲了保險起見,陳志凡還是小心翼翼的跟着他們,生怕出一點差錯。多年來,陳志凡在已經明白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這個道理。萬一那個尊者感覺到了自己的存在,只怕自己又要功虧一簣了。

也許尊者還在得意的勁頭上,他和一起的那個蒙面人並沒有發現陳志凡的元神。

下水口的下方,還是那個四面光滑的鐵房子一般的空間。只見尊者走到東面的牆面跟前,輕輕的拍了三下牆面,又走到南面的牆面跟前,又拍了三下。

就在陳志凡感到莫名其妙的時候,只聽見吱嘎一聲響,光滑的牆面上竟然憑空的出現了一扇門。陳志凡清楚的記得,這裏的牆面他觀察的仔仔細細,並無疏漏,牆面上並沒有門。別說門,就連一條淺淺的裂痕都沒有。

在三界中,不管是天庭還是地府,都沒有這個本事。

驚訝之餘,陳志凡不敢怠慢,跟着尊者和蒙面人進了那扇門。

看到了眼前的景象,陳志凡驚呆了。

他怎麼也想不到,在這扇門之後,竟然藏着這麼大一個看似虛無的空間。日月星辰,江河湖海,山川沃野,應有盡有。這片虛無,和混沌當時描述的海眼中的那個虛無,是多麼的相像。

這時候,陳志凡幾乎可以確定,這兩個人,就是精靈族的人無疑了。可他想不明白,既然虛無是在海眼之中,何以這裏也有這麼大一片虛無。據他所知,在三界之中,並沒有任何記載,說三界有虛無的存在。

難道精靈族真的有這麼大的本事,可以將虛無隨意移動?或者,他們有創造虛無的能力?

陳志凡不敢再想下去了,如果精靈族已經強大到這種地步,那就算陳志凡發現了陣眼的位置,只怕也救不出那些孩子和曾小琴。

“朋友,既然已經來了,何不現身相見呢?” 夜冰依猛然轉過頭來,看著他好端端出現在她眼前的那一刻,淚水瞬間模糊了視線,飛快的朝帝玄胤撲了過去,一邊哭一邊罵道:「你沒事怎麼不早說,害我擔心死你了,你真不是個東西!」

帝玄胤抱著她笑了笑:「是你這個小迷糊蛋,難道你忘記我也會瞬移大法了么?」

「小胤胤,你沒事就好……」夜冰依哭著在他的懷裡重重地點頭,人還在就好了。

夜瑾瀾,龍素素,龍漓塵,還有慕容兄弟,虛幻老人等等,剛過來就看到了帝玄胤整個人被拍成了渣渣,硝煙瀰漫,沒有了他的身影,他們幾乎也都以為他死了。

突然看到他又活生生的出現在他們的眼前,這讓眾人很是震驚。

那些世家的高手們,更是驚嘆的看著帝玄胤。

要是換做他們,恐怕死的連渣都不剩下了吧?

不過帝玄胤他當時是怎麼跑的?難不成他還會遁地不成?真是個人物啊。

宮無冥先前看到帝玄胤死了,他整個人都輕飄飄了不少,他一直以來的宏源,終於完成了。

但是又突然看到帝玄胤毫無預兆的出現在他的跟前,他的臉立即黑了下來。

呼吸都有些困難,莫非他真的一輩子都要壓在自己的頭頂嗎?他到底是誰?他到底為何會這麼優秀?

正在他分神時刻,一道凜冽的殺氣,猛然朝著他的背後襲來。

宮無冥眉心一跳,敏感飛速的離開,但還是被砍中了手腕,他看清楚來人,眼中立即閃過一抹怒色說道:「慕容小姐,你這是在做什麼?你是想要殺我?」

聽到宮無冥怒吼的聲音,眾人才紛紛從夜冰依夫妻兩個人身上收回視線,轉移他的身上。

然後便看到慕容清清手持長劍,眼中含著殺氣,冷冷的盯著宮無冥。

「妹妹,你在做什麼?」

慕容幾兄弟也擔憂的看著慕容清清,不明白他們的妹妹怎麼會對宮無冥出手,但也立即擋在妹妹的身前,害怕宮無冥會對她做出什麼事情。

沒有殺得了宮無冥,魅月狠狠的咬了咬牙,然後深呼了口氣,裝作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看著宮無冥道:「真是抱歉,剛才我只不過是不小心而已。」

「不小心?」不小心都要殺了他,是不是她在不小心點,他就死了?

宮無冥陰沉著臉,氣的額角青筋直跳,要不是看在他哥哥在這裡,她又是夜冰依的徒弟,他非要把她的命留下不可。

當他宮無冥是什麼人都可以欺負的么?

一個帝玄胤也就算了,她又算個什麼東西?

「呵呵,大家都是成年人,剛才到底是什麼意思?還請慕容小姐給在下一個合理的解釋!」宮無冥冷冷的盯著慕容清清說道。

「我的解釋已經說了,你不相信我也沒辦法。」魅月淡淡的道。

然後默默的站在慕容兄弟的身後,有人保護她,她根本不害怕宮無冥。就算宮無冥想要她的命,也想要先過了慕容兄弟這一關再說吧。

她為什麼要殺他,當然是因為晨晨了!他當初殺了她的弟弟,她自然是要為他報仇的。 只不過竟然沒有能要了他的狗命,真的好可惜,但是她不會放棄的,只要有時間,她絕對會殺了他!

帝玄御轉過頭來看著她,目光深沉複雜,他總算明白了她為什麼要想假扮成清清混入他們當中,原來還是因為她的弟弟。

「喂,我妹妹說她只不過是不小心,你為什麼還要這樣咄咄逼人?你一個大男人好意思嗎?」慕容老三走上前,不悅的瞪著,冷冷說道。

重生末世原女主逆襲nbsp;nbsp; 先不管是誰對誰錯,先保護好妹妹再說!

慕容老二也跟他一樣,都是個妹控,看到有人這麼說他的妹妹,他立即便不高興了,上前瞪著宮無冥。

慕容老大卻是眸光微閃,一片和氣說道:「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對付敵人,大家有什麼事情不如先解決完眼前之事再說。」

宮無冥氣得頭頂冒煙,盯著這幾兄弟,他自然知道,就是在跟他們鬧下去,肯定吃虧的也是自己,冷冷的瞪了慕容清清一眼,便氣呼呼的轉開了頭。

這隻不過是一件小事情,也沒有多少人會在意,大家又很快抬頭,看向天空跟龍王龍后戰鬥的怪物,這東西的力量簡直超乎了他們所有人的想象。

它孤身一個對抗龍王龍后還有龍族的這麼多條神龍,居然還能和它們平等對抗,絲毫不落下風,這樣的發現簡直令人大跌眼睛。

另一邊,夜冰依趁人不注意,把帝玄胤給丟進了依雲閣中調息養傷,對他說道:「傷好之前,你一定不能夠再出來。」又拍了拍兒子的腦袋,「看好你爹爹,他要出來了,娘親就打你。」

「呃……好的娘親!」剛才看到自己的爹爹突然消失不見了,夜雲澈也嚇得不輕,連忙扶著帝玄胤爹爹休息。

不過爹爹要是想跑,他能攔得住么?嗯!所以一定要好好的看著才是。

被自己的妻子和兒子攙扶著來到了房間,帝玄胤搖頭嘆了口氣,心中卻是很甜蜜。

夜冰依出來之後,白色的身影也跟在她的後面,是帝玄胤的白澤。

白澤神獸只到自己主人的話,但除此之外也聽它女主人的。

夜冰依抬頭看著天空,腦子裡快速運轉著,想著一個絕殺之招,正在腦海中慢慢的運行。

在半空當中,三條金黃的龍影不斷的交錯在一起,然後聽到龍后歡喜的聲音,「我的寶寶,好久不見。」

龍王和龍后太思念兒子,便沖了下來,來到兒子的身邊,和它一起玩鬧。

眾龍沒有了龍王龍后支撐,很快就被怪物給甩開,隨即那怪物瘋狂的咆哮一聲,便直接遁下了山崖。

夜冰依冷冷的眯著眼睛,看到怪物逃離的方向,心中暗道,這死東西也跟著下去了,流音也在下面,會不會有什麼事情呢?

龍后化作人形,抱著自己的兒子說道,「小龍龍,你有沒有事啊?給娘親看看。」

雪羽鑽進了她的懷裡,變成了一團小白球。

搖了搖頭:「娘親,我一點事都沒有,你那有沒有受傷啊?」

「娘親沒事,看到你娘親好開心。」龍后親昵的抱著兒子,蹭來蹭去。 陳志凡心下一陣詫異,暗道我現在是元神狀態,就算是天庭中的厲害人物,只怕也不能發現自己。這個看起來不怎麼樣的尊者,又怎麼會發現自己呢。

疑惑之餘,陳志凡便悄無聲息的繼續躲藏,同時也觀察了自己的身後,看看這個尊者說的是不是別人。

那位尊者看陳志凡不出聲,冷笑一聲,一股掌力已經打到了陳志凡面前。

這時候,陳志凡知道,已經瞞不住了。陳志凡的藏身處是一個大石塊,尊者的掌力轉眼即止,陳志凡因爲不清楚尊者的具體實力,也不敢怠慢,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將這一股力道化解了。

尊者站在陳志凡的正前方,他身後的那個蒙面人顯然沒有料到陳志凡會在這裏,緊張的擺出一副樣子,全神貫注的站着。

陳志凡笑盈盈的道“閣下法力不凡,我甘拜下風在下自問應該不會有人發現,不料卻還是沒逃過閣下的法眼”

尊者也回敬道“仙家過謙了依着仙家的本事,如果不是偶然,孤也不會發現仙家”

“哦這可就奇怪了,那不成在下哪裏露出了馬腳,讓尊者發現了”陳志凡滿腦子的疑惑。如果這位尊者真的有發現元神的這種本事,只怕法力已經和天帝差不多高了。

如果真是這樣,陳志凡自己萬萬不是對手。別說救人,只怕自保都難。

這位尊者倒也不是小氣之人,看陳志凡開口詢問,便一一相告。“以仙家的法力來看,相比已經發現了這片虛無中的祕密了吧”

陳志凡笑着搖搖頭道“尊者謬讚了在下雖不敢說知曉三界所有事端,然似如此虛無,三界之中,幾無存在至於其中的祕密,在下就更加無從知曉了”

尊者哈哈一笑道“仙家卻還誠實不瞞仙家,這片虛無,名曰葫蘆口,仙家可知爲何”

陳志凡疑惑的打量着這片虛無,淡淡的道“這片虛無置於地下,形狀酷似葫蘆,莫不是因形而得名”

“哈哈哈哈仙家果然聰明”尊者頓了一頓,接着道“這片虛無原本是脫出三界之外的存在,孤見其形奇特,便將其帶來此處,置於此處。不料其竟能吸收天地日月的精華,進而越長越大,終成這般光景想來不過區區幾個月而已”說起這片虛無,尊者的臉上不免現出了得意之色。

也難怪尊者會驕傲,按理說,這麼大一片虛無,或者是因緣際會,各種巧合碰撞到了一起,偶然形成;或者是三界的巧奪天工,歷萬世之造化,自然形成。似如此自造的虛無,當真十分罕見。

陳志凡抱起拳頭,對着尊者道“尊者能奪三界之造化,佩服佩服”心中卻十分擔心。尊者帶這片虛無的原形來此,如果只是偶然爲之,卻還罷了。 獨寵前妻,總裁求複合 假如是有意爲之,則說明尊者有知過去明未來的本事,如果是這樣,怎麼能讓陳志凡不心憂。

尊者擺擺手道“孤卻也沒有奪天地造化的本事,此事只是偶然爲之,仙家不必太過憂慮”他明白陳志凡的心思,故意這麼說,倒讓陳志凡有些捉摸不透了。

陳志凡撇開這個話題,繼續問道“尊者尚未告知在下,究竟你是如何發現在下在此地的”

“這片虛無,名曰葫蘆口,乃是吸收天地的精華而成。此地因靈氣吸收的太過飽滿,已容不得其他的靈氣進入。仙家已元神形態入內,自然會影響此間的格局。說來慚愧,孤正是憑藉虛無中的變化,才發現仙家的”尊者淡淡的解釋着陳志凡心中的疑惑。

陳志凡暗道倒黴,自己認爲天衣無縫的計劃,在這裏竟然不堪一擊。

尊者繼續道:“可仙家若是不以元神狀態進入,孤便會早早發現,真是時也命也哈哈哈”尊者說完這句,發出了一連串的狂笑。

陳志凡一邊笑容可掬的應付着尊者,一邊思量着逃生之路。

尊者繼續道“仙家不必拖延時間了,既然孤能完完本本的告訴你箇中的奧妙,就已然不懼你會逃走”

陳志凡心下大驚,看樣子,尊者已經封死了自己逃生的路。

陳志凡冷笑着道“尊者不必嚇唬在下,區區一片虛無,卻也難不倒在下”陳志凡嘴不饒人,其實心中也沒多大的把握。

尊者哈哈一笑,道“好吧,既然仙家不信,就請仙家自行離去,孤若是動手阻攔,便是輸了。”

這一次陳志凡更加驚訝了。他原本以爲,自己想要從這裏出去,定然要先打敗尊者和那個蒙面人。可依着尊者的意思,就算尊者不動手,陳志凡也無法從這裏出去。

陳志凡不敢大意,生怕這是尊者專門設置的陷阱。就在自己在尋找出口的時候,突然出手偷襲,讓陳志凡防不勝防。

可看尊者的神態,絲毫沒有動手的意思。陳志凡大駭,心道難不成這虛無比天羅地網還要厲害自己陷入這虛無中卻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可過了今日,七方七劫陣就要大成,屆時只怕又是一場浩劫。

形勢已經容不得陳志凡瞻前顧後了,他留着一股法力守護着自己的後方,沿着來時的路,緩緩向後退去。

尊者和蒙面人笑盈盈的看着陳志凡,尊者索性抱起了胳膊,彷彿再嘲笑陳志凡。

陳志凡心下大怒,直接轉身,快速的從來時的門中穿了過去。

本以爲要費一番周折,不料沒費多少工夫,便已經走了出來。

陳志凡大喜,準備回頭幾分尊者一番。可當陳志凡轉頭的時候,卻發現了更加離奇的事。

本來他是從地下停車場的下水口進來的,下水口的下方有一個不大不小的空間,正是在空間的牆面上,有一扇通往這片虛無的門。

陳志凡剛纔明明已經脫離了虛無,跨入了自己來時的那扇門。可定眼一看,那扇門還是離自己的距離絲毫沒有減少,就好像自己剛纔根本沒動一般。

本章完

陳志凡心下一陣詫異,暗道我現在是元神狀態,就算是天庭中的厲害人物,只怕也不能發現自己。這個看起來不怎麼樣的尊者,又怎麼會發現自己呢。

疑惑之餘,陳志凡便悄無聲息的繼續躲藏,同時也觀察了自己的身後,看看這個尊者說的是不是別人。

那位尊者看陳志凡不出聲,冷笑一聲,一股掌力已經打到了陳志凡面前。

這時候,陳志凡知道,已經瞞不住了。陳志凡的藏身處是一個大石塊,尊者的掌力轉眼即止,陳志凡因爲不清楚尊者的具體實力,也不敢怠慢,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將這一股力道化解了。

尊者站在陳志凡的正前方,他身後的那個蒙面人顯然沒有料到陳志凡會在這裏,緊張的擺出一副樣子,全神貫注的站着。

陳志凡笑盈盈的道“閣下法力不凡,我甘拜下風在下自問應該不會有人發現,不料卻還是沒逃過閣下的法眼”

尊者也回敬道“仙家過謙了依着仙家的本事,如果不是偶然,孤也不會發現仙家”

“哦這可就奇怪了,那不成在下哪裏露出了馬腳,讓尊者發現了”陳志凡滿腦子的疑惑。如果這位尊者真的有發現元神的這種本事,只怕法力已經和天帝差不多高了。

如果真是這樣,陳志凡自己萬萬不是對手。別說救人,只怕自保都難。

這位尊者倒也不是小氣之人,看陳志凡開口詢問,便一一相告。“以仙家的法力來看,相比已經發現了這片虛無中的祕密了吧”

陳志凡笑着搖搖頭道“尊者謬讚了在下雖不敢說知曉三界所有事端,然似如此虛無,三界之中,幾無存在至於其中的祕密,在下就更加無從知曉了”

尊者哈哈一笑道“仙家卻還誠實不瞞仙家,這片虛無,名曰葫蘆口,仙家可知爲何”

陳志凡疑惑的打量着這片虛無,淡淡的道“這片虛無置於地下,形狀酷似葫蘆,莫不是因形而得名”

“哈哈哈哈仙家果然聰明”尊者頓了一頓,接着道“這片虛無原本是脫出三界之外的存在,孤見其形奇特,便將其帶來此處,置於此處。不料其竟能吸收天地日月的精華,進而越長越大,終成這般光景想來不過區區幾個月而已”說起這片虛無,尊者的臉上不免現出了得意之色。

也難怪尊者會驕傲,按理說,這麼大一片虛無,或者是因緣際會,各種巧合碰撞到了一起,偶然形成;或者是三界的巧奪天工,歷萬世之造化,自然形成。似如此自造的虛無,當真十分罕見。

陳志凡抱起拳頭,對着尊者道“尊者能奪三界之造化,佩服佩服”心中卻十分擔心。尊者帶這片虛無的原形來此,如果只是偶然爲之,卻還罷了。假如是有意爲之,則說明尊者有知過去明未來的本事,如果是這樣,怎麼能讓陳志凡不心憂。

尊者擺擺手道“孤卻也沒有奪天地造化的本事,此事只是偶然爲之,仙家不必太過憂慮”他明白陳志凡的心思,故意這麼說,倒讓陳志凡有些捉摸不透了。

陳志凡撇開這個話題,繼續問道“尊者尚未告知在下,究竟你是如何發現在下在此地的”

“這片虛無,名曰葫蘆口,乃是吸收天地的精華而成。此地因靈氣吸收的太過飽滿,已容不得其他的靈氣進入。仙家已元神形態入內,自然會影響此間的格局。說來慚愧,孤正是憑藉虛無中的變化,才發現仙家的”尊者淡淡的解釋着陳志凡心中的疑惑。

陳志凡暗道倒黴,自己認爲天衣無縫的計劃,在這裏竟然不堪一擊。

尊者繼續道:“可仙家若是不以元神狀態進入,孤便會早早發現,真是時也命也哈哈哈”尊者說完這句,發出了一連串的狂笑。

陳志凡一邊笑容可掬的應付着尊者,一邊思量着逃生之路。

尊者繼續道“仙家不必拖延時間了,既然孤能完完本本的告訴你箇中的奧妙,就已然不懼你會逃走”

陳志凡心下大驚,看樣子,尊者已經封死了自己逃生的路。

陳志凡冷笑着道“尊者不必嚇唬在下,區區一片虛無,卻也難不倒在下”陳志凡嘴不饒人,其實心中也沒多大的把握。

尊者哈哈一笑,道“好吧,既然仙家不信,就請仙家自行離去,孤若是動手阻攔,便是輸了。”

這一次陳志凡更加驚訝了。他原本以爲,自己想要從這裏出去,定然要先打敗尊者和那個蒙面人。可依着尊者的意思,就算尊者不動手,陳志凡也無法從這裏出去。

陳志凡不敢大意,生怕這是尊者專門設置的陷阱。就在自己在尋找出口的時候,突然出手偷襲,讓陳志凡防不勝防。

可看尊者的神態,絲毫沒有動手的意思。陳志凡大駭,心道難不成這虛無比天羅地網還要厲害自己陷入這虛無中卻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可過了今日,七方七劫陣就要大成,屆時只怕又是一場浩劫。

形勢已經容不得陳志凡瞻前顧後了,他留着一股法力守護着自己的後方,沿着來時的路,緩緩向後退去。

尊者和蒙面人笑盈盈的看着陳志凡,尊者索性抱起了胳膊,彷彿再嘲笑陳志凡。

陳志凡心下大怒,直接轉身,快速的從來時的門中穿了過去。

本以爲要費一番周折,不料沒費多少工夫,便已經走了出來。

陳志凡大喜,準備回頭幾分尊者一番。可當陳志凡轉頭的時候,卻發現了更加離奇的事。

本來他是從地下停車場的下水口進來的,下水口的下方有一個不大不小的空間,正是在空間的牆面上,有一扇通往這片虛無的門。

陳志凡剛纔明明已經脫離了虛無,跨入了自己來時的那扇門。可定眼一看,那扇門還是離自己的距離絲毫沒有減少,就好像自己剛纔根本沒動一般。

本章完 龍王化成人形,站在母子二人的背後,目光含情脈脈。

這場大戰暫時停歇,眾人也都恭敬的站在一旁,看著主宰他們大陸的兩位強者。

「龍王大哥,之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你們跟這個怪物纏鬥了多久?難道一直都沒辦法鎮壓它么?」夜冰依走上前問道。

龍王看了她一眼,道:「我們也不知道它的來歷,但據這怪物說的,它已經在這裡塵封了上萬年,我跟龍后一起來這裡找東西,剛好遇到它衝破了這片封印,想要逃離,我們便一直在鎮壓它,到如今。」

龍后也抱著雪羽走了過來,說道:「這個臭東西,恐怕它也想不到剛剛逃出來,就碰到了我們兩個,我們一直在想辦法鎮壓它,起初它還很弱,我和龍王很輕易的就把它給鎮壓了。

但是這玩意好像不死不滅,它的實力最後還越來越大,直到實力都可以跟我們抗衡。

甚至如今都快超過了我和龍王,我們才不得不讓龍王谷的元老們都趕過來,希望可以徹底的消滅它。」

「也希望以後不會生出什麼禍端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