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運+97

幸運+99

幸運+97

……

【萬里之戒】

不求風月九萬里,餘生只要你。

天資+96

幸運+97

天資+94

天資+97

……

兩件極品紫色特殊裝備!

陳默看着兩件裝備和上面的描述,忍不住輕輕一嘆,隨手將萬里之戒戴在了手上,而春華之墜則毫不猶豫的遞給了韓霜。

韓霜見此一愣,藍色裝備給她她還能理解,可紫色?

要知道,目前爲止已知的紫色物品除了陳默使用了的授業帖和包裹裏的紫色材料之外就只有陳默的武器星圖煉魔槍了。

這兩件特殊裝備,他爲什麼還要給自己一件?

韓霜有些懵。

陳默愛她麼?不愛,這是韓霜心知肚明的,她存在的意義在一開始她就一清二楚。

陳默要她,完全是爲了修行,除了修行之外,從未主動碰過她。

如同工具一般,雖然說出來讓人難以置信,但是這確是事實。

她的美貌在陳默眼中就像是一文不值一般,陳默從未真真正正的認真看過她的臉。

說陳默鋼鐵直男她都不信,因爲就算是鋼鐵直男也有着生理需要,也有着慾望,可在陳默的身上,她從未看到過一絲一毫的慾望。

陳默是身體有問題嗎?

不是,她比誰都明白,陳默的身體好得很。

可爲什麼還會是這樣?沒有其他原因,就是因爲不愛她。

一個人的自制力或許可以強到讓人震撼的地步,但是在愛情面前卻脆弱的可憐。

陳默有着強大的自制力,韓霜知道肯定會有人能夠破掉他的這股子令人感到牙疼的自制力,但是那絕不是自己。

在他的心中,一直都裝着一個未知的人。

可既然如此,他又爲什麼要將這紫色的特殊裝備給自己?

韓霜理解不了。

春華之墜的屬性她看過,也很心動,但是她卻非常明白,這種東西還不是自己能夠奢求的。

戴上春華之墜,縱然是從未點過幸運屬性點的人也能輕易超越自己。

陳默戴上,從今以後就不需要自己去補刀了。

因爲陳默這一隨手遞來的動作,韓霜不禁陷入胡思亂想之中。

“愣着幹什麼?拿着啊!”

陳默開口。

“爲什麼給我?”韓霜咬着嘴脣忍不住問道。

“你的運氣好,拿着這東西,以後收穫更大!”

陳默沒有過多的解釋,隨口說了一句後便將吊墜塞進了韓霜的手中。

運氣好!

不多不少三個字。

但是就是這三個字,不知道在前世時讓多少豪傑深夜無法睡眠,抱着枕頭痛哭流涕,心中酸澀至極。

陳默前世也是屬於這種類型之一,若非後期遇見了貴人,他怕是一生都難以崛起。

運氣這個東西,是真的玄,幸運這個屬性在運氣面前,連兒子都算不上。

有些人沒有幸運屬性也能經常掉落極品裝備,而有些人幸運屬性高到令人髮指,但是運氣差的時候,還真的就不出東西。

幸運屬性頂多就是後天屬性,強制提高了掉落數量和品級,但是同品質的東西也分垃圾和極品。

掉落的東西值不值錢,極品不極品,那就是運氣了。

運氣是天生的,根本沒辦法改變。

陳默的運氣好嗎?不好!

前世時,別人殺一頭BOSS掉落的東西能隨隨便便賣個幾百年的壽元,可他殺一頭BOSS,掉落的物品品級同等,價值卻是人家的百分之一。

陳默清晰的記得當時費盡了千辛萬苦弄死了一頭BOSS,掉落了一堆藍裝,加起來卻只賣了六年的壽元,當時一羣人互相分了之後,手頭的壽元甚至不夠吃頓好的。

那一次次血淋淋的教訓讓陳默早已經信了自己的運氣。

非酋就是非酋,縱然幸運值突破天際,也無法和真正的天命之子相提並論。

雖然這次副本出了不少的好東西,但是陳默心中門清,這是因爲首通的原因,如果不少因爲首通開荒,能掉落十分之一都算他運氣大爆發。

因此,春華之墜這種加幸運的東西,對他來說真的是毫無意義的。

放在有用的人手中是神器,放在他手中不過是非酋的僞裝,皇帝的新衣,糊弄人的。

想到這裏,陳默忍不住牙酸起來。

前世時,他們一羣窮逼是不知道多少次看到那些幸運兒大爆特爆,各種極品輪流出,當時那種心情,真的是酸。

羨慕嫉妒恨?

那是鐵定的!

若不是實力低,搶的心都有了。

可謂是一把辛酸淚。

直到後來加入了繁星聖地後纔算是有所改善,當然,改善的是裝備和實力,而不是幸運。

加入一個勢力的好處就在於大家分工合作,你運氣好你去補刀,我運氣差我前面抗怪。

一個大勢力,幸運兒自然是不少的,如此纔算是徹底改善了陳默當時窘迫的狀況。

想起往事,陳默不禁嘴角勾起一絲笑意。

無論是心痠痛苦還是歡樂興奮,往事已經成了往事,他不會爲了往事而去苦惱和憤恨,他只會爲了以後和當前而去拼搏。

無論是什麼樣的往事,過去了終究是過去了,而今回想起來能爲之一樂,足夠了。

‘終究是年歲大了,不自覺便想起些前塵往事!’

微微輕嘆,陳默轉身看向王世尊等人。

王世尊等人早已選好了一身裝備穿戴上,剩下的那些則還擺放在原地。

陳默沉吟片刻,說道:“這些我便不收回去了,世尊,你將這些都登記入庫,大戰將起,總是要有些彩頭讓人看到的,這樣,你們估價之後,以貢獻和壽元共同標價,例如一件裝備價值一千天壽元,那就五百壽元加五百貢獻兌換。單壽元購買不賣,單貢獻購買則降低價格。既要收取壽元進行儲備,也要培養手底下人的忠心和歸屬感。”

“是,首領!”

王世尊聞言起身收起地上的裝備。

“此前的貢獻制度太亂,既然勢力大了,那就要將制度進行完善和更改,不但完成任務或參與戰鬥有貢獻,上繳裝備材料物資也可以獲得貢獻,貢獻可和壽元一起兌換裝備。務必做到壽元是天下貨幣,而貢獻是內部貨幣,做到這一步,勢力底層就穩住了。”

我真不是大魔王 說到這裏,陳默深深的看了王世尊一眼。

他雖然有着前世無數人總結出的完善制度,但是卻不適合直接拿出來。

若是什麼都靠前世,那王世尊這些人也就失去了價值。

沒了個人價值,那還有忠心可言? 很快,安排好了一些小事後,王世尊等人起身去召集隊伍準備離開這裏。

而陳默則是默默的拿出瞭如同血色水晶般的玉簡。

【絕技:屠戮八荒】是否學習?

是/否

是!

嗡!!!

隨着一聲嗡鳴,血色水晶直接破碎,內中血色能量快速匯聚,隨後順着陳默的手掌涌入陳默的身體中。

一股血色,不同於煉獄純陽勁和書法精神之力的詭異力量出現在了陳默的氣海中。

氣海是人體最神祕的地方之一,如同人的大腦。

所謂氣海就是丹田。

古說丹田分上中下,上丹田位於額頭,爲泥丸宮,是神之所聚之處。

下丹田位於下腹,是精之所藏之處。

而中丹田位於胸口之內,爲氣之歸元之地。

上丹田到底有什麼用處縱然是陳默這個前世經歷了數百年修行的老鳥也是摸不清楚,反正修身養性就能精神強大,琴棋書畫之類的修習到後面都需要強大的精神意志。

下丹田陳默倒是知道一些。

下丹田是儲藏精氣氣血之地,主修根骨的人,往往下丹田之中都儲存了龐大到令人難以想象的精氣氣血,初看不顯眼,可一旦爆發,渾身血肉膨脹,精氣充斥全身,氣血如滾滾狼煙。

而中丹田便是所謂的氣海,氣海是真氣歸元之地,前世時,後期無論是主修根骨還是主修身法的人,都轉修了更強大的氣海流派,氣海也因此被人研究的很深。

氣海很神奇。

當時有個說法,說是理論上來說,人體是有限的,可氣海是無限的,人的氣海如同處於另一個次元一樣,只要是屬於自己的真氣,只要氣海經歷了足夠的磨礪,那無論是多少真氣,都能儲藏進去。

衆所周知,主修真氣的人,修行到一定程度後,真氣可摧山,斷海,摘星拿月。

可這根本不科學。

按理來說,就像是氣球,承載是有限的,本身不夠堅固的情況下,氣多了會炸。

人體也是,你本身軀體不夠結實,如何讓真氣儲藏更多?

甚至,壓縮成液體真氣,也就是真元。

真氣都壓縮成液態,由此可想象得需要多麼堅固的軀體。

可主修真氣的人,軀體強嗎?

根本不強,科學的來說,他們體內的真氣能撐爆他們幾萬次。

可那些真氣還是老老實實的待在丹田氣海中,縱然是遊走全身也是幫他們淬鍊身體,提升身體強度。

初期的時候真氣類似於武俠小說中的內力,雖然強但也合理,在接受範圍內,可後期根本就如同仙神。

而且,真氣還真的不是從經脈中過的,人體之中,只有氣血和精氣是沿着經脈行走,不斷的淬鍊軀體不斷的提升人體體質強度。

真氣不是!

真氣回則進入氣海,出則隨心控制,可以沿着身體任何部位涌出,甚至直接從胸口就爆發出真氣都是正常。

帶有自己屬性的真氣進出自己的軀體時就像是手穿過空氣,兩者有接觸卻也似乎是沒有接觸一樣。

自己修行出的真氣受自己的控制,收發自如,隨心如意。

氣海則是歸元之地。

也因此纔有了那個人體有限,氣海無限的說法。

真氣儲存在丹田氣海,隨着修行,丹田不變,氣海會漸漸的擴大,看是看不出來的,只能去感應。

當然,氣海一開始擴大起來容易,後面則越來越難。

難了怎麼辦?

難了之後,氣海不擴大,真氣又增加,真氣就會因爲擠壓變成液態真元。

真元蘊含的能量夠多,真元出現後,氣海又容易擴大了。

可隨着擴大到一定程度,慢慢的又難了。

這個時候,隨着真氣的修行,真元會凝實,液態化固態,如古人口中的金丹一般,而到了這種程度,氣海又可以挖掘擴大了。

如此循環不斷,能量的等級不斷提升,氣海不斷挖掘,幾乎沒有盡頭一樣。

這就是人體有限而氣海無限這個說法的來源。

氣海之中,煉獄純陽勁獨特屬性的金紅色真氣充斥整個氣海,讓整個氣海金燦燦一片。

而在金紅色真氣中,又有着一股奇異的血色能量,這股能量便是屠戮八荒絕技的特殊屬性力量。

兩種力量,一充斥整個氣海,一在氣海中游蕩,兩者似乎是互不干擾,金紅色真氣不排斥血色能量,血色能量也不排斥金紅色真氣。

兩者之間的關係就像水和魚一樣。

奇妙的聯繫讓陳默也看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