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就是,小姐就是天生的衣架子。」

大家的讚揚聲不絕於耳,蘇錦溪也比較滿意,「那就這條裙子了,我刷卡。」

「試試這條。」司厲霆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了她的身邊拿著一條蕾絲黑裙。

「不要,我討厭黑色。」蘇錦溪想也不想的回答。

「我喜歡。」說這話的時候他是在她耳畔很近的位置說的,蘇錦溪小臉一紅。

突然她眼前一亮,之前她在網上搜索的答案不是要自己花痴一點,迎合男人么?

自己越是反著來就越是讓他有征服欲。

蘇錦溪想到這裡乖乖的拿了那條黑裙進去。

費力的穿上,她才發現這條裙子的拉鏈不是在身側,而是在背後,偏偏拉鏈還十分小巧精緻,她拉了半天都沒拉上來。

「你們可以進來幫我拉一下拉鏈么?」

「好的小姐您稍等。」

蘇錦溪正在穿鞋,背對著門口,聽到門開的聲音,她轉過來身去。

「麻煩了。」

「一點都不麻煩。」傳到耳里的又是那人的聲音,蘇錦溪嚇得一顫。

「這是女更衣室,你,你出去。」

「你是在邀請我在這裡對你做點什麼?」

蘇錦溪一想到外面還有那麼多的售貨員,小臉煞白一片,別人不好說,但是這個男人是極有可能的。

「不想就乖乖聽話,轉過身來。」

蘇錦溪只得小心翼翼的轉過身,心中期待著男人不要對她動手動腳。

拉鏈很快就拉上去了,雖然司厲霆確實想要做點什麼,顧及到小女人的心思,他只得隱忍。反正魚兒已經上鉤。 艾馬的心情只能用激動來形容,她本來還以為今天來會有一些冒險。

說不定穆南樞真的會罰她,誰知道先生早就注意了她的事情,甚至連自己有孩子都知道。

她臉上閃過一抹狂喜,穆南樞卻是反問一句:「我為什麼要介意你有女兒?」

「先生,我本來還擔心你介意我女兒的事情,既然你不介意那就好了。

愛麗絲很乖的,以後等她長大了,一定會好好孝順你。」

大明混世王 「不必了。」穆南樞直接道。

「給你一晚的時間和你女兒好好告別,給她找一個能託付的人家。」

艾馬則是想歪了,她以為穆南樞的意思是不讓她再認自己的女兒。

雖然心裡有些不舍,但如果能被穆南樞收了,以後她還會生下穆南樞的孩子。

一個地痞無賴的孩子穆南樞看不上眼也很正常,再說自己只要了穆南樞,以後榮華富貴享用不盡。

自己一有錢,到時候也可以悄悄接濟愛麗絲。

想到這裡艾馬心花怒放,很快就答應了穆南樞的話。

「好的先生,我這就去處理我女兒的事情,你等我。」

說著艾馬急沖沖的離開,穆南樞看著她的背影,眼中沒有任何感覺。

貪心的人就該有貪心的下場。

艾馬回到自己的房間,給保姆拿了一筆錢,讓她帶女兒暫時住到她自己的老家去。

自己以後會去接女兒回來,如果不回來,也會定時給保姆給錢。

醫道版玄幻 保姆住在城郊的田野里,艾馬出手闊綽,這一拿給她的就是三年的生活費。

「你要好好照顧我的女兒,以後我會給你拿更多的錢。」

保姆也很少看到這麼多錢,連連點頭。

將自己的地址和老家的電話都告訴了艾馬,這才帶著愛麗絲離開。

艾馬不舍的將愛麗絲抱入懷中,「愛麗絲,乖乖的等著媽咪,媽咪一定會讓你過上好日子的。」

到底是自己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突然要分開,她心裡很是不捨得。

艾馬輕柔的撫著愛麗絲,這個還是小嬰兒的女兒,這麼小就要離開自己。

「對不起,媽咪是為了給你更好的生活。」

抱了一夜的女兒,保姆也收拾好了東西,艾馬雇車將兩人送走。

看著車子離開,她的心裡就像是空了一片,但她一想到很快自己就是薔薇古堡的女主人。

光是那座歷史悠久的古堡價格十分昂貴,到時候自己一定要讓穆南樞過戶到她的名下。

她第一件事就是去將顧柒一干人趕出古堡,然後拔下所有的薔薇花。

一寵到底一一警花娃娃妻 穆南樞最喜歡她釀的葡萄酒,她要重新種植最好的葡萄,將薔薇古堡改名葡萄莊園。

而且還得以她的名字命名,讓酒庄的名字火遍整個巴黎。

到時候她還要跟隨穆南樞去中國,那個神秘的東方國度。

自己和穆南樞生出的孩子一定很漂亮的。

艾馬站在窗口,看著日出,心情好到了極點,她徹底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她泡了一個澡,穿上自己最華麗的裙子,化著精緻的妝容,收拾一新。

穆南樞回到房間,小丫頭抱著被子睡得呼嚕呼嚕的,口中似乎還在喃喃自語。

他洗漱乾淨躺在小東西身邊,將她撈回懷中,仔細聽她說的什麼夢話。

只聽小丫頭斷斷續續在他耳邊道:「吃,吃小樞樞腦袋……大的橘子。」

穆南樞:「……」

我還以為你要吃我的腦袋呢,看到她睡著的可愛模樣,穆南樞心中也有一種滿足的感覺。

手指輕輕描繪著她的輪廓,顧柒輕輕道:「別鬧。」

小東西滾到他的懷中,抱著他的脖子繼續睡過去。

穆南樞剛入睡,門口傳來了敲門聲,顧柒揉了揉眼睛,起身下床。

這麼早誰來擾人清夢?

打開門,門外站著的並不是顧浣或者經年,而是艾馬。

一股濃烈的香味迎面撲來,顧柒差點沒被熏死,她是一個不太喜歡香水的女人。

「有事?」想著之前她才被砍了一隻手,顧柒對她還算是客氣。

打從自己住進這裡就能看出這個女人對她很不歡迎,尤其是一開始更是以古堡的女主人自稱。

顧柒也不知道為什麼有些人的臉那麼大,已經好幾天沒看到艾馬。

此刻她出現在這裡,肯定沒有什麼好事,顧柒有種感覺。

艾馬輕蔑的看著她,眉眼之間也是藏不住的輕蔑。

她趾高氣揚道:「先生在裡面吧?」

顧柒滿腦子的問號,看著她就這麼旁若無人的走進去。

當時顧柒只有一個想法,這人該不會是個傻子吧?

穆南樞砍的是她手,不是她腦子吧?

上一次就因為她碰了穆南樞一下,穆南樞直接宰了她的手,她沒有從裡面得到教訓,現在竟然還大膽的直接進了穆南樞的卧室。

艾馬是不是嫌命太長了?

「小樞樞剛剛睡下,不要吵他。」顧柒友情提示。

沒有睡著的穆南樞尚且那麼兇殘,更不要說被人打擾的起床氣。

顧柒記得自己有一次不知道他這個脾氣,鬧醒了他,當時他才睜開眼睛的眼神差點沒將她嚇死。

好在看到是顧柒,穆南樞也沒怎麼生氣。

對自己他並不會太生氣,但是對別人就不一定了。

她好心提醒艾馬,至於艾馬能不能撿回這條命就是她的事了。

艾馬回頭看了顧柒一眼,回答了一句讓顧柒瞠目結舌的話。

「沒關係,我陪他睡。」

「你說你陪他睡?我沒聽錯吧?」

艾馬得意洋洋,「看來先生還沒有告訴你,他已經選擇了我。」

「選擇你?」顧柒壓根就沒有懷疑穆南樞會和艾馬發生點什麼。

畢竟穆南樞的眼光她還是相信的,肯定是艾馬誤會了什麼。

「昨晚他親口跟我說的,還說不介意我的孩子。」

昨晚?顧柒本來是很淡定的,一想到昨晚穆南樞說要加班,沒回來睡。

難不成真是這樣?男人都是犯賤的,趁著自己不在,穆南樞幹了些什麼。

這還沒有和他發生什麼,他就敢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放肆。

「哦,他還對你說了什麼?」

「還是讓先生自己來告訴你,顧柒,你要是識相的就自己離開,不要讓我趕你出去,以後我才是薔薇古堡的主人。」

主不主人的顧柒並不在意,她在意的是昨晚穆南樞究竟幹了什麼。

如果他沒說什麼,沒幹什麼,這女人怎麼可能這麼放肆?

艾馬已經不要臉的脫了鞋爬上去,想要往穆南樞懷中鑽。

穆南樞困極了,熬了一晚上,此刻正是熟睡之時,一股異香入鼻。

小妖精又在作什麼妖呢?

睜開眼一看,並沒有看到顧柒,而是艾馬微笑的臉。

顧柒的笑容讓他彷彿看到了陽光,艾馬的笑容只讓他覺得油膩和噁心。

「你怎麼在這?」穆南樞聲音冷漠道。

「先生,你不是說讓我處理好我女兒的事情就來找你嗎?

我已經將愛麗絲送走,以後和她再沒有關係,我保證安靜的留在你身邊,一心一意做你的女人。」

顧柒聽了這話還得了,瞬間變了臉。

她幾步跑到床邊,一把揪住了穆南樞的睡衣。

「好你個穆南樞,你還吃著碗里看著鍋里的,你信不信我徒手捏爆你的蛋,讓你這輩子都做不成男人。」

穆南樞也是很無奈,還沒睡醒接連發生這樣的事情,誰來告訴他招誰惹誰了?

起床氣沒地方發,腦袋昏昏沉沉。

偏偏艾馬不知好歹,還要對顧柒出手。她一把抓住顧柒的手,甚至想要朝著顧柒甩一巴掌,「顧柒,你好大的膽子,你放開先生。」 沒等穆南樞出手,顧柒自己先是氣得跳了腳。

從小到大都只有她欺負別人的份,她什麼時候能被人欺負了?

該死的玩意兒,敢打她。

顧柒鬆開穆南樞,一把抓住了艾瑪,將她往床上一推,坐在她身上就開始狂揍。

「混蛋,想打我,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麼貨色。」

本來顧柒一向憐惜女人,一般情況下她不會動別人。

艾瑪實在讓她忍無可忍,左勾拳右勾拳,將艾瑪打得毫無還手之力。

「先生救我,先生……」艾瑪本來就只有一隻手靈活。

加上顧柒從小到大就是一個潑猴,別說是打女人了,打一群男人她都不會喘口氣的。

穆南樞見顧柒打得開心,也就沒有出聲阻攔。

這幾天她小臉過敏,顧柒在房間里可是憋壞了。

難得有人送上門來給她當作調劑品,穆南樞開心還來不及。

等顧柒打夠了,艾瑪的臉已經鼻青臉腫。

她只有一個感覺,這女人好彪悍!

顧柒手都打痛了,她一腳將艾瑪踢到床下,眼神看向穆南樞。

「現在該你了,你這個負心的渣男。」

她揪起穆南樞的衣領,就要一拳往他臉上打去。

離他臉還有幾厘米,顧柒停下了手。

「怎麼不打?」穆南樞臉色一片淡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