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黎聳聳肩,耐著性子說道:「如果你們公司沒有其他人叫這個名字,那就是他了,我找你們星辰的大boss。」

「你有約嗎?」

「沒有。」

「很抱歉!這位小姐,如果您沒有預約的話,我是不能放您進去的!」

以為自己長得有幾分姿色,就可以隨便見我們家大boss嗎?這年頭的人怎麼三觀都這麼扭曲了!那前台小姐鄙夷地睇了一眼阿黎。

阿黎自然不知道,此時此刻,她在這位前台小姐的眼中,成為了一位三觀扭曲的人!

「這位小姐,我姓宋……」

不等了把話說完,那前台小姐已經冷笑著打斷了她,語氣中毫不掩飾的嘲諷意味兒:「這位小姐,很抱歉!我不管你是姓宋,還是姓張,又或者姓李,你沒有預約,我是不會讓你上去的。」 阿黎愣了一下,纖眉微不可見地蹙起,她總覺得自己好像從這位前提小姐的話里知道了什麼,比如在這之前,除了她還有別的女人來找過他……

想到這裡,她不由得彎了彎唇角。

那前台小姐注意到阿黎勾起的嘴角,忍不住心裡嘟囔了一句:這人八成有毛病吧!我不讓她上去,她竟然還這麼高興!

阿黎抿唇一笑,眉梢微微向上揚起,爽快地說道:「行!不上去就不上去吧!那我讓他下來接我好了。」

說到前半段的時候,前台小姐總算吁了一口氣,還擔心被她糾纏不清,可等到下一句的時候,她整個人都愣住了,讓他下來接?這人該不會腦子有問題吧!竟然異想天開想讓大boss下來接她。

不等她回過神來,就只聽到面前的女人用極其嬌嗲的聲音對著手機說道:「老公,我就在星辰大廈一樓,前台的美女說因為平時想見你的女人太多,所以沒有預約就不能上去……」

手機那端,薄寒池還坐在會議室中,當他聽到手機聽筒里傳來嬌滴滴、軟糯糯的聲音,只覺得心尖兒一顫,一雙湛黑的眸子瞬間暗了暗,「老婆,那你站在原地不動,我讓……不!我現在就下去接你。」

「好啊!那我等你。」

「很快的。」

……

掛了線,薄寒池斂去了嘴角的笑意,冷著臉,不苟言笑地說道:「你們繼續討論,我去處理一點私事,回來之後,我希望能看到你們的方案。」

撂下話,他幾乎是迫不及待地離開了會議室。

眾人:「……」差距啊!他們跟這位boss夫人之間隔了一條雅魯藏布大峽谷。

薄寒池前腳剛一走,後腳眾人的目光全都看向易胥,作為他們家大boss的私人管家,他應該知道boss嘴裡的這位「老婆」的身份吧!

察覺到眾人看向他的目光,易胥心裡咯噔一聲,只覺得這些人的目光太炙熱了,連忙呵呵笑了笑說道:「各位經理,你們別看我,我什麼都不知道!」

他要是沒有經過少爺的允許,就把阿黎小姐的身份說出去,那他下個月的獎金就別想要了,雖然是很俗套的招數,但勝在管用。

「易胥,你是少爺的貼身管家,怎麼可能連這事兒都不知道!」

「呵呵!我真不知道。」

知道也不能告訴你們啊!除非少爺讓他說。

眾人微微嘆了口氣,又想起boss急需方案,不敢再開小差。

阿黎掛了線,見那位前台小姐一直盯著她看,眼睛瞪得圓圓的,她嘴角不由得微微上揚,沖著她嫣然一笑,說道:「這位小姐,別看了,你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就算你一直盯著我看,你也還是沒我好看。」

那前台小姐頓時噎了一下,差點沒嘔出一口老血來!

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

簡直就是活久見。

見她被噎得說不出話來,阿黎抿唇一笑,嘴角邪氣地勾了勾,像是憋著一肚子的壞水,反正閑著也是閑著,不如給自己找點樂子。

想了想,她笑眯眯地問道:「喂!美女,你在這工作多長時間了?」

那前台小姐再一次噎住,一雙眼睛瞪得滾圓的,「要你管!」

「美女,你這種態度就不對了!我不過是好奇問問,而且,我覺得讓你做前台根本就是大材小用,你不如去銷售部……」

「我說這位宋小姐,我去哪個跟你有什麼關係!我告訴你,你就算在這裡耗到下班,我們boss也不會見你的,所以,你還是死心吧!」

「行!我聽你的,我死心!現在就死心,那你能不能告訴我,在你們公司的女職員眼中,你們boss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

阿黎愜意地倚靠在前台櫃,臂肘支在桌面上,下巴托著腮幫子,長而卷的睫毛輕輕掀了掀,像極了柔軟的羽毛,目光直勾勾地瞧著她。

那前台縱然是女孩子,這個時候也不禁紅了臉,「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俗話說,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事實上,反過來不也一樣么!對於那種風光霽月般的男人,很多女人都恨不得倒貼過去。

「美女,從你臉上的表情看來,你就是不告訴我,我大概也已經猜到了!你應該也喜歡你們家boss吧!其實,就算喜歡也沒什麼,很正常的。」

「我,我就是喜歡又怎麼樣了?又不是我一個人喜歡我們boss,在我們公司的女職員心裡,我們boss就是行走的荷爾蒙,是所有未婚女性想要嫁……」

不等她把話說完,一聲清脆又嬌滴滴的「老公」驀然在她耳邊響起,她下意識地抬起頭,緊接著整個人呆掉了,傻乎乎看著剛才還在跟她聊天的宋小姐,笑吟吟地朝著他們家boss走過去。

至於他們家boss臉上的表情,那是她星辰待了兩年,從來都沒有見過的,那個男人笑得很開心,嘴角微微翹起,眉眼裡滿滿寵溺的味道……

難道他們家boss真的是這位宋小姐的老公?呃,應該這麼說,難道這位宋小姐就是小少爺的親生母親?最近這些天,這個神秘的女人已經成為公司所有女職員茶餘飯後的話題。

對於阿黎的突然造訪,薄寒池滿心的歡喜,同時也有些驚訝。

他走到阿黎面前,毫不猶豫地牽起她白凈的小手,嗓音低沉又溫柔,那眼神里滿滿寵溺的味道,「老婆,你怎麼突然來公司了?」

阿黎微揚起小腦袋,一雙漂亮的杏眸直勾勾地瞧著他,紅唇微微動了動,聲音軟糯糯的:「我想你了。」

眼前的人兒面若桃花,好看的眸中似是朧了一層薄霧,紅唇瀲灧而迷人,薄寒池一怔,眸色瞬間暗了,只覺得有什麼東西狠狠地撞擊在胸口,那處隱藏子心底深處的柔軟,毫無徵兆地塌陷下去。

他抬起手,寵溺在她的後腦勺揉了揉,眉目溫柔。

又似想起什麼,薄寒池扭頭看向早已經石化的那位前台小姐,漠然地說了一句:「記住這一張臉……」

那前台小姐一愣,忙低下頭不敢再多看一眼,應道:「是,boss!」 看似不是在訓人,可對於這位前台小姐來說,這句簡單的話,卻比訓人還要讓她覺得難堪,臉頰像是被火炙烤著似的,連胭脂都蓋不住那一抹通紅。

等她再抬起頭來的時候,她家boss和那位宋小姐已經走遠了。

「老婆,下次你要是想我了,就直接打電話給我,發信息給我也行,我一定會飛奔過去找你的。」

「我不是擔心你忙嗎?」

「就算我再忙,老婆的事情也是大事。」

……

短暫的交流之後,阿黎只覺得今天的薄寒池跟平時不太一樣,可,如果問她具體是哪裡不一樣,她一時又說不出來到底不一樣在哪。

她任由身邊的男人牽著她走,眼角的餘光卻不時狐疑地瞅他。

似是察覺到阿黎的目光,薄寒池薄唇一勾,握著阿黎的手突然不安分地在她的掌心撓了幾下,又不經意間地低頭,溫熱的唇瓣湊到她耳邊,嗓音低沉又沙啞:「老婆,我們這才幾個小時沒見……」

唔!這眼神,他很滿意,要不是還有會議要召開,真想在大白天的做點什麼。

一股溫熱的氣息,猝不及防地鑽入她的耳道中,阿黎心頭一跳,瞬間如搗鼓般,撲通撲通的。

她幾乎是下意識地推開她,一張白凈的小臉染了幾分紅暈,眼睛水濛濛,直勾勾地瞪著他,「你,你幹什麼?這是電梯里。」

視線與那一雙水汽氤氳的杏眸撞上,薄寒池忽然就笑了,伸手將她攬入自己家的懷中,故意曲解她的意思,打趣地說道:「老婆,你的意思是,如果不是在電梯里就可以胡來了?」

阿黎目瞪口呆的,嘴角狠狠地抽了抽,她什麼時候說過這樣的話?

薄寒池挑了挑眉,笑得更歡了,「老婆,我知道你是不好意思,所以,你才會用那麼含蓄的話來表達,不過,勝在你老公我足夠聰明,你就是說得再含蓄,我也能解讀你的意思。」

看到身邊男人眼裡的笑意,阿黎瞬間有一種跳進黃河也洗不清的感覺。

頓了頓,阿黎抿抿唇,猶豫著問了一句:「老公,如果我保持沉默呢?你要怎麼解讀我的意思?」

薄寒池嘴角一勾,柔聲說道:「當然是具體情況,具體分析。」

阿黎忍不住伸手扶額,她基本上是知道了,你就別想從他的嘴裡聽到什麼好話!

隨著「叮」地一聲響,電梯運行到了星辰大廈的頂樓,電梯門緩緩打開。

阿黎覺得應該低調一點,畢竟,她剛才已經足夠高調,幾乎亮瞎了那位前台小姐無辜的水眸,於是,她毫不猶豫地掙開身邊男人的手,率先朝著電梯外面走去。

薄寒池怎麼都沒有想到,阿黎居然會趁他不注意的時候,甩開了他的手,等他回過神來,阿黎已經大步地走出了電梯,連頭也不回。

他挑了挑眉,嘴角不由得勾了勾,湛黑的眸子深處漫開一抹暖意。

阿黎剛走出去沒幾步,只覺得腰際一緊,她心頭猛然一震,下意識地想要掙脫這一隻「咸豬手」,卻不想他手掌心的力道漸漸加重,又稍微用力將她往懷裡一帶,她整個上半身立刻撞進他的胸口。

與此同時,不等她反應過來,耳邊又響起一個低沉又略顯黯啞的嗓音:「老婆,你剛才是要跟我劃清界限嗎?」

阿黎:「……」她不過是想低調一點,怎麼到了他眼裡,就變成了這麼嚴重的事情?是溝通不到位么?阿黎無奈地嘆了一口氣,都說女人心海底針,可她怎麼覺得男人的心比海底針還要可怕!

正當她的大腦處於神遊狀態的時候,那個低沉的嗓音再一次響起,這次卻帶了幾分笑意,「老婆,你怎麼又發獃了?」

阿黎只覺得有一個溫熱濕軟的東西,悄無聲息地劃過他的耳尖,她猛然一震,視線與那一雙幽黯湛黑的眸子撞上。一下子就噎住了,「我……」

見阿黎一副獃滯可愛的樣子,薄寒池不由得笑了,嘴角微微勾起,就連眼底也漫開了笑意,可說話的語氣卻依舊一本正經的說道:「老婆,不要動!在你向眾人宣布對我的主權的時候,你應該用那種潤物細無聲的方法,這樣才更具有殺傷力,殺敵人與無形中。」

這一幕剛好落入了秘書室的幾個女人眼中,其中有兩個工作時間不滿三年的女秘書,立刻睜大了眼睛,錯愕地望著笑得好像傻子一樣的自家大boss。

這,這……太不可思議了吧!他們家boss一向都是高嶺之花,別說笑得跟傻子一樣,就是一般的笑容也極難在他臉上找到。

「麗姐,你怎麼一副見怪不怪的樣子啊?那可是咱的大boss,平時嚴肅得讓人又驚又怕又愛的,可現在……嘖嘖!我總覺得自己是在做夢。對了,那個女人是誰啊?長得還真漂亮,不過,那些喜歡大boss的女人哪個不漂亮,但也沒見boss對誰這麼好過!」

「你們來的時間短,自然不知道咱們boss有一個心頭寵,也就是你們現在看到的女人,她叫宋黎,三年前的賀歲片《少年刺客》你們應該看過吧?就算沒看過也聽說過吧!」

「宋黎?我記得飾演《少年刺客》的女主角好像就是一個叫宋黎的演員,當時還有人說,她被寧導潛規則了,後來才曝出她的身份……」

「聽你這麼一說,我也記得起來了!宋黎當時的男朋友就是咱們boss,怪不得剛才瞧著她有點眼熟,原來她就是宋黎啊!我當時還特別粉她呢!覺得她是一個特別有趣的,而且經歷不平凡。」

「你們倆說的都沒錯,她就是宋黎,是咱們boss的心頭寵,我要是沒猜錯的話,宋小姐也是小糯米的母親。」

……

阿黎自然不知道,自己早已經成為了別人的談論對象,好奇的,羨慕的,嫉妒的……總之,她在別人的眼裡,絕對就是一隻憑藉著美貌飛上枝頭的鳳凰。

畢竟,那是薄家,帝都的豪門世家。 阿黎徹底被身邊的男人給雷到了。

還不動聲色殺人於無形!他腦子裡到底在想些什麼啊!她無奈地撇撇嘴,卻也不好動手推開他,好歹這是他的地盤,這點面子還是要給的。

阿黎深吸一口氣,抿唇淺笑,一雙漂亮的杏眸微微眯了眯,眸光瀲灧,「老公,我覺得我現在超級像動物園裡的稀有動物。」

薄寒池微怔,眼底閃過狐疑之色,「老婆,你不喜歡這樣嗎?」

「……」

傻子才喜歡被人圍觀呢!

薄寒池眉梢微挑,笑得像一隻狡獪的老狐狸,又寵溺地伸手揉了揉她的短髮,「既然你不喜歡,那你現在去辦公室等我,我還得去開會,大概……」他低頭瞅了一眼腕錶,「大概半個小時之後過去找你,想喝什麼就跟秘書室的人說,讓她們幫你去買。」

呃,似是想起什麼,阿黎眨了眨眼睛,難道她之前給他打電話的時候,他正在開會嗎?放著會議不開,特意跑去一層找她……

阿黎突然響起一句對話,有人問,心動是什麼感覺?有人回,如果有一天你懂的時候,你就會明白,那個叫周幽王的二百五為什麼會烽火戲諸侯了。

就好像他,明明會議很重要,還特意親自跑去接她,事實上,他完全可以讓易胥去的。

「唔,我知道了,你趕緊去忙吧!我剛好有些困了,去補個覺。」

「我忙完就去找你。」

……

「叩叩叩……」

阿黎走進薄寒池的辦公室沒幾分鐘,就聽到一陣有規律的敲門聲,她微微愣了一下,旋即拔高了聲音說道:「請進!」

很快,一個身著職業裝的年輕女人走進來,模樣端莊,說話的語氣有條不紊:「宋小姐,您想喝點什麼嗎?咖啡又或者茶又或者牛奶?」

阿黎想了想,抬眸朝她微笑,「那就……一杯熱牛奶吧!謝謝。」

「好的,您稍等。」

……

沒幾分鐘,阿黎要的熱牛奶就端了進來,年輕女秘書離開的時候,忍不住多瞧了一眼阿黎一眼,然後依依不捨地帶上門離開了。

剛一回到辦公室,立刻就小心翼翼地跟其他人說道:「宋小姐人很好哦!剛才我進去給她送牛奶,她不僅跟我說了謝謝,還朝我笑了,宋小姐真的很漂亮,她本人比照片好看很多很多。」

「對了,我剛才偷偷上網搜了一些關於她的情況,黑料還不少!」

「你搜的那些東西,都是好幾年前的東西了,她也親自出面澄清過,後來也有證據證明,她就是被人陷害的,這人嘛!太優秀了,總會招人嫉妒的。」

「可不就是這樣!不過,宋小姐也沒在娛樂圈發展多長時間。」

……

阿黎喝完了牛奶,困意更甚了,索性跑去隔壁的休息室睡覺,躺下去沒幾分鐘,她的呼吸就開始變得綿長,眼睛也已經閉上了。

會議室。

「既然已經確定下最終方案,那就從下個月初開始執行。」薄寒池頓了頓,緊接著又繼續說道,「如果沒有其他問題,那今天的會議就到這。」

說完,他已經站了起來,頭也不回地轉身離開。

那速度,似是生怕有人還有其他問題,然後將他留下來。

「就,就這麼走了?」

「Boss剛才的意思已經表達得很明確了,有問題的都給我憋住,回頭再說。」

「我大概知道boss為什麼這麼著急了!」

將心比心,這種情況下,如果換作是他,他肯定比boss還要著急,畢竟,這錢是掙不完的,但老婆只有一個,而且還是這世上獨一無二的存在,

「易管家,求透露!」

「抱歉!沒有少爺的吩咐,我無可奉告。」

……

薄寒池離開了辦公室之後,立刻加快了腳步,馬不停蹄地朝著辦公室走去。

推門走去,偌大的辦公室一個人影也沒有,薄寒池冷不丁地皺起眉,眉心幾乎擰成了一個「川」字,人呢?難道等不及走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