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得顧慮,星籍而已很好處理。我可以將他的星籍變成藍河星,你給他舉薦頭銜,我也給他舉薦頭銜,還有高校爭霸的頭銜。」

「前輩,您這是為了什麼?」星主皺眉。

三頭銜出現在同一人的身上,這種情況不是說沒有出現過。

可是這三種頭銜的加持……

在獲得關注的同時,也是一種壓力。

有這三種頭銜,不進去前一萬都要被虛擬網路上的人議論到自閉。

「這你不用管。」

「我給你時間考慮,等你考慮清楚了,只要念一句靈鳳尊者,我自然會來找你。」

話音一落,靈鳳尊者就帶著葉子晨離開。

走到回往住處的路上。

靈鳳尊者和葉子晨都沒有開口講話。

「怎麼不問我為什麼?」突然間,靈鳳尊者站住,看著葉子晨笑道,「相信以你得心智,肯定已經想到了一些什麼,為什麼不問我?」

「大姐,你……真的是百鳳的姐姐么?」

在被靈鳳尊者詢問,葉子晨當真開了口,就是他沒有去問銀河之主的事情,而是問了一個他早就問過,也得到過回答的事。

「當然。」靈鳳尊者道。

「那麼我沒有其他想問的了。」

葉子晨默默地搖頭,之後就沉默不語。

「我是她姐,可是我們不是兩個人,其實我們是一個人。」在葉子晨默默的垂下頭之後,靈鳳尊者突然又開口道,「我是她的分身,她是我的本尊。」

「啊!」

面對這種回答,葉子晨依舊沒有任何驚訝,就輕輕的點了點頭。

「現在她被我封在我的身體中。」

「這樣啊。」

「喂,你到底是怎麼了!」靈鳳尊者用力的抓住葉子晨的肩膀,「你為什麼什麼都不問,你為什麼突然這麼頹廢?」

「你要利用我么?」

在靈鳳尊者不住的追責下,葉子晨抬頭目光炯炯的看著她。

莫名地,靈鳳尊者愣了一下。

她好像沒想到葉子晨會這樣問她,她考慮了無數問題要如何回答,唯獨這個問題……

「我是在利用你。」

「那就足夠了。」葉子晨眯著眼睛露出笑容,神情坦然的看著靈鳳尊者,「我就說嘛,堂堂尊者為什麼會一直跟著我,沒有理由啊。現在我總算知道了,原來我竟然還有被尊者利用的價值,我很高興。」

「喂!」靈鳳尊者大喊。

「那你還想要我怎麼樣!」

葉子晨對著靈鳳尊者皺眉苦笑。

「你是尊者!」

「我是小小的星辰級。」

「在你得面前,我有跟你爭論的資格么?我有跟你對抗的資本么?」

「我沒有!」

「在你得面前,我能好好的活著就已經很不錯了,你還想要我說什麼?」

「指著你得鼻子質問你?」

「憑什麼利用我?」

「我配么?」

葉子晨不想死。

不管怎麼樣,不管是不是被利用,不管靈鳳尊者到底藏著什麼心思。

他沒有心情去管。

也沒有心情去猜測。

他就想活著。

他現在還不能死,在銀河系中沒有出現第二個可以獨當一面的人之前,在銀河系沒有真正意義上的安全之前。

他都不想死。

他想活著回去,在那之前,他願意忍受一切。

他已經不是曾經的小孩子了。

為了一腔熱血,去抗衡尊者這樣的龐然大物,他真的做不到!

為了活著。

他寧願苟且!

「如果你覺得我利用了你,讓你覺得難受我可以跟你道歉。」靈鳳尊者看著葉子晨的眼睛,眼眸中充滿了認真,「可是我通過你來這樣做,你是最適合的,還有,我利用你,也是在保護你,咱們兩人之間的合作是共贏。」

「保護?」葉子晨笑了。

「你應該想到了吧,我能夠看到你擁有元素精靈,這個宇宙中能夠看出來的人不下十人。我能想到你是銀河之主埋下的種子,你以為別人會不知道么?」

靈鳳尊者也面伴笑意,看著葉子晨的臉。

「你不用否認!」

「你就是銀河之主埋下的種子!」

「我不知道你跟銀河之主有什麼關係,我只能告訴你,滄月……他如果看到了你,那麼他會第一時間殺了你。」

「所以我在藏!可是你卻想將我推出去!」葉子晨喊道。

「我是在救你傻小子!」

靈鳳尊者一巴掌打在葉子晨的頭上。

「你知不知道滄月已經注意到你了,為什麼我會當著鏡頭說你是我弟弟,我就是在告訴所有人,誰敢動你就是跟我為敵!」

「我掌握毀滅和空間,這個宇宙中……」

「敢惹我的少之又少!」

「還有我為什麼將你推出去,我告訴你,天賦必須要讓所有人看到,你才有價值,你藏著就是在等死!」

「你以為你能藏到跟滄月平起平坐么?」

「根本不可能!」

「你必須要讓讓所有人注意到你,讓所有人都知道你,只有這樣……」

「你才能活著,懂么!」 回到住處。

葉子晨就坐在沙發上,腦海中一直重複著靈鳳尊者的話。

要讓全宇宙得人都看到。

才能活著!

難道說……

他一直想藏著錯了么?

「還沒想明白。」

遠處,靈鳳尊者光著腿,身上就披著一條浴巾走了出來,她的頭髮還是濕漉漉的,白色的毛巾擦拭著她的長發。

「貝音,給我一杯冰水。」

「好的尊者。」

貝音溫和的點頭,就取來一杯冰水放到茶几上。

「有吩咐就喊我。」

「我就在門外。」

將冰水放好,貝音就從房間離開。

在走的時候還將門也給關好。

「你從哪兒認識的她。」靈鳳尊者看著離開的貝音開口。

「這學校安排的。」

「她是奴隸?」

「對,貝螺星人,已經被我贖了。」

「挺好。」

也不知靈鳳尊者到底是何意。

是在稱讚貝音,還是在說葉子晨為她贖身。

總之在這之後,靈鳳尊者就沒有再提,握著冰水一飲而盡,之後就側卧在沙發上,看著宇宙中的節目。

「尊者。」

錯愛一生 「說!」

「我還是不明白。」

坐在沙發上的葉子晨突然間開口,這段時間他一直在想靈鳳尊者的話。

也在考慮這段時間他想法的對錯。

在他看來。

他沒有錯。

在他剛來到藍河星的時候,那時候的他才剛剛領域級。

他沒有資格去挑釁任何人。

他還背負著銀河之主的元素精靈,還有整個銀河系的安危。

他必須要藏下去。

在他的考慮中,他想著最少也要到宇宙級,當他擁有獨當一面的資格的時候。

他在一點點的將力量露出來。

這樣才是最優的抉擇。

冰鎮楊梅蜜桃凍 最好是能夠加入到虛擬世界集團或者是宇宙聯合銀行這種,親銀河之主的派系,自身安全不說,這兩方也能夠給他足夠的保護力度。

如果貿然的露出來……

就像不久前在比賽場上,靈鳳尊者讓他放雷。

那時候葉子晨也沒多想。

直到事後他才說,能夠看出來元素精靈。

如果他知道這些。

肯定不會這樣去做。

「柏瑙星系藍河星驚現掌握兩系強攻系天才掌控者!」

就在這時……

宇宙投影器上,畫面中赫然是葉子晨釋放雷火戰鬥戰將級老者的畫面。

在這中間,還有記者在進行著講解。

其中就提到了葉子晨星辰級,擁有兩掌控系的真相!

「尊者。」

「節目出來了,相信用不了多久,就會有很多注意到我。」

重生校園之商 「其中肯定也包括滄月星系的人。」

「沒錯。」靈鳳尊者也不否認,「如果說之前他們就是懷疑你得身份,那麼現在他們可能已經確認了五成以上。」

「既然如此,為什麼這麼做?」

滄月星系。

曾經銀河系的附庸。

在銀河系覆滅之後,滄月星系的成長可謂是突飛猛進。

短短不到萬年的時間。

滄月星系的規模,就好似已經趕超過了曾經的銀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