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那陵墓修建的時候,那個道士往裏面佈置了各種法陣,防止那個屍穴再生出妖物來。

時間過了千萬年,除了盤瑤人知道那個屍穴的真相,那個屍穴被山外的人訛傳成盤王的陵墓,說裏面有無數的珍寶,還有能讓人得到成仙的祕籍。幾百年前,吳三桂聚富斂財,就曾經派軍隊到大瑤山挖寶。

那些人找了好些年,也找到了那個陵墓,也挖開陵墓一角,因爲發現是空穴,就放棄了。後來吳三桂造反之後,那個陵墓又被傳說成吳三桂埋在山裏的寶藏,後世不斷有人來山裏挖墓倒鬥。那個鎮妖墓裏的法陣全都被那些盜墓賊破壞。

十幾年前,阿嬤查天象有變,驚覺那座陵墓裏有屍胎已經誕生,她帶人去了妖墓,想要想辦法鎮住裏面的妖物,不讓其出來。不料,正是那次去了鎮妖墓之後,她發現她在晚上的時候竟然多了一個影子,這才發現有妖孽跟着她從鎮妖墓裏出來。

她想要降服那個妖孽不成,反被那個妖孽打下山崖,摔斷了雙腿。這十幾年一直困在山谷裏。

她斷了雙腿,無法生存,又加上她思念孫子盤俊,就用巫術養了兩隻紙糊鬼,因爲她是以盤俊和朵兒的模樣畫的那兩隻鬼,這樣纔有了假盤俊和假朵兒。

這些年,她一直想辦法希望能回到寨子裏,但那個假阿嬤法力高強,接連殺死了她的三個兒子和一個女兒,並用盤俊兄妹的性命來要挾她,她不得不就放棄回寨子的心願。

說到這裏,我就不明白阿嬤那隻白貓了。每次兇案都有那隻白貓作祟,憑這個,讓我相信這個阿嬤是好人,挺難!

阿嬤則說,“那隻白貓是我那可憐的女兒所化。她本來是命定的冥女,結果枉死。這枉死的魂魄無法入地府,她的魂魄纔不得不附身那隻白貓上。每當四方有厲鬼出沒,她還要去抓鬼!”

我聽她這麼說,立即冷笑,若是說後兩次,那隻白貓確實是抓厲鬼,我還相信,但第一次可是我親眼看見白貓害死聶宸的妹妹,還差點兒害死我!

我這樣說了,阿嬤依然狡辯說,“我的貓兒不會傷及無辜的!”

而盤俊完全相信了阿嬤。他固執的說他是巫師,還分不清眼前的阿嬤是鬼還是人嗎?

我也只能攤攤手,無語了。

不過,之後那個阿嬤竟然說出了爺爺路過瑤寨的事,還說了她用一隻銀鎖當做信物,答應爺爺以後有事相求,一定會鼎力相助。

我才吃驚的不得不打消對她的懷疑。

盤俊則借這個機會問阿嬤,“南南十八歲生日就在這幾天了,阿嬤能幫她改命嗎?”

阿嬤嘆了一口氣後,說道:“本來這沒什麼難處,正好我小女兒的命格可以借給她用。那樣就兩全其美了,我小女兒也可以去地府投胎了。只可惜啊!”說完阿嬤就不住的搖起頭來。

我心裏冷笑,以爲她不過假模假樣罷了。

盤俊卻依舊相信這個阿嬤,急忙問道,“只可惜什麼啊?”

那個阿嬤回答,“是天份的問題!我一看這閨女的面相,就知道她天資愚鈍,不是學道的材料。要是做了冥女,只怕一樁差事也完不成,到時候受了責罰,下輩子怕是連人都不能託生了,只能投胎那些挨宰的畜生,那我幫她改了命格,反倒是害了她。一旦投胎進了畜生道,以後幾輩子想投生個人,可就難了!”

我一聽這個,差點兒被口水嗆死。這不是在罵我笨嗎?只是,她好像真的看對了!

連我爺爺都曾對着我嘆氣說過,要是他教別人,別人早就學全了他的本事,不說別人的捉個小鬼啥的,那就是小菜一碟,可我呢?經文咒語的背得挺熟,就是無法學以致用!

這時候,盤俊終於開始質疑阿嬤了,因爲他知道我曾經連巨型大鮎魚都殺死過,還殺死了蛇王。

阿嬤卻說,“這是因爲她命中總能沾到狗-屎-運,是運氣的問題,可不是她的本事!要是我幫她該了命格,她沒了那份運氣,能活幾天那可真就沒準兒了!”

盤俊顯然也鬱悶了,盯着我看了半天,纔對阿嬤說:“賭一賭吧!就讓下輩子她變豬變鴨變狗吧!反正那都和我沒關係。我只要她這輩子還能繼續活下去!”

盤俊雖然是爲了我好,但話說的太難聽了,什麼叫下輩子變豬變鴨變狗沒關係?能好端端的做人,誰會甘心下輩子去做挨宰的畜生?所以我將頭搖晃的跟撥浪鼓似的,嘴裏就吐出一個字——“不!”

《陰差冥女》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洛家大長老隊伍裡面的其餘二十五個人,全部都被淘汰了,洛天蓬的臉色瞬間變得難看了,馮院長故意的說道:「嘖嘖嘖,竟然都是等級低,該不會是想混水摸魚吧!」

「二長老,繼續!」洛天蓬瞪了眼馮院長怒道。

「是,家主!」洛家二長老應聲飛了進去,結果因為等級太低被淘汰了,因此,二長老所帶的三十多人全部都被淘汰了。

洛天蓬的臉色更黑了,然後繼續不斷有洛家長老上前,可是也不知道為什麼了,不是等級低,就是年紀大,洛家大長老之後的五個隊伍全部都被淘汰了,這可是除了煉丹盟之外,被淘汰人數第二多的家族了。

最讓洛天蓬無語的是,分明四長老年紀比大長老還小了一千歲的,竟然說四長老年紀太大,無法進入秘境,他也靠了!

眼看著一大半人都被淘汰了,洛天蓬的臉都快黑成鍋底了,直接對著其餘三個長老說道:「我先去!」

因為他不想再看齊老他們諷刺的眼神,和聽他們說那些嘲諷的話了,最後自己進去后,馮霄雲他們學院一個人都進不去才好呢,洛天蓬心裡暗暗的想著。

「家主,那你先吧!」洛家其餘幾位長老說道,他們也明白洛天蓬現在心情不好。

於是洛天蓬縱身飛進入口,進去了很久都沒動靜,就在洛家人眼中一喜,覺得他們家主可能通過時,嗖的一聲,洛天蓬被彈了出來,因為他早有意料,因此沒出醜,並沒有摔倒,但是站穩之後看到秘境入口的文字時,洛天蓬差點沒忍住再次衝進去。

因為這一次秘境入口的文字不是嫌棄洛天蓬等級低,也不是嫌棄他年紀大,而是清楚的寫著:我靠,長的太丑了,鬼見了都害怕,拒絕進入鬼秘境,下一隊……

所有人都驚呆了,看著洛天蓬的眼神,都帶著幾分同情,其實洛天蓬並不醜,而且還是難得一見的美男子,但是顯然這鬼秘境的審美,跟正常人是不同的!

「哈哈哈哈哈……齊老,你看到了嗎?我靠,說的太對了啊,我也是這麼想的啊,哈哈哈哈!」別人都是想笑不敢笑,十分有禮貌的憋著笑的,但是馮院長和齊老兩個人,直接哈哈哈大笑出聲。

氣的洛天蓬差一點吐血了,回頭狠狠的瞪了眼馮院長等人,然後對著人說道:「趕緊去!」

幾個洛家長老回神,急忙紛紛上前,結果只有一隊通過了十五個人,所以洛家這一次一共也就進去了二十個人,跟一些小家族差不多,真的是來的最多,進去最少的一個家族了。

洛天蓬心裡嘔的要死,轉身看向馮院長等人說道:「哼……笑,很快我就能看到你怎麼哭了,我看你們學院,一個都進不去!」

「放心,我們長的都比你好看,絕對不會被淘汰的!」馮香菱看著洛天蓬故意的說道。

「夫人,我們分組嗎?」馮香雪看向墨九狸問道。 盤俊聽我拒絕,黑着臉臭罵我一頓,說我這輩子都快活不了了,還惦記着下輩子,下輩子有沒有我,都不知道呢!

我一想也是這個理兒,就像我都不知道我上輩子是誰一樣。

不過,也用不着我點頭同意,盤俊已經替我做主了。

阿嬤見盤俊一副堅決的樣子,也就不再多說什麼了。只是在改命前,她說要先告訴我,做了冥女後,纔算是掉到苦海里了,那時候我會發現活着遠遠比死了更痛苦。

阿嬤的話,我根本就聽不進心裏去。心說你就扯吧!當我好騙啊?誰不知道好死不如賴活着,哪裏會有活着比死了更痛苦的道理?

不管我聽不聽,那阿嬤還是在那邊絮叨着,她說,“冥女和陰差不同,陰差是負責勾魂。冥女則是地府的散差,專門抓那些爲禍的厲鬼!”說完還問我聽清楚沒?

我敷衍的點點頭。除了沒當回事兒,更主要是我太冷了,身上的溼衣服還沒換,凍得我牙都打顫。所以後來阿嬤說了些什麼,我只顧着抱怨阿嬤太囉嗦,根本沒心聽下去。

此時的盤俊已經認定瘸腿老奶奶就是阿嬤。我仍存着疑惑,總有些感覺盤俊是當局者迷。這個阿嬤是真的,那以前那個呢?還有白貓怎麼會出現在假阿嬤的棺材裏?那假阿嬤爲什麼沒了腦袋?這些問題都在那裏懸着,我又是那種死腦筋的人,這些疑問弄不清楚,讓我徹底相信眼前這個阿嬤,難度還是大了點兒!

夜裏,阿嬤就將她的那兩隻紙糊鬼送上西天。那個假盤俊消失的倒還乾脆,阿嬤超度着一叨唸,說他們功德圓滿了,可以飛昇了之類的話,那個假盤俊很快就顯了原形,變成偌大的一個紙人。盤俊一點火,那紙鬼也就隨阿嬤撒的那些冥錢,一起燒了個乾脆。

但是那叫朵兒的紙糊鬼就不同。燒她的時候,有那麼一瞬間,我感覺到一雙怨毒的眼光如針尖一樣的扎過來。等我收拾那些紙灰之時,更是發現灰燼中有個如雞心一樣的東西。當時大意,以爲正巧掃到塊石頭,也就沒理會。以至於後來留下個不小的禍害。

可惜當時真是毫無察覺。後來後悔也早就晚了。這些都是後話,暫且不提。

且說,我第二天一起來,就瞧見昨天晚上那個怪物留下的一行清晰腳印,一左一右地排列着,每一步跨度都在2米左右,足印長30多釐米,大腳趾與其它四趾分開,腳掌前寬後窄。這顯然是一種兩足行走的動物腳趾。

我頓時想起爺爺說過這大瑤山深處有野人。

阿嬤也說那是個野人,還說就這一兩年裏纔出現的,跟個鬼似的,總是晚上纔出來晃盪着找東西吃。

我瞧着那個野人的方向是往東邊去了,就想着避忌那個方向,免得和那個野人遇到了。可是盤俊卻說只能往東走,往別處就離寨子越來越越遠了。

那樣就沒辦法了,只能順着野人走過的路走。盤俊還說我膽子小,說那野人昨天晚上就過去了,這時候早就走遠了。而且阿嬤也說了,那野人只有晚上纔會出來。

我想想也是,也就放心了。

但是途中,經過一個小山坳的時候,我們正好改路往山坡上爬的時候,山谷裏突然傳來一聲清脆的女孩喊聲,我並沒有聽清喊得什麼,扭頭往山坳裏看去的時候,隱約就看到有個樹一樣高大的人,肩上還馱着一個穿紅衣服的女孩子,正大步大步的穿梭在林叢之間。

我登時心裏一驚,剛想仔細看個明白,盤俊揹着阿嬤在前面喊我,問我剛纔在喊什麼?我剛想解釋,那一嗓子不是我喊的,但就這一會兒工夫,那個巨人和那個紅衣女孩已經消失不見了。

我覺得要跟盤俊解釋起來,他也未必相信,就懶得說了。只疾走了幾步,跟上他。

我們中午的時候就已經回到了寨子裏。之後盤俊怎麼跟寨子裏解釋阿嬤的事,我不知道。反正寨子裏的人,很快就都接受了阿嬤“死而復生”的這件事。

而接下來,阿嬤要準備的就是幫我改命的事。

那也是我第一次見到什麼是命格?

在那個月黑風高的晚上,盤俊怕盤綺羅會壞事,還特地往她的飯里加了些料,她吃完飯就喊困,回屋就睡了,小臉紅撲撲的,睡得又熟又香。

之後盤俊往院子裏也擺了香燭,那也不知是什麼香燭?煙霧繚繞的卻並不嗆人。

阿嬤那隻白貓躺在個簸箕裏,也安靜的出奇。等阿嬤唸叨了幾句,我纔看到一個白衣女鬼慢慢的從白貓身上顯形,然後阿嬤念道“香火俸敬百家神,五八同照定盤深……命辰依此去論分,是龍是鳳現真身!攝!”

隨即我就看到那個女鬼頭上就像是螢火蟲一樣散開一片片光點。那片光點慢慢地又聚集在一起,形成一塊透明晶亮宛如玉牌的東西。

我離得遠,震驚的同時,只能看到那透明玉牌上似乎刻着字,卻看不清是什麼?

這時候盤俊忍不住低呼一聲,說道:“這就是命格嗎?”,他也是第一次見到命格,好奇心全給逗了起來,禁不住的想要拿那塊玉牌,看清那玉牌上批的字,卻被阿嬤一聲喝住,她說,“別碰,這命格沾不得半分俗氣,要是沾了立即灰飛煙滅,失去命格的人,再也無法重入六道輪迴!”

盤俊這才趕緊將手收回來,轉而問阿嬤是不是該取我的命格了?

阿嬤點頭,以同樣的方法,將我的命格召喚出去。而我的命格和白衣女鬼的命格不同,不是透明晶亮的,而是一片烏黑的牌子。

我仰頭瞧着,心說這命格還真是死氣沉沉,怪不得三阿婆當初說我是人身鬼命!

但阿嬤此時卻連聲驚道,“不可能,不可能……怎麼可能?越是好的命格這亮光就越是強烈,就算是再不好的命格,也就渾濁的像塊土牌,絕無這樣烏黑的命格,這命格更像是被什麼障術束縛,一定不是原本的命格!”

《陰差冥女》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太麻煩了,一起吧!」墨九狸聞言直接說道。

「好,那我們一起吧,爹,齊叔叔你們覺得呢?」馮香菱回頭看著馮院長几個人問道。

「聽你們的,那就一起!」馮院長和齊老,還有兩個煉丹堂的長老對視一眼后說道。

「哈哈哈……真是白痴,竟然想一起進去,馮霄雲我看著你們雲海學院全部被淘汰,到時候丟臉了可別怪我嘲笑你!」一邊的洛天蓬聞言諷刺的說道。

「呵……放心好了,我們再怎麼淘汰,也不會因為長得太丑被淘汰的!」馮院長看了眼洛天蓬故意的說道。

「你……我等著看你們雲海學院的人,全部都跟秘境無緣,我洛家再如何也進去二十個人,怕是你們一個人都被想進去!」洛天蓬故意說道,其實他是在聽到馮院長等人不分組時,心裡擔心萬一墨九狸等人都通過了,到時候豈不是雲海學院的人都進去了。

因此,洛天蓬故意想激怒馮院長,讓他把人分組,這樣起碼不會都進去,就算進去幾個人,只要沒有他們洛家進去的人多就好,免得自己的臉都丟光了。

「洛天蓬我看你是白痴吧,就算我們前面六個人進去了,後面的人也要接受驗證,你有必要這麼擔心?不過你擔心也是對的,畢竟我自認我們學院的煉丹師,每一個都是英俊帥氣的!」馮院長看著洛天蓬笑著道。

「哼……」洛天蓬冷哼一聲沒有再說話,因為馮院長的話提醒了他。

沒錯,就算帶隊的人進去了,最多有五個人可以免驗證的跟進去,其餘那些人並不一定都能通過驗證的,於是洛天蓬也懶得再廢話,心裡暗暗祈禱最好馮院長他們都進不去才好!

墨九狸看到大家沒意見,看了眼身邊的帝溟寒道:「我先進去,你隨後跟我來!」

「嗯,小心點兒!」帝溟寒聞言點頭說道。

接著墨九狸縱身飛了進去,外面的人都好奇的看著入口,畢竟墨九狸會不會被淘汰,關係著雲海學院的所有人,因此洛天蓬和大家都很緊張。

過了一會兒,入口處終於浮現了一行字:哇,大美女,仙女,女神啊,怎麼有人長的這麼好看啊啊啊啊,因為女神長的太美,所以女神的隊伍全部免驗證,請女神的隊伍進入秘境!

一行字清晰的閃爍在秘境入口的邊上,洛天蓬的臉色黑的就跟鍋底似的,畢竟他被淘汰是因為太丑了,就連他們洛家人也只進去了那麼幾個,可是雲海學院的人,竟然因為長得太美了,還特么不需要驗證了,這是故意針對他嗎?

不少人看著洛天蓬都帶著一絲同情,真的是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啊,他們總覺得這鬼秘境該不會是跟洛家有仇吧!

「院長,你們真的不去?」煉丹堂的兩位長老看著馮院長和齊老問道。

「嗯,不去,你們帶著弟子們進去就行了!」馮院長和齊老看了眼兩位長老道。 盤俊一驚,問阿嬤有什麼辦法嗎?

正在這時盤綺羅惺惺鬆鬆的從屋子裏出來了。當她看到院子裏半空懸浮着的命格,“哇”地一聲驚叫,飛跑過來。

她光顧着看半空,沒看腳底下,跑過來時,絆到那隻白貓躺着的簸箕,嚇得那隻白貓“喵嗚”一聲,竄起來逃跑。

就這混亂中,阿嬤害怕命格被毀,急忙唸咒語想將命格收回去,可也不知道怎麼搞得,她的咒語落下,突然旋起一股氣流,將那隻白貓給裹了進去。說起來那就是一瞬間的事,我彷彿看到從白貓的頭上升起一塊小小的亮塊,還沒來得及看清,那隻白貓倉皇逃竄正好撲到我身上。

那命格在我頭頂,我自己沒有看到,還是事後盤俊跟我說的,說他親眼看到白貓的命格和我的命格互換。

我好端端的一個人的命格,卻被換成了貓的命格,虧得闖禍的盤綺羅還大言不慚的說,“你多有福氣啊!你知道貓是什麼命?九條命啊!這下子打死你八回,你都死不了,還能剩條命!”

氣的我差點兒吐血!咬着牙問她,這麼好福氣,跟你換怎麼樣?

見我生氣,盤綺羅還翻着白眼說,“反正也這樣了,你說怎麼辦?”

我還沒來得及回話,就聽見盤俊陰森森地聲音在旁邊響起,“怎麼辦?直接打死!”說完就對着盤綺羅撲過去,說要打死她!嚇得盤綺羅四處逃竄,一人多高的圍牆,她愣是一個跨步就竄出去。讓人驚得傻眼。

盤俊沒抓到盤綺羅,火氣不出,還要去追盤綺羅,我一把拉住他說,“行啦,沒見過爲了外人和自己親人鬧翻的!”

阿嬤也勸盤俊,說這一切都是命數!她再想想法子,看能不能將我的命格同那隻白貓換回來。但當阿嬤試着這麼做的時候,那隻白貓不知道啥時候已經悄悄的死了。

盤俊一下子急了,要將他的命格分給我一半。他的話剛落,一聲雞叫響徹山谷,我們這才發現天已經快亮了。

阿嬤看看天色,對着我和盤俊搖搖頭說,已經晚了!

盤俊臉色一會兒白一會兒青的,僵在那裏半天,纔有些不死心的問阿嬤,“真的沒有辦法了嗎?”

阿嬤嘆嘆氣說:“我先觀觀香,看看她的命數再說!”

然而阿嬤剛鄭重其事地點燃三柱香,那香燭香灰馬上打卷。阿嬤立即嘆道,“哎呦,這是不讓看下去,看不得了看不得了!”她的話落地,那香頭自行就滅了。

盤俊也是懂得觀香的,什麼寓意一眼知曉,他的臉色也變了,如大難臨頭。

事情發展到這裏,我也只能認命了!明明那盤綺羅被盤俊放了藥,昏睡的那麼死,結果仍是半途醒了過來,明顯就是天意難違。我對盤俊和阿嬤說,“你們的好意,我領了,這情分下輩子再還吧!”

盤俊看看我,眼睛裏閃過一道莫大的傷感,猛地轉身回屋去了。那一刻,雖然盤俊沒說什麼,我還是明白他什麼心情。我一直和他不和,獨獨那一瞬間,竟然有些靈犀相同的感覺,知道他爲了我很傷心。

阿嬤也看看我,搖頭感嘆着說對不起我爺爺,沒幫上什麼忙。

我笑笑說,“爺爺在九泉下比咱們看得更明白,他也明白是天命難違,知道您已經盡心了!”

我這麼一說,阿嬤嘆得氣更長。我也不再說話,將阿嬤揹回屋子裏。等她歇下,我轉身出來時,就聽見盤俊那屋叫我。

我走過去,卻發現他已經睡着了,說的是夢話。不停地喊我,“南南,過來……”“南南,別去那裏……”

我第二天見到盤俊,就忍不住因爲他的夢話發笑。他愣愣地望着我,問我笑什麼?

我說,“我好累我好累!”

盤俊疑惑,“怎麼了?”

我嘆了一口氣才道,“我一直在師父夢裏跑來跑去,能不累嗎?”

我本來就是開個玩笑,沒想到盤俊臉刷地紅了,惱火的罵我胡說,我想調劑下他的心情,反倒被罵落個無趣,也就懶得理他了。

盤俊呢!這一天也少說話,後來就沒影了,吃飯時候都沒見到他。盤綺羅倒是回來了,說瞧見盤俊去了田裏,她纔敢回來的。

據說這一天,盤俊鋤了好幾塊田,第二天就有人跑過來,抹着淚說盤俊將他家好端端的莊稼都給鋤下來了。阿嬤答應賠給人家一千斤大米才了事。

我第一次見人生氣就埋頭幹活兒的,就對盤綺羅說以後下地別牽牛了,將盤俊牽到地裏,多省草料啊!

這話被盤俊聽見了,露出一排白牙,對我陰惻惻的笑着。我禁不住打了個寒戰,知道這回該倒黴的恐怕就是我了!

果不其然,盤俊說,說不準我啥時候就死了,不能白收我這個徒弟,要趁着我還活着,好好享受一下當師父的待遇。

我一下子又成盤俊的老媽子了,白天被他變着法兒的折騰也就算了,晚上還不讓我睡覺,說他怕熱睡不着,讓我給他扇一宿的扇子。

我開始忍着,後來實在累得不行,瞧着盤俊睡得的那叫香,我的火氣竄起來,忍不了了。他不是說熱嗎?我去外面拎了一桶水進來,全給他潑身上了,讓他涼快個夠!

我還以爲這回我算是點着炮仗筒子了,盤俊還不跟我急了啊?誰知他突然一把抱住我,即使他的臉溼漉漉的,人也使勁兒壓抑着情緒,但我仍是看得出他哭了。

那一刻,我安靜了。

不知道爲什麼,一直對生死毫不在意的我,在那一刻,突然想好好的活下去!

正當我不知道該怎麼安慰盤俊時,隔壁房間傳來阿嬤的聲音,似乎對什麼人說着話。只聽見阿嬤連聲應着說,“這也是個可行的法子。貓本來就是活在人間的陰靈,有的靈貓也是半個鬼差……”

我和盤俊一下子被阿嬤的話給轉移了注意力,都屏息聽下去。偏巧這是阿嬤也喊我和盤俊過去。

我和盤俊進了她那屋時,一個白衣女鬼正懸空着雙腳,在阿嬤的屋子裏飄蕩着。

《陰差冥女》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沒錯,我們去了,怕是那洛家會去學院搗亂,所以我們兩個不去了,香菱,香雪你們照顧好小狸啊!佰老……」齊老看著馮香菱姐妹還有佰老傳音道。

「放心吧,不會讓他們有事的!」佰老點點頭說道。

「齊叔叔,我們會照顧好主子的!」馮香菱和馮香雪也說道。

「爹,齊叔叔,我們走了!」姐妹兩人看著馮院長和齊老說道。

「去吧,我們在外面等你們回來!」齊老兩人說道。

然後,帝溟寒帶著馮香菱姐妹,佰老,兩位煉丹堂長老,和八十個雲海學院的煉丹師,一起進入了秘境!看的洛天蓬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真的是太讓人生氣了……

「秘境入口關閉,一年後開啟!」

隨著帝溟寒等人進去后,秘境入口出現一行字,接著緩緩恢復成原本懸崖的模樣,眾人回神時,已經什麼都沒有了!洛天蓬狠狠瞪了眼馮院長,轉身帶著人離開……

馮院長和齊老也離開了,他們學院的人都進去了,只有他們兩個人選擇不進去,所以不需要在這裡等著,一年後再來接他們就可以了……

其餘的人也有一些離開的,不過有大部分家族,大概因為進入秘境的人,在族內地位不凡,因此都會留下些人守在原地!很快原本熱鬧的地方就變得清靜了很多。

——

鬼秘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