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在萬眾矚目的婚禮上,念念不來,或者是對我悔婚,那又怎麼樣?」

莫晉北的嘴角勾起了更深的弧度:「權利、財富、地位、名譽,這些東西和念念比起來,算得了什麼?」

「只要念念能回到我的身邊,就算下一秒就是世界末日,那又如何?」

宮老爺子怔怔地看著莫晉北一臉溫柔寵溺的笑容,聽著他說出的話,雙手竟然不受控制的抖動起來。

宮老爺子調查過,知道莫晉北曾經為了別的女人,而強行抽取了夏念念骨髓的事情。

對於這件事情,宮老爺子的心裡其實一直都有個疙瘩。

只是因為夏念念和莫晉北相愛,他只能把不滿的情緒壓抑了下去,也盼著夏念念能夠真正得到幸福。

可是現在,他聽到了莫晉北說出這樣的話,心裡的震撼無以復加。

「我會全力救出念念。」宮少凡的眼底閃著光:「她是我的妹妹,我一定會讓她幸福的參加婚禮,嫁給她所愛的人。」

聞言,莫晉北雙眼猩紅的顏色陡然一盛,周身都開始散發暴躁的戾氣。

莫晉北不怕霍天凌的威脅,可只有一件事情,他其實是有所畏懼的。

他怕……怕到最後,是夏念念自己不願意來。

霍天凌說,霍月沉已經醒了,夏念念留在那裡照顧霍月沉。

如果霍月沉從來都沒有背叛過她,那她的心裡是不是還和以前一樣愛著霍月沉?

莫晉北咬著牙,一字字開口道:「念念答應過我,不會再離開我!我相信,她一定會回到我的身邊,死也會回到我的身邊!」

就算是賠上了一切,他也要一定要和夏念念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他可以失去任何人,都不能失去夏念念!



夏念念擦掉了臉上的淚水,抬眸看著霍天凌:「你會讓我去參加婚禮嗎?」

霍天凌目光複雜地掃了一眼,她血肉模糊的右腿:「你這樣傷害自己的身體,就不怕霍月沉知道了難過?」

夏念念陡然打斷他,咬著牙一字一句道:「你把我逼到這個地步,不就是想看我痛苦嗎?還有,你不配提月沉的名字。」 夏念念說得是那樣的決絕,那樣的冰冷無情。

霍天凌的眼眸閃了閃,在他的眼底劃過一絲帶著恨意的痛楚,卻在最終,化成了一抹幽深的淺笑。

他說:「我會給你一個選擇的機會,讓你自己選擇是前往婚禮現場和莫晉北舉行婚禮,亦或者是留下來陪伴我和哥哥。」

「這都是你自己的選擇,所以你一定要謹慎的作出選擇。」

夏念念全身一軟,無力地跌坐在地上。

她的右腿彷彿被放在火上灼燒一般的疼痛,疼得她冷汗直冒。

她又想起了莫晉北的傷勢。

他怎麼會那麼傻呢?

竟然會往自己的身上捅了那麼多刀,他會沒事的吧!

他一定不能有事。

夏念念閉上了眼睛,茫然又無助。

淚水順著她的眼眶再次滑落。

霍天凌輕嘆了一口氣:「你腿上的傷需要立刻治療。」

夏念念深吸了一口氣,冷聲問道:「你什麼時候讓我回去參加婚禮?」

霍天凌挑眉,似笑非笑地說:「我說的是,給你選擇的機會。」

頓了頓,他的目光落在夏念念的右腿上:「不過在那之前,你必須要先治療你的腿。」

他按下了手機的一個按鈕。

霍天凌想要把夏念念扶到床上去坐下,夏念念警惕地拍開了他伸過來的大手。

她拖著受傷的右腿,忍著劇痛,自己一步步的,走到了床邊坐下。

片刻后,白光霽進來。

見到夏念念血肉模糊的腿,立刻皺眉。

清洗傷口的時候,比剛剛的劇痛還要百倍的疼。

夏念念緊緊咬著牙,倔強的不讓自己痛哭出聲。

霍天凌看著她被咬破的下唇,又看了看她右腿上慘不忍睹的傷痕,心中的情緒更加的複雜。

「她的腿怎麼樣?」霍天凌問。

白光霽看了霍天凌一眼,淡淡地說:「可以做個小手術,不會留疤。但是傷口太深,如果不好好調理,會影響將來的行走。」

說實話,在夏念念的心裡,其實是不能夠原諒白光霽的,因為他背叛了霍月沉。

所以她並沒有跟白光霽說什麼。

白光霽處理完的傷口,就提著醫藥箱出去了。

霍天凌將夏念念受傷的腿,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還拉過毯子蓋了起來。

夏念念卻沒有絲毫的動容,看著他,依舊重複剛才那個問題:「你準備什麼時候放我回去參加婚禮?」

「你就那麼想嫁給莫晉北?」

夏念念臉色陰沉,滿臉不耐煩地看著他:「我是莫晉北的妻子,我當然要回到他的身邊。」

霍天凌沒有說話,而是目光沉沉地看著她,過了半響才開口說:「在你選擇之前,我希望你能先聽我說一些話。」

夏念念皺眉,霍天凌這個神經病,到底又想說什麼?

霍天凌似乎完全沒有感覺到夏念念的不耐煩。

他緩緩開口:「我曾經很恨哥哥,認為他想要殺死我。所以我不顧一切的頂替了他,想要搶走並且毀滅掉一切屬於他的東西。」

「而讓我感到驚訝的是,他竟然愛上了你。我那時候覺得很不可思議,又覺得很不屑,有什麼樣的女孩,能夠讓哥哥愛上?」

「身為王室的繼承人,根本就不可能有自己的感情,哥哥這麼做簡直就是愚蠢。」

霍天凌的目光落在了夏念念的臉上,聲音變得輕柔:「可當我知道你也深愛著哥哥的時候,我心裡竟然有那麼一絲嫉妒的感覺。」

夏念念雙眼微眯,眸中併發出深深的怒火:「所以你就冒充了月沉,利用月沉的名義傷害我,在外面玩女人。故意讓我傷心,目的就是為了讓我對月沉死心。」

「你說對了。」霍天凌的眼中露出了讚許的神情:「你不是也因為這樣而恨上了哥哥嗎?看到我睡別的女人,你的心裡一定以為是哥哥背叛了你吧!」

夏念念狠狠咬牙,吐出兩個字:「卑鄙!」

霍天凌卻絲毫不在意,繼續說道:「可是我沒想到,你竟然會因為這樣而回到了莫晉北的身邊。」

「我承認,我曾經深深的傷害了你,可莫晉北不也同樣傷害過你嗎?而且他對你的傷害,遠遠大於我所做的。你可以原諒莫晉北,為什麼不能原諒我呢?」

霍天凌的嘴角勾起了一個嘲諷的弧度:「你現在應該知道了,哥哥從來都沒有背叛過你。他從來都沒有變過,他還是和從前一樣的愛你。」

「閉嘴!」夏念念陡然提高了聲量,雙眼通紅地瞪著他:「霍天凌,你有什麼資格說月沉?你根本就不配提他的名字!」

霍天凌低低沉沉地笑了一聲,聲音中竟然帶著一種類似悲涼的絕望。

「是的,我沒有資格提哥哥。因為我也沒有想到,我竟然會和他一樣,犯了同樣的錯誤。」

「我和哥哥,愛上了同一個女人。」

夏念念難以置信地瞪大眼睛,看著面前深深凝望著她的男人。

霍天凌安靜地等待著。

他表面上看起來很平靜,但是他微微握緊的拳頭,卻泄露了他此刻的不確定和緊張。

夏念念盯著他看了好一會兒,然後她開始冷笑:「霍天凌,你跟我說你愛我?你愛一個人的方式,就是傷害她,讓她痛苦,讓她失去一切?」

「你這麼奇葩的愛人方式,被你愛上的人,可真是倒了八輩子大霉了!」

霍天凌靜靜地看著她,原本幽暗的眸光,此刻卻充滿了嘲諷和憐憫。

「夏念念,你是真糊塗還是在自欺欺人?哥哥從來都沒有背叛過你,而莫晉北那個男人,他以前也有過無數的女人,甚至為了別的女人強行抽取你的骨髓,想要你的命。」

「你能保證,將來他不會再為了其他的女人,而要你的命嗎?」

「不准你這麼說他!」夏念念挺起背脊,嬌弱的身子沒有露出絲毫的怯意。

「你以為,你現在跟我說你喜歡我,我就應該笑得出來嗎?」

「那你呢?你又玩過多少女人?」

「你寵的時候,把她們捧得高高在上;你玩膩的時候,又將她們折磨得生不如死。」

「我不知道夏紫諾去向,不過我想應該跟你脫不了關係吧!」 霍天凌不經意地蹙緊眉頭,眼中凝聚起冷冽的光芒。

「你還是選擇要回去?就算你不愛我,難道你也能割捨得下哥哥嗎?」

夏念念並沒有回答他的話,而是冷聲質問:「我已經做出了我的選擇,你會遵守你的諾言嗎?」

霍天凌定定地看著她,緩緩問道:「能告訴我原因嗎?為什麼你這麼執著的要回去嫁給莫晉北?」

夏念念目光深深地看著他,過了半天,才坦然地說道:「當然是因為我愛他。不管我愛上他的原因是什麼,但結果就是我愛上了他。他也一樣的愛我,這一輩子我們都不會放開彼此的手。」

霍天凌有些失神的站在原地,就像一個迷路般的孩子一樣,眼神中充滿了迷茫、孤獨和痛苦。

不過很快,他就恢復了瘋狂與陰冷的表情。

夏念念看著他,變得有些猙獰扭曲的臉,不由自主的感覺到了一陣陣的涼意從脊椎骨竄了上來。

霍天凌不知道在哪裡按下了一個按鈕,接著就傳來了機器響動的聲音。

在房間里原本的一堵牆壁,竟然往兩邊分開。牆后則是一條狹小昏暗的通道。

夏念念下意識的往後面退了兩步。

霍天凌幽幽地問道:「你知道這條通道通往什麼地方嗎?」

夏念念滿臉警惕地看著他:「通往哪裡?」

霍天凌淡淡勾唇:「你難道沒有聽到,上面傳來的音樂聲嗎?」

夏念念有些發愣地看著他,緊接著眼中的疑惑化成了駭然。

她不可置信的脫口而出:「難道……難道這條通道通往婚禮現場?」

夏念念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

難怪,莫晉北和宮家都找不到她。

因為就算他們翻遍了所有的地方,也不會想到她其實就被關在婚禮現場的地下。

看著眼前那條漆黑的通道,聽到外面隱隱傳來的音樂聲。

夏念念原本已經絕望的一顆心,此刻又變得鮮活起來。

莫晉北在婚禮現場等著她,只要走過這條通道,就能夠見到他。

可是霍天凌這個惡魔,會那麼容易放她走嗎?

夏念念回過頭,正好對上了霍天凌的眼睛。

他正深深地凝視著她。

夏念念從床上坐了起來:「我現在可以走了嗎?」

「當然。」霍天凌露出了一個迷人的微笑。

夏念念猛地跳下了床,光著腳毫不猶豫地走進漆黑的通道中。

「等一等。」霍天凌忽然開口。

夏念念心口一緊,以為他又變卦了。

「夏念念,你知道前面等待著你的將會是什麼嗎?」

霍天凌的聲音,低沉帶著磁性,彷彿是最柔軟的羽毛,輕輕地拂過心上。

「讓我來告訴你,這一條路,其實是通往地獄的路。」

「這一條路,又黑又漫長。而且充滿了危險。你的腳已經受了傷,你如果執意要走,會讓自己傷痕纍纍,遍體鱗傷。你確定,你還要去嗎?」

聞言,夏念念皺眉朝著通道看了過去。

原本漆黑的通道,忽然亮起了炙亮的光線,將原本隱藏在黑暗中的一切,徹底的暴露在夏念念的面前。

看清楚眼前的一切,夏念念倒抽了一口冷氣,臉色刷地變得煞白。

在燈光的照射下,她看到了在通道的地上,密密麻麻地鋪著碎玻璃。

玻璃的尖端在光線的照射下,閃著駭人的銳利光芒。

這條通道根本看不到盡頭,不知道到底有多遠。

不要說夏念念的腿已經受傷了,就算是一個正常人也不可能順利走過這條通道。

霍天凌笑得暢快:「這是你回去唯一的路,你每走一步路,都像是行走在刀尖火海。你現在的選擇,依舊是要走這條路嗎?」

夏念念閉了閉眼睛,她垂在身體兩側的雙手緊緊握成了拳頭,汗水已經沁濕了她的掌心。

她的臉上雖然沒有半分血色,但是此刻她的笑容卻無比燦爛,宛如一朵盛放的絕美玫瑰,看得霍天凌有些晃神。

「霍天凌,我永遠也不想再見到你。」說完這句話,夏念念毫不猶豫的轉身朝著通道跑去。

霍天凌怔怔地看著她倔強離開的背影,整個人彷彿石化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