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負責照顧好這裡的女主人和這個別墅。」

天翔站在那些傭人面前,認真的交待著。沒錯兒,這就是那個天翔要送給趙以諾的別墅,如今真的派上用場了。

就這樣,他們倆住在了一起。

很快,兩個月的時間已經過去。

顧氏,顧忘還在忙碌著,但他的腦海里總是時不時出現趙以諾的面孔。已經連續好幾天了,他的右眼皮一直在跳,這在很大程度上嚴重影響了他的睡眠。 酷總裁的枕邊冷妻 不知道為什麼,最近這幾天,他老是莫名其妙的感覺很慌,可是他的身邊,又沒有發生任何意外。

他將筆扔在桌子上,靠在沙發上,閉著眼,按著自己的太陽穴,試圖讓自己清醒一點。

「大哥!」周陽手提飯盒直接闖了進來。

她知道,自從趙以諾失蹤以後,顧忘經常會茶不思飯不想,所以也經常自己做飯來帶給他吃。

「你又來做什麼?」顧忘不耐煩的問道。

聽他這語氣,還不歡迎她來了?周陽撇了他一眼,將飯盒緩緩放在桌子上,而後立馬跑到他身邊,故意裝作一副乖乖女的模樣。

「大哥,吃點飯吧。」她討好的笑了笑。

嗯?今天她怎麼突然變得這麼乖巧?該不會是有事要求他吧?顧忘立即轉過頭去,不再看她。

「大哥,我出門的時候忘記帶錢包了,我還想去趟商場買那件參加商會的衣服。」周陽小聲嘀咕著,眼睛里充滿了期待。

他就知道這個臭丫頭突然變得這麼老實,一定不會有什麼好事發生!顧忘起身,拿起旁邊的錢包,抽出一張卡直接扔給了她。

算了,這張卡就當是這麼多天以來她照顧自己的報酬了。

「哇,謝謝大哥!」周陽雙手抱住顧忘,興奮的說道。

「行了行了,讓人家看見多不好,我可是有女朋友的人。」顧忘趕忙甩開她,立即說道。

頓時,周陽的表情變得有些無奈。

已經這麼久了,她都沒有找到趙以諾,該不會是,嫂子真的已經死了吧?她看著窗外,陷入了一陣悲傷。

「你說,嫂子還活著嗎?」她冷不伶仃的問了一句。

明知道在顧忘面前不能提起嫂子,但是她還是忍不住問了出來。因為有些時候,她自己也迷茫了,已經找了這麼久了,絲毫不見趙以諾的蹤影,有時周陽真的想放棄了。

「她一定還活著!」顧忘堅定的說道。

可是他為什麼會如此確定呢?還是說,這只是他的一種錯誤執著罷了?看著面前的大哥,周陽低下了頭,有些愧疚。

她曾經答應過顧忘,一定要找到趙以諾,可是如今顧氏的發展已經進入了另一個更高的發展階段,而她對趙以諾卻仍然是一無所知。

「好了,不跟你扯了,我先走了。」

說著,周陽便拿著顧忘給她的卡跑了出去。

人生,總是充滿著各種意外,誰能想到,自己刻意追尋的一些東西,總是在不經意間會出現在自己眼前,而有些時候,那些所謂的追尋,卻早已變了模樣。

「周小姐,好久沒有來了,今天想買什麼?」商場里,一個服務員趕忙跑過來招待著她。

周陽環顧了一下四周,眼睛里有些許失望,嘟囔著嘴,不滿意的說道:「你們這裡,沒有新品啊。」

「周小姐,請您跟我來,我們店裡的新品都在裡邊。」服務員趕忙說著,可是當周陽緩緩走進去的時候,她驚呆了。

「小姐,您看這個怎麼樣?」

「這個啊,天翔會喜歡嗎?」趙以諾睜著一雙大眼睛,看著面前的年輕傭人問道。

「不管小姐穿什麼都好看,先生也都會喜歡的。」傭人嘴甜的說道,不過說的也是實話,畢竟這些天天翔對趙以諾寵成什麼樣子,她都是看在眼裡的。

此時的周陽定在原地,心裡很是激動,卻怎麼也邁不開步伐,她真的是趙以諾?她還活著!她回來了!

周陽的眼角處流出兩行熱淚。

「周小姐,你怎麼了?」看到周陽哭了,服務員立即慌了起來,她可不敢得罪這麼一個女強人啊!

「好,那就要這件吧,服務員,幫我包起來。」不遠處的趙以諾招呼著服務員。 電弧剛一進入體內,姜辰還沒來得及進行下一個操作,電弧便突然分散開來。紅色生之力和黑色毀滅之力直接各自奔著的目標而去。

生之力進去心臟,毀滅之力進入氣海。一氣呵成,直接把姜辰看的一愣一愣的。

「這……這麼容易的么?」

這行雲流水的過程,讓姜辰久久沒回過神來。

生之力進入心臟以後,姜辰沒什麼太大的感受,畢竟生之力的改造是潛移默化的。

與之相比,毀滅之力進入氣海以後,姜辰頓時發現靈力液團的顏色加深了不少,同時他的凈訣也自動運轉起來,開始吸收起周圍的靈氣。

「看來,等我把這些雷霆之力吸收完畢以後,我的實力又會提升不少。」

姜辰看著眼前的白熊屍首,心中猛然升起一股狂喜。

稍微平復下心情,姜辰繼續吸收起白熊妖體內的雷霆之力。熊屍體內的雷霆之力不知凡幾,想要完全吸收的話,還不知道要多少時間。

姜辰盤坐在白熊妖的屍首前,雙眼禁閉,右手抓住熊掌,完全沉入吸收雷霆之力之中。

……

時間緩緩流逝,最後一抹蒼藍色的月光漸漸消失在天邊。

東邊的天際緩緩泛起了絲絲魚肚白,又帶著一絲緋紅的白雲,將亮未亮的天色還帶著絲絲冷意。

直到一輪緋紅的圓日緩緩躍出山頭,帶著絲絲暖意的金色光線肆虐的揮灑到了大地上,才讓整個世界煥發出蓬勃的生機。

當一縷金色的光線從洞口掉了進來,落到姜辰的頭上時,姜辰這才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他一夜沒睡,在一小時前,他便完全吸收了熊屍體內的雷霆之力,後面的時間他都用來鞏固自己剛剛提升的修為。

吸收完所有的雷霆之力,加上凈訣瘋狂的吸收靈氣以後,姜辰此時又提升了一個大境界,成功的踏入了辟穀期。

由於自己提升境界的速度實在是太快,所以姜辰不免有些緊張,害怕自己的境界不穩。。

腹黑寶寶:媽咪還很純 不過姜辰很快就發現自己多慮了,他體內的靈力異常純粹,境界更是異常穩固。只是他體內的靈力量,依舊比同境界的人少。

不過當姜辰看到他體內此時流淌著的純黑色靈力以後,姜辰對此也就不太在意。

雖然靈力的量不足,但是他的質比起同境界的人也不知道高了凡幾。毫不誇張的說,他的靈力一縷就比得上別人的十縷。

所以姜辰的實力不光不比同境界人弱,反而強了不知多少倍。

「呼——」

姜辰長吐一口氣,緩緩站起身來。他的視線再次落到了白熊妖的屍身上。

陽光落入洞穴照在白熊妖的屍身上,白色的毛髮在金色的陽光照耀下依舊散發著熠熠的光彩。

「哎,度不過雷劫,一切皆是虛妄。」

姜辰看著白熊的屍首,心裡不由得發出一陣感慨。

此時他也已經明白了白熊妖的境界——辟穀巔峰,只差一步便踏入金丹期,成為稱霸一方的金丹老怪,但是它卻倒在了這化形劫上。

「我如今也踏入辟穀期,雖然我踏入金丹的時候不用渡劫,但是渡劫期的時候,我卻也免不了要在雷劫下走一遭。到時候,我又如何自處呢?」

姜辰不由得陷入了沉思,他突然感覺到前路漫漫,兇險萬分。

不光要與人斗,還要與天斗。

「哼! 乘鸞 沒什麼好怕的。」姜辰的神色突然一肅,「與人斗,其樂無窮;與地斗,其樂無窮;與天斗,其樂無窮!」

姜辰的眼中升起無盡的冷意,不管是人還是天,只要阻止他,危害他的生命,他都不會善罷甘休!

「轟——」

姜辰的手中突然升起一團暗紅色的火焰。

再次深深的看了一眼白熊妖的屍首以後,姜辰便把手中的火焰扔到了它的屍首上。

一個縱身躍出洞穴,姜辰現在洞口旁邊,靜靜的看著白熊妖的屍首被暗紅色的火舌吞噬。

姜辰這才剛來到這個世界,便在白熊妖這裡好好的上了一課。

看著洞穴里的紅色火舌,姜辰明白,他此時已經來了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這裡沒有法律法規來維持秩序,拳頭大才是硬道理。

不夠強,便只能像洞中的那些屍骨的主人一樣,被白熊妖這種妖物當作食物。不夠強便只能像白熊妖一樣,被天雷活活劈死,屍首還被利用成全了別人。

……

姜辰靜靜的看著白熊妖的屍首被火舌吞噬,金色的陽光和暗紅色的火焰在他臉上交相輝映。

「轟——」

姜辰的手上再次出現一團暗紅色的火焰,這一次火焰出現以後,便開始不停的變幻。慢慢的,火焰變成了一柄火焰長劍。

「我有一劍,可滅諸天……」

姜辰淡淡的吐出一句話語,隨即便把手中的火焰長劍輕輕的往洞穴一扔。

暗紅色的火焰長劍直直的落入洞穴,插在白熊妖的屍首之上。

「轟……」

熊熊的火焰直接從長劍中洶湧而出,頃刻間便直接灌滿整個洞穴。

姜辰站在洞口邊,看著腳下的洞穴已經成了一個火焰洞,然後他便直接轉身離開。

沒有繼續在山上呆,姜辰離開山頂便直接往山下走去。

山頂上雖然有不少的雷擊木,但是姜辰能夠感受到這其中的雷霆之力十分微弱,對現在的自己,已經沒了什麼作用。所以姜辰也就沒什麼心思再在這上面浪費心思。

「現在我修為提升了,倒是可以把這白熊妖的地盤給霸佔了。白熊妖也才辟穀巔峰而已,而我現在雖然才辟穀初期,但是以我的實力,普通的辟穀巔峰,我倒也不一定畏懼。

既然白熊妖能夠佔據這個山頭,稱霸一方,那麼我也不見得不行。這裡山美水美的,我剛好可以在這裡好好修行一段時間,多學習一些術法。」

姜辰認真盤算了一陣,覺得自己可以在這熊妖的地盤修行一段時間。

看著山腳下的大湖在陽光下閃耀著熠熠光輝,引得白鶴盤旋。這幅美麗的畫面,頓時讓他覺得自己的想法還是相當不錯的。 很快,年輕傭人向天翔訴說了一切。

看來,以後得讓她少出門了,看著沙發上的趙以諾,天翔的臉色變得鐵青。若是讓顧忘發現了她的存在,自己又要面臨一些麻煩了。

天翔緩緩走向趙以諾,柔情的親吻著她的臉頰。

「周陽,你能不能冷靜一下?」辦公室里,山貓大聲喊道,語氣里有些不耐煩。

「我沒有開玩笑!大哥,我是真的見到嫂子了。」周陽緊緊抓住顧忘的胳膊,趕忙說道。

對於周陽的所見所說,山貓不相信,其實也算正常,畢竟趙以諾已經消失了不只是一個月兩個月。

顧忘看著窗外,眼神逐漸黯淡了下來,不管周陽說的是不是真的,他們最終沒有找到趙以諾,這是不爭的事實。

周陽癱坐在沙發上,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看著上方的天花板,她突然有些迷茫了,難道自己方才真的是認錯了人?

「大哥,周陽最近身體有些不太舒服,神智也有些不清醒,你不要將她所說的話完全當真。」山貓走到顧忘面前,低聲說道。

顧忘轉過身子,看著沙發上有些疲憊的人,開口淡淡的說道:「周陽,你回去休息休息吧。」

周陽閉上了眼睛,試圖調整著自己的情緒,算了,沒有人會相信她的!她立即站了起來,直接衝出辦公室。

那抹憤怒的身影,讓山貓有些心痛,可是他更不希望自己心愛的人生活在幻覺之中。

兩個男人簡單的交流了幾句以後,山貓便直接離開了辦公室。

自從趙以諾失蹤之後,凌辰就一直待在李玲的別墅里,怎麼也不肯出門,看著他如此消頹的模樣,李玲心裡也有些難受。

「凌辰,你不要再這樣繼續消極下去了,好不好?」李玲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心翼翼的說道。

已經很久了,他無法集中精力做一些事情,不知道還需要多久,他才可以從失去趙以諾的陰影中走出來。

「不用你管!」凌辰直接甩開她的胳膊,狠狠的說道,語氣里沒有一絲溫度。

倘若是以前的李玲,一定會對這個臭凌辰大喊大罵,可是現在,面對這個虛弱的男人,她卻怎麼也不忍心罵他。

「凌辰,我求求你了,你不要再頹廢下去了,你可知道,為了你,我已經和那個調酒師分手了。」李玲的聲音里有一絲顫抖。

是的,自從趙以諾消失之後,凌辰就變得一蹶不振,而李玲一直待在他身邊陪著他,照顧他。調酒師知道后,心裡很是憤怒,一直逼著她在凌辰和他之間做一個選擇。

沒錯兒,考慮了很久,李玲還是選擇了凌辰,她無法看到自己的好哥們如此無望的面對生活,她要救他!

在聽到李玲的一番話后,凌辰抬起頭,認真的看著她,眼睛里有一絲光亮。

他知道,一直在照顧他的人,從來都只有李玲,甚至她還犧牲掉了自己的愛情。雖然她並不知道,自己所謂的愛情,也不過只是那個調酒師心中的一個可以利用的工具罷了。

「李玲,你說,趙以諾到底有沒有死啊?」他輕聲問道。

這個問題,她已經從他的嘴裡聽過無數次了!

「沒有,她沒有死,她只是迷路了,還沒有找到回家的路,你放心,一旦她回來了,一定會馬上來找你的。」李玲緊緊抱著他,哄著說道,她只能這樣回答,騙著眼前的人,同時也欺騙著自己。

或許,只有這樣的回答,才能夠讓他心安。

「別騙我了,她不會回來了。」突然,凌辰站了起來。

對於他的一系列反應,李玲有些驚訝。

「我想出去散散心。」說著,凌辰便徑直走出了別墅。

李玲立即追了上去,緊緊跟在他身後,生怕他會在路上出現什麼問題。

不知不覺的,兩個人竟然來到了海邊。

海邊,之前救過趙以諾的大爺大媽依然在忙碌著,只是此時的他們顯得比以前更加蒼老了。

「也不知道以諾那個孩子怎麼樣了?她到底是否還活著?現在又在哪裡?」大媽搖了搖頭,嘆了口氣,自言自語著。

大爺站起來,看著不遠處的海邊,摸了摸自己的鬍子,眼睛里有一絲期待,嘆氣說道:「或許,以諾還活著。」

而兩個人的小聲嘟囔,恰巧被旁邊的凌辰聽到了,他們所說的「以諾」,可是趙以諾?凌辰立即向他們跑了過去。

「你好,大爺,您剛才說的以諾,她現在在哪裡啊?」凌辰著急地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