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小鳳緩緩一步邁了出去,仰頭看向夜空上雷電縱橫的巨大紅色劫雲,不屑一笑:“本大爺的龍,天劫,有什麼資格殺他?” 轟!

磅礴的陰力從白小鳳身體裏爆發出來,化作十米直徑的漆黑幽光柱子,直衝天際。

這一刻,白小鳳所站區域,紅光猛地一暗。

漆黑的陰力幽光衝向了方圓數百米範圍的紅色劫雲。

卻沒有將劫雲破開。

而是,陰力幽光碰觸到劫雲的瞬間,無數雷電轟然宣泄而下,硬生生的將陰力幽光攔在了距離劫雲一米距離之下。

“不讓本大爺破開麼?”

白小鳳冷冷一笑。

隨即,右手往虛空一招:“劍來!”

海水中。

正緩慢朝海底沉下的皮皮忽然身軀顫抖了一下,張開了嘴巴。

猩紅如火的劍芒咻然從他的口中飛出,破開了海面,飛到了白小鳳的右手中。

正是赤霄劍。

白小鳳右手持劍,渾身被漆黑的陰力幽光籠罩着,腳下,卻泛着金光。

他,仰望着巨大的紅色劫雲:“你,倒是往下劈啊!”

轟隆隆……

夜空上,巨大的紅色劫雲翻滾着,滾雷聲震耳欲聾。

彷彿是在蓄勢一般,無數閃電在雲層中翻滾激盪。

“你,倒是有種。”

腦海中,冥尊的聲音緩緩響起:“連天雷都敢劈,你可知,攔截那條小泥鰍的天雷,這天雷,會進階到什麼地步?”

“不用知道。”

白小鳳冷冷一笑:“管他進階到什麼地步,本大爺,還是一劍劈了,你很驚訝麼?”

情深入骨:總裁夫人有點甜 “驚訝你不怕死。”

腦海中,冥尊毫不客氣地說道:“倒是不驚訝你劈天雷,畢竟,這玩意兒,本尊也劈過。”

“你也劈過?”

戰天嬌,全能酷小姐 白小鳳挑了挑眉:“什麼級別?”

腦海中,沉靜了兩秒鐘。

冥尊的聲音才緩緩響起,帶着幾分得意:“紫色劫雲,第八道天雷。”

“……”白小鳳。

臥槽!

掀桌子啊!

這比,當年這麼猛的麼?

天雷分三色九道,這貨直接劈了紫色劫雲第八道天雷。

這特麼都快吊炸天了啊!

轉瞬間,白小鳳就感覺後背都涼了。

他真的不知道,丹田裏封印的這坨電池,到底生猛到了什麼程度?

更不知道,都生猛到能劈紫雲第八雷了,怎麼還會bèi gān到自己的封印裏來啊?

“你,是不是被嚇到了?”

腦海中,冥尊的聲音緩緩響起。

好像還有另一種意思:你就說吧,本尊棒不棒?6不6?

然而。

白小鳳搖搖頭,咧嘴一笑:“好巧哦,原來,你和本大爺一樣不怕死呢。”

“hmp!”腦海中,冥尊罵了一句,便安靜了下來。

轟隆隆……

也就在這時。

覆蓋方圓數百米範圍的紅色劫雲猛地掀起了一個巨浪,彷彿將大片的血水,潑灑到了夜空之中。

同時,血雲中,一道道粗壯的閃電,在其中翻滾。

猶如衝浪的雷龍。

白小鳳身軀一顫,他清晰地感應到,紅色劫雲釋放出的惶惶雷壓,變得比剛纔,更加恐怖了。

如果說之前劫雲給他的感覺是大嶽壓頂。

那現在,就是整塊陸地壓在了身上。

雷霆,尚未劈落。

但,恐怖的電流,已經讓他渾身的汗毛立了起來,渾身酥麻。

“怎麼還沒劈?”

華青月駭然地看着天穹上的紅色劫雲,臉色蒼白,身體有些發軟。

“應該是天道察覺到了旁人的力量,劫雲,開始蓄勢了。”

霍去病渾身釋放出紅色屍氣,抵禦着大部分的天雷威壓。

如果不抵擋,他倒是沒事。

但,華青月和豆豆就完了!

“我的天!”

華青月嬌軀顫抖了一下:“天雷,這麼敏&感的麼?被白小鳳撩撥一下,就有反應了?”

“呃……”

霍去病嘴角抽搐了一下,這陣子他沉迷直播,有些事,已經懂了,不像以前那樣啥事都一臉懵比了。

比如,華青月現在說的這話。

他,懂啊。

也不知道他是尷尬的,還是擔心的。

邪王溺寵,王妃野得很 反正,霍去病深吸了一口氣,岔開話題道:“吾等,再退退。”

說着,便帶着華青月和豆豆再次朝遠處飛退。

天道被白小鳳干擾。

白小鳳的舉動,無異於是在挑釁天道,逆天而行。

等下降下的雷劫,就不是皮皮渡劫所承受的雷劫能比的了。

豆豆擔憂的一邊飛行,一邊回頭看向遠處夜空中,傲立在劫雲之下的身影,咬了咬嘴脣,低聲道:“霍前輩,要是主人有危險,你,你能不能幫他一把?”

“不能!”

霍去病乾脆地拒絕。

不等豆豆說話,他又道:“吾再摻和進去,到時候吾和他,在天雷之下,就是兩個豬尿泡,砰砰兩雷,就炸了!”

一旁的華青月也肅然地搖搖頭:“前輩說的有道理,畢竟,天雷這麼敏&感的呢。”

“……”霍去病。

轟隆隆……

夜空上,巨大的紅色劫雲翻滾着,潑灑着血色,將天地都渲染得猩紅。

白小鳳傲立在劫雲之下,靜靜地等待着。

過了十幾秒鐘。

驟然間,翻滾的劫雲停了下來。

滾雷巨響,也戛然而止。

短暫的沉靜之後。

轟咔!

轟咔!

轟咔!

覆蓋方圓數百米的劫雲猛然撕裂出一個巨大豁口,彷彿巨獸張開了能吞噬一切的大口似的。

三道五米直徑的雷霆,爆發出刺目得讓人睜不開眼的電光,筆筆直直的劈落下來。

“主人,小心!”

千鈞一髮。

豆豆驚得大叫了起來。

幾乎同時,傲立在劫雲之下的白小鳳冷冷一笑:“蓄勢這麼久,就這麼點威能麼?”

轟!

說話的同時,磅礴的陰力好似泄洪一般,瘋狂的從身體裏爆發出來。

白小鳳周身捲起狂暴的陰力龍捲風,右腳凌空一踏,沖天而起。

手中赤霄劍,拖拽起漫天紅光,彷彿破空的火焰,足有十幾米長。

一劍,斬向了三道天雷。

“破!”

赤霄劍劈斬在了三道天雷之上。

剎那間,刺目的電光包裹了白小鳳。

天地,都變得白茫茫一片。

時間,都彷彿停止了。

恐怖的電光浪潮,掀起幾十米高,朝着四面八方席捲而去。

遠處。

旁觀着的霍去病華青月和豆豆全都呆若木雞。

饒是霍去病,此時也感覺身體裏那顆兩千年都不曾跳動的心臟,狠狠地顫抖了一下。

視線中,之前白小鳳懸空而立的地方,已經變成了雷電海洋。

無數雷電,在其中穿梭着。

白茫茫一片,根本就看不到白小鳳的身影。

“主人……”

豆豆當即就大叫了起來,洶涌着陰氣想要衝過去。

卻被霍去病一把拽住了:“他,沒那麼容易死。”

嗡!

話音剛落。

白茫茫的雷電汪洋中,驀地出現了一道黑色。

就彷彿是雪白的布匹上,猛地被人用墨筆勾勒出了一條紋絡,異常顯眼。

下一秒。

那道黑色匹練,便是以一種不可阻擋的蠻橫之勢,在雷電汪洋中,直衝天際! 轟隆隆……

猩紅的夜空中。

白茫茫的閃電汪洋中,黑色匹練以蠻橫之勢,直衝天際。

彷彿是一柄出鞘的利劍,將白色的布匹撕裂成了兩半。

“劈,劈開了!主人,劈開天雷了!”

豆豆美目綻放着精芒,激動地看着遠空上那道直上天穹的黑色匹練。

“我,我的天,這傢伙,連天雷都能劈開的麼?”

華青月雙手緊握成拳,身體顫抖着,滿臉駭然之色。

饒是霍去病,此時望着那道黑色匹練,也忍不住瞪圓了雙眼。

即便是他,面對紅色劫雲第三道,也沒把握能將其劈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