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無奈地嘆了口氣,慕傾瓷走到了副駕駛那邊,然後在坐了進去。

等慕傾瓷坐好以後,程寧悅再將車子開進了大院。

看到是程寧悅的車,守在大院門口的衛兵立刻就放行了。

此處……正是軍區大院。

車開了大約十分鐘的樣子,在一處院落里停了下來。

走進這裡的時候,慕傾瓷瞬間就緊張了起來。

她待會兒肯定會受到炮轟的。

走進大廳里,慕傾瓷看到了在沙發上坐得筆直的程國忠,以及坐在他旁邊的秦亦霜。

「呵呵呵呵……舅舅,舅媽~~」慕傾瓷搓著雙手,然後笑得一臉諂媚地朝著他們走了過去,再把手裡提著的一大推東西放在茶几上,「嘿嘿,這是給你們買的一些補品。」

【求票票~求收藏~求留言~求打賞~求五星評分呀~~~三條五星評分加留言得書幣的活動還在進行中~小仙女們多多參與啦!!】 「國忠啊,這人你認識嗎?她喊你舅舅誒。」秦亦霜佯裝一臉驚訝地看著程國忠,然後再出聲問道。

程國忠立刻很是配合地搖了搖頭,道:「不認識,從來沒見過,我什麼時候有這麼大的外甥女了我怎麼不知道?」

「那肯定是認錯人了!悅悅啊,這人你朋友吧?怎麼亂認親戚啊!」秦亦霜非常煞有介事地點了點頭后,說完這話,再扭頭看向程寧悅,很是埋怨地對她說道。

慕傾瓷:「……」

程寧悅:「……」

慕傾瓷有些無奈地伸手扶了扶額。

好吧!她現在也總算是知道什麼叫做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她蹲在了程國忠和秦亦霜兩人的面前,然後再雙手合十坐哀求狀地對他們說道:「舅舅舅媽,我真的知道錯啦!我並非是故意不告訴你們,我來T市了的,只是實在……實在也是有原因的嘛。」

最後這話,慕傾瓷真是越說越小聲。

「給我站起來,站好了!蹲著像什麼樣子!」程國忠那威嚴又中氣十足的聲音,立刻響了起來。

嚇得慕傾瓷一個激靈就趕緊站了起來,站得還是最標準的軍姿。

「說!什麼時候來的T市,就你一個來的嗎?你娘還有慕楓呢?」程國忠繼續問道。

「四……四年前來的T市,就我和師兄來了,爹娘都在明幽鎮。」慕傾瓷知道,自己這話一說出來,肯定會受到炮轟。但是事已至此,她也不敢再說謊了,只能乖乖招認。

「什麼?!」

「你說什麼?!」

果然,慕傾瓷這話音剛落,程國忠和秦亦霜兩人,立刻拍案而起,怒氣衝天地瞪著慕傾瓷。

「我去……表姐,你可真行啊!你竟然……竟然四年前就來T市了,但是卻沒有告訴我們!」就連程寧悅聽到這話,都忍不住不可置信地驚呼了出聲。

「我……我真不是故意不告訴你們的。當初,當初我從明幽鎮里出來,來T市念大學的時候,我爹娘其實也是不同意的!但是他們拗不過我,所以只能由著我了!那我想著,不混出點名堂來,不好意思見你們嘛。

再……再者說了,那……那舅舅要是知道我來了T市,肯定……肯定會把我送去軍校的!我不也是害怕嘛!嗷嗚,舅舅舅媽,我真的錯了!嚶嚶嚶……求原諒。」

慕傾瓷縮了縮脖子后,再扁扁嘴,立刻很是委屈又很是可憐地出聲給他們解釋道。

慕傾瓷這話,可一點兒沒說錯!她的身手有多好,程國忠是知道的。她當初還在念高中的時候,程國忠就跟程若藍說過,等慕傾瓷高中畢業了,就讓她去念軍校。

當時慕傾瓷是死活不同意,說她就要在景滕市裡念大學,不想去讀軍校。程若藍從不逼迫她,所以就推了程國忠的提議。

若是那時候程國忠知道慕傾瓷並沒有在景滕市裡讀大學,而是來了T市的話,他肯定會想法設法地把她給弄進軍校的。

所以這也是當時為什麼慕傾瓷不敢把她來了T市這事兒告訴程國忠的原因。 開玩笑嘛!她對那勞什子軍校,一點兒興趣都沒有好么!

「所以,就因為這樣!你就來了T市四年,都不告訴我們?!這次如果不是悅悅在微博上知道你的消息!那你說,你打算什麼時候才告訴我們,你來了T市啊!」即便是在聽到慕傾瓷的解釋以後,程國忠和秦亦霜也依然很生氣。

所以,話說到這裡的時候,秦亦霜不由得很是生氣地剜了她一眼,然後再佯裝凶神惡煞地質問著慕傾瓷。

「……」眸光有些閃爍地眨了眨眼,慕傾瓷這再乾笑著說道:「哦呵呵……沒有的事,哎呀!我本來就打算就這最近就來大院找你們的。但是……但是我這不是天天拍戲,忙嘛!那你們肯定也知道,這最近微博最熱鬧的事,就是關於我和柳韻鈴爭搶角色這個事。

就今天啊!這件事才算是解決。我本來就打算,等這事兒解決了以後就來找你們的!但是你看看,我們多有默契啊!那我剛準備給你們打電話呢,舅舅就先給我打電話了。哦呵呵呵……」

慕傾瓷一邊諂媚又討好地對他們二位笑著,再一邊溫柔地給他們解釋道。

「哦,是嗎?當真就這麼湊巧啊!」秦亦霜睨了她一眼,陰陽怪氣地說道。

「對噠對噠!真的就是這麼湊巧嘛!」慕傾瓷瞬間化身乖寶寶,聽話得不得了,這頭點得,說是小雞啄米,一點都不誇張。

「程荔兒!誰讓你去當明星的!啊?還有啊,你再T市,是讀的什麼大學?」程國忠現在沒有再質問慕傾瓷來T市沒有告訴他這件事了,改質問另外一件事了。

對於程國忠而言,慕傾瓷選擇去當明星,這可絕對是一件非常嚴重的大事!!

「……」聽到程國忠的話,慕傾瓷立刻咽了咽唾沫,然後再弱弱地回答,「那個……舅舅,你知道的嘛,我從小……從小就喜歡鑽研演戲方面的事,我就喜歡當演員嘛!我……我讀的是T大電影學院……那啥,我都……我都快畢業了。呵呵呵……」

「我們程家的孩子,怎麼能進娛樂圈那種地方呢!!你是我程國忠的外甥女,要進的,是部隊!以後應該報效國家才對!」程國忠義憤填膺地說著,一邊說,一邊極為憤怒地拍著茶几。

慕傾瓷縮著脖子,弱弱地裝死。

她就知道,只要讓程國忠知道了她讀的是電影學院,進的是娛樂圈,他肯定會火山爆發的!

「那個……舅舅,這……這人各有志嘛……我,我實在對部隊不感興趣啊!那我,那我就喜歡演戲嘛。」慕傾瓷雖然怕程國忠,但是在這件事上,她仍然是堅持原則的。

她一直喜歡的,就是當演員。

程國忠直接出聲否決道:「不準!!我程國忠的外甥女去混娛樂圈!這傳出去都讓人笑話!程荔兒,我告訴你,你……」

但是,他的話還沒有說完,慕傾瓷趕緊一屁股坐在了秦亦霜的旁邊,然後抱著她的胳膊,就開始撒嬌,「……」 「嗷嗚~~救命啊舅媽!你快幫我勸勸舅舅啊!!嚶嚶嚶……」慕傾瓷的語氣,那叫一個可憐,那叫一個委屈。

那扁著小嘴兒的樣子,真真是快要哭出來了。

「現在知道找我了?」秦亦霜斜睨著慕傾瓷,從鼻腔里冷哼了一聲。

「舅媽~你現在可千萬不能見死不救啊!那舅舅就聽你的!你可千萬得幫幫我啊!」慕傾瓷抱著秦亦霜的胳膊,可憐兮兮地看著她,佯裝很是傷心地吸了吸鼻子,軟巴巴地哀求道。

「霜兒,這事兒你別管。程荔兒,我告訴你,你……」程國忠先對秦亦霜說了這麼一句后,然後再瞪了慕傾瓷一眼,出聲威脅著她。

但是他這話還沒說完,就被秦亦霜給切斷了,「行了!」

睨了程國忠一眼后,秦亦霜再道:「這事兒差不多到這兒就行了!荔兒一早就說過了對進部隊不感興趣,人家是想要演戲,當演員!從小這丫頭就說過這話的,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人家若藍和慕楓倆夫妻都沒說什麼,你一個當舅舅的還管這麼寬!

你可別忘了,雖然你叫她程荔兒,但是人家戶口本上的名字,是慕傾瓷!那是人家慕楓的孩子!你這個當舅舅的,操心這麼多幹什麼!人家現在大學都快畢業了,這圈子也進了,你還能怎麼辦?難道你還打算硬把荔兒給塞進你的部隊啊!」

「不行!那我堂堂陸軍總司令程國忠的外甥女是個混娛樂圈的演員!這傳出去,別人肯定要笑話我!我的外甥女,那怎麼也該進部隊啊!」程國忠緊蹙著眉頭,擰巴著臉,仍然是一臉沒得商量的表情。

其實程國忠慪就慪在,他的女兒程寧悅,當初沒有進得了部隊!那所以,他就想著,再怎麼也得讓慕傾瓷進部隊。

而且要論身手和能力,慕傾瓷的確是最佳人選。

但是哪想到,慕傾瓷卻跑去混娛樂圈去了!

「陸軍總司令又怎麼了!了不起啊!陸軍總司令就不聽我的話了是不是?!再說了,人家誰會拿這件事兒來笑話你啊!即便是真的笑話你,那又怎麼樣?我們荔兒沒偷沒搶,又沒做什麼奸.淫.擄.掠的事,她靠的全是自己的努力!別人憑什麼要笑話?!」

聽到程國忠的話,秦亦霜卻是氣不打一處來,直接出聲,氣勢洶洶地反駁著他。

嗯,沒錯!慕傾瓷的舅舅,正是這S國的陸軍總司令程國忠。

對於秦亦霜的話,程國忠卻是相當無奈,「霜兒,你……」

「還有啊舅舅~我可告訴你哦,現在你即便是想讓我進部隊,我也是進不了的。」這時,慕傾瓷再弱弱地加了這麼一句。

「為什麼?」程國忠瞪了她一眼,問道。

「喏~你看!」慕傾瓷說著,就把自己的耳朵朝著程國忠伸了過去。

那左耳的耳蝸和對耳輪這個地方,赫然有一個非常漂亮且有個性的五線譜紋身!

那有紋身的人,能當軍人嗎!

「你……你……好你個程荔兒!進娛樂圈當演員也就算了!竟然敢給我紋身!」 這下,程國忠更是被氣得不輕。怒氣衝天地看著慕傾瓷,這句話更是說得咬牙切齒。

真的有種恨不得將慕傾瓷腦袋給擰下來的衝動。

這臭丫頭擺明就是來氣他的!

「程荔兒!你老實告訴我,你是不是就擔心我知道你來了T市以後會想方設法地把你給塞進部隊里,所以你特意去紋了個身,這樣我就拿你沒辦法?啊?!」程國忠氣得眯了眯眼后,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再扭頭鼓著眼睛瞪著慕傾瓷,質問道。

「呵呵呵呵呵……那什麼,這個……這個純粹是個意外!我當時,當時看到這圖片好看就紋了!真沒想那麼多!」慕傾瓷立刻乾笑著對程國忠解釋道。說完以後,再縮了縮脖子,躲在了秦亦霜的背後。

天地良心……嗯,她當時在紋身的時候,還真的有這麼個想法。哈哈哈!

現在想想,她當時可真是太聰明了!

「你少來,程荔兒你就氣死我吧你!哎呀!不行,我得順順氣,可真是氣死我了,呼吸都不順暢了我!」氣急敗壞地瞪著慕傾瓷,一邊說著,程國忠一邊伸手撫摸著自己的胸膛,給自己順著氣。

「撲哧!」

慕傾瓷、秦亦霜,還有程寧悅,三人都同時笑了出來。

「行了!吃飯吧!既然木已成舟,你就別再想那些有的沒的了。」秦亦霜笑著睨了程國忠一眼后,再這般說道。

一頓飯,大家倒是吃得和和睦睦的。那既然已經不能再把慕傾瓷給送進部隊了,沒辦法,程國忠也只好打消這個念頭了!

但是啊,她對慕傾瓷進娛樂圈當演員這個事,還是耿耿於懷,覺得氣得很。

「荔兒啊!你就真的不能退出娛樂圈嗎?那即便是不進部隊,那我們也能幹點兒別的啊!別必要非要當演員啊!」程國忠給慕傾瓷夾了一塊東坡肘子以後,再放軟語氣,略顯苦口婆心地對她說道。

「……」眨眨眼,慕傾瓷裝著可憐,扮著委屈,吸了吸鼻子,道:「可是舅舅,你知道的,我從小就想當演員的啊!我不容易進了娛樂圈,現在終於得到一個這麼好的角色了!你難道就真的忍心要打碎我的夢想嗎?」

「那當演員有什麼好的呀!」程國忠不滿地道。

「行了程國忠!你還有完沒完啊!你再說這事兒,信不信我讓你三天不準吃飯!」秦亦霜瞪了程國忠一眼,直接兇巴巴地出聲威脅起了他來。

被秦亦霜這麼一威脅,程國忠這臉啊,立刻就有些掛不住了。他抿了抿唇后,這再帶著些不滿情緒地看著秦亦霜,小聲地跟她說了一句,「老婆啊!這當著孩子們的面,多少給我點面子啊!」

「撲哧……」

「嗤……」

慕傾瓷和程寧悅,在聽到程國忠這話以後,當即就沒忍住,輕聲噴笑了出來。

要想讓程國忠聽話啊!只能靠秦亦霜。

只要秦亦霜一出馬,程國忠立馬就蔫兒了。

「那你就給我好好吃飯!我們都多久沒看到荔兒了!找她聊點什麼不好啊,非得一而再再而三地說這個事兒!你沒說煩,我們可都聽煩了。」

【求票票~求收藏~求留言~求打賞~求五星評分呀~~~三條五星評分加留言得書幣的活動還在進行中~小仙女們多多參與啦!!】 瞪了程國忠一眼后,給他的碗里夾了一塊白菜,秦亦霜再萬分嫌棄地吐槽著他。

「我這不是覺得……」程國忠還想要再解釋一下,但是他的話還沒說完呢,就被秦亦霜給打斷了。

「行了!你就別再覺得這,覺得那了。荔兒從小就喜歡演戲,有事兒沒事兒地就愛鑽研琢磨那演戲,人家長大了進娛樂圈當演員,這不是很正常的嘛!哦,當真非要和你一樣當軍人,那才了不起是吧?這三百六十行,行行還出狀元呢!你啊,就別再操這個心了!

這件事就到此為止!你以後要是再敢拿這事兒來說事啊,小心我真不讓你吃飯你信不信!」秦亦霜言辭鑿鑿地說道。

「哎……算了算了!那你都發話了,我還能怎麼說啊!」程國忠立刻就嘆氣妥協了。

「哦也~」聽到這話,慕傾瓷小小聲聲地暗自嘀咕了一聲。

————

從程家出來,都快十點了。本來程國忠是說什麼都不讓慕傾瓷回學校的,最後還是慕傾瓷說,她第二天還得去片場,到時候她的司機會去學校接她,若是讓公司的司機知道,她昨晚是住在軍區大院的話,總歸是不太好的。

慕傾瓷也再三向程國忠和秦亦霜保證了一定會經常來大院看他們,就這啊,程國忠才放他離開,然後讓程寧悅開車把慕傾瓷給送回T影。

慕傾瓷回到寢室的時候,景依然已經躺在床上了,童瑜雪也窩在床上玩兒著手機呢!

看到慕傾瓷回來,景依然連頭都沒有抬一下,徑直玩兒著自己的手機,然後質問著她,「你丫今晚又去哪兒鬼混去了,現在才回來!不知道我一直在等著你給我講你和夜擎深的事兒嗎?」

「……」聽到景依然的話,慕傾瓷有些惡寒地抽了抽唇角,然後再道:「我倆能有什麼事兒啊!就是又恢復到以前的狀態了唄!那以前該怎麼樣,現在就怎麼樣!」

「嘖嘖嘖!我看你們這關係,倒是有所進展啊!你這心情,明顯就好了很多嘛!」景依然坐了起來,斜睨著慕傾瓷,『嘖嘖』了兩聲后,再輕挑著眉頭,調侃著她。

「哎呀!行了!你啊,就別問了,這是秘密!我才不要告訴你呢!」慕傾瓷一臉傲嬌地拱了拱鼻子,有些嘚瑟地說道。

「嘿! 逼婚,總裁乖乖就範 行啊你慕傾瓷!過河拆橋是吧?那你丫以後遇到什麼煩心事兒,也別來找我!」景依然氣沖沖地沖著她冷哼了一聲后,再立馬躺在床上,拿著被子蓋在自己身上,直接不理她了。

「哎,別別別……別啊!我的依然,我的好依然!別這樣嘛~~」慕傾瓷立刻就開始扒她的被子,然後開始哄著她。

「走開。」蹬了蹬腿,景依然一副『我不想理你』的表情。

「哎呀!我說,我說還不行嘛!」慕傾瓷立刻道。

「這還差不多。」一聽這話,景依然立刻就坐了起來,然後看著慕傾瓷,道:「說吧!我聽著呢!」

慕傾瓷:「……」

【三條五星評分加留言得書幣的活動還在進行中~小仙女們多多參與啦!!】 這女人……是學變臉的吧?

「說吧!快點兒的!我昨晚就滿心好奇了。」沖著慕傾瓷拋了拋媚眼兒,景依然再一臉八卦地,笑眯眯地說道。

慕傾瓷坐在景依然的床上,然後用餘光瞥了童瑜雪的床位那邊,再對景依然說道:「那件事兒先暫且不提,我現在啊,有更重要的事,需要你幫忙。」

慕傾瓷瞥童瑜雪那邊的這個眼神,景依然自然收到了,也立刻懂了她的意思,所以,她點了點頭后,再出聲道:「說吧,又有什麼事需要我幫忙啊!」

雖然,這童瑜雪也是她們兩人的朋友。但是真要論起來的話,童瑜雪的關係,肯定是沒法兒和景依然和慕傾瓷倆人的關係相比的。

所以啊,慕傾瓷和夜擎深的這個事,還是越少讓人知道越好。不說刻意防著童瑜雪,但是總歸是更加保險一些嘛。

畢竟,夜擎深和慕傾瓷倆人現在的身份,都不一般。

這若是傳出去了,對誰都不好。

然而,慕傾瓷這頭突然轉移了話題,那邊床位的童瑜雪,眸光卻輕輕地閃了閃,眼底劃過了一抹不明的神色。

她猜到了,慕傾瓷和景依然,這是在防著她,不想讓她知道太多!

想到這裡,童瑜雪的心裡,也有些難受。

她雖然也是她們的好朋友。但是,無論是在慕傾瓷心裡,還是在景依然的心裡,她的位置,怎麼都無法和她們彼此在對方心裡的位置,相提並論。

這一點,童瑜雪也知道。

只是吧,這麼想著的時候,還是多多少少會覺得……有些失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