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莫問了情況,立刻反對:“和兩個A鬼在一起,還要小童一個人,你瘋啦?”

蕭晟說:“小童的精神力屏障可以完全迷惑住對方。”

“那你怎麼知道他們沒有事先去吃飯的地方埋伏!只要是在一定的區域內,他們擴散開靈力尋找,是能夠碰到屏障的包圍,自然就會發現小童的位置,到底哪裏安全了?”

崇武說:“這段飯小童必須要去,否則,你認爲她就能安心看着小盼一個人去那兩個吃飯嗎。”

小莫看向我:“如果有危險,第一時間告訴我,別忘了我們之間有血咒的存在。”

我說:“好,我現在已經學會怎麼叫你了。”

崇武問道:“是否要利用這次機會把鬼煞和許盈盈的水試個深淺?”

我搖頭:“不行,小盼還和他們在一起,晚上還不知道那兩個人是不是就不走了,我真的放心不下小盼,她現在的性命完全就是看許盈盈的心情,如果小盼發現了什麼,就徹底完了。”

蕭晟說:“你如果真的想救她,就告訴她真相,再由她自己去選擇。”

我有認真的思考蕭晟的話,最後發現這句話是對的,我不能替小盼做決定,要讓小盼自己選擇,那就要找個機會和她說清楚一切。

我做好決定對蕭晟說:“我要告訴她一部分真相,讓她自己選擇,我不希望她有危險。”

蕭晟看看我,說道:“我知道了。”

我微笑,從心底感覺蕭晟真是變了很多。蕭晟瞥我一眼,剛纔一定是感覺到我的心態變化,所以故意瞪我。

許盈盈挑選的位置還真是個不近不遠的地方,在防護的邊緣位置,超市前方的大商場五樓,鬼煞方雷在五樓的法式餐廳定了桌,我們直接在那裏集合。

我是最晚到的,一個人,連崇武和小莫提出的潛伏在我周圍的想法都被我拒絕了。

我裝作第一次見到鬼煞的樣子,表現出了驚訝。

許盈盈似笑非笑地介紹:“這是方雷,我的男朋友。”

我做出狐疑的表情,眼神裏透露出不相信的意思,可嘴上卻是再說:“許盈盈你現在才告訴我們有男朋友了,而且人家長得這麼帥,那你真是太不厚道了。”

小盼說:“小童,你的第一反應和我一樣誒,我也是這麼說的。”

許盈盈看着鬼煞,眼中流露出愛慕:“他剛從外地回來,我們纔敢確定是真的在一起,否則我也不敢跟你們說呀,讓你空歡喜一場的話,我也很尷尬的。”

小盼碰碰我的胳膊:“你覺不覺得,許盈盈在他男朋友面前立刻就小鳥依人了。”

我輕笑:“是啊,不知道方雷你是做什麼工作的?”

我要讓許盈盈看出我對他男友的懷疑,這樣才能掩蓋出我早已知道他身份的事實。

“方雷在國企上班,經常調到那個地

方辦事處,這個地方辦事處的,不穩定,所以我們才一直沒有定下來。”

面具嬌娃 “是嗎?以前還真沒看出來你是有男朋友的呢。”

小盼忽然在桌下踢了我一下,眼睛瞪我,那意思在說:你怎麼回事啊,這個反應!

我真的沒法很平常的演一齣戲,我們之間今晚的對話也是暗流涌動,席間四個人,真正什麼也不知道的小盼算是吃的最開心的,其次要數許盈盈,她就算是在這種情況下,依然如往常一樣。我就不行了,反常到最後,小盼直接問我:“小童,你怎麼心不在焉的啊。”

許盈盈笑道:“她可能是想到自己的男朋友了吧,再考慮怎麼告訴你。”

我無法用任何字面意思去理解許盈盈的話,現在的我對她說的每一句話都會翻來覆去想個兩三遍,就像這句話,我就會想許盈盈真實的意思是什麼,她是想告訴我,她已經知道我們準備告訴小盼所有事情的決定了?

不,這不可能。

唯一令我欣慰的就是許盈盈與鬼煞,沒有同小盼一起回家,但我依然不能消除警惕,那個家現在已經不是我認識的那樣,它的周圍佈滿了鬼窩的暗哨。

我們三人目送小盼走遠,我就開門見山地問:“他不叫方雷吧?他是誰?”

“雖然你沒有見過他,但是你一定聽過他的名字,鬼煞。”

我裝出驚訝的表情:“他是劉麗麗和秦海提到的那個鬼煞?!”

許盈盈得意的說:“我就知道秦海那個叛徒會交代我們的事情,所以我也懶得假裝不知道陪你演戲。咱們直說了吧,我老闆……哦,你的爺爺辛策,老闆說既然你們都知道了,那就請你們知難而退,如果自覺離開把蕭晟交出來,什麼都好說。”

我嗤之以鼻:“做夢!就算蕭晟跟你們走了,我爺爺也不會輕易的放過我,他是看着我一路走過來的,知道我對蕭晟的情有多深。”

貼身狂醫俏總裁 許盈盈一揚眉:“挺有自知之明,既然如此我們就談不攏了,今天之後,再遇見可就沒有手下留情的說法。今天你我都清楚,說不定對方就下了埋伏,所以今天我們不動手。”

我默默地看着他們,堅持要盯着他們走遠,許盈盈滿不在乎,大方地挽着鬼煞的胳膊,說時候,鬼煞真的是一表人才的斯文模樣,讓人完全無法想象他會和鬼魂沾上邊。

我有些無精打采地回到店裏,小莫他們竟然都在下邊等着我,見我回來才終於是鬆了口氣。我歉意地說:“抱歉,讓你們擔心了。”

撒旦哥哥疼疼我 崇武淡笑:“沒事就好。”

“許盈盈說,從今往後如果再見面就徹底是敵人了。”

“也只能如此,否則她還能說什麼呢?做回朋友?”小莫冷笑。

向哥今晚要徹夜守着白子晗,我睡在另一間次臥,門一關,面對我直播間熟悉的觀衆們,我要出口的話就卡了殼。

他們期望我今晚能帶來精彩的故事,然而我說的全部是真實經歷。

(本章完) 我在直播的最後對他們透露:“過幾天我可能就會離開主播的平臺——”

直接這麼說出口,給大家帶來的震撼是很大的,屏幕上瞬間就炸開鍋,原本今晚的鬼故事講完,大家的熱度也就差不多淡下去,結果我這句話卻像是深水炸彈一般,把自己重新推上大家討論的頂端。

有人猜測我要結婚,有人猜測是鬼故事講太多不能再觸碰,還有人猜測我是江郎才盡沒有故事可講。我用微笑迴應,可能將來的某一天我會回來,但不是現在。

我攤在牀上,最近的事情發生太多,我也需要好好調整一下。

“蕭晟,今晚就不去幻境了。”

“你今晚一定會做夢。”

我看看站在我面前的蕭晟,說:“做夢就做夢吧,我也想看到當初發生的事情。”

我們對視着,沒有再說話。蕭晟隨後消失,我便逐漸進入夢鄉。

面前是住了七年多的破舊院落,孩子在院中坐着唸書,稚嫩的童音非常好聽,整個院子裏都回蕩着朗朗的讀書聲。

我站在院子,看着孩子和曾經的辛梓童一個讀書一個晾曬乾果,這次我仔仔細細的觀察孩子,他真的就是以前我在直播廳和南山上遇到的孩子小寶。我心中大痛,上前撫觸孩子的臉頰,結果當然是摸不到的。

孩子放下書撲到辛梓童懷中,乖巧的說餓了,辛梓童領着孩子進屋。

我看着他們之間的互動,恍如隔世。

外邊有動靜,我一回頭竟然看見了蕭晟。沒有着鎧甲和禮服,而是有錢人家穿的綢緞,因爲那邊的我此刻穿的還是粗布麻衣。

辛梓童走出了門,孩子手中也捧着一塊香噴噴的餅。然後辛梓童愣住了,孩子好奇的拉着媽媽的衣服問男人是誰。

而蕭晟,冷冰冰地問:“這孩子是誰?”

辛梓童張口預言,門外就傳了一個男人的聲音:“夫人,我回來了。”

是少城!

蕭晟身體猛地一震:“你們兩在一起了?”

少城乍一看到復活的蕭晟,大吃一驚,張口結舌。

辛梓童彷彿沒有發覺蕭晟的情緒變化,只是呆愣愣地問:“晟哥哥,你還活着?”

蕭晟怒而踢飛了面前的少城。辛梓童一聲驚呼,條件反射地撲上去檢查少城的情況,可這在蕭晟的眼中就異常的刺眼,蕭晟冷笑兩聲,隨後仰天大笑:“沒想到我等待了七年,換來的是這個畫面。”

我的心中也跟着一痛,我大聲地喊:“不是這樣的!這個孩子是那你的!她和少城也只是裝個樣子罷了!”

但我的聲音,他們誰也不會聽見。倒是對眼前的事物產生了變化,因爲畫面一轉,我就看到面前只有辛策,小寶和我,我們三個人似乎是在一個奢華的宮殿中。

辛策說:“小寶,過來。”

辛梓童無論怎麼阻止小寶都沒有用,小寶義無反顧的走過去,臉上毫無表情。

“你對小寶做了什麼?”辛梓童心痛地質問。

辛策說:“對付小孩子當然有

更爲簡單的方法,我控制了他,而且他只會聽我一個人的命令,我讓他死他就會去死。”

辛梓童跪倒在地上:“爺爺,他是你的外孫啊!”

“可他也是蕭晟的兒子,這樣的孽畜不配做我外孫!”

“你到底想怎麼樣,你放了小寶,我什麼都答應你。”

辛策奸笑,將腰間的長刀扔在我的面前:“殺了蕭晟,否則我立刻命令小寶自殺。”

彷彿是爲了證明他真的可以做到似的,辛策讓小寶拿着邊上的匕首狠狠扎進自己的胳膊,那血紅的畫面深深地刺激了辛梓童的神經,令我感同身受。

我看着孩子手臂止不住的血流,心都要碎了。

辛梓童幾乎要崩潰,然後辛策就帶着小寶躲到了裏間,我心中有些不好的預感,果然沒過幾秒蕭晟就走了進來,他看着地上跪倒的辛梓童,欲扶又止。

我知道他們之間的誤會還在。

辛梓童看着面前那攤血,顫巍巍地拿起身旁的長刀。

蕭晟一怔:“你要做什麼?”

辛梓童擡首看向蕭晟時,眼中都是淚,臉上的表情也是極度的悲痛和不忍。蕭晟被她的樣子觸動到,聲音不由得軟了下來:“梓童?你怎麼了?”

長刀緩緩舉起,刀尖正對蕭晟的胸口。

辛梓童遲遲下不了手。

這下蕭晟也能看出來了:“你要殺我?”

辛梓童猛地一聲哭泣,悲痛欲絕。

這時,蕭晟的身後,辛策威脅着孩子又將匕首紮在了自己的肩上,而打開的門縫足夠讓辛梓童看到一切,梓童痛苦地叫了一聲“不要”。那把刀就扎進了蕭晟的胸口,刀鋒沒進他的胸口,鮮血開始從傷口向外殷開。

辛梓童愣愣地看着面前的蕭晟,蕭晟除了苦笑再做不出其他表情。

“梓童,沒想到你這麼恨我?恨到要殺我兩次。”

“不……不是的……”

“你嫁於他人,我能理解,生了孩子也正常,咳……沒想到,你還要讓我再死一次……”

“晟哥哥!”

蕭晟緩緩倒在地上,刀鋒從胸口脫出,鮮血立刻從胸口涌出。

辛梓童痛苦難當,她看着前方走出房間的辛策,跪在地上懇求:“爺爺,我求你能照顧這個孩子,他和你有血緣之親,求求你。 國民男神是女生:惡魔,住隔壁 我會去陪蕭晟的,我們永遠不會成爲你的絆腳石。”

說完,辛梓童毅然調轉刀鋒,刺進自己的腹中。

我被眼前短短几分鐘內發生的事情震驚了,辛梓童躺在蕭晟的身邊,呼吸已經停止。

而我竟然還能站在這裏。

接下來竟然是原本已經沒了呼吸的蕭晟,睜開了眼睛,他胸口依然是血紅一片,但是鮮血不再流下。辛策看到蕭晟沒有死,大吃一驚。

蕭晟從地上撐起身體,看到自盡的辛梓童呆愣半晌。

“蕭晟……你怎麼還沒死!”辛策咬着牙說道。

醉舞乾坤之龍界拽公主 蕭晟這才彷彿被換回了神智,看向辛策和那個手臂肩膀都是鮮血的孩子。

他愣然,眼前的畫面一步步串聯,他想到了事情的真相。

辛策冷笑:“先不管你是爲什麼還沒有死,你最好老實交待出來,否則這個孩子也會像辛梓童一樣,死在你面前。”

蕭晟挑眉:“他的死,與我何干。”

“他可是你的親生兒子。”

蕭晟注視着那個男孩,男孩還處在被辛策控制之下,毫無反應,對疼痛都沒有感覺。

“他不是我的孩子,辛梓童嫁給了少城。”

辛策哈哈大笑:“蕭晟啊蕭晟,你居然相信那個?梓童心中對你是何種情誼你會不知道?這孩子可就是你的親生骨肉,我控制了他,如果你不乖乖的束手就擒,我立刻——”

“你剛纔也是利用這個方式,讓梓童殺我的是嗎。”蕭晟波瀾不驚地陳叔事實。

辛策說:“是又如何?你害死了我即將繼承王位的兒子,我也不會讓你的孩子好過。”

蕭晟衝上前和辛策打了起來,外邊衝進來更多的侍從,他們紛紛對着蕭晟攻擊,我站在大殿裏,看着這些人穿過我的身體,而蕭晟正在奮力反擊,他的目標不是這些小兵,而是那邊的辛策。

蕭晟殺氣溢滿全身,沒有多久,周圍的地上就躺滿了屍體,蕭晟垂首看着腳邊辛梓童的身體,將她抱了起來,放到一處沒被血污弄髒的地面,繼而轉向辛策:“輪到你了。”

結果當然是蕭晟一刀瞭解了辛策的生命,幾乎毫無懸念,可辛策在嚥氣時,一動念也讓小寶拿起匕首切斷了自己的喉嚨。

我大聲的喘/息着,面前血淋淋的一幕,讓我難以接受。

“梓童,梓童……”

我聽到什麼地方有人在叫我的名字,我掙扎着要逃離這個房間,要離開這個夢境,我彷彿在水中行走,浮浮沉沉。

忽然窒息的感覺席捲全身,我一定是昏迷了幾分鐘,然後夢一睜開眼睛,愣愣地看着面前的被面,發覺自己是坐起來的,身邊有蕭晟,我準眼呆呆地看了他一會。

蕭晟皺着眉頭,眼中半分清明,本分擔憂,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轉身抱住了他。

我趴在他的肩頭大哭,泣不成聲。

蕭晟的手環住我的後背,在我的背上輕輕拍撫。

“我看到了……全看到了,對不起蕭晟,我再次害死了你,我知道你還有誤會,那個孩子真的是你的,我也沒有和少城結爲真正的夫妻。”

“我知道。”蕭晟的聲音是少有的柔和,“我已經全知道了。”

我擡起頭看他,蕭晟拂過我的臉龐,爲我把淚水擦去:“過去我只是恨你瞞着我那麼多事情,所以我一世一世的跟着你,纏着你,折磨你,就想報復你的欺瞞,這一世,我原本已經放棄了這些念頭,一千年過去,我也不能再一直這個樣子,可是沒想到,這一世的你就像要報復我一樣,竟然回憶起那麼多的事情。你找了巫師幫忙,我卻又後悔。”

我問道:“爲什麼後悔了?”

“我不想讓你忘掉我們之間的事情,不想讓你忘記我。”

(本章完) 我鼓起勇氣,有些事情,並不是對方在心裏知道就可以的,話不說不明。

“蕭晟……”我一頓,“晟哥哥。”

蕭晟的目光產生了變化。

“晟哥哥,這一聲就算是我替曾經那個辛梓童說的,我在夢中看到了一切,也能感受辛梓童當時的心情,我知道自己就是她,但每一世都是獨立的個體。我想代替梓童告訴你,她一直愛你,從沒有變過。”

蕭晟眯起眼睛,表情中帶着笑意:“那現在的你呢,這句話算是誰在說。”

我垂下目光,繼而擡起後,眼中就帶了笑意:“這麼長時間的感情了,就算說我毫無感覺都不可能,千年的感情積累在我一個人的身上,你說呢?”

蕭晟勾起脣角:“那麼,到底是什麼?你不說,我可不明白。”

我撇嘴:“你明明早就知道了,我對你動心又不是最近的事。”

蕭晟笑得胸脯震動,他湊到我耳邊:“是不是因爲我的技術太好,所以你都忍不住愛上了我。”

我羞惱地捶了他一拳:“你明明那麼正經的人!”

他笑道:“正經也要分時候,面對你,我很難正經起來。”

“我可還沒有原諒你。”我故意說。

蕭晟納悶地問:“我怎麼了?”

“你折騰我那麼久,太記仇了吧。”

“是啊……我也覺得自己太記仇,後來我明白了,所以這一世,我來還你。”

“我不要你還我,只要咱們儘快把這件事情瞭解,過回平常的日子就好了。”

蕭晟說:“你身上還有血咒,這個必須解開。”

“你找到方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