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陸方和遼嘯天則是站在不遠處,靜靜的看著這一次的戰鬥,藍正雍和他父親藍天雷也站著,靜靜看著現場的情況。

並沒有任何想要出手的意思,畢竟他們是部隊中的精神領袖,所以必須要保存實力,無論何時何地,都必須要發出合適的命令。

「我們的將士經過這段時間的培訓,實力已經不亞於皇朝的士兵,照這麼情況下去的話,我們未必會輸。」

遼嘯天是一個非常有經驗的大將軍,臉上出現了一絲滿意,畢竟這可是他們親自培養出來的部隊,如今兩軍交火的時候就能看得出來他們這段時間艱苦的訓練,雖說在軍隊中有很多人都是屬於那種平民。

但在經過這段時間的訓練,他們已經得到了巨大改變,戰鬥力也變得十分充足,一切都是因為陸方提出來的條件非常好,訓練的目的也達到了理想中的程度。

「嗯,如果照兩者的局面看來,應該不會有多大的問題,雖然我們這邊的數量比起他們來說要少那麼二三十萬,但在戰場上的東西誰也說不準,來吧,我們給他一點東西看看吧。」

陸方可不準備和藍正雍客氣,才剛戰鬥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就已經下了命令。

當然,這也是陸方的第一個作戰策略,誰說雙方的士兵實力差不多,但鑒於皇朝那邊的數量極其龐大,部隊要多出二三十萬之多,所以陸方必須要用智取,以少勝多,靠的可是智慧。

只見陸方把元力匯聚於口中,隨後對現場的將士大聲吼道:「所有人聽從命令,照我們之前的計劃進行,第一個作戰計劃開始啟動。」

隨著陸方這聲音的響起,現場的將士能清清楚楚的感覺到,天府這邊的士兵聽到這番話后,迅速的後退,和敵方拉開一定的距離,這樣的一幕讓藍正雍皺起了眉頭,目光粼粼的盯住現場的敵軍,他不明白陸方剛才口中說的作戰計劃是什麼,這一點讓他心中產生了一絲不安。

在他暗自揣測的時候,天府的士兵已經組成了一個特殊陣容,所有士兵整頓了一番,準確來說,幾乎都圍在一起,手中都在打著一些奇怪的結印。

也有一些士兵站在旁邊不斷的進行護法,目光凜凜的盯住遠處的地方,肯定是在啟動著什麼樣的作戰陣法。

這一點,藍正雍也能看的出來,直接朝著士兵大吼:「還愣在這裡幹什麼?還不趕緊給我進攻,他們企圖想利用什麼陣法,我們要趁著陣法還沒有完成之前,先把他們給洇滅了。」

為了夜長夢多,藍正雍準備實戰一點比較好,在對方沒有把這個陣法使用出來之前,把對方給滅殺了。

皇朝的士兵在得到命令后,也是如瘋狂一般,不斷的往天府的士兵狂涌而去,手中的武器更是被高高的舉起。

面對這樣的一幕,陸方一點都不慌,對於這一點他早就已經準備好,他在戰鬥方面有著豐富的經驗,知道這些陣法啟動的時候需要一定的時間,對方肯定不會給他們這麼一個機會。

所以陸方的作戰計劃就是,一半人在抵擋敵軍的攻擊,另一半的人在形成陣法,一旦陣法形成,將會有巨大的優勢。

一時之間,雙方僵持在一起,陸方部隊已經擺成了一個奇特的防禦措施,進可攻,退可守,讓皇朝的士兵沒有任何辦法,只能很勉強的攻擊,卻無法突破對方的陣容,這樣一幕讓藍正雍為之而感到著急,眼中也出現了濃濃的怒氣。

「廢物,都他媽是廢物,這麼一點點的陣容都突破不了。」

此時,藍正雍被氣得開口大罵,已經能感覺到周圍的氣息,不斷的在靠攏,那些不斷的在打著奇怪結印的士兵身上冒出恐怖至極的氣息。

說明這陣法已經快要形成了,但現在說再多的事情已經沒有作用了,因為這些氣息匯聚在這些士兵的頭上時,已經形成了一條巨大的光柱。

陸方這次用的和之前那一次戰場上敵軍採用的攻擊之法有異曲同工之妙,一萬士兵形成一個大陣,他們身為陣法中人,一旦陣法完成,很難被攻破。

十多萬的士兵,形成了十個陣法。

轟!!

隨著這光柱的形成,這些士兵也如同一枚移動中的炮台一樣,不斷的發出那金色光芒的攻擊,攻擊力異常的強大,和一個炮彈沒什麼兩樣,唯一不同的是,這種金光發射的速度比起那炮彈也不知道要快上多少倍。

這龐大的戰場,已經變成了一個巨大的轟炸區。

皇朝那邊的部隊剛才原本還想企圖想攻破天府的防禦,導致面對這些轟炸的時候,直接損失慘重,當然,這些炮台也並沒有想停止的意思。

不斷的在轟炸戰場。

看到這一幕,遼嘯天直接就笑了出來,臉上儘是濃濃的滿意和興奮。

說起來,他打了這麼長的戰,都沒有嘗試過這麼舒爽,他們也從來沒有用過這種轟炸的陣法,這種戰略實在是太牛逼了,前面有士兵抵擋著,他們不能前進只能後退,一旦後退面臨的就是強烈的轟炸區。

此等打法簡直是妙,也不知陸方到底是如何想出這麼一個法子的。

萬人大陣進行轟炸,也的確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陸方,你真是一個打仗的天才,說起來,當初皇朝沒了你這個人才,絕對是他的一大損失,不得不說,你這種陣法,哪怕是我遇上了,也只有乖乖認輸的份。」

遼嘯天在此時不由得重重地呼出一口氣,看陸方的目光中越來越是滿意,因為陸方的表現實在是太驚人了,雖然年紀輕輕,但一切的事情在他手中都能被輕而易舉的解決,這一點絕對不是其他人可以做到的。

「遼將軍真是說笑的,以你這樣的身份和豐厚的經驗,如果遇到這種情況,肯定會有破解之法,當然,我們要注意的並不是這些,雖然這些部隊可以靠轟炸來解決,可我們眼前最重要的就是藍正雍和藍天雷,他們兩人才是我們最主要目標。」

陸方沒有任何驕傲的意思,反而是臉上充滿了警惕,他知道今天最大的敵人並不是這百萬大軍,以陸方和遼嘯天的作戰經驗,經鬆鬆的就能搞定,但最重要的可是藍正雍和他父親,如果不能把這兩個老傢伙給解決,再多的事情都是廢話。

哪怕他們贏下了百萬大軍,如果不把藍正雍和他父親解決的話,極有可能會毀於一旦。

再看藍正雍和藍天雷,早已經變成了豬肝色,臉色要多難看有多難看。

「陸方還真的是一個天才,什麼東西都被他想得出來,沒想到他手中還有如此奇妙的攻擊之法,這小子的確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人才,如果當初能為皇朝效力,絕對是一件不錯之事,可惜了。」

別說是遼嘯天了,藍天雷也是如此開口感嘆,他是一個過來人他也能看得出來如今這種情況,他們皇朝的百萬大軍失敗也是遲早的事情。

畢竟在如此轟炸的威力下,沒有誰能夠抵擋得住,哪怕他們部隊中有很多強者,也遭受不住如此打擊,畢竟雙拳難敵四手,更何況對方向對他們進行必要的轟炸,每一秒他們都在損失。

「父親,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眼前我們要解決的就是陸方和遼嘯天,別忘記了我們兩人之前的計謀,遼嘯天和陸方兩個人打仗能力是毋庸置疑的,只要把他們兩人給搞定,其他的事都不算是什麼。」

藍正雍陰沉了臉,其實他們早就已經想過這一點了,也知道陸方和遼嘯天打仗的能力非常強大,但他們的實力比陸方兩人強大很多,這種時候只要拖住遼嘯天和陸方,就能讓他們的部隊取得勝利,只要不給他們發號施令,那一切都好說。

如果能把他們兩人當場滅殺,對方也直接會陷入失敗,畢竟藍正雍也知道,陸方是天府的最高負責人。

「好吧,也沒有其他的辦法了,我們也不能再等了,再這麼等下去的話,損失只會更加慘重。」 藍天雷也知道藍正雍在說些什麼,也是搖搖頭,身形竟直接憑空浮起,沒錯,的確是憑空浮起,就好像超級賽亞人一樣,出現在了半空當中,隨後緩緩往陸方和遼嘯天他們移動了過去,而藍正雍也是如此。

兩個人的動作並不是動靜很大,但遼嘯天和藍坤雷也注意到了,立馬凝起了神色:「老雷,看到了嗎?他們兩個已經過來了,我就知道他們肯定坐不住,接下來就到體驗我們兩個的時刻了。」

藍坤雷點點頭:「看來今天要有一場惡仗了,陸方,你一定要指揮好,盡量用最快的速度把他們的部隊給滅掉,接下來我們就可以好好的對付這兩個老傢伙了。」

聞言,陸方點點頭:「好,他們兩個就交給你們了,不過你們也一定要小心,千萬不要和他們硬扛,盡量保存實力,等我把對方的部隊滅掉之後,就前往助你們一臂之力。」

陸方和遼嘯天在這之前就已經商量好了,如果他們出手的話,藍坤雷和遼嘯天就出手阻攔,給陸方爭取一定的時間,只要能把對方的部隊給滅掉,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辦多了,畢竟雙拳難敵四手,只要把他們引到地面上,面對百萬大軍的攻擊,他們絕對不會有太多的勝利。

為此,藍坤雷和遼嘯天的身體也緩緩漂浮在天空,直接往藍正雍和藍天雷漂浮了過去,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遼嘯天,沒想到你能耐倒是挺大的,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組織到了這麼巨大的一支軍隊,你的確沒有讓我失望,但今天的事情你必須要付出代價,就把命給我交出來吧。」

藍正雍目光粼粼的盯住遼嘯天,眼中的仇恨之色越來越濃,原本他心中就認為遼嘯天會造反,果然出現了這麼一回事,讓他更加堅定了心中的想法。

「真是好笑,如果當初你沒有那樣對我,我又怎麼可能會做出如此動作?藍正雍,這一切只能怪你自己自作自受,和其他人沒有任何關係。」

遼嘯天堅定了心中的想法,對藍正雍,他已經徹底的失望了,說話的時候自然也是毫不客氣的。

「很好,今天我們就來了結這一切吧。」

兩者已經對撞在一起,遼嘯天和藍正雍的實力相差無幾,兩者對撞在一起的時候,打得也是異常的激烈,周圍的空氣和能量波動不斷發起,不過也沒有影響到現場的戰鬥,畢竟現場的戰士在地上,他們的戰鬥卻是在高空之中,簡直是一個天一個地。

雙方的高層對戰。

藍坤雷和藍天雷對撞在一起,說起來藍天雷還是藍坤雷的叔叔,如今他們兩個卻要拳腳相對,說起來也是嘲諷不已。

「藍坤雷,你我之間本有著血脈之情,你要是放下武器投降,或許我會饒你一命。」

藍天雷本是老一輩之人,想的事情透側一些,也想開口勸說藍坤雷讓他放棄所有的抵抗。

他很多的注意力都落在陸方身上,部隊在陸方的指引下越來越厲害,皇朝這邊的損失更是慘重了,如果不快點解決掉陸方的話,他們這邊很快就要輸了。

「你說的一點都沒有錯,我們的確有血脈關係,不過你兒子藍正雍卻從來都沒有給過我這個機會,也不把我當是親人一樣看待,我這個人就是這樣,別人怎麼對我,我就要怎麼對待別人,要怪只能怪藍正雍太喪心病狂了。」

藍坤雷在這一刻冷笑道,手中的動作並沒有停止,雖然和這個老傢伙進行戰鬥的時候會十分吃力,但藍坤雷也沒有任何想放棄的意思。

戰鬥也因為這樣而變得焦灼,陸方更是指揮手上不斷的發起進攻。

陣容極其龐大,不僅有強烈的炮台,也建立了一個特殊的陣法,能發起群攻,現場發起了冰火兩重天的攻擊,隨著這些陣法的擊出,皇朝的部隊折損了一半之多。

百萬大軍已經變成了50萬的部隊,對陸方這一邊來說,簡直就是龐大的勝利,更重要的是,陸方這邊的損失很少。

「大家給我聽著,不要放鬆任何的警惕,他們的首領已經由遼將軍和藍將軍頂住了,我們只要專心的戰鬥,滅掉他們的部隊,勝利將會屬於我們的,大家應該知道皇朝是一個什麼組織,再讓他們統治下去的話,會讓我們處於水深火熱之中。」

「如果這一次的戰爭我們勝利了,天府成為了藍怒大陸的主宰,我一定會給大家一個溫馨安全的世界,讓大家過上安心日子,不會有任何戰爭。」

陸方知道,在軍隊中計劃是最重要的,在訓練的時候,陸方已經和大家說明了他的計劃,他是從華夏那邊過來的人,很喜歡那種自由自在的生活。

為了不讓那些不法之人整天做著一些不法之事,陸方準備在統治了這個大陸之後,實行這樣的政策。

不得不說,這樣的政策讓部隊非常的滿意,所有士兵都期盼著有這樣的生活,皇朝統治他們的時候,也有過一定的政策,但對他們來說實在有點殘酷,特別是那些小平民,根本沒有多少主權,但陸方的政策卻是非常的合適。

一時之間,陸方這邊部隊的士氣戰士升起來,士兵攻擊越來越凌厲,不斷攻擊的炮台,顯得更加的激烈,所有人都奮力抵抗,渴望得到這一次的勝利。

這樣凌厲的攻擊,藍正雍也看得一清二楚,眉頭也緊緊的皺了起來,如果再這麼拖下去的話,失敗遲早會降臨在他們身上,現在最重要的是先把陸方給打倒。

奈何遼嘯天卻一直都糾纏著藍正雍,根本就騰不出手來對付陸方將來,這也是他們的緩兵之計。

「想給陸方拖時間是吧,老子絕對不會讓你如願。」

藍正雍快速地和遼嘯天拉開一定的距離,只見他手上出現了一陣激烈的乳白色光芒,緊追著一個水晶球出現在藍正雍的手中。

遼嘯天看到這一幕的時候,不由出現了一絲忌憚,和藍正雍拉開一定距離,早在這之前的時候,他就已經吃過這水晶球的虧了,這一刻遼嘯天可沒有這麼傻。

學神去哪兒 知道這個水晶球是上古時期留下來的寶貝,只要能拿在手中,就能給自己創造出一個絕對的領域,在這個領域中,接近於主宰一般的存在,敵方的實力會被壓迫到一定程度,行動也會受到影響,總的來說實力下降了三成之多。

一不小心還極有可能會被那冰冷之氣入侵體內,導致氣息被完全的壓抑,之前遼嘯天也是因為這一絲冷氣,讓他落在了藍正雍手中,今天遼嘯天絕對不能失敗。

「看你這樣子好像還挺警惕的嘛,但今天我就讓你見識一下我藍正宗的厲害,無論是誰也奪不走我手中的皇朝。」

藍正雍露出了濃濃的瘋狂,緊追著元力不停的注入水晶球當中。

隨著元力的注入水晶球發出一股耀眼的乳白色光芒,緊隨著藍正雍身旁竟然升起了一樣片片的白色氣體,這些氣體看上去就好像剛剛打開冰箱那種氣體一樣,周圍的溫度也因此變得驟然下降。

讓人感到驚訝的是,在這半空中竟硬生生出現了一片的冰天雪地,周圍的空氣就好像被凝固了一般,出現了一層薄薄的冰。

「我要讓你們全部都成冰雕!!」

藍正雍口中發出極其憤怒的聲音,緊隨著他手中的元力也像不要命一般鑽進了手中的水晶球,隨著元力的注入,周圍的冰天雪地,不斷的增加,周圍的空氣也因此慢慢的凝結了起來。

遼嘯天也感覺到那濃郁而又冰冷的氣體不斷的向他靠近,一旦被這些冰冷的氣息接觸,極有可能會被凍成一座冰雕。

以遼嘯天的實力,可以抵擋住這些寒氣的入侵,但也會被限制一定的行動,這個虧他之前吃過,面對這些冷氣的突襲,也是快速的後退,藍坤雷也察覺到了這一幕,也是趕緊的抽身後退。

「這傢伙使用出了水晶球,除非是我們兩個人一起兩手,不然的話,根本不可能限制住他的實力。」

如此逆天的寶貝絕對不是他們可以抵抗的,這種情況之下,除非他和遼嘯天兩人聯手,不然的話,不可能對藍正雍造成太大的傷害,而且也極有可能會敗在這裡。

「不行,如果我們兩個人一起攻擊藍正雍的話,豈不是給了藍天雷攻擊陸方的機會?你也知道陸方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況,這個計劃絕對不可行。」

遼嘯天一口否決了藍坤雷的話,而藍正雍已經追了上來,還凍住了遼嘯天和藍坤雷的雙腿。

對此,遼嘯天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感覺一股刺骨的寒冷傳來,雙腿極其的不舒服,不過他們是證道強者,面對凍住雙腳的時候,也是把元力移到了腿上,用了一段時間把凍住雙腿的冰塊給踹壞。

但這一團冷氣不斷的向他們攻擊而來,如猛虎野獸一般,勢不可擋。

「老遼,如果我們不聯手的話,真的不可能敵得過,如果他們在這時直接出手,更是不可抵擋。」

藍坤雷臉上的著急越來越濃了,畢竟這水晶球的攻擊太過於逆天了。

「遼將軍,你和藍將軍聯手對付藍正雍,其他的事情交給我來處理吧。」

在遼嘯天猶豫不決的時候,地上突然傳來了陸方的聲音,陸方不知道在什麼時候來到了他們附近,目光緊緊的盯住遼嘯天,臉上出現了堅決。

陸方也發現了遼嘯天和藍昆雷根本無法對付這個水晶球,如果他們兩個人聯合起來的話,或許還能對藍正雍造成一定的傷害,也能互相保護,在他們身邊還有一個藍天雷俯視耽耽,如果陸方不出手的話,今天他們兩人還極有可能會損落於此。

「這…………..」

一時之間,遼嘯天也是猶豫,不過期間還是不斷的抵擋冷氣的攻擊。 陸方可管不了這麼多,對自己的朋友,他絕對不會袖手旁觀,哪怕遼嘯天沒有答應,也直接把目光移到了藍天雷身上,嘴角露出了一絲邪笑:「老傢伙,不要像一個木頭一樣傻站在那裡,我看你的樣子很不爽,說起來也是嘲諷,你年紀看上去最起碼過百了,實力還停留在這個階段,應該是遇到了瓶頸了吧,你的修鍊資質還真是不怎麼樣,修鍊了一輩子,還被卡在了這個境界,也是夠搞笑了。」

聞言,原本帶著笑意的藍天雷,臉色頓時垮了下來,眼中也出現了一絲怒意,一直以來,他的天賦都是他的痛處,絕對不會讓其他人提起,因為他的資質的確不怎麼出彩。

他能進展到如此實力,完全是因為他兒子的幫助,皇朝這麼多年來匯聚了這麼多資源,硬生生堆積起來,讓他有了如此實力,不然以他本身的天賦就算是到死的那一天,也不可能達到證道強者。

現在陸方卻說得如此徹裸裸,特別是他臉上那一絲嘲諷,更是刺激了藍天雷,陸方不過是一個20出頭的小子,有什麼樣的資格這樣和他說話?

「小子,你是想找死嗎?原本我正想去找你的麻煩,但你倒是送上門來了,既然你這麼想死的話,老子就送你上西天。」

說著,藍天雷身上出現了濃濃的殺意。

「去吧,這兩個傢伙交給我來處理,你首要的任務就是把陸方給殺掉,其餘的事情一切都好說。」

這樣的情況剛好合藍正雍的心意,藍正雍對自己父親的實力非常了解,以他證道實力對待陸方,絕對是輕而易舉的,遼嘯天這兩個人他也能輕鬆的對付,畢竟他有逆天的水晶球,實在不行的話,就用出那一招。

「好,陸方就交給我,我一定要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說著藍天雷露出了濃濃的殺意,身形硬生生憑空消失不見。

當遼嘯天和藍坤雷察覺到這一點的時候,心中也是十分的著急,更多的卻是無奈,他們也知道陸方擺明就是想和他們分擔壓力,這一點讓他們十分的感動。

「陸方這小子就是這樣,整天愛充大頭鬼,真是難為他了。」

遼嘯天一臉感嘆的搖搖頭,手中的動作也沒有停止。

「我們還是先顧好自己再說吧,陸方這小子什麼時候讓我們失望過了?還是專心的對待藍正雍吧,這傢伙和我們不共戴天,差點把我們給殺了,今天剛好可以報這一箭之仇,也讓這白眼狼見識一下我們兩個人的厲害。」

………….

對此,藍坤雷和遼嘯天聯合在一起,不斷的對著藍正雍發起了恐怖的攻擊,他們兩個人的實力都是證道強者,雖然對方手中有水晶球,但現在打鬥起來也是非常的激烈,最起碼能打了個五五開。

反觀陸方這一邊。

藍天雷的身形消失的那一刻,下一秒出現在的陸方身旁,與此同時干沽而無力的手,往陸方的後背打去,還帶著強大的勁風,元力不斷的湧出。

陸方也感覺到了背後的攻擊,也明白在他身後的是證道強者,他絕對不能有任何的鬆懈,身形快速的向旁邊躲閃而去,速度比起之前竟然快出了好幾倍,還不用出現那種極其詭異的動作。

隨著實力的提升,陸方已經不再需要那些詭異動作的輔助,隨意就能發動天老給他的移花接木。

面對陸方這麼躲過了攻擊,藍天雷心中暗自驚訝。

突然爆發出如此之快的速度??

怎麼可能?看他的實力最多是凝神後期大圓滿的境界罷了,怎麼可能有這麼快的速度?

「怎麼,是不是很驚訝?那就對了,你知道我的速度為什麼會這麼快嗎?」

陸方也看出了藍天雷眼中的驚訝,不由嘲笑的開口。

藍天雷非常的好奇,這個時候竟鬼使神差的開口:「為什麼?」

「很簡單,因為天賦,我陸方有驚人的天賦,實力水分含金量都非常高,你這種天賦極低的人,就算實力強大了之後,也不可能了解到這一點,總的來說,你不過是靠天材地寶手堆上去的,而我是靠自己的實力上升上去的,兩者之間肯定會有一定的差距。」

聞言。

藍天雷頓時大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