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要賠罪的意思了嗎?

李承乾怎麼可能如他所願,他的事還沒完呢。

於是便道:「本王說過,進來容易,出去就難了!你明白本王的意思嗎?」

「這……」

武士彟氣又上來了,直接對著武家兄弟又是踢了下去。

「你們兩人,真是一天到晚給老子惹機生非,老子非教訓你們不可!」

李承乾知道,此人在表演。

這演技還是十分的拙劣的。

但是李承乾還是冷冷的看著。

「太子殿下,你想怎麼著,用得俺老程的地方直接說!」

程咬金主動說道。

他十分喜歡這種感覺。

「去找父皇!」

秋風瀟瑟燼拂凰 「這……這事不要這麼大吧?」

武士彟嚇了一跳。

雖然兩個兒子惹了事,但也不要惹到李世民那裡啊。

同時縣官也是嚇得不得了,這下怎麼辦才好,如果惹到了李世民那裡,自己怕也是得不到好結果。

沒有人知道李承乾想幹什麼,為什麼要把事惹得那麼大,這對於大家都沒有好處。

眾人:…… 「太子殿下,您要怎麼著,直接說吧。」

武士彟開門見山的說道。

畢竟一直猜測著李承乾的意思也不是辦法,索性直接這麼問了。

「此二人死罪可免,可是活罪難逃。」

人家說得饒人處,且饒人,可是李承乾卻是不這麼干。

誰讓他們敢這麼對他,並且還對武則天這麼無禮的,所以此二人,一定要處理一下才是。

「您想要怎麼辦?還請明示!」

武家兄弟早就被嚇得一句話都說不上來,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

這一切還是因為被慣出來的,如果武士彟沒有慣著他們,他們可能也不會這樣。

「將此二人流放他鄉!」

李承乾直接說道,如此兇殘,恐怕只有他幹得出來。

沒有什麼比流放更能讓人絕望的,為什麼這麼說,因為流放就意味著讓他們放棄掉身份,從頭開始,這讓沒有生存能力的武家兄弟遭遇到極其嚴酷的考驗。

李承乾認為只要這兩人不在武士彟的身邊,那麼他們自然也不會對武則天他們不利。

這樣才能給武則天她們一個良好的生活環境,也不必受到一些限制。

武士彟想入了沉思之中。

他在思考著要不要聽李承乾的。

至於楊氏,也是出來說道:「夫君,這恐怕只能這麼做,才能救元爽元慶他們,否則一旦皇上那裡介入,對於我們而言,甚至於對於他們兄弟二人,都不是一件好事啊。」

她說得在情在情,事情就是這樣的,如果武士彟不照做的話,一切都不好過。

他們兄弟怕也是要受到更為嚴厲的處罰。

楊氏的意思是好死不如賴活著,有什麼比活著更好的事?

李承乾這麼做,也是為了武則天,更是可以削弱這兩兄弟的囂張。

以後,沒有人給他們當作靠山之時,他們還能這麼囂張嗎?

「武士彟,你好好想想,一直到你想通了,本王會一直在這裡。」

還別說,如果李承乾不走,那武士彟和其他人都不能走。

美人持刀 他們不敢走啊。

武家兄弟嚇得要死。

偏離人生 「爹爹不要啊!」

此時他們還在哀求道。

可是,這有用嗎?

都被盯上了,他還想著怎麼脫身嗎?

這不可能的。

李承乾的表現,讓得眾人是鬱悶不已。

太子是沒有執法權,但他卻是可以利用自己身份,讓大家聽他的,讓武家兄弟受到處罰。

這就是他的高明之處。

「武士彟,還不快答應,你還要我們一起陪你在這裡呆下去嗎?」

程咬金催促道。

這讓武士彟有些啞然。

他也不想這樣子啊。

可是又能怎麼樣呢?

「你們兩兄弟!……真的是氣死我了!」

李承乾只是冷眼看著,唐僧也不再說什麼,畢竟李承乾沒有想要殺人,只是讓他們流放,這是對於他們最好的選擇,沒有什麼比活著更重要的事了。

「父親!」

「來人,將此二人流放到益州!五年之內不得歸於長安!」

此時位於長安數百裡外的地方,那就是隔絕於兩人與武士彟的距離,五年內不能回來長安,就算他們覺得自己的父親再牛逼,在這個時候起,他們也沒有任何的靠山了。

「父親!」

楊氏卻是說道:「還不快謝謝太子殿下的不殺之恩!」

兩兄弟那叫一個憋屈,你讓我們流放,我們卻要感謝你。

但是他們也沒有辦法啊,被人打了,還要感謝別人。

這恐怕也是古之沒有的事吧。

「謝謝太子殿下不殺之恩!」

兩人齊聲說道。

而武則天也是輕輕的鬆了一口氣,往後她和自己的母親,好日子可能要來了。

一切都是因為李承乾的幫忙。

這便有人將兄弟二人帶著離開。

而武士彟則是上前問道:「太子殿下,不知現在如何?您可否出來?」

李承乾哈哈大笑道:「很好,很好!武士彟,你做得不錯。這一切還得感謝你有一個好女兒,不是看在她的面子上,你的兩個兒子今天怕是要死在這裡!」

李承乾的話,讓人不寒而慄,但卻是無懈可擊。

武士彟不語,只是點頭稱是。

「你明白本王的意思嗎?」

李承乾又突然說道。

「是!臣知道應該怎麼做!」

「怎麼做?」

「是臣對武珝的關愛不夠,這是臣之過錯。」

雖然是家事,但是太子介入了,這就不是家事了。

有可能涉及到太子這一邊的事。

「如此皆大歡喜!好了,太子殿下,我們回宮中吧?」

程咬金突然這麼說道。

「等等,還有一事!」

「這……」

眾人納悶,還有什麼事。

而李承乾的目光看向了縣官的所在。

此時的縣官早就嚇得不行了。

「武士彟!」

「臣在!」

「給你兩件事!」

「是!」

「第一,此人不可用,你知道怎麼做了吧?」

「是!」

「太子殿下不可啊,不可啊!」

嚇得縣官渾身哆嗦,這報應來得也太快了,前面他也在囂張著,現在卻是像一條狗一樣。

「第二件事!」

人們看著李承乾,不知道,他還要說什麼。

「本王要你對大懷寺進行整治,如整治得好,也算是大功勞一件。這事是為了法師而為!」

他一直沒有忘記唐玄奘,畢竟之前的事,可不能再發生第二次。

「這……是何事?」

武士彟不解。

「這一點,你直接問令夫人,她知道!」

「是!」

「好了,也沒什麼其他的事了,這牢里太臭了,有關讓人過來清理一下!我們走吧!」

完后,李承乾便出了牢房,離開之前,還不忘與武則天說道:「珝兒,你很不錯,希望你能一直保持!」

武則天看著李承乾,而後說道:

「是!太子殿下!」

她也不知道李承乾為什麼這麼說。

在她心中,李承乾也不過只是比她大幾歲的存在。

但是處事風格,卻是像老成的人。

「太子殿下,我們走吧,皇上還在擔心呢!」

程咬金這麼說道。

李承乾只是點頭,說道:「成!我們走吧!」

而後,一行人等便離開了牢內,只留下武士彟一行人等在那裡凌亂。

「這都怎麼呢?為什麼會招惹到太子殿下!」

他恨恨的說道。 李承乾直接入了宮中,此時李世民與長孫皇后二人在那裡焦急著等待著。

直到李承乾的出現,他們才稍稍的安心。

李世民一來便問道:「怎麼回事?好好的被人下放牢中,你不告訴他們你是太子嗎?」

他沒有問為什麼李承乾會被抓起來。卻是責怪起他來,看來李世民對於自己還是太嚴格了一些。

長孫皇后卻是說道:「皇上,若是說出太子的身份,要是人對乾兒不利,那可怎麼辦?」

長孫皇后的話,讓得李世民覺得似乎就是這樣。

於是又道:「現在事情處理好了嗎?」

「皇上,好了!」

程咬金道。

「那人可得到懲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