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好像哪裡不對?我一邊警惕的看著四周一邊想著,突然我腦子裡面靈光一閃,對了,這個傢伙要是真那麼兇猛,剛才我和陳陀一起的時候它就應該出現才對,而不是躲起來只敢對付我一個!當下我便沉下心不在慌亂,並且我閉上了雙眼,既然看不見我便不再看,早些年,跟爺爺也學過聽風辨位的本事,不過現在都是***,在能聽到槍響的時候早就掛了,雖然沒怎麼下苦功夫,不過,對付這麼個玩意應該不成問題!

就在我閉上眼的時候,突然我的右側有輕微的風聲直襲我的大腿,我往後一跳,大概退了有一米多的樣子后,便身子一個趔趄,假裝要摔倒的樣子,手舞足蹈的亂揮了幾下才做出站穩的樣子,就連手裡的棍子也差點飛出去!我知道,我必須誘使這個不知名的東西主動的攻擊我才行,就怕這傢伙是個智慧生物,看出來我有抵禦它的能力,就憑藉著神出鬼沒的速度,耗也能耗死我!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在又試探的進攻了我幾次后,發現我並沒有什麼攻擊性,而且我又「不小心」受了點傷后,這傢伙的警惕心也放鬆了不少,我甚至能聽到它走路腳掌與地面發出的小小摩擦聲,就在我的右側,果然有點智慧,居然知道攻擊我受傷的一側,破空聲響起,居然是直接撲向我的腦袋,就是現在,等的就是這個機會。

說時遲那時快,我後退一步,一扭腰順勢掄起鐵棍向著撲空的黑影背上砸去,由於我和黑影時同時動作,我的鐵棍重重的落在了黑影背上,只聽得”咔嚓”一聲,緊接著就是「啾」的一聲尖銳的悲鳴聲,黑影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隨著一聲尖叫,我腦子裡頓時一片空白,隨即像是有幾千根針在扎我的腦袋似的,我頓時跪在了地上,隨即抱著腦袋打起了滾,太他么疼了。

痛苦來的突然,去的緩慢,不知道過了多久,腦子裡的針刺感慢慢的緩下來后,我才口吐白沫的停了下來,此時我渾身就像是澆過了水似的濕透了。

我重重的喘著粗氣,慢慢的爬了起來,撿起鐵棍向剛才黑影跌落的地方走去,走了大概十多步的樣子,地上就出現了淅淅瀝瀝的綠色印跡。

遁著印跡往前又走了大概三四十步的樣子,那個不知名的生物面向下趴在地上,後背明顯的塌了下去,應該是被我一棍敲斷了脊椎,嘴裡呼哧呼哧的喘息著,還不停的咳著血!想來被我那一棍傷的不輕!

我拿棍頭費勁的把這個不知名的生物翻了過來,又拿棍子在身上捅了好幾下,也不見其反抗,我才小心翼翼的蹲下身仔細端詳起了這個怪東西:大大的腦袋,腦門突出很高,黑漆漆的眼睛,和人眼很像,卻沒有眼白,兩邊耳朵、鼻子、嘴都和人類差不多!胳膊和腿都很細,卻只有有四個手指,鋒利的指甲大概有五六公分長,怪不得在第一下就帶走我一塊肉。這不會是外星人吧?我心裡暗暗嘀咕道!

見我在打量著它,這個怪物也是盯眼看著我,慢慢的它的眼裡光芒在消退,突然,這傢伙抬頭大嘴一張就向我脖子咬來,嘴裡兩排尖利而密集的牙齒,像是兩排釘床一樣,我絲毫不懷疑,這要是被咬中,我的大動脈會被輕易的撕開。這是臨死也要拉我墊背的節奏啊!

我本來就警惕著這傢伙暴起傷人,看它一嘴咬過來,我將棍頭對著怪物的嘴裡就捅了過去,只聽「噗嗤」一聲悶響,棍頭直接刺穿喉嚨直入後腦,怕它不死,我手一轉,在怪物腦袋裡來了個三百六十度旋轉,才把鐵棍抽了出來!

這下該徹底死了吧?看著腳邊毫無動靜的怪物,我不禁伸手向怪物摸去,忽然我聞到了一股異香,好像是從怪物身上散發出來的,我又深深的猛吸了一口。

真香! 香味好像是從怪物的身上傳出來的,異常好聞,我不禁猛地聞了一口,這是什麼味?太香了,我深深的陶醉在了香味中,慢慢的我的思維好像混亂起來,先是眼睛漸漸的變成了紅色,接著口水也從嘴裡流了出來,我的手也不聽使喚的胡亂揮舞著,直到我的眼睛完全被血色淹沒后,我徹底的失去了理智。

我感覺自己餓極了,我像是一隻野獸一樣,猛地趴在怪物的咽喉處,一口咬住動脈處開始大口大口的吸食著綠色的液體,怪物的身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乾癟,吸干怪物的身體后,我的肚子已經高高的鼓了起來,可我還是覺得餓,憤怒的我生生將怪物的腦袋擰了下來,將乾癟的屍體扔在一邊后,便一拳一拳開始猛砸怪物的頭顱,十幾拳后,我的拳頭上都被自己的血染紅了。

只聽得「咔嚓」的開裂聲,一抹彩色的光芒從裂縫處射出,看到彩色的光芒我顯得更加的瘋狂,抱起頭顱使勁的往地上砸去,只幾下,頭顱便徹底的碎開,露出了裡面的東西,稀碎的**里包裹著一塊彩色斑斕的石頭,大概有成人的拳頭大小,上小下大,呈塔狀,靜靜的發出耀眼的光芒!

原來那股異香就是這塊石頭散發出來的,看到這塊石頭的我,瞬間就瘋狂了,抓起石頭就往嘴裡塞,我感覺吃了這塊石頭才能吃飽!雖然這個東西看起來像是石頭,但是在我往嘴裡塞的時候,感覺就像是液體一樣,很輕鬆的就順著食管慢慢的劃到了胃裡。

瞬間,胃裡面就感覺暖洋洋的,這就像是幾天沒吃飯,突然喝了幾口熱粥一樣,很快這種暖洋洋的感覺就充斥了我的全身,我舒服的**著,飄飄欲仙的感覺讓我欲罷不能,就想讓這種感覺一直持續下去,永遠不要停止,同時我眼中的血色也在慢慢褪去,不知不覺間我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睡夢中,我披著古代的一身金甲,俯視著大地,甚至,整個星球、、、、、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我緩緩的睜開眼睛,入眼的卻是漆黑的夜晚,我舒服的伸了個懶腰,渾身的骨頭卻像是炒豆般劈里啪啦的響了起來,嚇得我趕緊的停下了動作,再一看身上的傷口,全部都已經結痂了,甚至被抓走一塊肉的地方也不再疼,而是痒痒的再緩慢的修復著!

胸腹部也是暖洋洋的!疑惑間,我慢慢的想起了和怪物的戰鬥和後來的瘋狂,此時我只覺得喉嚨發緊,胸腹間一陣陣的抽動,終於,忍不住的我趴在原地瘋了般的嘔吐起來,甚至有綠色的液體都被我吐了出來。最後,實在是什麼都吐不出來的我,軟軟的癱倒在了地上。

我吞下的彩色石頭到底是什麼東西?我喝的怪物血有毒沒?會不會我變得和怪物一樣?我懊惱的一拳砸在了地上,令我吃驚的事情發生了,我這一拳不但沒有任何的痛感,反而「砰」的一聲在堅硬的地上砸了個小坑,我吃驚的看著自己的拳頭,仔細地端詳著,除了擊打怪物留下的結痂傷痕有點滲血外,沒有什麼變化啊,看著毫髮無損的拳頭,我的念頭定格在了我吞下去的彩色石頭上面,難道是它在作怪?

為了試試我的想法有沒有錯,我舉起了拳頭,使勁往地上砸去,只聽「嗵」一聲,這次是我全力一拳,我的大半個拳頭直接沒入了地下,我驚喜的再次舉起拳頭看著,這次我是百分百的肯定跟那塊石頭有關係了!雖然我的拳頭在部隊上已經練的很硬了,但是也沒硬到這個程度,想不到我的身體居然就這樣被強化了!

力氣是大增了,那速度呢?會不會和那個怪物一樣呢?帶著興奮勁兒,我拔腳就往回村子的路上跑去!

半個多小時后,隱約已經可以看到村子里稀稀落落的燈光,我放慢了腳步,我的速度確實快了很多,一口氣跑回來我只是稍微有點喘,看來這次是遇到寶了,我的身體素質被全面提升了,而且我感覺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帶著喜悅的心情,我幾乎是一溜小跑的往家走,老遠的就看到家門口一個亮點一明一暗的忽閃著,那是被吸得一明一暗的煙頭,肯定是爺爺不放心,在等著我。

走到門口時看著爺爺,我靠牆蹲下,爺,回屋去吧,外面有點涼了!我知道是爺爺擔心我,一直在等我,但是我沒有點破。

嗯!等等抽完煙就進去,飯在鍋里呢還熱乎著,你吃飽了再去睡!

奧!那我先進去了!

你衣服是不是破了?就在我推開門的時候爺爺不確定的問道

沒事,回來的時候天黑,沒注意被樹枝掛的,劃破點皮,沒什麼大礙!乘著天黑,我給爺爺編著瞎話!

走,進去我看看,傷的厲害不!說著爺爺已經站了起來,要進院子!

真的沒事,就破點皮,一覺睡起來就長得好好的了,就是把衣服給撕壞了,看您緊張的!我趕緊攔著爺爺,這要是讓爺爺看見了就麻煩了!

嗯,那趕緊去吃飯吧,早點睡。

好咧!

飛快的吃完飯趁爺爺沒進來,我便回屋睡了。

由於睡得早,天剛亮我就翻身起了床。經過一夜的休息,我身上受的傷居然真的好的差不多了,有一兩處甚至不仔細看都看不出來了!尤其是被抓走一片肉的地方要是不碰都沒什麼感覺了,身體照樣還是暖洋洋的很是舒服,看著被打斷的食指,斷處感覺漲乎乎的還癢,不會是連我的斷指也能修復好吧?這樣也太誇張了吧?

小天,起來就過來吃飯,回頭再去買點東西,也不知道這霧什麼時候能退,吃的東西不多了,再去備點!許是爺爺聽到了我這邊的動靜,在門外說道!

好的,馬上來!我大聲回到!

什麼?霧還沒有退嗎?那我怎麼、、、、、、昨天晚上我可是能清楚的看到回家的路啊!

還是那塊石頭的作用嗎?神話故事裡的真實之眼嗎?我腦子裡頓時又凌亂了。

我麻利的梳洗完后,趕緊出門打開大門往外面遠處看去,目測我現在大概能看到百米遠的地方,再往遠就比較模糊被大霧阻擋了。

當下,我的心裡是又驚又喜,喜的是吞了一塊彩色石頭后我的身體素質被加強了不少,甚至都能穿透大霧看到很遠的地方,驚得是會不會是有什麼副作用,畢竟這麼大的一個餡兒餅怎麼會無緣無故的落在了我的頭上?

還是和爺爺商量下吧,萬一有個什麼事也好有個準備!

當下打定主意便來到爺爺屋裡,爺爺正吧嗒吧嗒的抽著報紙卷的旱煙,桌上稀飯,雞蛋正冒著騰騰熱氣! 進到爺爺屋裡,爺爺正在吧嗒吧嗒的抽著紙卷的煙葉子,桌上的稀飯和雞蛋還冒著熱氣,坐下后,我邊吃邊將昨天的事一五一十的說給爺爺聽,為了讓爺爺相信,我將肩膀上的傷口也給爺爺看了,好在傷口已經結疤,爺爺抓起我的胳膊看了半天,確信沒什麼大礙后才放開我!

聽我講完,爺爺嘆了口氣:「你這些天好好在家裡呆著養傷,不要亂跑,好在你現在回家了,不用再擔心你,咱爺兩也好好的過幾天安心日子」!

「爺爺,難道你是怕這個會亂起來?那不是還有國家,國家還有大批的軍人嗎?我看應該不會吧」?

「是啊,現在雖然還看不出什麼,但是還是防備著點好啊!養好了傷,你的功夫也不能耽擱了,每天練練,總比到時候著急忙慌的強!好了,這也是爺爺就這麼一說,你自己心裡有數就好,現在先去弄點吃的吧」!

「好叻,今晚我就先練起來,我也很想看看我能走到什麼地步」!

我拉著車和爺爺來到村頭小賣部,雖然還是大清早,但是小賣部已經圍滿了人,我和爺爺好奇的擠進去,好傢夥,村裡的人大部分都在這裡了,剛才我和我爺從小賣部的正門過來,沒看到小賣部的後邊的人烏泱泱的一片,比平時趕集還熱鬧!

「爺,你在這等會,我進去看看什麼情況」。

我費力地擠到小賣部里時,打眼一看,貨架上已經基本空了,就剩不能吃的五金類和小部分生活用品還有點。

「許叔,許叔」?連喊兩聲老闆也沒有聽到我叫他!周圍的人實在是太多了,吵得人腦袋都要發昏了!

我使勁的擠到櫃檯邊大喊道:「許叔,還有沒有吃的東西了」?這時忙著和人說話的老闆才聽到我叫,回頭一看是我,大聲說道:「小天啊,你看看,啥都沒了,今早一開門就被搶買光了,和誰說誰都不信」!說完又回頭和別人解釋去了!

我怏怏的從人群中掙脫出來,徑直來到爺爺身邊后,我聳了聳肩膀,「爺爺,吃的都賣完了」。

爺倆正在愁眉不展的時候,村裡的大喇叭響了,只聽到郭叔的大嗓門吼道:「村裡人都聽著,每家都派一個代表到村委會來!大家不要慌,都慢慢來,請大家互相轉告,請大家互相轉告」、、、、、、我和爺爺相互看看了一眼,我拉起車子和爺爺又轉道往村委會走去,呼啦一下,小賣部跟前的人群瞬間散開又往村委會圍了過去。

來到村委會後放好板車,房裡已經被圍得水泄不通,村裡人基本都已經到齊了,我和爺爺只好站在屋外。好在屋外已經架起了喇叭,不會聽不到說什麼!都聽我說!

「大家都靜一靜,靜一靜了哈,聽我說:想必大家都知道了,今天早上呢,所有的網路,包括電視、電話等等一系列的通訊工具都沒了信號,好在呢,昨晚上級領導及時的發來了通知,告誡大家不要恐慌,不要亂,國家已經在解決這些問題,至於吃的喝的這些東西在我們農村這根本就不是個事,對嗎」?

「是!就是的,我家的糧食吃一年都吃不完」!

「嗨!就是,光我家的紅薯,土豆夠咱村裡人吃一陣子的了」!

「就是,我家糧食少,可就是菜多啊,到時候和你們換啊」!

「我家也是糧食雖然少,但是水果多啊!到時候大家一起換著吃!要不就堆一起吃算求」!底下好多人已經大聲的吆喝著議論起來!

郭叔接過話頭大聲道:「就是嘛,現在的困難只是一時的,大家該幹嘛幹嘛去啊,別整天堵著人家小賣部,製造不必要的慌亂!有多餘糧食的大家互相勻勻么,都是鄉里鄉親的,抬頭不見低頭見的,但是拿了東西的人你把人家的錢該給的給了啊,別當白吃啊」!

「那哪能呢,咱現在這日子誰還能過不下去,缺這些個吃飯的錢呢!大傢伙又吵吵起來了」!

「好了好了,有什麼事,直接來我家找我,都別惹事啊!就這,散會」。

等村裡人都散了后,我叫著爺爺一起進到屋裡,「郭叔」,我叫了聲!

「哎吆!老叔、小天來了啊!來來來,坐坐坐」!郭叔一個勁的叫我和爺爺坐下!

「郭叔,您是不是有什麼事」?我疑惑的看著愁眉哭臉的郭叔!

「唉」!郭叔並沒有說話,嘆了口氣后便用粗糙的大手在臉上來回的搓著!

「小天啊!叔能不能求你件事」?郭叔捂著臉說道!

「叔,看你說的,什麼求不求的,有事您直說」!打我從小見到郭叔起,就沒見過這個剛強的漢子有什麼為難的事,當下我隱約覺得有什麼大事要發生了!

果然,郭叔拿開捂著臉的粗糙大手盯眼看著我,「小天,我知道,你是從特種部隊回來的,所以我想讓你組織咱村裡的青壯年訓練,巡邏,你看行不行」?

「郭叔?沒那麼嚴重吧」?我試探著問道!

「事到如今,我也不瞞你爺倆了!小天,你是從部隊上回來的,也算是國家的人了,我也不怕告訴你,但是你記得一定要保密」!

看著郭叔的神情不像是開玩笑,我鄭重的點了點頭!

郭叔起身走到門口看了看,村民都已經走光了,隨即關上大門,這才走回來坐下!

「叔,小天,我剛才其實是騙大家的」! 「唉!叔,小天,其實剛才我是騙大家的」!郭叔嘆口氣說道!

「什麼」?我吃驚的看著郭叔!

其實,今天你們不來找我,過會兒我也會去找你們的」!郭叔頓了頓說道。

昨天我確實是接到了上面的指示電話!但是卻不是這麼說的。

「怎麼說的啊」?

這次郭叔卻沒有怪我插嘴接著說道:「讓我們自己組織自保,剛開始,只以為大霧只是暫時的,所有事一直被壓著,我們才不知道!現在外面全亂了,這也不光是我們,聽說就連外國也亂了,這次的大霧是全球性的」!

「怎麼會亂起來呢?不就是大霧嗎?這霧總是會退的吧」?

唉!我也就是個芝麻大的官,我也不知道這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啊!但是我前天和上面打電話時聽到對方有人喊著:不好了,怪物又傷人了,沒等我問呢,領導直接就把電話給扣了,就昨天,上面又打來電話說讓我們一定要組織有生力量自保,千萬不能亂!也不說是怎麼回事,我都稀里糊塗的!昨兒夜裡所有的通訊都斷了!

我和爺爺互相對望著大吃一驚,果然被爺爺說中了!

現在到處都亂了,那這些怪物就並不是偶然性的了!

我定了定神,「那郭叔你說吧,需要我做什麼」?

「好小子,不愧是軍人,就是乾脆」!郭叔也不忘給我戴頂高帽子誇獎道!

「這樣,小天,我就以村委會的名義,想組織五百人左右的青壯年給你,你負責訓練他們,雖然那天我聽到對方只是說了短短的兩句話,但是那種恐懼和絕望的語氣我絕對沒有聽錯!只怕這次的事情大發了!這都不是我們能控制的了的,小天,你是個軍人,雖然退役了,但是叔我相信你,咱村裡老老少少的這麼多人的安危,我就全交給你了!但是,一定要保密,不能將實情公布出去,以免引起不必要恐慌」!

「好的叔,既然你相信我,我也不推辭。

想到了我昨天的遭遇,我又說道,最好快點,既然外面都亂了,那我們這裡也不可能成為凈土,盡量提前做準備吧」!

「好,有你這句話就好!今天中午吃過飯吧,我通知村裡的老少爺們到你家去報道,你儘管挑人就好!有起刺頭的,放開了收拾」!

「嗯,好!那我和爺爺先回去準備準備」!我重重的點了點頭,起身扶著爺爺走出了村委會!

由於我吞食了彩色石頭的緣故,大霧對我沒什麼影響,我乾脆讓爺爺坐著車,一路將爺爺推了回來!

回到家,爺爺拍了拍我的肩膀,說了聲「小心點兒,放手去干吧!爺爺支持你」!隨後便點著煙吧嗒吧嗒的抽著再不啃聲!

在以後相當長的一段時間我不明白爺爺說的什麼意思,但是當我肩頭的擔子越來越重時我才明白過來今天爺爺說的話!

中午剛吃過飯,郭叔就像是看到我放下了飯碗一樣,廣播準時的想了起來:「那個,村裡的老少爺們,因為這個現在什麼信號都沒了,霧又這麼大,所以呢,為了保護大家的財物和人身安全,經過村委會決定,由羅天同志暫代民兵連長,組織大夥巡邏我們村,保護大家,現在呢,請年滿十六歲到五十歲的村名踴躍到羅天同志家裡報道,當然了,也不能讓大傢伙白出力是不?村委會會給每位參加訓練巡邏的同志每天十斤糧食作為補償,請大家踴躍參加,請大家踴躍參加、、、、、」

聽到廣播聲,我只好搬個板凳坐在門口等著,過了一會只見村裡各處地方都有人朝著我家的方向走來,我長長的出了口氣,怕只怕是我太年輕,在村子里呆的時間也短,沒人理我的茬,這下好了,這種事不會發生了!

片刻功夫,我家門口就被人群淹沒了!好在我家四面就我們一家,到也不怕人多沒地方站立!

我邊等著還沒來的人,邊和來的早的熟人聊天,這時候爺爺也從屋裡出來和相熟的人聊著!

在大霧中又等了半個小時左右,來的人也差不多有三四百號人了。

「各位叔伯們、兄弟們,靜一靜,靜一靜啦」。我扯著嗓子大聲喊著,小片刻功夫大夥終於安靜了下來。

「承各位叔伯兄弟看得起,我作為一名軍人,雖然退役了,但是保護大家是我的義務,就像當初各位幫我一樣。這場大霧還不知道要持續到什麼時候,郭叔告訴我,現在,我們和外界的聯繫基本上斷絕了,誰也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會不會波及到我們,所以,希望大家和我一起訓練,學一些防身術,能夠做到自保的同時還要保護我們村裡的安全,好了,就說到這裡吧,現在,還誰有沒有什麼問題?要是沒有什麼問題的話,我們就開始報名,登記造花名冊」,我環轉四周大聲問道。

「要是沒有問題那我就開始登記了啊」?

「等一下,等一下,誰說沒問題了」?

我順著聲音看去,卻見從人群中走出來幾個頭髮染著五顏六色的小青年,腆著肚子,胳膊前後甩著走著六親不認的步伐,這幾個傢伙一看就不是什麼正經人。

我皺了皺眉頭,拉了拉旁邊許叔家的二小子許建軍問道:「建軍,這幾個傢伙誰啊」?

「嗨!村頭老楊家的老大和老二,還有郭叔的大小子,再兩個我也眼生」!

「郭叔?村委那個」?

「還有誰?就打頭那個,紅毛!這幾年這小子沒少幹壞事,要不是郭叔這些年為村裡做了不少好事,怕是這小子早讓人弄死了」!許建軍一邊說一邊鄙夷的看著這幾個傢伙!

說話間,這幾人就走到了我面前。

「你就是羅天」?紅毛很是囂張的拿食指指著我的鼻尖,手指頭都快戳到我臉上了!

看著眼前的紅毛,我腦海里卻又閃現著一個整天吸溜著鼻涕的小男孩,想不到,才幾年沒見,這小子居然這麼囂張! 「你就是羅天啊」?領頭的小混混食指指頭都快戳到我臉上了!

我下意識的一皺眉頭,心想都是鄉里鄉親的,何況是郭叔的兒子,這些年人家也沒少幫襯我們爺倆,沒必要這時候傷了和氣,當下我也是微微一笑道:「是啊,論輩分的話,我倆也算是堂兄弟了」!

「哈哈啊哈、、、」紅毛放聲大笑著。

隨後環顧左右幾個小混子,又指著我說到,「親戚,哈啊哈,笑死我了,他說他和我是親戚?哎吆?你們聽到了沒有?真真笑死我了」!隨即幾個小混子也旁若無人的大笑了起來!

「哈哈,這是怕了郭哥了,這開始認親戚了唄」!旁邊楊家小子奉承道!

「是啊,我看是這小子沒什麼真本事,你看看,想在郭哥這裡慫了」。楊家另一個小子嬉皮笑臉的巴結說道!這倆小子一頭綠毛,長得也像,很好認!

「有事就說事,你們要是想加入巡邏隊,麻煩你們排隊登記,我仍然耐心的說著」!

「好,既然你說咱倆是親戚,那不跟你拐彎抹角我就直說了,我要你讓出民兵連長給我,只要你讓出來,你又當過兵,那哥就給你個大大的班長噹噹!怎麼樣」?紅毛無賴的說道!

站在跟前的村民聽到紅毛的話頓時就炸了,就這麼個禍害,要是光明正大的打著巡邏村子的名義那還不把大傢伙禍害死啊!

「嗯?吵什麼吵?信不信把你們家全砸了?信不信」?幾個小混子全支楞著眼睛大聲吼著!

周圍頓時又安靜了下來!看來這幾個壞小子平時沒少干欺壓百姓的事!

「哦?你想當民兵連長?是你的意思還是郭叔的意思」?我看著紅毛依舊平淡的說道!

「呸!你少和我拉關係!要是我家老頭子的意思,你覺得你能當上?趕緊的表個態啊,別讓大少爺久等」!

「是啊是啊,趕緊的表個態,態度好了,郭哥一高興真給你個大班長,你就偷著樂去吧」!

「就是,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一個兵蛋子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趕緊的表態」!

「快點啊,別讓郭哥等著急了,就你那點能耐,也敢和社會我郭哥叫板?你怕是活膩歪了吧」!

「郭哥,還等什麼,揍這小子一頓,讓他知道花兒為什麼這樣紅,看他下次還敢不敢和你作對」!小綠毛說著順勢捲起袖子作勢要上來揍我!

這些個小混子看我不啃聲,似乎是怕了,嘴上越說越沒普了,居然要揍我,這要是真讓他們揍了我,那真就成了天大的笑話,我這六年的特種兵都白乾了!

我厭惡的看著這幾個混子,要是郭叔的兒子是個正派人,好好說,也不是什麼大事,可偏偏這幾個傢伙一上來就是一副地痞流氓的架勢,本來我就不喜歡這種人,現在既然惹到我頭上來了,那就準備吃苦頭吧!看著郭叔的面子,大不了揍輕點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