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老爺子腳下一頓,扭過頭來,看著一臉氣憤的裴映雪,額頭上青筋一跳。

對上他陰鷙的目光,裴映雪心頭一跳,感覺到不好,轉身要跑。

可還沒起來,割闌尾的地方一疼,又栽了回去。

而就在這片刻的時間,裴老爺子揚手,一巴掌重重的打在她臉上,「你以為自己是什麼東西?想回裴家就回裴家?想走就走?我告訴你,沒有我的允許,你哪裡都不許去,敢亂跑,我找人打斷你的腿,在把你鎖在房間里,直到老死!」

裴映雪半張臉都木了,耳朵里嗡嗡的,像是有一群蜜蜂在耳邊不停地鳴叫。

眼前裴老爺子的身影變得模糊了起來。

她張開嘴,想大喊——你根本不是我爺爺,你是一個魔鬼!

可剛張開嘴,嘴角里的血緩緩地流了下來。

裴老爺子看著被自己打懵的裴映雪,余怒未消,換做別人敢這麼對他,他早就把她撕成碎片了!

裴老爺子忍著心頭的怒氣,拿出手機,撥了一通電話出去。

電話很快被接通。

他沉聲對電話那邊說,「找幾個人來,看著映雪,二十四小時,無論做什麼事情都要盯著,不要讓她出任何意外,也別讓她跑了。」

掛斷了電話,裴老爺子抬步往外走。

裴映雪看著他的身影,眼裡的淚水不斷的落下。

直到房間的門,咔嗒一聲關上。

她捂著臉,趴在被子上放聲大哭。 第450章鑰匙

出了病房,警衛立刻跟了上來,「先生,蘇小姐剛打過來電話,說是有事情要跟你說。」

裴老爺子看了眼警衛,問:「她說時間和地點了沒有?」

「說是在老地方,現在就在等著。」

「好,我這就過去。」

走出醫院,裴老爺子上了車,臉上的神情已經漸漸的平靜了下來,映雪總是這麼天真,天真到連一些基本的事情,都看不清的地步。

現在裴家跟慕家已經勢同水火,她竟然還天真的想著和慕洛琛保持以前的關係。

他絕對不允許,裴家的子孫,跟慕家有任何牽扯。

不過這次,能讓慕洛琛和葉簡汐受到教訓,還要多虧了映雪。

原本他打算讓瑾年來做誘餌的,沒想到映雪先拖住了慕洛琛,真是連老天都幫著他。

現在慕洛琛和葉簡汐沒了兒子,正是關係最薄弱的時候,他要想辦法,繼續破壞他們的感情,讓瑾年代替葉簡汐。

裴老爺子嘴角露出一抹陰笑,「慕洛琛,早晚有一天,我會讓你們施加在我身上的痛苦,百倍的償還!」

車子很快開到和蘇瑾年約定的地方,裴老爺子從車上下來,臉上的笑容已經變成溫和無害。

走到包廂前,打開門,見到蘇瑾年,他樂呵呵的說,「瑾年,你找我有什麼事?」

「裴爺爺,你請坐。」

蘇瑾年做了個請的姿勢。

裴老爺子坐在了她對面的位子。

嬌嬌女的古代團寵生活 待他坐下后,蘇瑾年給他倒了一杯水,遲疑的開口說,「爺爺,我剛聽到消息,葉簡汐……她流產了……」

裴老爺子眉頭一皺,「好好的,怎麼會流產?」

「是陳媽說漏了嘴,她知道我懷了洛琛的孩子,才會激動的流產的。」蘇瑾年面露憂愁。

「這也怪不得你,是她自己想不開,才會流產的,現在但凡有點權勢的男人,誰沒幾個女人?她自己氣量小,連這點事情都看不開,怎麼做慕太太的?況且,撇開這些不談,你是你先認識洛琛的,別說你懷了洛琛的孩子,就是你讓洛琛離婚,和你在一起,也無可厚非。」

裴老爺子話說完,端起茶喝了一口。

蘇瑾年聽到他的話,臉上的憂愁沒半分消減,嘆了一聲氣說,「可她是洛琛的妻子,我現在……是第三者,爺爺,我累了,不想再留在國內了,我有這個寶寶就足夠了,我可以一個人在國外帶大他。」

「你要走?」

裴老爺子面色一沉,說話也忍不住大聲。

蘇瑾年有些被嚇到,抬眸看著他,「爺爺……」

裴老爺子咳嗽了一聲,調整情緒,「你不能走,難道你不想把自己的名分爭取回來嗎?你不想跟洛琛在一起了?」

蘇瑾年搖了搖頭,「不是我不想,而是不能,爺爺,洛琛他已經不愛我了……」

說道最後一句話,蘇瑾年的眼角有些濕潤。

當初她滿懷希望回來,曾經也滿是信心,以為慕洛琛會再次選擇她。

可那麼多的試探都做了,他始終沒有任何的回應,甚至在她表明身份,一無動於衷。

他已經不愛她了……

這個認知,的確讓她難受。

可她不希望做一個第三者,插足慕洛琛和葉簡汐的婚姻,她怕以後孩子生出來,會看不起她,會怪她。

所以,她想離開了。

裴老爺子握住茶杯的手,緊緊地攥住了杯沿,垂下的眼睛里浮起陰鷙。

映雪是這樣,連瑾年也是這樣……

為什麼他養的孫女,一個兩個,都這麼軟弱。

可心頭再怎麼怒,他也知道對待蘇瑾年,不能像映雪那樣硬來,這個孩子脾氣看似柔軟,但實際上跟葉簡汐一個脾氣,遇弱則弱,遇強則強。

裴老爺子想到這,長長的嘆了一口氣,「那好吧,我安排你走,不過最近可能沒那麼快,需要等一段時間。你也知道,我最近手頭上,一團爛攤子。」

「沒關係,爺爺,我可以等的。」

蘇瑾年長長的舒了口氣,她還以為裴老爺子會不同意。

「那就好。」

裴老爺子笑著說,眼底深處,卻沒有一絲笑意。

葉簡汐在床上坐了很久,心頭的震撼依舊沒法平息,腦子裡不停地回蕩著裴老爺子陰鷙的笑聲。

只覺得徹骨的寒意,從心底深處湧出來。

下了床,撿起手機。

看著映雪的號碼許久,她再次撥打了過去。

但這次過了電話那邊始終都沒有接通。

葉簡汐聽著嘟嘟的忙音,心煩意亂的掛斷了電話。

而就在她準備給查理打電話,想讓他幫忙調查一下映雪到底怎麼了,病房的門忽然被敲響了。

葉簡汐說了聲,「請進。」

門推開,一個護士走了進來,「葉小姐,該吃藥了。」

葉簡汐點了點頭,從護士那裡接過葯,準備吃的時候,發現護士給的藥包里,多了一個小紙團。

「這是什麼?」葉簡汐拿起紙。

護士也有些訝異,「不知道,什麼時候葯裡帶了一張紙?」

葉簡汐打開紙條看了一眼,上面寫了兩個字——鑰匙。

護士順帶看了一眼,「鑰匙?什麼鑰匙?」

葉簡汐蹙眉,也不明白這兩個字是什麼意思,反反覆復的把紙條看了好幾次,依舊沒有發現其他的蹊蹺。

「可能是誰做的惡作劇,葉小姐,還是先吃藥吧。」

「嗯。」

葉簡汐點了點頭,隨手把紙條放在了桌子上。

吃過葯,護士說:「葉小姐,你儘快休息吧,別熬夜熬太晚。」

「我知道了。」

葉簡汐點了點頭。

護士拿著托盤走了出去。

葉簡汐坐在床頭,等著外面沒有聲音了,起身穿了拖鞋下床。

走出病房,一步步的向著慕洛琛的房間走。

她和他的房間,隔了一條走廊。

走到走廊的盡頭,葉簡汐站在門口,手抬起了又放下,反覆了好幾次,最後也沒有伸手推開那扇門……

她不敢進去,因為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慕洛琛……

寶寶沒了,是她自己不信任他造成的。

慕洛琛躺進了病房,她也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

這樣的她,怎麼去見他…… 第451章你無論什麼模樣,我都喜歡

葉簡汐站在門口,一直望著緊閉的房門,眼睛酸脹到了極點。

可一滴眼淚也落不下來。

因為連哭的資格都沒有。

過了許久,她轉身,默默地往自己的病房回去。

一步……

兩步……

……

走了大概五六米遠,身後的病房,吱呀一聲打開。

葉簡汐腳下一頓,緩緩地扭頭看過去。

目光不期然的撞入一雙幽邃的眸子,葉簡汐忍了許久的淚水,潸然落下,眼裡那人的身影漸漸的模糊,她眨了眨眼睛。

想要看清楚他,可更多的淚水涌了出來。

葉簡汐僵立在原地,顫抖著說不出話。

周文達推著慕洛琛,緩緩地向前走去。

直到到了她跟前,慕洛琛抬手,輕輕的拉住了她的手,「汐汐……」

低啞的聲音在走廊里響起,格外的清晰,而這一聲,猶如一顆石子,投在了葉簡汐的心湖上,蕩漾出層層的波紋。

葉簡汐怔怔的看著他幾秒,忽然伸出手,緊緊地抱住了他,「洛琛,對不起,對不起……」

她一遍遍地說著對不起。

慕洛琛抬起手,將她的腦袋,抱在自己的懷裡,低頭親吻她光潔的頭,「傻瓜,該說對不起的人是我。」

是他沒有按時回去,也是他沒辦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緒。

他做錯了太多,才會讓她的心一點點的變涼,開始懷疑他……

最後,導致了他們失去了寶寶……

豆大的眼淚不停地落下來,葉簡汐嗚咽的聲音不斷的響起。

慕洛琛耐心的給她擦著眼淚,目光繾綣而溫柔。

周文達看著兩人,靜默無聲。

走廊里靜悄悄的,除了他們的聲音,再無其他。

葉簡汐哭了很久,哭到嗓子沙啞了,腦子疼了,不停地打嗝,這才漸漸的止住了哭。

慕洛琛沒有阻止她哭。

這段日子,她壓抑了那麼久,哭多了,反而能幫助她發泄情緒。

他怕的是,她不哭,把所有的事情,都積壓在心底。

等她哭夠了,慕洛琛吩咐周文達,「去拿一些冰袋。」

周文達去取冰袋。

慕洛琛抬手,輕輕的摸著她紅腫的眼睛,說:「慕太太,你現在臉腫的像一隻小豬。」

葉簡汐扯了扯唇角,嗓子疼得說不出話來。

不用看鏡子,她也知道他說的是真的,她現在的情況糟糕透了。

「不過,你無論什麼模樣,我都喜歡。」

他愛她,無論她發脾氣,還是她笑的模樣,他都喜歡。

慕洛琛俯首,吻落在她的眼皮上,臉龐上,神情專註而虔誠。

葉簡汐聽到他這句話,心一下變得又酸又軟,握住慕洛琛的手,緊緊地再也不想鬆開。

慕洛琛也握住她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