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冷的聲音中,夾雜著一股肅殺之意。

下一刻,葉飛周身金芒籠罩,抬手之下手中的落雲弓,幾乎是在瞬間寶貝拉成了滿月,一根金色的箭矢,隨之凝聚成型。

「哼,老夫豈會怕你!」

「這一箭之力,老夫只需將其擋下,你便只能束手就擒。」玉陽子眼中靈光閃動,臉上露出自信之色。

他能夠感覺到,前方之人是藉助荒獸之下,才能勉強恢復戰力,實際上那葉飛的傷勢並未恢復,而這種借力的狀態,顯然是無法長期維持的。

說罷,玉陽子低喝一聲,掌中靈光一閃,一件三菱形的白色靈光盾,隨之出現在了他的跟前。

此盾之上,古印刻畫,內有低吼傳出,可見絕非凡物。

而此時葉飛,臉上的神情,卻是沒有絲毫變化。

「你擋不住。」葉飛輕聲低語,冰冷的聲音隨之傳來。

話音落下,那跟金色的箭矢已然衝出。

恐怖威勢,彷彿要將空間劃破,帶出一道旋轉氣流漩渦,直指前方之人而去。

「轟,轟隆。」

「咔擦……」

金色的箭矢臨近,僅僅是不到半息之間,玉陽子手中的靈光盾,竟是被瞬間穿碎。

那恐怖的力量,穩穩落在了此人的身上,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之下,這位三重劫境的強者,身形被直接震出數丈之遠。

玉陽子的眼中,露出驚恐之色,臉上的表情更是透著難以置信之意。

「這,不可能。」

「此寶,唯有神域之人,才能發揮其最大的力量,你……」

他的身形在被震退的同時,一連噴出數口鮮血,目光隨之開始變得暗淡,體內的箭矢餘威,更是在不斷地撕扯著他的生機。

這一箭之下,五重劫境之下不可擋。

而如此同時,葉飛身上的金光,明顯可見的減少了許多,這落雲弓雖強,但對於使用者的消耗著實有些恐怖。

半空之中,葉飛收起落雲弓,此刻沒有過多的解釋,掌中彩光閃動,九玄劍隨之落入手中,此劍對於力量的消耗要遠比落雲弓低弱的多。

「接下來,輪到你們了。」

葉飛眼中寒芒閃動,身形帶出一道金色的流光。

掌中的九玄劍,發出陣陣劍鳴,在他的身後,上古玄蛇的虛影時而爆出嘶吼,此刻氣勢如虹。

此刻數百強者中,三位劫境強者,兩位被傀儡纏繞,一位被落雲弓斬殺,這一切都發生的極快,使得前方的眾人,均是忍不住身形一頓。

「傳言,此子不是深受重傷了嗎,怎麼還這麼強?」

「別慌,他撐不了多久,此地的消息已經傳出,匯安城的強者,很快就能趕到……」

「……」

前方半空,那數百武修,在稍有遲疑后,隨即很快反應過來。

那玉陽子的身亡,並未打消他們搶奪仙寶的念頭,當看到前方之人,身上的金光稍有暗淡時,更是加深了他們出手的決心。

幾乎還是在同時,遠處的葉飛已然臨近。

「三門五宗,此事葉某記下,今日便先收點利息。」葉飛眼中殺意漸濃,掌中的九玄劍,爆出恐怖的凌厲之勢,此刻橫掃四周。

下一瞬,一劍落下,臨近的通神境武修,瞬間被奪去了生機。

荒獸之力融身,加上葉飛本身的身體強度,早已達到了劫境的程度,眼前這些普通的通神境武修,根本無法擋住他的攻勢。

「呼……呼嘯。」

「咔!」

劍芒劃過半空,葉飛眼中閃過一道血芒,身形已然沖入了人群之中。

面對四周上百強者的微光,他的臉上看不到絲毫的畏懼之意,周身覆蓋的金光,儘管在不斷的消耗,但身上爆發出得到那股無畏之勢,卻是越來越強。

依靠著九玄劍,以及荒獸之力,葉飛竟是硬生生地扛著接近百位通神境強者攻勢。

如此同時,他每一劍落下,眼前之人不死也傷,至少在此地,無人能夠接下的他的第二劍。

此時,后黑玄門半空,玄門三老餘下的二人,臉上忍不住露出震驚之色,望著前方的戰場,這兩位老者的眼中,泛起了少有的狂熱之意。

「好強!」

「這才是真正的修士,不畏生死,無懼天地。」

「此子若是能躲過這一劫,那葉飛之名,今後定會震驚整個源界……」

聶海與聶風二人,此時眼中露出崇敬之意。

在稍有沉吟之後,二人轉頭相視一眼,隨後均是不約而同地向著前方抬手一拜。

前方半空,葉飛眼中殺意不減,短短不到半刻的時間,已然有幾十為通神境強者,死傷與他的劍下,同時他體內的力量,同時在以極快的速度減弱。

「璇兒剛剛蘇醒,撐不了多久。」他的衣領處,閃動這金光,那道熟悉的聲音隨之在識海內響起。

葉飛聞言,身形稍有一怔。

他手中的攻勢放緩,此刻也是慢慢冷靜下來,此戰不能過多的拖延。

「嗯,我們一起離開……」葉飛低喃一聲,心中已然有了離去之意。

隨著時間的推移,他此刻能夠感應到,遠處的半空之中,已然有數道極強的靈識,正向著此地襲卷而來,其中不乏劫境強者。

中原之地,幾乎全部的武修圍剿,絕不是葉飛如今的狀態能夠與之抗衡的。

「砰,轟隆!」 古神的自我修養 抬手之下,一劍猛然斬落。

下一刻,前方數人,被那恐怖的劍氣,一連震出了數丈之遠。

這一次,葉飛九玄劍的力量分撒開來,並未凝聚針對一人,這也導致了這一劍之力,沒有傷到任何一人,但卻是將此刻的包圍圈震散。

「我……還活著?」

「他已經撐不住了嗎?」

四周的眾人,此時不禁稍有一愣。

他們能夠明顯感覺到,此刻前方之人,那一劍之力內蘊含的力量,比之前弱上了許多。

半空之中,葉飛見情景,他的眼中露出果斷之色,身形隨即閃動,帶出一道視線不可查的流光,向著包圍圈的缺口閃身而去。

眼看其身形,已然要衝出此地的圍剿。

而就在這時,遠處的半空之中,忽然傳來一道恐怖的靈壓之力。

「小輩,哪裡走!」低聲傳來,帶著幾分沙啞之感。

下一刻,一位全身被黑袍籠罩,周身散發濃郁煞氣的長袍男子,已然出現在了半空之中,此人全身被黑袍籠罩,無法看清其面容。

「魔魂宗。」葉飛身形稍有一頓,瞬間認出了眼前之人。

這氣息,這裝扮,他並不陌生。

在不久前,聖靈寶地之時,他便是與此人交過手,眼前之人實力,那是實打實的五重劫境。

「葉某以為,最先趕到的,應該是古獸宗之人。」葉飛的身形,此刻矗立在半空之中,他抬頭望向前方,隨即沉聲開口道。

前方之人聞言,頓時傳來兩聲冷笑。

下一瞬,五重劫境之力,隨之轟然爆發,恐怖的靈壓掩蓋全場。

「這裡,距離我魔魂宗較近。」

「呵,本尊運氣不錯,搶在那些老傢伙之前尋到了你,你大可放心,本尊不會輕易取你性命。」遠處的半空之中,黑袍男子低聲開口。

那沙啞的聲音,讓人聽得不禁心神發顫。

四周空氣中,恐怖的靈壓,更是鎖定了葉飛的身形,讓他體內的荒獸之力,此刻有些難以凝聚。

「靈力不濟,我無法與此人一戰,只能硬拼了。」葉飛目光一閃,臉上露出果斷之色。

他體內的荒獸之力,無法支持他施展術法神通。

這對於葉飛的戰力,可謂是有著極大的影響,而如今之際面對五重劫境的強者,他已然沒有了更多的選擇。

「落雲弓。」

抬手之下,紅芒閃動,那把赤紅色的長弓,再次出現在了葉飛的手中。

長弓之上,那猩紅的光芒,透著一股難以形容的毀滅之感。 這一弓拉滿,他體內的荒獸之力,無疑會被在全部掏空,一個不好剛剛蘇醒的玄蛇,有很大的可能,會再一次陷入沉睡。

「璇兒,剩下的力量,全部融入我體內,這一箭我必須拉滿。」葉飛深知此刻沒有時間遲疑,隨即傳出一道靈識傳音。

「嗯,璇兒儘力。」

璇兒的傳音同時傳來,那聲音中多出了幾分堅定之意

葉飛微微點頭又,隨即緩緩抬起了手臂,落雲弓之力,或許無法斬殺眼前之人,但將其震退應該不是難事,唯有如此他才有離開的機會。

「哼,催死掙扎罷了。」

「你當本尊是那玉陽子小輩,落雲弓雖然,但還傷不到本尊!」

前方半空,魔魂宗的黑袍強者,聲音中透著無比的自信之意。

儘管此刻的他,可選擇暫避鋒芒,但這位黑袍強者,顯然是不想在過多的拖延下去,他此刻的想法,幾乎與之前的玉陽子如出一轍。

仙寶的珍貴,任何人都不想被他人分一杯羹。

半空之中,正當葉飛準備拉滿弓玄之時,在他的身旁,此刻不知何時,忽然出現了一道身影。

「臭小子,這一弓之下,你小子多半連逃離此地的力氣都沒有了。」

後方,一位老者的聲音傳來。

下一刻,一雙手臂,隨即搭在他的肩膀之上,磅礴的靈力同時入葉飛的體內,瞬間將他體內洶湧的荒獸之力,隨之壓制了下來。

「麒凌子?」葉飛稍有一愣,臉上不禁露出古怪之色。

在他的身旁,此刻矗立的,正是那位光頭老者。

韓娛之勳 要知道,這麒凌子連之前他與黑玄門一戰,此人躲在後方不出手,這一次葉飛也是沒有想到,這位怪異的老頭,此刻會忽然出現。

「沒大沒小,老夫怎麼說也是長輩,你小子稱一聲前輩不過分吧。」

麒凌子神情散漫,白了葉飛一眼,此刻直言開口道。

「額……前輩。」葉飛在回過神來之後,臉上不禁露出苦笑。

「老夫的剩下的酒,你小子還沒結清呢。」麒凌子狠瞪了身旁之人一眼,此刻忍不住大聲開道道。

葉飛聞言,嘴角泛起了淡笑,只見他抬手之下,眼前靈光一閃,魂釀已然裝滿了九壺。

對於身旁之人,他始終沒有一個準確半段,儘管這麒凌子應該是劫境強者沒錯,但具體有多強,葉飛卻是一無所知。

「嗯,這還差不多。」麒凌子大袖一揮,連忙將酒壺收入腰間。

他的雙眸,此刻下意識地四下打量了一番,彷彿怕有人出手搶奪一般。

而此時,前方不遠處,魔魂宗的黑袍強者,目光也是同時橫掃而來。

稍有沉吟之後,他身上氣勢沒有半點減弱,看其模樣是並不認識麒凌子,此人掌中陡然出現一把漆黑的短劍,目光隨之鎖定了二人。

「哼,你二人當本尊不存在嗎。」

黑袍強者目光一寒,下一刻已然出手。

五重劫境的速度,說是瞬移絲毫不為過,下一刻便是出現在了葉飛二人的跟前。

「鎖魂。」

「斬!」

稍有臨近,黑袍強者手中的黑劍,爆發出恐怖的幽光。

他的身形,隨之瞬間扭曲,擺動出一個詭異的劍弧,四周空氣之中,無形的凌厲之意,隨著橫掃襲卷。

「魔魂宗的小輩,在老夫面前,你也敢出手?」

「就算你魔域祖地的那位,在見到老夫那也要禮讓三分,你是個什麼東西。」麒凌子全身氣勢一凝,那一身破爛長袍,此刻無風自動。

只見他抬手之下,一道靈力屏障,隨之出現在了半空之中。

前方之人,此刻劍芒斬落,穩穩地擊中了這道靈力屏障,爆出震耳的悶響,四周的空氣都隨之一震。

但就是這看似不起眼的防禦,卻是硬生生擋著了前方之人那一擊之力。

「這個……」屏障之內,葉飛雙目微閃,臉上露出思索之色。

他能夠感應到,眼前的這道屏障,實際上並沒有多強,最多僅僅只有劫境一重天巔峰強度,但此刻卻是擋住了五重劫的一劍之力。

這無疑是有些不可思議,而在他的身旁,麒凌子身上散發的氣息同樣不到劫境二重天。

「你是何人?」前方半空之中,魔魂宗的黑袍強者,此刻聲音中透著嚴肅之感。

他此時,似乎是被眼前之人震懾,不敢在冒然出手。

魔魂宗,在中原之地,儘管無人不知,但前方之人口中的魔域,那可是宗門祖地,就算還是宗門的弟子,知道的人也是極少,更別說外界之人。

如此同時,麒凌子隨之上前一步。

他的神情冷漠,此刻負手而立,緩緩抬起頭來,那完全是一副高人模樣,就連此刻的葉飛,都是不由地出現了一絲恍惚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