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敏見韓楉樰現在不忙,就把方夫人上門來了的消息告訴了她。

聽到方夫人來了,韓楉樰也不再去想剩下的那個大夫怎麼招的事,連忙去招呼方夫人。

「姐姐今日怎麼有空過來了?」

方夫人隨著韓楉樰坐下,才和她寒暄起來。

「也沒什麼事,就是想著好長時間沒有見過妹子你了,過來看看。」

「勞煩姐姐惦記了,姐姐這段日子還好吧?」

韓楉樰見方夫人只是過來與她說話,也就少了些擔心,與她聊起了家常。

「楉樰妹子,你和曹大人很熟嗎?」

不知為何,聊著聊著,方夫人的話就轉到了曹直正曹大人的身上。

「只是認識而已,並不是很熟,怎麼姐姐找曹大人有事?」

方夫人搖了搖頭,露出一副八卦的樣子。

「不是,我只是聽說最近好像有媒人上門,打算給曹大人說一門親事呢,我還以為你和曹大人比較熟,打算來和你打聽一下,是不是真的。」

有人給曹大人說親,韓楉樰還真是沒有聽到過這樣的消息,平日里她並不關心這方面的事情,而她的身邊也沒有會和她聊起這些事的人。

不過想想也正常,曹大人正值壯年,妻子也死了好幾年了,有想要重新娶妻的想法也不奇怪,而且曹老夫人也等著想要抱孫子呢。

「姐姐,你這可就是問錯人了,你知道的,我一向不關心這些的,不過若是曹大人能找個人知冷知熱的人陪在身邊,那也是件好事啊。」

韓楉樰覺得曹大人是個好人,也希望他可以找到自己的良人。

「那倒是,曹大人可是個好官,為我們榆林鎮做了不少好事呢。」

方夫人也同意,看來也是希望曹直正能找個好姻緣。

不過說到曹直正,韓楉樰覺得自己個還差了的一個大夫,這下有了著落,上次桃花村瘟疫,就是他帶了不少的大夫去。

其中除了死去的醫術比較好的何大夫,還有一個孫大夫也不錯,而且能自願去治療瘟疫,人品也是過的去的,當時她也和這個孫大夫接觸過,是個不錯的人。

不過韓楉樰不知道她的底細,想要找到他還得靠曹直正在中間幫忙。

「楉樰妹子,我也出來一段時間了,這就回去了,也不耽誤你忙其他的事了。」

又坐了一會兒,方夫人提出了告辭。

「那姐姐慢走,有空再到我這裡坐坐。」

韓楉樰將方夫人送出了門,迴轉來后就進書房,寫了一張拜帖,交給小馬,讓他送到曹大人的府上。

「就說我明日上門拜訪,看曹大人有沒有空。」

「楉樰,你明天要去找曹直正有什麼事嗎?」

容初璟也是看到小馬拿著拜帖出去,知道是韓楉樰吩咐的,才多問了一句,小馬馬上就什麼都說了。

「嗯,是有一些事情要請曹大人幫忙。」

韓楉樰覺得容初璟知道就知道,但是卻不打算對他細說。

「我和你一起去吧。」

容初璟想著他和她一起去,就算有什麼事他也好幫忙。

韓楉樰正打算拒絕,就看到韓小貝跑進來了。

「娘親,我剛剛聽到外面有賣糖葫蘆的聲音了。」

韓楉樰好笑的點了下韓小貝的額頭。

「是你自己想吃花生芝麻糖了吧,你這個小饞貓。」

因為害怕韓小貝吃了太多的甜食,會把牙齒弄壞,所以韓楉樰總是限制著他吃糖的數量,或許正是因為如此,韓小貝總是時不時的就想吃花生芝麻糖。

韓小貝沖著韓楉樰吐了下舌頭,對她撒嬌。

「娘親,我都好久沒有吃過了,你就讓我吃一根吧。」

想著,還真是有一段時間,沒有給韓小貝吃過糖了,韓楉樰點頭。

「行,明天娘親就帶你去吃花生芝麻糖。」

聽到明天就有花生芝麻糖吃,韓小貝高興的跳起來。

第二天,看著真的打算和她一起去找曹直正的男人,韓楉樰不知道該怎麼拒絕好,最後只好把韓小貝拉到他面前。

「王公子,你先帶著小貝去買花生芝麻糖吧,等我忙完了就來找你們。」

看著前面一臉期待的看著他的韓小貝,容初璟想要和韓楉樰一起去的話沒有說出口,只對著她點頭。

跪下,偵探老婆不敢戲 「娘親,你忙完了要快點來找我們哦!」

臨走的時候,韓小貝對著韓楉樰不住的叮囑,一定要來找他,直到得到她的再三保證,才和她分開。

到了曹直正的門口,已經有小廝等在那裡,見到韓楉樰來,連忙恭敬的迎了進去。

「韓大夫,你來了,我家老爺已經在書房等著了,請跟我來。」

就像小廝說的,韓楉樰進到書房的時候,曹直正已經在那裡等著她了,見她進來,忙請她坐下,讓小廝下去端茶上來。

「韓大夫,你來找本官可是有什麼事嗎?」

「也不是什麼大事,是我有一些私事想要請曹大人幫忙。」

韓楉樰將自己想要請孫大夫到益生堂坐堂的打算告訴了曹直正,也把自己希望他從中搭線的事說了。

聽完韓楉樰的話,曹直正滿口答應下來。

「你放心吧,韓大夫,孫大夫還時常和我說他最敬佩的人就是你了,若是知道你想要邀請他到你的益生堂去,他肯定會很高興,不會推辭的。」

但願如此吧,韓楉樰想著,若是願意的話自然好,不願意的話,她也不能強人所難,把正事談完,韓楉樰不好馬上就走。

想到昨天方夫人說的,曹大人說親的事,於是和曹大人聊了起來。

「還沒有恭喜曹大人呢,倒是我失禮了。」

韓楉樰的話,讓曹直正滿臉疑惑。

「喜從何來?」

看曹直正好像真的什麼都不知情的樣子,韓楉樰直接說道:「難道不是曹大人要喜結良緣了嗎?我聽說媒人都上門了呢。」

知道韓楉樰說的是這件事,曹直正無奈的朝她笑了下。

「這都是家母愛操心罷了,我現在並沒有想要娶妻的打算,我曾說過,一人不為我的亡妻報仇,就一日不會娶妻的。」

雖然現在他還不知道真正的仇人是誰,但是就算是一輩子,他也不會放棄的。

韓楉樰覺得向曹直正這樣的痴情人,在這世上也算是少見了。

不想在提起別人的傷心事,韓楉樰起身向曹直正告辭。

「那我就先走了,孫大夫的事麻煩曹大人了。」

從曹直正家裡出來,韓楉樰打算去找韓小貝他們,於是順著賣花生芝麻糖的那條街找過去。

韓楉樰見到容初璟和韓小貝的時候,他們身邊還跟了個打扮得妖妖嬈嬈的女人,正是雲媚,她離得已經很近了,但是還是在不斷的往身旁的男人身上靠。

連韓楉樰都想說一句,真是陰魂不散啊,不過看著韓小貝嘟著嘴,好像一臉不高興的樣子,也顧不得雲媚,怎麼會和他們在一起。

連忙走過去,關心的問他:「小貝,發生什麼事了嗎,怎麼不高興了?」

韓小貝睜著一雙烏黑明亮的大眼睛,搖了搖頭,瞪了一眼還跟在容初璟身邊的雲媚。

「沒有,剛剛就是被塊狗屁膏藥一直跟著,影響了心情,但是現在娘親來了,我的心情就好的不得了。」

說著就拉著韓楉樰準備去逛他剛剛看中的感興趣的鋪子,而韓楉樰見他高興起來,一味深長的看了雲媚和容初璟一眼,也跟著離開了。

雲媚當然聽得出來,韓小貝口中的狗皮膏藥就是她,她正想罵他沒有教養,但是看見身邊的男人臉色不是太好,就忍住沒有說話。

好不容易才能跟在王公子的身邊,可不能毀了自己辛苦營造出來的溫柔知禮的形象,她心裡想著,王公子臉色不好一定也是因為覺得韓小貝冒犯了自己沒有教養。

韓楉樰這個女人作為他的娘親,也好不到哪裡去,而他作為一個外人,不好出面教訓而已,想到這裡,剛剛被韓小貝罵了鬱悶也全都消散,甚至還有些高興起來。

「王公子,你別跟這樣一個沒有教養的人置氣,氣壞了身子可就不值得了。」說著,還向容初璟拋了個自以為魅惑的眼神。

容初璟的心情是真的不好,韓楉樰從出現到離開,除了那意味深長的一個眼神,再也沒有關注過他,也沒有和他說一個字。

難道他在她眼裡就是這樣透明的嗎,現在聽到雲媚還在貶低韓楉樰,他真是很想一巴掌就把她扇得遠遠兒的。

「王叔叔,你不和我們一起走了嗎?」

正在容初璟考慮要不要真的吧雲媚扇走的時候,韓小貝的聲音傳了過來,定眼一看他們母子已經走出一段距離了。

或許是韓小貝注意到他沒有跟上去,所以回過頭詢問他,語氣里有些不高興,還有一絲對他的不滿。

韓楉樰沒有回頭,好像一點也不關心他的回答,但是也停下了腳步,沒有阻止韓小貝。

容初璟加快腳步,幾步走到了韓小貝的身邊,用行動回答了他的問話,他還是要和他們一起走的。

「王公子,等等我。」

落後幾步的雲媚,嬌聲的叫著容初璟,然後很快的就跟上了他們,像是小鳥依人一樣,呆在離容初璟很近的地方。

韓小貝看著雲媚,撇了撇嘴,一臉不屑的樣子,回過頭,繼續拉著韓楉樰逛街。

「王公子,這個不錯,在榆林鎮很有名呢!」

「王公子,你看我戴著這個簪子好看嗎?」

一路上,雲媚都在找各種話題和容初璟聊天,可惜沒有得到他任何的回應。

但是卻讓韓楉樰覺得莫名的煩躁,好像身邊跟了一隻蒼蠅似的,在你耳邊「嗡嗡瓮」的,讓人討厭。 次日,方逸天他們眾人都是輪流休息,安東尼奧以及他的妻子孩子都已經是被軟禁。

早上十點多鐘的時候,方逸天他們都已經起來了,別墅外面經過昨晚的清理,加上暴雨的洗刷,已經是沒有留下一絲一毫的戰鬥痕迹,一切看上去跟以往沒有明顯的區別。

不同的是這片別墅外已經是換上了新鮮的面孔,雷蒙他們刺客聯盟的兄弟已經是換上了國際殺手聯盟中那些殺手的服裝,喬裝打扮,就等著聯盟長那邊的運輸直升機飛過來。

另一邊,幽靈刺客已經是派人開車將那三個重傷的兄弟送到了華雷斯市內,同時也聯繫了在墨西哥執行任務的其他刺客聯盟中的人手過來接應這三個身受重傷的人。

方逸天他們已經是在著手準備,就在別墅的二樓三樓安排了兩個狙擊手,而他則是在別墅停機坪外地林子中,也是準備狙殺。

只要聯盟長那邊的運輸直升機飛過來,直升機上的人走下飛機,就開始狙殺,一個不留。

臨近下午時分,將那三個受傷的兄弟送到華雷斯市區的雷蒙以及托雷斯一共四個人回來了。

而接下來,只需要再過一晚上,第二天等待著聯盟長那邊的人乘直升機過來,便是可以採取狙殺行動,而後截獲對方的運輸直升機,直接朝著聯盟長所在的那片島嶼殺過去。

夜幕再度降臨的時候,方逸天與銀狐、幽靈刺客她們兩人聚在了一起,正在低聲談論著。

「戰狼,如果明天開始行動,那麼安東尼奧以及他的妻子孩子如何處置?」銀狐開口問道。

「安東尼奧的妻子跟孩子押送到華雷斯市區,刺客,就讓你那些在這片區域行動的其他部下看管。至於安東尼奧,他則是跟我們一起去行動。只有安東尼奧,才能辨別出誰才是真正的聯盟長。不排除聯盟長身邊有替身傀儡的可能。」方逸天低沉說道。

「戰狼所說的不錯,安東尼奧必須跟我們一起過去。另外,我們控制著他的妻子兒女,他也會乖乖服從我們的命令。」幽靈刺客也是贊同說道。

「那麼就這麼辦吧。再過一晚,那麼就可以殺到聯盟長的面前了,這一天我已經是等了足足五年!」銀狐語氣一寒,開口說道。

「明天按照原計劃不變。好了,先去休息吧,休息一晚,明天才是最終的廝殺!」方逸天語氣一沉,說道。

銀狐與幽靈刺客點了點頭,隨後他們便是走進了別墅內,吃過東西之後便是開始輪流休息起來。

…………

第二天,天剛蒙蒙亮,然而,方逸天他們一個個都已經是進入了自己的崗位中。

別墅二樓一個面向停機坪方向的陽台中,幽靈刺客潛伏在這個點,手中拿著一支狙擊槍,而在三樓潛伏著的狙擊手則是刺客聯盟中的奧布里,他也是一個精準的神槍手。

停機坪右側的一片林子中,方逸天正蹲在灌木叢中,手中托著一支巴雷特狙擊槍,槍口稍稍伸出一截,對向了停機坪方向。

別墅外圍,雷蒙率領著刺客聯盟中的七八個人穿著國際殺手聯盟殺手的服裝,正在別墅外的搭棚中站守著。

停機坪的旁側有著一間控制室,控制室內小刀與劉猛正在裡面,聯盟長那邊的運輸直升機飛來之後會通過無線信號聯絡與控制室的人員取得聯繫。

這一切自然是安東尼奧透露出來的,而且無線頻道已經是調整完畢,就等著對方的到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轉眼間,已經是臨近中午時分。

方逸天潛伏在原地,整個人一動一動,那雙犀利的目光緊緊地盯著前面,動也不動的身體宛如一具雕塑般,托著狙擊槍的雙手不曾有過半分的動搖,穩定而又沉著。

此刻的他就像是一頭蟄伏著的蠻龍般,等著獵物的出現。

突然,方逸天身邊的一個單兵步話機傳來了沙沙的聲響,方逸天目光一沉,拿起了單兵步話機,說道:「小刀,有情況?」

「大哥,控制室內突然感應到了對方的無線頻道的信號,而且信號越來越強烈,對方的直升機應該是正飛過來。」步話機傳來了小刀的聲音。

方逸天深吸口氣,說道:「通知其他人,準備殺敵!」

「好!」小刀回應了聲。

而後,方逸天雙眼微微眯著,那雙舉著狙擊槍的雙手更是穩如磐石起來。

約莫過了將近半個小時——

轟!!

一陣轟然之聲傳來,天空中可以看到一輛龐大的運輸直升機正高速旋轉著螺旋槳朝著這片山頭飛了過來。

山頭下方的林木在直升機螺旋槳高速旋轉所產生的強風之下東倒西歪,樹枝嘩啦作響。

而這時,停機坪外的托雷斯他們四個喬裝成國際殺手聯盟殺手,托雷斯他們走出來伸手朝著上空招了招,示意直升機如往常一般的降落。

由於托雷斯他們都帶著軍帽,再加上安東尼奧身邊的人手本身就不固定,因此就算是此刻直升機上的人看到托雷斯他們幾張生面孔也沒有懷疑什麼。

況且,這輛直升機飛過來的時候已經是提前跟安東尼奧取得了聯繫,而安東尼奧在方逸天他們的監控之下,自然是一如往常般的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