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這裏,有什麼問題麼?”葉凌不動聲色道,“說起來,現在的我,出現在這裏,保護舒淺,似乎比你更合情合理吧?”

葉凌這番話顯然就是想要刺激容祁,讓他繼續誤會自己跟我的關係。

我以爲容祁會生氣,但不想,他黑眸裏的怒火只是轉眼即逝,很快,他冷笑一聲,轉頭又看我,問:“這些人,你打算怎麼處理?”

我發現今天的容祁特別的奇怪,不由微微蹙眉。

雖然自從我回來之後,容祁就一直很奇怪,但今天的態度,還是讓我覺得很捉摸不透。

但現在這種危險的關頭,顯然不是想那麼多的時候,於是我只是回答:“我去檢查一下他們的情況。”

說着,我和慕珩就一起從飛機裏月躍出去,走到小優和她男朋友身邊,開始檢查他們的身體狀況。

我一靠近小優他們,他們的臉色就更加猙獰,但在容祁強大的靈力之下,還是動彈不得,只能乖乖任我檢查。

我一邊檢查,一邊看着眼前這些動彈不得的殭屍,心裏忍不住感慨。

我一直覺得自己這些年的修爲已經不錯了,但每次看到容祁,還是要大受打擊。

一口氣能讓那麼多殭屍定住,這份力量,真的是太可怕了。

我檢查小優他們的時候,容祁和葉凌兩個人似乎擔心我,都跟過來了,在一旁一直大眼瞪小眼。

檢查一番之後,我就開始跟慕珩討論。

“他們的確是中了屍毒,我看了下,應該有救,慕珩,你有把握麼?”

慕珩沉思片刻,“我覺得這個屍毒成分不是那麼簡單,既然這個是那個日本醫院裏的藥物,醫院裏肯定有製作的成分表,如果能拿到那個成分表,應該會很有用。”

我點點頭,“所以說,我們恐怕還要進一次那個廢棄的醫院?”

容祁微微蹙眉,“那麼麻煩幹什麼,直接將這些中了屍毒的人,全部殺了,就不會再傳播了。”

我實在忍不住,惡狠狠瞪了容祁一眼,罵道:“你這人怎麼還是那麼殘忍啊!能救的人呢幹嘛不救!”

此時我整個心思都在想這個屍毒的解法,一下子也忘了自己要疏遠容祁,只是單純的被他這句話給氣到,忍不住罵了一句,罵的語氣也有幾分親近,就和我們一起還在一起時,我總說他的態度一樣。

容祁似乎是沒有想到,最近一直對他冷冰冰的他,突然會用這樣的態度跟他說話,先是一愣,但很快嘴角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似乎很高興的樣子,低聲道:“好,如果你說你想救他們,我們就救。”

這時我也意識到,自己說話的語氣似乎有一些太過於親暱了不由臉色尷尬了一下,但看着容祁一臉高興的樣子,我還是忍不住誹謗。

容祁這傢伙,是吃錯藥了還是怎麼了,我罵他他還那麼高興。

我不去想這些問題,只是對慕珩說:“那你幫我看着容止,我去醫院裏找成分表。”

“我也去。”

“我也去。”

我話剛說完,一旁的容祁和葉凌就一前一後的開口。 火狐狸嘆了一口氣說:“淹死的都是會游泳的,能力大不是什麼好事情!”

麗麗微微點點頭的說道:“紅紅姐,你們刺探出那妖怪的底細就可以,千萬不要輕舉妄動,他一時半會兒還成不了季候,回來以後我們從長計議。”

“妹妹,你放心,我不會讓他出事的!”火狐狸堅定的答道。

聽她們兩個一唱一和的,感覺自己就跟一個夾在中間的小孩子一樣,於是抱怨的說道:“喂喂,你們把我當三歲小孩兒了,快別說沒用的了,咱們先商量一下怎麼搜尋那妖怪的蹤跡吧。”

火狐狸說道:“這沒有什麼難的,只要妖孽出現過的地方,我都能發現他們留下的痕跡,那狸子精在太平間裏晃悠那麼一下,我已經搜尋到他的氣息了!”

“可是我剛纔沒有發現一點兒妖氣啊!”我不解的問道。

“不是妖氣,是尿騷氣!行了行了,別問那麼多,總之姐姐能找到它們就是了!”火狐狸解釋道。

晚飯後,我和火狐狸就出了門,我剛想啓動車子,就聽見火狐狸抱怨道:“快別用那破東西了,又蠢又慢!你嘗試着跳幾下感受一下!”

我一聽她這話,立刻來了興致,連九字真言也沒催動,就使勁的往牆頭上跳去,按照我以前的功力,跳上這牆頭雖然不成問題,但是想和火狐狸一樣在房屋樓臺之間跟燕子一樣上躥下跳是決然不可能,但是這次,我就這麼一躍,居然跳出了三十幾米遠,穩穩的站在了小區值班室的房頂上。

我吃驚的看着自己的雙腿,沒想到功力竟然提升了這麼多,比我平時催動九字真言還要厲害,然而比我更吃驚的是小區的保安,他瞪大眼睛看着我,嘴張的老大,一副呆若木雞的樣子。

“快隱身!誒呀,忘記提醒你了!”火狐狸焦急的說道。

我立刻隱遁了身形,看見當才盯着我的保安一直在揉眼睛,他一定是不敢相信剛纔看見的,準備再仔細瞧瞧,不多時,他疑惑的搖搖頭走進了保安室。

“紅紅姐,我沒想到你的修爲竟然這麼厲害!”我驚歎的說道。

“這算什麼,更厲害的還在後頭!現在我們先回醫院,讓我找見那狸子精的氣息!”

我飛快的向醫院的方向奔去,雖然通過吸收了妖力,自己的身法有了明顯的提升,但是不知道爲什麼,最近感覺自己的身子越來越笨重,大不如以前,這次有火狐狸附着在身上,我又找回了以前的感覺,而且比以前要強了不知多少倍。

到了醫院太平間附近,火狐狸說道:“平平,我現在把自己的嗅覺賦予給你,你聞見了有一股貓騷味,就沿着那個味道一直走就對了!”

我一聽貓騷味兒,不由的皺起眉來,這貓騷味兒我可真沒聞過,以前嬸子家養過貓,可是我也沒湊到跟前兒聞啊,這可真把我愁壞了,萬一我聞到的是人的尿騷味,給搞混了怎麼辦。

突然間,我感覺到自己的嗅覺瞬間提升了起來,周圍世界的一切味道,臭水溝味兒,腐臭味兒,汽油味兒,炒菜的油煙味兒,消毒水的味道,糞便的味道,一股腦全都進了鼻子,弄得我不適應的連打了幾個噴嚏。

“我去,紅紅姐,你平時就在這樣的環境下生活啊,真是夠受了!”我揉着鼻子痛苦的說道。

“少廢話,認真的聞,妖精的味道和其他動物的味道不一樣,你一定能發現端倪的!”火狐狸提醒道。

果然,我在隱隱約約中嗅到了一股子奇怪的味道,說臭不臭,說騷不騷,有一點像菸灰的氣味兒,還夾雜着一股蒜味兒,這股子味道我從來沒有聞過,我想應該就是這應該就是火狐狸口中的貓騷味兒吧。

我沿着這個氣味向醫院的圍牆外跳去,火狐狸看見我跳的方向對了,欣慰的說道:“孺子可教也,平平,你果真有當妖精的潛質啊!”

我心說,我去,你是罵我還是誇我呢。

我穿過街頭巷尾,沿着這股子氣味一直向前走,雖然有時候氣味兒忽隱忽現,但是總的方向我是能清晰的辨別出來的。由於身法的提升,我的速度很快,確實比開車快了很多,只是我感覺有的時候,兩條腿似乎不聽我的使喚,遇到一些溝壑之類的地方,直接就蹦過去了,而事實的情況是我根本就沒反應過來。

“你笨死了,要照你這速度,到天亮也找不到妖精的蹤跡,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控制你的身體怎麼樣?” 歡喜冤家:天才王妃萌寶夫 火狐狸問道。

“你控制我的身體?”我驚駭道,心說原來的我身體還能被她控制,乖乖,你幸虧是個善妖,不然後果還真不堪設想。

“怎麼不願意?”

“願意,願意!”我連忙點頭道。

“好了,我們走起!”火狐狸大聲說道,瞬間我感覺到自己跟飛起來一樣,一躍就是好幾丈遠,身邊的景象就跟坐在高速奔馳的火車上一樣迅速的往後退去,臉上的風呼呼刮過,雖然有些驚心動魄,但是感覺還是很刺激的。

由於走的是直線距離,加上速度很快,不到半個小時,我們就來到了燕郊附近的一個農村旁,現在是晚上九點多,百姓家裏還亮着燈火,炊煙裊裊升起,一片安寧祥和的景象。

國民男神是女生:惡魔,住隔壁 火狐狸控制着我的雙腿一股勁兒的往深山裏跑去,隨着我們的不斷深入,這裏的人家越來越稀少,陰冷的氣息也越來越濃厚,這華北地區的山實在是稱不上什麼山,頂多是個小山包而已,只是周圍的環境有些荒蕪罷了,山間零星的長了幾顆槐樹,在月光的照射下張牙舞爪的晃來晃去。

這狸子精的氣息在進入這山坳裏以後就越發濃重了,晚風一吹,夾雜着一股腐爛的黴味和臭水溝的味道飄了過來。我沿着這山坡緩緩的向前走着,在一個半米見方的洞穴前停住了腳步,這一股股的貓騷味兒,就是從這裏冒出來的。

“紅紅姐,你看着應該就是那貓妖的巢穴!”我小聲說道。

只見那貓妖洞穴的門口,有明顯的拖拽痕跡,伴隨着一股股往外冒出的惡臭,我嗆的直捂鼻子。

“這不是貓妖的巢穴,而是那怪物的巢穴,咱們現在就進去一探究竟!”火狐狸說道。

“現在進去,姐姐,你沒搞錯吧,這麼小的洞我怎麼進去,我看到不如咱們在一旁守着,等裏面的東西出來以後再說,”我說。

“笨死了你,有我在還有進不去的洞嗎?準備好,我們進洞了!”火狐狸無奈的說道。

瞬間,我感覺自己的兩腿變軟變細,更讓我吃驚的是,我的兩條腿居然合併到了一起,待我我反應過來的時候,兩條胳膊也跟着消失了,自己重心不穩,一下子摔倒在了地上。

我掙扎的扭了捏,看了看自己的身體,天哪,我居然變成了一條蛇,一張嘴,居然發出了哧哧的叫聲。

“紅紅姐,你要幹什麼?”

“別廢話,進洞啊,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火狐狸的話音剛落,我的身子就不由自主的開始往洞穴裏鑽。

這個時候我才感覺到當一條蛇的方便之處,這洞穴雖然狹窄,但是對於此時的我來說,當真和大廳走廊一般寬敞,我們往前爬了有幾十米,碰到了一個用方方正正石頭砌成的牆,嵌在泥土裏,上面還似乎有一些圖紋。

因爲以前經歷了太多這樣地方,我不禁驚駭道:“紅紅姐,你看啊,這難不成是一座古墓!”

“先彆着急下結論,咱們繼續往裏面鑽!”火狐狸答道。

因爲現在我的身形是一條蛇,所以只要是稍微有縫隙的地方我就可以鑽進去,很快我就沿着貓妖氣息,來到了一個大廳之內,當我一進入這個大廳,滔天的臭氣直辣的我眼睛疼。

火狐狸這個時候連忙說道:“憋住氣,不要呼吸!”

其實不用她提醒,我早在半道兒上的時候,就已經扛不住了,只是現在的味道實在太重,已經不是呼吸不呼吸的問題了,而是能不能睜開眼睛的問題。

漸漸的我感覺一陣清涼,從我的身體裏自下而上的往上竄,那一陣陣憋悶的感覺也隨之消失,也漸漸的能睜開眼睛了,我知道在是火狐狸又給我輸送氧氣了,不過這種方式總好過嘴對嘴接吻強,緩過勁兒的我,立刻擡頭認真觀察這大廳裏的景象,當我看清這大廳內部的情形時,不由的大吃一驚。

只見在大廳之內,是一個方形的大池子,有百十平米見方,裏面黏黏糊糊還發着綠,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整體上看跟茅坑後面的便池子一樣,偶爾還冒出一兩個氣泡。

“真他孃的噁心!”我感嘆道。

“你看左前方,他在幹什麼呢?”火狐狸小聲提醒道。

只見一個貓頭人身的傢伙,手裏拿着一個叉子,從一個大桶裏挑出一個個黑乎乎的動的屍體,往大池子裏扔, 我愣了一下,臉色頓時閃過一絲尷尬。

“容祁,你就不用去了,我和葉凌去——”葉凌陪我去,的確會更安全一點,但我絕對不想讓容祁陪我去,可我拒絕的話還沒說出口,容祁就冷聲打斷了我。

“如果你不讓我去的話,我就解除我的鬼氣,你可以看看,這羣殭屍會怎麼樣。”

我有些惱怒的看着容祁。

這傢伙,是在威脅我麼?

一旁的葉凌也是臉色一冷,微微蹙眉道:“沒事的,舒淺,他撤除了的話,我可以用我的鬼氣定住他們。”

我知道葉凌的真正實力其實和容祁相差不大,如果是身體健全的狀態下,的確應該也是可以定住這些殭屍。

但問題是他神身體還在康復,這樣動用靈力,對身體會不好,所以我立刻搖了搖頭,做了決定,“不了,葉凌,你身體不好,容祁想跟着而我們,就跟着吧。”

雖然我鬆了口,同意容祁跟着我們,但容祁一點都沒有滿意的樣子,反而一臉鐵青的看着我跟葉凌。

該死的。

容祁在心裏暗罵。

雖然他已經知道了舒淺和葉凌沒有什麼,只不過是故意爲了離開自己逢場作戲,但他還是很不爽,舒淺那麼關心葉凌這傢伙!

做了決定之後,我很快就回到飛機裏,取了一些簡單的東西,像手電筒,符咒和丹藥之類的,準備去醫院。

我收拾東西的時候,機艙的人,都一臉敬畏的看着我,很顯然,他們現在已經將我們一行人,當做他們的救世主了。

“慕小姐,你們不會是神仙吧?”其中幾個年輕女孩,實在忍不住,跟我搭話,“或者是道士?怎麼那麼厲害啊?”

我笑着,不說話。

我知道,扥這一切過去之後,我肯定是要想辦法,消除這幫人的記憶的。

但暫時還不是現在。

“還有啊。”又有個年輕女孩開口,語氣裏滿是羨慕,“剛纔那個黑衣帥哥,還有容總,是不是都在追你啊?你真的好幸福啊,這麼兩個大帥哥,隨便給我一個我都已經幸福死了呢。”

我有些啼笑皆非。

羨慕麼?

可我怎麼覺得,這兩個人,纔是我這一輩子,痛苦的源泉呢。

我苦笑一聲,搖搖頭,不再去想這些,只是站起身,“好了,我去醫院裏了,你們在飛機裏,有問題的話,就找我弟弟。”

安排好一切之後,我就和容祁一起離開了飛機,前往廢棄的醫院。

路上時,我突然想到了什麼,蹙眉問容祁:“容祁,錢順兒呢?”

“你放心,他在一個安全的地方。”容祁只是簡略道。

我相信容祁是不會傷害錢順兒的,雖然心裏還是很奇怪錢順兒爲什麼會和容祁在一起,但現在顯然不是想這些的時候,我也就沒有追問,只是和容祁,葉凌,一起來到了廢棄醫院門口。

醫院和視頻裏看見的一樣,依舊是荒涼破敗的樣子,我甚至還在門口看見了小優和她男朋友所留下的相機。

我們彼此相互看了一眼,就走進了醫院。

容祁走在最前面,葉凌走在最後頭,我被保護在中間,雖然有些不甘心這個組合,但葉凌和容祁這一次難得意見一致,讓我在中間。

我給容祁指路,很快就按照我之前在直播裏看到的,走到了醫院的三樓。

之前在視頻裏看,我就覺得這個醫院陰氣很重,此時真的在這裏,我就看得更清晰了,這個醫院裏,的確是有不少的孤魂野鬼。

不僅如此,那些鬼混看上去都非常的可怕,身體全部都腐爛的,穿着好幾十年前的衣服。

看來,傳聞的確沒有錯,這裏真的應該是日本人細菌實驗的地點,這些野鬼,全部都是被折磨死的俘虜,因爲死的太慘,所有冤魂不散。

我們很快在三樓,找到了小優的那個箱子,但裏面並沒有成分表,但我看得到那個瓶子上,寫着“n22”,還有一個名字。

野村正三。

如果我沒猜看來應該是這個醫院裏某個日本醫生的名字吧?就是他研製了這個屍毒,但他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我們去找找,這個醫生的辦公室。”我低聲開口道,“他辦公室應該有這個藥物的資料。”

容祁點點頭,我們馬上開始一層層尋找起來。

醫院的一樓和二樓,都是病人所住的地方,只不過,與其說是病房,看起來更加像是監獄一樣的地方。

從三樓開始,就是醫生的辦公室,我們找了很久,終於在最高層,看到了那個叫做野村正三的的辦公室。

不僅如此,我們還發現,他的辦公室,盡然還被用日文的封條,給封住了。

“封住了?”我微微詫異,“所以說,是在這個醫院倒閉之前,這個醫生就已經不在了?”

“可是文件可能還在。”容祁低聲說了一句,就扯開封條,推開門,“我們進去看看。”

一打開門,鋪天蓋地的灰塵就落下來,但容祁動作很快,手一擡,那些灰就散開了,一點都沒有碰到我。

我進入這個野村正三的辦公室,迅速的找起來。

他的文件非常的多,而且是英文和日語相雜的,我英語還可以,而且幸好日語也有很多漢字,也名詞我勉強認出,那些的確都是藥物的成分報告,我馬上開始搜尋,n22這個藥物的報告。

而葉凌和容祁,很快也開始搜索別的東西。

“等下,這裏有報紙。”葉凌突然看到了什麼,抽出一個黃兮兮的報紙,看到了上面的內容,突然微微變了臉色,遞給我。

我看了報紙的東西,也不由愣住。

這個報紙,算算時間,還在抗日戰爭時期,這報紙上寫的,就是這家醫院相關的新聞,用了極大篇幅介紹,顯然是當時的一個大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