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離走後許久,我被一種難以言喻的愧疚感包圍著,說不清道不明,就好像是我欠了他的一樣。

過了許久我才睡著,晚上忽然覺得口渴,迷迷糊糊一睜眼,就看見床邊有東西。

「啊!」

我豪毛都立起來了,嚇得睡意退了個乾淨。

半晌我才回過神來。

「你…你幹什麼?」我問。

顧離睜著眼睛無辜的望著我:「我看看你睡覺啊!」

我「…」

我狐疑的看著他,搞不清他想做什麼,還是被小艾那件事情刺激壞了。

「你沒事吧?「我問。

「沒有啊,我能有什麼事!」顧離說著往我身上看了看:「你就穿成這樣?」

我低頭看了看,我還穿著之前自己買的棉質睡衣,肥肥大大的,一點身材都不顯。

「關你什麼事!」

「以前不關,現在關了!」顧離笑了一下,直勾勾的看著我。

我一個哆嗦,總覺得接下來沒好事。

「安安啊,既然以前的事情清楚了,我也沒必要在執著過去了,你說是不是?」

「是…」

我摸不清顧離的路子。

「所以呢,從今天開始,我要考慮你了!」顧離湊近了一點,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我看到了幾分危險。

「你這算是表白嗎?」我問。

「不,我這是通知,你沒有拒絕的權利!」

顧離笑了笑:「我想,小艾如果能心存一點點愧疚的話,就會讓你答應我!」

我白了他一眼:「你和小艾的事,別牽扯我,跟我沒關係,我有男朋友了!」

「商璟煜能給你的,我都能給!」顧離說。

「是嗎…」

顧離心虛了下:「要那麼多錢有什麼用,夠花就成了!」

「呃…」顧離「…」 顧離又表了幾次忠心,我腦子亂亂的,實在看不清他的路數。

「安安,我買的衣服你不試試嗎?我想看你穿!」顧離表白后忽然對我說。

「不試!」

「為什麼?」顧離眯著眼睛問。

「說不出為什麼,我不喜歡旗袍,看著就不舒服!」

我倒不是打擊顧離,憑良心說,旗袍是很好看,可是人的審美有差異,我就是不喜歡,而且有種厭煩感,就是不想穿。

顧離眯了眯眼睛。

「你想穿什麼?我去買!」顧離也不生氣。

「不用了,我有衣服!」

我拒絕。

顧離沒說話,就坐在凳子上看著我,我也只好陪他干坐著,坐了許久,我實在是困了,顧離卻沒有要走的意思。

「你不走嗎?」我問。

「你覺得我能去哪?」

我從他的話里聽出幾分可憐兮兮的味道來,想趕他走,卻不知為什麼,就是覺得好愧疚,最後只好問:「你總不會一直賴在我身邊吧?」

「不會!」

「那…」

我的話還沒說完,顧離忽然在我的額頭上親了一下,然後得逞的躲到了一邊:「不打擾你睡覺了,回頭再來看你!」

說完就不見了。

我摸了摸額頭。

想起無界和尚對我做的事,就覺得奇怪,更奇怪的是顧離的反應。

他到底是怎麼了。



顧離出來后,直接去找了楚言。

楚言一夜沒睡,白天,米昔給他下了最後的通碟,如果他不出手,米昔會自己動手對付凌安。

如果不是要利用她,楚言一句話都懶得和米昔說。

就在這時,一陣陰風吹過,楚言抬頭時,顧離已經在他對面坐下了。

楚言不悅的看著他。

顧離能感受到他眼裡的厭惡,不過他不在乎,說起厭惡,他更厭惡楚言。

「私事辦完了?」楚言問。

「是啊,安安沒有留我過夜呢!」顧離說。

楚言看著他,吃不准他到底知道小艾事情的真相了沒,如果不知道,他不會這麼快回來,如果知道了…

楚言想起他要走了凌安的生辰八字,當時就有些疑惑,如今…

楚言一個機靈。

「你不會懷疑凌安是小艾的轉世吧?」楚言忍不住問。

顧離眯著眼睛看著他:「你說呢!」

「你想怎麼樣?即使是轉世,她們也不是同一個人了,而且你怎麼肯定她就是小艾的轉世!」楚言問。

顧離看著他:「你果然也知道小艾才是午夜屠夫是不是?」

楚言沒吭聲。

顧離扯著嘴角笑了一下:「如果安安真是小艾的轉世,你幫我想想,我該怎麼做?」

「我還是那句話,她們是不一樣的人!」楚言還沒說完,就看見顧離周身鬼氣涌動。

他忽然提高了聲音,臉上的玩世不恭被憤怒取代。

「可她們是同一個靈魂,她是我的!」顧離一字一句的說完,陰沉的看著楚言:「所以,收起你的小心思,從今天開始,她是我的了!」

楚言先是一愣,繼而嘲諷的笑了:「我有什麼心思不重要,反正她從來都不曾多看過我一眼,倒是商璟煜…安安現在的身心都是他的,你么…」

楚言沒繼續說。

顧離也沒接話,在顧離看來,他和蠢貨沒必要說太多。「好了,私事辦完了,該辦公事了!」楚言把一疊資料遞給顧離:「這個地方在先是組織要的,後來被商璟煜買下來了,他請了高人布陣,我們凡夫俗子很難進去,即使進去

了,也下不到底下,所以這次就看你的了!」

顧離接過資料翻了翻,沒說話。

「對了,為了以防萬一,我們會派人送你進去,上面的意思是要你拿到裡面的東西!」

「什麼東西?」顧離問。

「據說裡面是一個大人物的墓地,至於是什麼東西還要下去以後才知道。」



因為被顧離打擾我也沒睡著,所幸就起來把東西收拾了一下,看了看錶也差不多了,洗漱完後來直接去了商璟煜的公司。

因為中秋的緣故,公司沒人,我買了個餅,坐在台階上等商璟煜。等我的餅吃完了,商璟煜也到了。

看到我,有些詫異:「怎麼坐在這了?」

「沒事幹,就來等你!」

「嗯!」

商璟煜的確挺忙的,他忙的時候我就在他的休息室補覺,因為公司在放假,所以除了個別加班的,就沒人。

商璟煜忙完后,大手一撈,把我撈進懷裡,嘴唇在我耳邊輕聲說了幾句限制級的話,我羞的臉都紅了。

罵了他一句不正經,自己也和他不正經了一翻。

因為張遠辦事效率高,很快弄到了屍油,當天晚上我們兩就在十字路口做好了蠟燭。

回到商家已經是半夜了。我有點餓了,就想著去廚房隨便找點吃的湊合湊合。

商璟煜看了一眼我手裡的餅子,以及白天的剩飯一臉嫌棄。

「我的女人不吃別人的剩飯!」商璟煜把餅子扔到一邊。

我「…」

我也不想,可是我餓呀,何況那個餅子根本沒人吃過好不好?

商璟煜把外套扔在沙發上,系了圍裙,就在廚房忙活起來。

我站在門口看著他。

「看我做什麼?」他邊做菜邊問。

跑男之純情巨星 「我在想,商先生居然真的會做飯,這不科學!」

商璟煜看都沒看我,炒鍋掂的虎虎生威。

「我早就說過了,我很優秀!你跟了我,絕對是佔了大便宜!」商璟煜很認真的說。

我「…」

所幸就等著吃吧,我把東西整理好,把蠟燭小心的放好,靠著沙發閉著眼睛休息。

就在這時,我感覺似乎有一雙眼睛在盯著我,等我睜眼卻什麼也沒看見。

難道又招來不幹凈的東西了?

這麼想,卻覺得不可能,畢竟商璟煜在,沒有哪只鬼會這麼不開眼,在太歲頭上動土。

可是,剛剛明明是有人盯著我的!

我又看了一遍還是沒有什麼發現。

「看什麼呢?」商璟煜端出一盤西紅柿炒雞蛋,外加幾個饅頭。

我看了下,雖然不是大廚,但是也絕對可口了。

有吃的,就不想別的了,我很快就把一盤菜全吃了,心滿意足的打了個飽嗝。

「好飽啊!」

商璟煜沒說話,我抬頭,看見他正似笑非笑的盯著我,眼中帶電,看得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吃飽了嗎?」商璟煜問。

我咽了咽口水:「飽…飽了…」

「可我沒飽!」商璟煜說完就撲了過來,我被吻的暈頭轉向的,一把推開商璟煜。

「這是客廳,會被人看到的!」

「那我們回房間!」

我…就在我們走後,樓下的一角突然出來一個人,眼神怨毒的盯著樓梯的方向許久… 第二天,我起的挺晚,商璟煜居然也不叫我,這還是在商家,被其他人看到我還要不要臉了?

「醒了!」商璟煜算準了我起來的時間一樣,從門外進來。

「嗯!」

「去洗漱,吃早飯!」商璟煜說。

我只好在他火熱的目光下,洗漱完畢,跟著他下了樓。

冷麪總裁要借婚 可是…

等我們下樓卻發現商雯也在。

「二哥,今天的蛋糕很好吃,你要不要嘗嘗?」商雯打了個招呼。

我注意到她精心的化了妝,甚至連衣服都是特意挑選過的。

商璟煜眯了眯眼睛,沒吭聲。十分沒有禮貌。

我們坐好后,商璟煜把早點推到我面前,我也不客氣的吃起來。

商雯臉色難看。

「凌安,這個蛋糕很好吃吧,我特意買的,我二哥小時候很喜歡吃!」商雯說。

商璟煜依舊沒吭聲就當她是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