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他一出現,她就感知到了,但是因為她一直背對他坐著,在被他抱在懷裡也是被對著她的姿勢,所以直到現在她都還沒看到男人的長相如何,自然是不認識的。

風玫這般「實誠」的回答,卻引得男人不滿了。

他還在風玫腰上的手力道再次收緊,再風玫幾乎要喘不過氣來的瞬間,微眯著眸子湊在她耳畔道:「不認識,嗯?」

最後一個「嗯」字,音調微微上揚,配著男人華麗的聲線,落在別人耳中或會覺得分外勾人,可是此時風玫聽著,卻猛地打了個寒顫。

她再一次懷疑,這一次的葉篁怕是有了什麼了不起的鬼畜設定了。

惹不起,惹不起。

「認識,認識!」風玫忙不迭點頭,節操什麼的都見鬼去吧!

迎著芸娘等人懷疑的視線,風玫輕了一聲,正了臉色:「介紹一下,這位……」

名字不知道,但是不重要。

「這位就是你們的主母,來,劍都收起來,大家相互認識一下。」

咣當。

四人手上的劍都掉落在地。

手抖。

四人都驚疑不定地看著公子男子……是男人吧?乾坤聽書網

雖然長相妖孽,比女子還要好看,可那喉結很明顯,臉部輪廓也比女子要硬朗,怎麼看都難以與主母這兩字聯繫到一起。

首先性別這一項就不符好不好!

芸娘抖著聲音道:「主子,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

風玫點頭:「是不好笑,因為我本來就沒開玩笑啊。」

說著,風玫扯開腰間的大手,這次男人倒是沒為難她,任她回到自己之前的位置上。

風玫坐好,再抬頭看向男人,這一看,頓時不樂意了——一個大男人長的這麼好看幹什麼!!

好像每個世界他都好看的過份,如今她這個身體容顏已經是傾國傾城了,可對上他……

怎麼形容呢,若說東方訣這張臉是如謫仙一般的絕世傾華,那這紅衣男子就明麗如妖孽一般的禍國殃民。

簡直好看的灼人眼目!

風玫只瞪著男人的臉,憋屈到沒話說。

然而,她這模樣,落在別人眼中,更像是沉迷於男人的美色中無法自拔一般。

芸娘等人都默默撇開視線:主人啊,雖然人家長的真好看,但咱能不能出息點?您自己也不差啊。

當然,這話他們是萬萬不敢真的說出口就是。

倒是紅衣男子被風玫如此「花痴」的模樣給愉悅到了,他揚起唇角,帶著百花齊綻的明艷:「親愛的,對為夫這長相,可還滿意?」

風玫猛地打了一個寒顫,一把抵開他湊過來的臉:「說人話!」

簡直雞皮疙瘩都要抖一地了。

紅衣男子眸內幽光一閃,精緻的眉眼妖冶惑人,他抓住風玫的手,聲音里是滿滿的委屈—— 「媳婦兒,你不愛我了。」

風玫立即回以兩字:「愛過。」

紅衣男子:「……」

這和他所預想的重逢場景完全不一樣!

倒帶重來……那是不可能的。

欣賞著公子男子精彩的變臉活動,風玫揚起唇角:「不自我介紹一下嗎?」

她剛剛看著男人的臉失神,自然不是單純地因為他長得好看,而是因為這張臉她見過,在系統空間里見到的——葉篁的臉。

這個人是葉篁,她是知道的。

可是,這些世界以來,這還是她第一次在任務世界里看到這張臉。

風玫心中升起疑惑,而早就因為沒眼看自家主子丟節操的畫面,自覺挪到旁邊桌子的芸娘幾人更是忍不住捂臉——果然沒錯了,什麼主母,主人根本就不認識人家。

怪只怪人家長的太好看,主子一見就走不動路了!

沒人理會旁邊那幾隻糾結又崩潰的心理,紅衣男子目光含情地看著風玫,神色卻多了幾分嚴肅:「葉瀲,南域使者,此番前往北域,為接東方殿下回家。」

「葉瀲?」隔桌的芸娘疑惑出聲,「這名字怎麼感覺在哪裡聽過呢?」

芸娘旁邊的銀鈴目光戒備地看著葉瀲:「西域之皇?」

銀鈴是歸閣情報處的主要負責人,所有的重要情報都會匯總到她這裡來,而最新的最大的情報便是西域有主。懶人聽書

西域一直以來都是三不管的混亂地帶,那裡毫無規則秩序可言,另外三域也有過將其收到自己的領域內的想法,可無一成功。

那裡的人,魚龍混雜,三教九流都有,惡劣的地域環境也造成了那些人強大彪悍的風氣,他們各成幫派,誰也不服誰。但是若是另外三域敢打那裡的主意,整個西域卻又是分外的團結,一致對外。

可是,就在十多年前,突然出現了一個人,不知用了什麼方式,竟然在很短的時間內收復了所有勢力,成為西域之皇。

關於這位「西域之皇」的傳言有很多,可是真正見過他的人沒幾個,「他」來自何處,姓甚名誰,甚至是男是女,都是一個謎。

有了這位「西域之皇」,西域有了一套自己的規章制度,更是擰成一股繩,實力強大的甚至讓另外三域畏懼。

也就是那幾年,西域難得的有了欣欣向榮的景象,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

另外三域葉子啊費盡心思地想要查探這位西域之皇的消息,可是,還不等他們打探出什麼實質性的消息,卻傳來了西域之皇失蹤的消息。

當然,所為失蹤,也只是一種傳言,畢竟就算人家西域之皇站在他們面前,他們也不一定認識不是?

而那幾位據說見過這位西域之皇的勢力領導者,對於這件事一直都是閉口不談。

隨著時間的推移,多年過去,西域之皇的消息越來越少,最後連傳言都沒了,似乎也就印證了他失蹤的消息。

甚至有人懷疑他早已死了。

如此,關於西域之皇的傳言也就淡去了,大陸上再也沒有這個人的身影,就如他從未出現過一樣,曾經他在西域定下的規章制度也早就作廢,西域又恢復到以前的模樣。

可是,就在最近,西域突然就冒出來了一個人,自稱是西域之皇。

當然,是沒有任何人信的。 沒人相信,可是,他卻直接打到別人相信!

這突然冒出來的西域之皇,一改多年前的作風,行事毫無遮掩,很快名聲都傳到其他三域去了。

原本眾人雖然畏懼於他的武力,口頭上說相信他就是西域之皇,內心卻是極為不信的。

畢竟這人與西域之皇的行事作風的差別不是一星半點。

可是,西域幾大幫派的首領卻也承認了他的身份。

那幾大首領,個個都是眼高於頂,彼此間都是誰也不服誰。縱觀整個西域出現開始,能讓各大勢力首領臣服的,也唯一當年那西域之皇而已。

他們,不是絕對的武力就能夠收服的。

這些人的認可,西域之皇的身份便是確定無疑了。

西域之皇,葉瀲。

這個名字一夕之間響徹整個大陸。

如銀鈴這般的情報人員,更是快速得到了葉瀲的一手資料,同時也對這個人產生了極大的好奇。

雖然好奇,銀鈴卻也知道,這般的人不是她想見就能見到的。

可是現在……這個妖孽般絕美的男人,就是西域之皇葉瀲?主母?還成了南域使者?

這都什麼跟什麼啊!

銀鈴表示,一定是自己今早趕路起都太早了,睜開眼睛的方式不對,所以導致整個世界都不對了!

風玫聽著銀鈴介紹著有關葉瀲的資料,看著葉瀲的眸中笑意瀲灧,眸底卻凝了一層暗光。

倒是葉瀲自己摸著自己好看的下巴,聽得津津有味,聽完了,還不忘給予評價:「倒是挺詳細,只不過有些過時了。」

他看著風玫,雙眸亮晶晶的:「媳婦,我現在是南域使者,我是來接你回家的。」絕世唐門www.jueshitangmen.info

風玫指尖輕點桌面,微斂著眸子,開口聲音含笑:「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的?」

這個人是葉篁,明顯是有著記憶的。

可是不同於之前那些他恢復記憶的世界,這一次他毫無掩飾,就差一上來直接說他就是葉篁了。

難道是他那邊系統的問題已經解決了?

可是,葉瀲……有著與葉篁一樣的容顏,性格卻是天差地別。

恢復記憶的葉篁,不是這樣的。

在任務世界中,他需要隱藏自己,便依照任務世界里的人設去偽裝。可是在系統空間里,絕對是他最真實的模樣。

清冷、孤絕,身上帶著一股縹緲的氣息,那是別人偽裝不來。

而眼前的葉瀲,分明是與他截然相反的兩個人。

若說原本的葉瀲人設就是這樣,他要維持葉瀲的人設,就不會這麼肆無忌憚地透漏他的身份了。

他該知道,她能夠一眼認出他的,無論他變成了誰。

葉瀲自然是十分熟悉風玫的,即便她沒說,他此時也大致能猜到她在想什麼,他輕笑一聲,湊近風玫,抓住她的手,按在自己的胸口處:「用這裡。」

旁邊芸娘等人同時撇開視線——辣眼睛!

好吧,這兩個人,一清俊,以妖冶,在一起畫面其實挺養眼的。

可是,只要一想到這兩個都是男的,那就有點不忍直視了。

——話說,難怪傾城公子這麼多年身邊都沒有任何一個女子了,原來是好男色。

想著,離鏡不由打個寒顫。

幸虧他長得不算好看,主子就算好男色,也應該只好葉瀲公子這般的美人吧…… 風玫自然不知道自己一幫下屬此時有著怎麼天馬行空的想法。

她的手掌按在葉瀲的胸口處,感受著掌心下一下又一下有力的心跳,笑了。

他是用心找到她的。

不得不說,情話技能挺不錯。

可,這不是她想要的答案。

她抽回手,端起桌上已經涼透的茶水輕抿一口,透徹的涼意讓她微眯起了眸子:「我餓了。」

真的餓了,桌子上的菜也都涼了。

不過正好,之前芸娘讓小二加的菜端了上來。

芸娘他們已經吃飽了,風玫就之前換了桌子,坐在了葉瀲之前坐的那張桌子上,慢悠悠地吃著。

葉瀲也跟過去,拿起了筷子。

風玫一眼撇過去。

葉瀲手一抖,筷子直接掉了。

風玫滿意的低頭繼續吃。

葉瀲暗自擰了一下眉頭,眸底湧現一絲郁色,再抬眸看向風玫時,卻是一臉可憐兮兮的模樣:「媳婦,我也餓了。」

風玫筷子不停,看都沒有看他,口中吃著東西,含糊道:「正好,這裡是客棧,想吃啥找小二去。」

葉瀲:「……」桌子上這麼多好吃的,竟然讓我去找小二!

似乎知道葉瀲心中所想,風玫喝了口新換的熱茶,緩了口氣,慢悠悠道:「你既然喊我一聲媳婦,按理說就該你養我,當然,我不用你養,可是,也沒有養小白臉的癖好。」

葉瀲嘴角猛抽,他真想問一句她究竟哪裡來的底氣說的這句話,這麼多世界過來,她哪次不把他當小白臉養著?

不過,他不敢問。乾坤聽書網

不僅不敢問,還要揚起最好看的笑臉來:「媳婦,我有錢的,我養你,我養你。」

整個西域都是他的,還養不起一個媳婦?笑話!

風玫滿意點頭:「如此甚好。」

葉瀲:「……」怎麼總覺得哪裡不對勁,她以前好像對他不是這樣的。

但是,以她以前一言不合就揍他的屬性,現在這態度似乎又很正常。

葉瀲一時間也說不上自己此時是什麼感覺,只能暫時壓下那絲異樣,老老實實地找小二給自己點菜,還不忘貼心地詢問風玫需不需要加菜,想要吃什麼。

風玫笑眯眯地回以四個字:「我不是豬。」

葉瀲老老實實的不吭聲了。

今天媳婦肯定心情不好,不能惹,惹了挨懟是輕的,若是挨打……他能還手嗎?

這個需要認真考慮一下。

在葉瀲一邊吃飯,一邊認真思考人生大事的時候,風玫已經吃飽喝足,直接在客棧內開了房間住了下來。

天色已經漸晚了,不適合繼續趕路。

房間內,風玫看著芸娘等人:「北域這邊怎麼處理的?」

她原本沒打算帶他們,北域這邊的事情也都做好了交代,讓他們去處理。

可是現在他們都要跟著她走,北域現在事情只製造了個開端,還未正式收尾。

「主子放心,我們都已經做好了後續安排。我們先行離開,其他歸閣成員都還留在帝都,繼續之前的安排,等到這邊事情了結,我們在新的地方穩定下來之後,再將歸閣勢力轉移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