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越天臉色漲紅,在這股毀滅辦的力量下,他險些噴出一口鮮血,即時祭出一件秘寶,這是一口黑色大鐘,流動著烏光,將吳越天整個人保護在內,宛如憑空多了一塊烏龜殼。

「鐺鐺鐺鐺!」

鐘聲響徹,迦葉持著禪杖狠狠的倫砸上去,撞擊著這口黑色大鐘,讓天地搖晃,刺耳的鐘聲簡直讓下方觀戰的人耳膜崩裂。

「咚!」

終於,在迦葉近乎蠻橫的轟擊下,那口黑色大鐘破開了一個口子,裂紋橫生。

「你覺得你能永遠龜縮在裡面,而逃過不死嗎?」迦葉冷笑,迎身一拳打出,這一拳,直接把大鐘破碎開來,將躲在裡面的吳越天揪了出來。

「咔嚓!」

迦葉用力一扭,硬生生的將吳越天的一條手臂撕扯下來,骨骼崩碎,鮮血淋淋,。

吳越天近乎瘋狂的慘叫,嘴角溢血,面對迦葉,任他千般神通都無法起到作用,強忍著疼痛,拖著一條殘臂後退出去,他想要逃出古城中。

但迦葉怎麼會給他逃走的機會,身形一動,神行術待他直接出現在吳越天身前,禪杖杵了過去,打在吳越天的胸前。

「噗!」

這桿禪杖不知道是什麼材料所鑄,可以說是無堅不摧,即使吳越天身上穿著一件防禦性的內甲,依舊被洞穿了一個血洞,禪杖硬生生的穿透了吳越天的胸膛,從後背鑽了出來。吳越天整個人,近乎是被迦葉挑飛起來。

而後,迦葉生猛的甩動禪杖,將吳越天給輪動起來,像是風車一般,大片大片的血雨從半空中灑落下來,吳越天重傷之軀,幾乎難以承受。

「砰!」

最後,迦葉一腳踹在吳越天的身上,向踢球一樣將他踢飛出去,在半空中劃過一道優美的弧度。

下方,古城中的人已經看傻了。

「太瘋狂了,只怕南域又出現了一個青年高手!」

「連吳越天都毫無還手之力,我簡直不敢想象南域青年一輩中還有誰可以戰勝他。」

「莫龍子被迦葉的朋友拖住,只怕救不了吳越天,看樣子今日吳越天難逃死結。」

「這個神秘的黑袍人和魔頭的朋友站在統一戰線上,莫非也是那魔頭的朋友,為何之前沒有聽說過。」

此刻,古城的大城小巷都在議論著,觀望著古城上空的戰鬥。

「小輩!你若殺他,我萬聖門跟你沒完!!」莫龍子目瞪牙呲,雙目幾乎快要噴出血來,仇恨的盯著迦葉。

他這次來的任務就是為了保障吳越天的安全,他是屠嬌嬌的表弟,同時也是萬聖門難得的奇才人物,被派中的長老們所重視。若是飲恨在此的話,就算莫龍子能夠回到師門,只怕也難逃處罰。

不過可惜,眼下莫龍子被嫖萬人和白無常死死拖住,這兩人同樣實力高深,已經步入了大神通者境界,而且實力遠超普通的大神通者,在這兩人的聯手攻擊下,就算是莫龍子這種大神通二階的高手,也一時間無法脫困。

「不可饒恕!不可饒恕!啊!!」吳越天滿身鮮血,蓬頭散發,他再次祭出一件秘寶,這是一口神劍,紫光繚繞,斬殺蒼穹。

迦葉面色沉穩,不慌不忙,虛空一抓,神通再次凝聚出一座古廟鎮壓過去。

在古廟的鎮壓下,那口神劍當場破碎,沒有任何懸念。古廟如山嶽般高大,散發著濃重的洪荒氣息。

「砰!」

吳越天被砸的渾身骨骼盡斷,任何神通打出,都被迦葉以蠻橫的手段破去。且迦葉速度之快,宛如瞬移,就算他想要逃走也是不可能。

「你沒機會了。」迦葉步步逼來,他的嘴角同樣有鮮血溢出來,這是他用神通演化洪荒神廟所帶來的反噬。

也幸虧迦葉體魄強大,換做是一個普通修士,就算給他十個膽子也不敢擅自用神通演化這種禁忌之物,會遭到上天的詛咒的。

「砰!」

最後,迦葉用神通演化出來一個大腳印,一腳將吳越天踩在腳下。

吳越天猛吐鮮血,渾身骨骼盡斷,他感覺身上像是壓著一座大山一般,難以撼動,無法掙逃。

「說!瑤姬聖女什麼時候到!?」迦葉冰冷的聲音在吳越天耳畔傳來。

「原來你是……你是為了那個女人。」吳越天滿臉血跡,五官因為劇烈的疼痛而扭曲在一起。

「嘿,別誤會,我並非是痴情她,這個女人必死。」迦葉冷森森的說道。

「嘿嘿嘿嘿,可笑,你想殺瑤姬,勸你不要白日做夢了。」吳越天空吐鮮血,滿臉猙獰道:「沒有人可以殺她,因為他身邊有位至強的護道者!嘿嘿嘿,你只會被她所斬殺!」

「哦?是嗎?」迦葉冷笑:「那你就在黃泉落上等著瑤姬好了,我一定會殺她。」說完,迦葉掌指間那把黑色小劍射了出來,鋒芒畢露,凌厲的氣息散發出死亡的味道。

「你……」吳越天的臉色驟然變得蒼白起來,渾身劇烈的顫抖。

「嘿!」黑袍之下,迦葉咧嘴一笑,如同死神的微笑。

「噗!」

而後,迦葉將那枚黑色的小劍打出,黑色小劍無堅不摧,一下子洞穿了吳越天的眉心,將他的元神粉碎。吳越天身體劇烈的抽搐了兩下,而後躺在地上再也動彈不得。

吳越天死了!

此刻,整個古城一片騷亂,吳越天強勢降臨古城,還不到一天的時間,竟然就被斬殺與此!

望著吳越天冰冷的屍體,迦葉卻沒有優勝的感覺,眉頭緊緊地皺在一起。吳越天臨死前的話讓他頗為在意。他口中所說的瑤姬聖女的護道者不是別人,正是瑤姬聖女的姐姐,瑤馨。

瑤馨,這是一個充滿話題和傳奇的女人,沒有人知道她的修為有多深,這個女人原本是和瑤姬聖女一樣,是個貌美如仙的佳人,卻為了追求至強的實力來保護瑤姬聖女,成為瑤姬聖女的護道者,放棄了絕美的相貌來修鍊了一門禁忌之法。

「這個女人……值得期待。」迦葉眼睛眯起來。

當初在困龍陣中,迦葉本來可以斬殺掉瑤姬聖女的,卻因為瑤馨功虧一簣。

迦葉有種感覺,或許這個瑤馨,比瑤姬聖女更加值得期待。

「啊!!!」不遠處,莫龍子仰天咆哮,眼睜睜的看著吳越天死在自己面前,自己卻不能阻止,回到師門之後,他根本無法向長老堂的人交代。

「你們……」莫龍子雙目赤血,近乎發狂,他不顧一切的衝上去,神通盡現。

「既然你不能交代,那就只有送你去陪他了。」迦葉道。 莫龍子衝殺而來,打出大片的神通光華,一個大神通二階的高手發怒,那威力絕對是不可想象的。

神通光華凝聚出一個巨大的漩渦,吞噬天地,宛如宇宙黑洞,可以容納毀滅一切。

「轟隆隆!」

巨大的神通漩渦遮天蔽日,這一刻,連嫖萬人和白無常都不得不退開,他們已經感覺到一股毀滅的壓力,預感到這神通漩渦的不凡。

「退出去!」

迦葉大喝一聲,身上的黑袍獵獵作響,隨手掃出一道神光將嫖萬人和白無常送出去,而後隻身朝著那巨大的神通漩渦殺了過去。他如一尊戰神一般,勇不可擋,可以征戰天地。

見到迦葉想要獨自應對神通漩渦,莫龍子近乎瘋狂的大笑:「哈哈哈哈!你這是找死!!」

迦葉腳踩神行術,身形如夢幻泡影,掠進了神通漩渦中,巨大的神通漩渦瘋狂的旋轉起來,想要把迦葉毀滅在其中。這一刻,近乎天地都在顫抖,那神通漩渦中傳來鬼哭狼嚎的聲音,彷彿是通往幽冥地獄的入口,令人不寒而慄,毛骨悚然。

「轟!」

而就在這個時候,神通漩渦內部,傳來驚天巨響,神通漩渦被破開了一個大口子,迦葉隻身從裡面殺了出來,從內部打出來。

那神通漩渦似是遭到了眼中的破壞,當場崩碎,消散在空氣中。

「這…..怎麼可能!他只是一階的大神通者啊。」莫龍子不甘的瞪大了眼睛,匪夷所思。

美人持刀 而這個時候,迦葉已經來到了莫龍子的面前,禪杖狠狠的壓了上去,帶著毀滅之威。

「砰!」

莫龍子被一杖子抽中,身體橫飛出去,胸前一片血肉模糊,即使是像他這樣大神通二階的強大身體,也無法擋住迦葉近乎蠻橫的攻擊。

「給我打!」迦葉大吼一嗓子。

「上!」

嫖萬人和白無常已經應聲沖了上來和迦葉一起將莫龍子從三個方向堵住,一臉獰笑,尤其是嫖萬人,那嘴臉簡直就像似乎個地痞流氓,猙獰無比,連莫龍子看到都忍不住打了個寒顫,暗道這孫子絕對沒憋好屁。

「打!!」迦葉喝道,第一個衝上去。

嫖萬人和白無常也不容分說的上前,大片大片的神通刷出,掃向莫龍子。

其實並非迦葉真的懼怕了莫龍子,不過畢竟人家也是大神通二階的高手,想要對付他,迦葉不得不施展全力,如此一來,身份就全部暴漏了。

「轟!」

嫖萬人打出龍之力,白無常掃出一片奪目的劍芒,將莫龍子掃飛出去,奔向了迦葉。

迦葉也沒有留手,直接演化洪荒神廟,如太古山嶽一般落下,一下子撞在了莫龍子的身上,將他渾身的骨骼撞斷,又一次飛了出去。

「砰砰砰砰!」

迦葉,嫖萬人和白無常三人聯手,不留給莫龍子絲毫反抗的機會,像是皮球一般被傳來傳去,在半空中沿著規則的三角形飛馳,一片片血雨從半空中灑落而下,傳來莫龍子近乎瘋狂的慘叫聲。

「我殺了你們!」莫龍子身上神通光華浮現,匯聚成一個人形,想要從莫龍子的頭頂衝出來。

「不好!那是莫龍子的元神,他想要施展元神神通,那是萬聖門的禁法,不能讓他得逞。」嫖萬人大聲吼道。

「哼!」迦葉冷哼,神通演化出一個黑色大手,狠狠的往前一拍,那莫龍子的元神剛剛出殼,又被迦葉這霸氣的一掌給拍了回去。

「上!不要給他任何機會!」迦葉喊道,勢要把這位大神通二階的高手留在這裡。

「破劍十字斬!」

白無常斬出殺招,十字劍氣縱橫天地,幾乎已經要超過迦葉所施展出來的威力,青出於藍。十字劍氣掃殺,莫龍子身上鮮血淋漓,被劍氣掃中,差點支離破碎。

「轟!」

嫖萬人打出青龍之力,龍之力匯聚成一條天龍飛出,搖頭擺尾,無上龍威落下,將莫龍子轟飛,身上大片的地方已經血肉模糊,渾身骨骼盡斷,失去了抵抗力。

「下去!」

迦葉更加霸道,直接一杖子將莫龍子從半空中砸落下去。莫龍子如炮彈一般墜落而下,砸進了古城的街道上,街道上的石板全部崩碎,莫龍子痛苦的哀嚎,渾身不斷的抽搐,口吐鮮血不止。

「打他Y的!」嫖萬人率先衝下去,緊接著,迦葉和白無常也俯衝而下。

三人將莫龍子圍在中央,沒有動用絲毫的神通,一陣拳打腳踢,乍看上去,這哪裡像是大神通者之間的對戰,簡直就像是街頭地痞在混斗。拳打腳踢全部招呼在莫龍子的身上,莫龍子這位堂堂大神通二階的高手,此刻確如死狗一般給毆打。

「啊!!!」

整個街道上,莫龍子凄厲的慘叫聲,身上滿是腳印,臉頰已經紅腫起來,沒有一絲的意氣風發。

「你們這幫抵庸之輩!小兔崽子!!」莫龍子都沒詞兒了。

「還敢罵!我板磚呢!」嫖萬人吼了一嗓子。

「兄弟,借你用一下。」人群中走出來一個人遞過來一塊黑乎乎的板磚,這塊板磚散發著古樸的氣息,板磚之上雕刻著龍騰圖案,顯然是一件秘寶。

「你是…..」

「過來友情客串一下。」那神秘人說道。

嫖萬人咧嘴一笑,沒有再多問,接過板磚對著莫龍子就是一陣倫砸。

古城街道上,眾人已經看的張口無語,目瞪口呆,一個個全都傻在原地。

「這……這到底算什麼!」

「流氓打架嗎?真是不可思議,堂堂大神通者,竟然還會像地痞無賴一樣,關鍵是被群毆的那個人還是一位大神通二階的高手。」

「這群人真是一幫極品。」

不少人由衷的讚歎。

「別讓他跑了,這貨今天死定了!」嫖萬人咧咧道,手起磚落,將那位神秘人借給他的板磚運用的靈活自如。

「砰砰砰砰砰!」

莫龍子被毆打的滿地打滾,凄厲的慘叫,身上近乎已經血肉模糊。

這一刻,連黑妖也不能保持平靜了,大吼一聲沖了上來,一口咬住莫龍子,將其狠狠的甩飛起來。

「讓開!」迦葉不想再等下去了,大吼一聲,直接衝上去一腳重重踩在莫龍子的胸上,將他的胸骨踩踏,整隻腳齊根沒了進去。

「噗!」

莫龍子噴出鮮血,內臟破碎,他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只能倒在地上抽搐。

「殺了他!」迦葉喝道。

其實不用他說,白無常已經站了出來,十字劍高高舉起,鋒芒畢露,朝著莫龍子的脖頸斬了過去。迦葉和嫖萬人已經黑妖都已經遠遠的避開,群毆莫龍子,他們已經過了把癮,已經不能再拖下去了,不然夜長夢多,難免會吸引來其他的高手。

「噗!」

瘋狂的劍氣絞殺,莫龍子連慘叫都發布出來,便被劍芒將頭顱絞碎,連同著元神一柄毀滅在其中。

「走!」迦葉喊道,身形一動出現在半空中,沒有任何啰嗦,轉身朝著古城外飛去。

嫖萬人,白無常,黑妖和雪倪相視一眼,點點頭也跟了上去,這一刻,他們都感覺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有一位至強的存在還在古城中,正朝著邊干過來,若是再不走,只怕這位高手一來,他們誰都走不掉了。

古城中靜悄悄的一片,直到迦葉他們的身影消失在遠空,眾人這才回過神來,一下子喧嘩起來。

今日古城中發生的一切實在是太瘋狂了,吳越天強勢降臨,可不到一天的時間,就被人斬殺在此。連他的護道者,一位大神通二階的高手都慘死,而且死的那叫一個慘,臨死前還被人狠狠的毆打了一番,顏面盡失。

兩具冰冷的屍體倒在地上,眾人一個個眼巴巴的看著,沒有人敢上去收屍。

「唉……」一聲嘆息,青丘古宅上空那後背著陰陽劍的老者嘆了口氣,獨自消失。

「嘿嘿嘿嘿,這下萬聖門恐怕要氣瘋了,吳越天來和瑤姬聖女相會,可不到一天的時間就被人誅殺,這可是天大新聞。」風雪月笑道,也自顧自的轉身離開。

而就在迦葉他們離開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古城上空又是一道身影出現,這是一位老者,目光如電,他站在那裡彷彿融入到了虛空中一般,除了那如電般的雙眸感覺不到任何東西。

「他是…..古城的城主,青丘子的兄長,青月子!」

「這是一位大神通三階的存在,肯定是被剛才的戰鬥吸引來的。」

眾人咂舌。

青月子目光如電,掃視全場,他是一位大神通三階的高手,目光所過之處,沒有人敢於他對視。最後,青月子的目光凝聚在莫龍子和吳越天冰冷的屍體上,眉頭緊緊皺在一起。

「誰做的?」青月子冰冷的聲音傳來。

「是迦葉!」人群中有人說話。